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铭你吓死我了!”

    华明明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方铭刚刚这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温度,这么突兀的响起吓了他一跳。

    方铭看了华明明一眼没有回话,而这时候视频那边再次传来张继红父亲的声音。

    “变了,这棉絮又变回原来的样子?!?br />
    张继红父亲的话让得华明明等人顾不得思考方铭刚刚为何会突然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目光再次投向了手机屏幕上,在那视频中,原本变成红色的棉絮又恢复了原来的暗黄色。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方铭,而方铭却是将目光放在了丹丹身上。

    “现在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了?!?br />
    方铭开口,经过刚刚的试验他已经是可以确定丹丹身上的问题根源在哪里了。

    “是不是和这棉絮有关系?”

    一直沉默的韩乔乔开口了,这让张海和张继红用好奇目光看向她,一开始两人便是注意到了韩乔乔,总觉得眼前这精致面容的女人有些熟悉,可是因为带着墨镜一时认不出来,而且,哪有人在屋内还带着墨镜的。

    “没错,丹丹这问题的根源便是出在这棉絮上面?!?br />
    方铭点头,而后指着丹丹说道:“现在的丹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br />
    在方铭的提醒下,张继红和张海在发现丹丹又变成了呆滞模样,张继红伸手就要去拍打孩子但却被方铭的声音给阻止了。

    “先别急着弄醒孩子?!狈矫攀悠道锼档溃骸袄先思?,你现在把这一团棉絮给单独解下来,然后看看家里有没有老陈醋,倒一碗醋进去,将棉絮放在里面浸泡?!?br />
    “??!”

    电话里张继红的父亲显然是一头雾水。

    “爸,你就按照方老板说的去做,这关系到咱们丹丹的病情?!?br />
    老人家一听到和外孙女有关系,也不怕这棉絮先前怪异的一幕了,用剪刀将那一块棉絮给剪下来,而后镜头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模糊。

    等到镜头再一次明亮起来,镜头里面是出现了一碗醋,下一刻一双手将那一团棉絮给丢尽了醋里。

    棉絮丢入醋里很快便是下沉,然而没一会棉絮内有着几道红色的细细的类似于染红的头发一样从棉絮中飘散了出来。

    “可以了,把那棉絮给拿走吧,就让那些红丝继续放在醋里面浸泡着?!?br />
    方铭收回了目光,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泽,他已经是可以判断的**不离十了。

    “先跟你们解释一下,丹丹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是因为自从她玩上这游戏后,开始冷落了陪伴了她几年的小熊导致的,那个声音便是小熊所发出来的?!?br />
    张继红和张海愣住了,虽然从先前所看到的一切让得他们知道那小熊有古怪,可他们还是无法想象,一只小熊怎么会说话?

    “如果是普通的小熊自然是不会,但是这只小熊不一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红色的是人的头发,而且还是带血的头发?!?br />
    方铭语气带着肯定,而听到他的话后,张继红几人便是感觉到不寒而栗,在小熊的体内给填充带血的头发,这得是多么变态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想,填充这棉絮的人恐怕也不知道,再者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是黑心棉?!?br />
    方铭知道大家都在想什么,实际上一开始他也是有过怀疑,怀疑这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不过后来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如果真的是有人想要故意以此来害人,那么不可能等到五年的时间,而且从某个方面来说不是丹丹沉迷于游戏冷落了小熊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关于黑心棉的材料来源,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便是来自于医院废弃的纤维物,而这些废物物当中其中一次性医用棉签和棉布又占据了大头?!?br />
    黑心棉,方铭有过一点了解,因为医院的棉签和一些棉布都是给病人使用的,所以一般都是一次性,用过之后就等于是废弃没用了。

    而这些废弃物本来是应该拿去销毁处理掉的,但有些黑心商人为了利益便是以低价将这些废弃纤维物进行回收,然后再加工后直接是制造成黑心棉,用来填充枕头、棉被和玩具。

    黑心商人自然是要进行成本压榨的,所谓的处理也就是拿去简单的漂白一下,甚至有的压根就不漂白,里面的细菌和杂质是不可能清理掉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小熊里面的填充的黑心棉的材料便是来自于医院使用过的棉签或者纱布,不管是纱布还是棉签使用的时候都曾经沾染过病人的发丝,而最后也就连同棉签一起被填充到了小熊体内?!?br />
    “这些黑心商人真是坏透了?!闭藕E盍艘痪?,不过随即有些满脸疑惑问道:“可是就算是黑心棉那又和丹丹有什么关系?”

