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楚楚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她在心里又一次回放了方铭和老沙认识的场景,再三确定这两位之前真的是不认识。

    “不对,老沙可能不认识方铭,但方铭很有可能认识老沙?!绷璩宰约旱恼飧龇⑾侄械骄?,因为她觉得只有这个发现才可以解释的了眼前的情况,甚至也能解释的清楚方铭为何那么自信可以帮老沙找到媳妇了。

    方铭,认识老沙的媳妇,或者说他以前见到过老沙和他的媳妇,而且现在也知道老沙的媳妇去了哪里,所以才这么的把握。

    至于现在找老沙要生辰八字和名字那不过是装模作样。

    想明白了这一点,凌楚楚本来是要开口,但是想到先前方铭的交代,最后还是忍住了,反正她就在一旁冷眼看着,到时候揭露方铭就是了。

    “你媳妇下身瘫痪那她是怎么失踪的?”

    方铭皱了下眉,一个双腿瘫痪的人一般情况下载没有帮助下是不可能走得太远了,更不可能走的老沙找了几年都找不到。

    “我也不知道,我那天在外面干活,因为我媳妇身体的原因所以我每天都会回家,可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媳妇已经是不在了,整个家里空荡荡的?!?br />
    老沙一脸的沮丧,当媳妇失踪了之后他疯狂的寻找,那几天对他来说最煎熬的。

    “平日里你媳妇都在家里的吗?还有你媳妇失踪那天,家里有什么变化,有没有丢失什么贵重的东西或者是损坏了什么?”

    方铭再次开口询问,不过老沙却是摇了摇头答道:“没有,家里和原来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另外因为我媳妇腿脚不便所以她一直是待在家里的,为了怕她无聊我给她买了一台电脑,让她没事的时候可以上上网看看电视?!?br />
    “那你知道你媳妇平时上网都干什么吗?”

    “好像就是看看电影打打游戏,不过一般我回来的时候她就不打了,大部分时候都是看电影?!?br />
    老沙想了一下回答,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方铭眼中闪过的一道精光。

    “大概情况我差不多知道了,不过老沙你不是魔都人,怎么会跑到魔都来,是你觉得你媳妇会在魔都还是特意跑到这边来卖人参的?”

    “我一个老乡两个月前跟我说,他在地铁站看到一个女的很像我媳妇,也是双腿瘫痪,不过那时候人很多,而且地铁很快就开走了,所以他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就是我媳妇?!?br />
    老沙的那个老乡不敢确定,但是对于老沙来说只要是有一点可能他都不会放弃,毕竟,这是这几年来他唯一得到的可能和他媳妇有关系的线索,说什么都要来一趟魔都寻找。

    “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媳妇一直说她没有看过东方明珠,她说这辈子她一定要去一趟魔都,所以我想没准我媳妇真的是来到了魔都?!?br />
    “行,我了解的已经差不多了?!?br />
    方铭没有再询问,而是将老沙写了他媳妇生辰八字的那张纸给折叠了起来,先是对角折了两下,而后将四个角又翻转折叠,最后形成一个类似于花瓣的形状。

    纸张折好,方铭直接是将掌心的五枚铜钱给放入了纸张的中心处,再然后从一旁点燃一根蜡烛。

    轰!

    蜡烛将纸张给点燃的那一瞬间,纸张并不是慢慢的燃烧,而是一瞬间便是出现了一团火焰,整个纸张瞬间全面燃烧,也就是在这时候,方铭的手电光火石般伸入那火焰之中,直接是将五枚铜钱给抓到了手上。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凌楚楚觉得简直就跟看那些魔术师表演一样,一团火焰出现,而后轰一声火焰消失变出其他东西。

