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国会来的原因的很简单,张齐的命是方铭救的,虽然说张齐的行为让他这个做老师的面上无光,但到底还是他的学生。

    而且,对于方铭这样的异人,刘震国也是存了结交之意,所以在从华博荣口中知道方铭的店铺今天开业后便是带着张齐过来。

    “恭喜方老板,张齐……”

    刘震国笑呵呵的朝着方铭道喜,一旁的张齐手上则是递上来了一个盒子,方铭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如果是在十分钟前,他绝对不会收下刘震国的这份贺礼,因为他不想和任何人扯上人情,不过现在他也是想明白了,既然他选择了待在世俗,那么人情往来便是少不了的。

    刘震国到底是博物馆的馆长,在古玩和考古这一块人脉非常广,就算自己可能用不上,但华叔那边肯定是有需要的。

    自己承了刘震国的情,同样也是会让华叔和刘震国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有时候,他不仅仅需要为自己考虑,也是需要为身边的人考虑。

    “那就多谢刘老了?!?br />
    方铭抱拳表示感谢,一旁的华博荣便是引着刘震国进去,自然,里面的古玩城各家店铺的老板们少不得又是一阵寒暄和打招呼。

    “哈哈,方先生,恭喜恭喜,还好是没有错过时辰?!?br />
    就在刘震国前脚刚到的没多久,蔡文礼也是来了,同样的身后也是跟着几个人扛着一个大物件。

    “蔡老板,你这是?”

    方铭看着那在阳光下明晃晃闪烁着光泽的翡翠白菜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蔡文礼还真是实在,自家开珠宝店的就直接是送翡翠白菜过来了。

    甚至他不惜恶意的猜测,是不是这尊翡翠白菜卖不出去所以就索性拿过来当贺礼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方铭相信蔡文礼还不至于这么做也不可能这么做,因为这尊翡翠白菜从翡翠的材质还有雕工都很不错,价值在二十万到五十万之间,可以说这是一份很贵重的大礼了。

    “舅舅你竟然这么舍得,真是看不出来啊?!?br />
    欧阳雪晴看到自家舅舅送上这么一尊翡翠白菜也是啧啧了几声,蔡文礼没有理会自己外甥女而是朝着方铭解释道:

    “方先生,当初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的那批珠宝找不回不说,还得抓错了人可能会害了一个家庭,这点礼物并不算什么,希望方先生一定要收下?!?br />
    对于蔡文礼来说,当初方铭帮他找出真正盗窃黄金珠宝的人不但让他少损失了几百万,而且还没有使跟着他好多年的员工被冤枉,相比之下一尊翡翠白菜根本算不得什么。

    看到蔡文礼认真的表情,方铭原本推脱的话到了口中又收了回去,抱拳感谢道:“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br />
    华明明帮忙接过翡翠白菜领着蔡文礼进了店铺,里面由华博荣和华明明父子两来负责招待,毕竟进去的人父子俩全都认识。

    “方铭哥!”

    一道清脆的呼喊声从不远处传来,又是几道身影出现,走在最前面小跑过来的正是琪琪。

    “琪琪你怎么来了?你今天不上课?”

    大柱看到自己妹妹到来有些疑惑,因为今天不是周六周末,自己妹妹白天是有课程的,所以他没有想到自己妹妹会过来。

    “有课怎么了,今天是哥你和方铭哥店铺的开业好日子,我直接是跟辅导员请假了?!辩麋骱俸僖恍Σ还婕此档溃骸胺矫?,我跟辅导员说了请假的原由,然后我们校长和老校长也都来了?!?br />
    琪琪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也没有想到老校长和校长竟然也会一同前来,只是她作为一个学生又不好拒绝。

    “没事的,来就来了,刚好增加一点人气?!?br />
    方铭摸了摸琪琪的头表示没什么,随后迈步朝着前面迎了上去。

    “沈老校长,你怎么来了?!?br />
    “方先生,听闻今天是你开业吉日,老朽不请自来讨一杯茶喝不会不欢迎吧?!?br />
    沈自恪笑眯眯的看着方铭,在从琪琪的辅导员口中得知方铭今天店铺开张营业他便是叫上了秦德峰前来。

    “哪里的话,沈老校长能够到来那是我的荣幸?!狈矫恍?,“老校长,秦校长,请进?!?br />
    秦德峰有些诧异的看向方铭,他隐约觉得这位方先生和他当初所认识的时候有些不同了,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如果硬要说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人情味,这位方先生比起当初多了一份人情味。