    “也许只能是说成巧合吧?!狈矫玖艘豢谄?,这种巧合出现的概率太小了,可依然是被丹丹给碰上了。

    “古人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许多人觉得这句话有些迂腐过时了,但实际上这话的另外一层含义便是想要表达,人身上的任何存在哪怕是一根汗毛都极其的重要,随意丢失很容易会引发一些问题,尤其是落在了坏人之手的时候?!?br />
    “这沾染了血的发丝应该是某家医院的某位病人的,而且还应该是一个小孩的,这小孩得了什么病我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最后没有能够活下来?!?br />
    方铭的声音带着一个吸引力,所有人都露出了倾听之色,想要听方铭将这个故事说完。

    “那小孩也许是从小便是患病,一直住在医院中,可能还一住便是好几年,在这期间沾染了他血液的发丝被黑心商人给收走并且制作成了黑心棉填充进了玩具熊的身体内?!?br />
    “后来,小孩离开了,然而在他死后魂魄离开身体的那一刻,在某个地方他感受到了一种温暖,那里有一个小女孩一直抱着他,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一起聊天,一起睡觉?!?br />
    “你的意思是说,那小男孩的鬼魂最后前去找那个小女孩了,也就是丹丹?!?br />
    韩乔乔眼睛有着亮光,因为她听懂了方铭讲的内容了,这不是故事,说的就是丹丹眼前的情况。

    “聪明?!?br />
    方铭投给了韩乔乔一个赞许的眼神,韩乔乔的脸上也是露出喜滋滋的表情,但嘴里却是冷哼了一声,“本小姐本来就聪明伶俐还需要你来说?!?br />
    “鬼魂?”张继红傻眼了,有些无法接受,因为这根本就是超出了她的常识。

    “姐,丹丹这情况本来不就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嘛?!?br />
    张海推了推张继红的肩膀,张继红这才想到,自己女儿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要这么说的话,那鬼魂真的有可能存在。

    只是,想到自己家里这几年来住了一个鬼魂,想到电视里还有一些民间传说中对鬼魂的描述,张继红浑身忍不住的冷颤。

    “方老板,那我二伯会不会有危险?!闭藕O氲氖窃诩依锏恼偶毯斓母盖?,如果那小熊里面藏着一个鬼魂的话,那此刻他大伯岂不是危险了。

    “放心,老人家不会有事的,那鬼没有任何的害人之意,他只不过是怪丹丹没有陪他,所以才会这么做?!?br />
    方铭重重叹了一口气,对于那鬼魂来说他需要的是只是一个陪伴,丹丹对他的冷落让他无法接受,毕竟他留在了阳间就是为了丹丹。

    “方老板,那现在该怎么办?”

    “叫老人家将那一碗醋给送过来吧?!?br />
    要彻底解决还需要见到那小孩的鬼魂,这样才能够知道具体的情况,毕竟先前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看到张海和张继红担心的眼神,方铭安慰道:“放心,有这陈醋在那鬼魂伤害到任何人的?!?br />
    陈醋,对于人来说那就是喝起来酸,但是对于鬼魂来说,陈醋便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液体,因为一般鬼魂如果落入陈醋中,整个魂魄便是会被压在下面,重逾千斤根本就离不开,这一点上陈醋比陈年糯米的效果还要好。

    “原来是这样,那我打电话让我老公和我爸一起开车过来?!?br />
    张继红掏出了手机便是拨打电话,而方铭也是看向了韩乔乔,意思是说你还要待在这里吗?不怕一会被认出来。

    “无所谓了,反正他们也都算是你的客户,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会乱说出去的?!?br />
    韩乔乔直接是摘下了墨镜,她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几位都有求于小道士,而等到他们见识到了小道士的本领后没有小道士的首肯更是不敢对外透露消息。

    “你是韩乔乔?”

    摘下墨镜的那一刻,韩乔乔的绝美容颜出现在了张继红和张海的眼前,张海直接是看待了,至于一旁的华明明哪怕是心里有准备依然是咽了一下口水。

    韩乔乔,确实是太美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有着勾魂摄魄的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