怪异虫子出现的那一刻,方铭的眼瞳收缩了一下,因为他认出了这虫子的来历。

    “勾脑噬髓蛊虫?!?br />
    “没有想到你这娃子年纪不大见识倒是不小,竟然知道圣虫的名字,不过知道圣虫的名字那你就该知道自己的下场?!?br />
    胡春的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那勾脑噬髓蛊虫一双眼睛也是散发着深绿色的光芒,红色的翅膀扇动,哪怕是隔着十米的距离都能够让方铭感受到那股阴邪。

    勾脑噬髓蛊虫,方铭曾经跟随师傅到南疆的时候从一位祭司那里见到过,那位祭司当时刚刚诛杀了一位邪道驱虫师,而那人所培育的蛊虫便是勾脑噬髓蛊虫。

    这种蛊虫小的时候是吸食同伴的脑髓,如果侥幸能够活下来那就开始吸食其他生物的脑髓,一岁左右就可以吸食掉一只麻雀的脑髓,十年后便是可以吸食一头成年黄牛的脑髓。

    判断勾脑噬髓蛊虫的年龄很简单,那就是看他脚上的勾刺,一条勾刺代表着十年,两条代表着二十年。

    三条,代表着三十条人命!

    因为勾脑噬髓蛊虫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寿命只有二十岁,后面如果想要存活下去那就必须靠吸食人的脑髓,而且一年需要吸食三次才能够保住性命。

    三条勾刺代表着三十年的寿命,而三十年也就意味着这十年这勾脑噬髓蛊蛊虫最起码每年吸食了三个人的脑髓。

    南疆蛊虫当中,勾脑噬髓蛊虫不是威力最强大的,但在恶毒和凶残上绝对是可以排的进前十,南疆的那些祭司对于培育勾脑噬髓蛊虫的人一旦发现绝对不会放过。

    不仅仅是因为勾脑噬髓蛊虫的邪恶,更重要的是勾脑噬髓蛊虫每吸食一次人的脑髓实力便是会大大增加,如果让它达到了五根勾刺的话,一般的南疆祭司根本就制服不了。

    而现在,这勾脑噬髓蛊虫脚上有着三根勾刺,这说明胡春手上已经是沾染了最起码三十条人命。

    “去吧,我的宝贝,吸食掉他的脑髓,我要看到他的脑浆?!?br />
    胡春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对于自己的这蛊虫他充满了信心,勾脑噬髓蛊虫实力非常强大,不仅仅是速度,更恐怖的是他的勾刺带有巨大的病毒只要被刺中一下便是会受控制。

    “如果我没有今天这奇遇也许遇到这勾脑噬髓蛊虫恐怕是要不战而逃,但是现在……”

    方铭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勾脑噬髓蛊虫犹如一道飞镖一样瞬息便是来到了他的跟前,那脚上的勾刺闪烁着眩晕的光芒。

    还没靠近,方铭便是感觉到神情有些恍惚,这就是勾脑噬髓蛊虫的本领,那勾刺不仅仅可以控制他人,而且在飞动的时候是以一种肉眼无法辨别的速度按照某种频率抖动,这种频率传入人的耳中可以让一个人心神失守。

    普通人,在这一刻早就呆滞住了。

    但方铭不是普通人,他不仅是一个巫师,而且还是体内有着两颗星辉之珠的巫师。

    “以巫之名,定!”

    一个定字出口,方铭右手扬起,在那指尖处有着青色光芒流转,凌空一个符咒画出,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复杂的青色符文朝着蛊虫而去。

    青色符文一闪而逝,然而蛊虫在这一刻仿佛是遭遇到了屏障,不断的扇动着翅膀想突破到方铭的跟前但始终是无法成功。

    “这等恶毒之物,今日既然主动送上门那岂能留你!”

    方铭眼中有着杀机,勾脑噬髓蛊虫残害人性命的一幕他虽然没有看到过,但从南疆祭司的口中听到过,这种蛊虫如果不杀死遗患无穷。

    “正好借你来试验一下太阳光辉的威力吧?!?br />
    丹田处,那黄色的半固态星辉之珠旋转了一下,一抹黄色巫力便是涌入到方铭的手心。

    “焚!”

    一股热火突兀的出现在这片场地上,这热气之强烈让得胡春整张老脸变得赤红,而在方铭前面的勾脑噬髓蛊虫也仿佛是感受到了危险,竟然调转了身躯朝着左边飞去。

    是的,勾脑噬髓蛊蛊虫并没有回到胡春的身边,因为它感受到了危险,而像胡春这种以他人身躯为载体所培育出来的蛊虫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忠诚度,一人一虫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现在蛊虫感受到了生命危险自然想要逃走,因为对于这类蛊虫来说,太阳是他们最大的克星。

    “想走?”

    方铭脸上有着一缕着急之色,这勾脑噬髓蛊虫移动速度非???,如果真要逃走他不一定可以追的上,最关键的是,这里是魔都,是人群汇聚的大城市,如果让此虫逃走后患无穷。

    也就在方铭着急的时候,一道黄色身影突然从草坪中窜出,就犹如一位守候猎物许久的猎豹一样,速度之快几乎是眨眼间便是冲到了勾脑噬髓蛊虫的跟前,一个纵身,一口直接是将勾脑噬髓蛊虫给叼在了嘴里。

    快、狠、准!

    “老黄?”

    看到这身影的时候方铭愣了一下,随即当看到老黄牙齿嘎嘣脆几下便是将勾脑噬髓蛊虫给咬嚼吞入肚子中,脸上也是露出无奈的神情。

    老黄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吃,一点都不挑食。

    “这……这怎么可能的?”

    胡春傻眼了,他最大的依仗便是这勾脑噬髓蛊虫,可以说没有了勾脑噬髓蛊虫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训虫师罢了。

    二十年前,他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位南疆驱虫师所留下的笔记,而在这里面发现了关于勾脑噬髓蛊虫的记载,于是他花了三年的时间找到了一只勾脑噬髓蛊虫,按照笔记上的方法开始进行培育。

    “没有什么不可能,阴邪之物终究不是正道,不过现在该轮到你了?!?br />
    方铭目光看向胡春,而一旁的老黄也是慢慢朝着胡春靠近,一个龇牙低声怒吼便是吓的胡春心里发颤。

    “这……这是什么物种?”

    胡春目光望向老黄,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蛊虫被一头老黄狗给吃了,他更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头长得很狗有些像的其他物种。

    “华夏第一神兽,中华田园犬?!?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