    “先别急,老朽也不能空手而来进去蹭吃喝,德峰,把咱们的贺礼给方先生?!?br />
    秦德峰闻言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类似于信函的文件,递给了方铭。

    方铭看了秦德峰一眼,眼中有着疑惑不过并没有开口询问,等到打开信函看到里面内容的时候,眼中却是一亮。

    “FD医学院今聘请方铭先生担任医学院环境设计专业客座教授……”

    沈自恪在方铭阅读内容的时候开口说道:“这份聘请文书是昨天刚刚弄好,正好是赶巧今天方先生店铺开业,这也算是一件喜事,老朽就将它给带来了,不过因为医学院今年已经开学所以这个专业暂时没有招生,等到下个学期开学的时候想来教育部门的审批也是下来了,到时候就可以招生了?!?br />
    “这确实是一份大礼,沈老校长有心了?!?br />
    方铭这话是出自内心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一个没有任何文凭证书的人要成为大学教授而且还是医学院这样顶尖学府的教授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这背后沈自恪必然是付出巨大的努力才得以做到。

    “方先生不嫌弃就好,知道方先生今天开业肯定很繁忙,老朽也就不占据方先生太多时间,自己进去喝杯茶就是?!?br />
    原本方铭是打算亲自送沈自恪进入店铺的,不过当他看到朝着这边走来的几个人之后,只能是朝着沈自恪告了个罪,让大柱和琪琪代为招待两人。

    店铺门口,现在就剩下方铭站在这里,目光看着朝着店铺走来的几道身影。

    “方……方先生?!?br />
    扈军看着方铭,虽然方铭的脸上带着笑容但他心里有些心虚没底,当初在天茂大厦发生的事情他可是把对方给得罪死了,哪怕他给韩乔乔那么大一份代言大礼都被拒绝了。

    当然,扈军并不知道的是拒绝那份代言是韩乔乔自己的主意,而且韩乔乔压根就没有告诉过方铭。

    这是一位性格高傲的异人,他不敢保证对方会搭理自己,可他也是没有办法,这几天动用关系调查到了方铭的资料之后,再得知对方今天开业,他便是知道这将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除了扈军还有钱嘉理也来了,只不过相比起当初,钱嘉理现在的气色却是要差了许多,整个人在这短短几天就好像是苍老了十来岁。

    这也难怪,一个终生在建筑设计领域研究并且还很著名的学者,突然被他最看不起的风水之说给打击了,这等于是将他的过去的所有成就一下子都给敲碎了,要是换做心理承受能力不是特别强的人恐怕早就倒下了。

    这些天,钱嘉理一直都在天茂大厦,因为他想要找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得大厦的门窗无法安装,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这让他无比的沮丧。

    “方先生,上一次的事情是我们误会您了,误会了您的一片好心,这些天一直想要找一个机会上门道歉,只是怕方先生您不高兴,所以得知方先生您今天店铺开门营业,特意过来祝贺并且表示歉意?!?br />
    扈军看到方铭没有说话继续开口,他的姿态放得很低,不仅仅是因为天茂大厦的原因,虽然天茂大厦对他来说确实是很重要,可那只是他众多产业中的一个,他更多的是看重方铭的特殊本领,这样的一位高人,如果能够结交对于他的帮助将是巨大的。

    “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就不用再提了,你也不用摆出这样的姿态,那天茂大厦的问题我就算是出手目前也解决不了?!?br />
    方铭没有拐弯抹角,天茂大厦的风水问题以他现在的境界确实是解决不了,不仅仅是境界不够的原因,要想破那的风水局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扈军的表情有些尴尬,一旁的钱嘉理忍不住开口了,“方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天茂大厦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是钱嘉理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对于他来说,这个问题这些天一直在困扰着他,就连吃饭睡觉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方铭看了眼钱嘉理,“你这问题就好像一个没有学过任何计算机语言的人去问一个程序员,为什么这段代码敲出来在电脑上运行会有这样的效果和作用?!?br />
    钱嘉理面色变化了一下,因为他听懂了方铭话里的意思了,这是说他对风水一点都没有了解过,就算是给他解释了他也听不懂。

    没错,这就是方铭想要表达的意思。

    风水一行有着许多专业术语,甚至比起计算机语言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没有经过学习和了解,听起来就跟听天书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