    “天有四角,地有四方;年有四季,人主其内?!?br />
    方铭表情开始变得严肃,嘴里轻念,同时右手开始摇晃了三下。

    “奇门遁甲,四真一假,去假存真,方还本源?!?br />
    五枚铜钱落下,其中两枚铜钱所落得位置不远,其他三枚铜钱是各自在一个角落。

    方铭的目光望向了这两枚铜钱,将其中一枚铜钱给捡起反扣于左手掌心,而右手将另外四枚铜钱给收拢起来。

    这一次,方铭双手同时放下,五枚铜钱落在地上,右手心的四枚铜钱全都是在正面朝上,唯独左手上的那枚铜钱是正面朝下恰恰相反。

    看到这一幕方铭脸上露出了笑容,将那枚正面朝下的铜钱给收了起来,另外四枚铜钱则是摆在了桌子上。

    “世间万物都在天地之内,都要遵循着这天地的规则,所以,所谓的奇门遁甲就是根据这天地规则利用星宿、四时、生辰八字来进行排盘推演,但无论在奇门遁甲上的造诣多厉害的高人,每一次起盘推衍的时候都会有一次假,如果不能把这一次假给排除掉,那么最后的结果便是假的?!?br />
    方铭随口解释了一句,他也知道老沙和凌楚楚听不懂他说什么。

    关于奇门遁甲,巫师传承里面有过详细的介绍,所谓奇门遁甲就是以星宿运行的轨迹在不同方位不同时辰所产生的不同的效应进行一种归纳和总结。

    “什么奇门遁甲,什么去假存真,忽悠,接着忽悠?!绷璩擦似沧?,心里嘀咕道。

    四枚铜钱拿在手上,方铭起手了,动作很慢,先是手腕一番,掌心朝上让四枚铜钱露出来,而后以中指食指和无名指的指头扣住这四枚铜钱,形成一个数字六的手势。

    掌心一翻朝下,方铭松开了无名指,一枚铜钱掉落下来,接着是中指然后是食指,总共是有三枚铜钱滚落在桌子上,最关键的是方铭其实手掌离着桌面并不高,可这三枚铜钱中的两枚却是滚到了老远的地方,其中还有一枚更是滚到了桌面的边上去了。

    最后一枚铜钱方铭没有让其滚落,而是掌心重重往下朝着桌面一拍,这一拍之下桌面上三枚铜钱的位置又有了微微变化,分别移动了一些距离。

    松开手,四枚铜钱的位置彻底固定下来,方铭的目光在这四枚铜钱身上来回扫过,嘴里则是在小声念叨着一些话语,不过语速很快,老沙和凌楚楚根本就听不清。

    其实,哪怕是他们听清楚了也是听不懂方铭说的什么,因为这一刻的方铭在根据这四枚铜钱的方位来进行推衍,念的都是奇门遁甲的专业术语。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方位推衍那对方铭来说没有问题也根本用不着这么长的时间,但实际推衍中他还要结合老沙媳妇的生辰八字来一一对应。

    每一个方位对应一天不同的时辰有着上千种可能,而每一种可能又根据被推衍之人的生辰八字产生变化,足足有着数万种变化,总共加起来便是有着千万种的可能。

    这是一个极其繁复的过程,像那种随便给个八字然后起个盘几分钟就说推断出来的根本就是江湖骗子。

    奇门遁甲之所以难便是难在这里,变化无穷,许多人究其一生都无法完全领悟奇门遁甲之奥秘。

    方铭曾经听他师父说过这世上有不少是专门研究奇门遁甲的门派,比如古代时候的天机教,其门派所有人一生都是研究奇门遁甲之术,最著名的莫过于鬼谷子。

    这是一个鬼才,在奇门遁甲上面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左右,后来创造了天机派更是辉煌一时,只不过,奇门遁甲之术太耗费心神,到了后面学习之人逐渐减少,以至于到了现在天机门已经消失,学奇门遁甲之术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方铭之所以敢进行奇门遁甲推衍,那是因为巫师传承中有着专门的推衍之术,这种推衍之术和鬼谷子所创造的奇门遁甲之术不同,如果说鬼谷子是推衍之术是繁复无穷,那么巫师传承的推衍之术便是化繁为简。

    可即便是这样,等到推衍完成之后,已经是过去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之后,方铭长吁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次奇门遁甲推衍对于他心神的损耗也是巨大的。

    有人会说方铭为何不用上次寻找罗岑龙的办法,原因很简单,能够找到罗岑龙那是因为那时有罗岑龙刚穿过没多久的鞋子,而老沙的媳妇已经是失踪了好几年,就算是找到贴身用过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沾染在上面的人气也早就消散了。

    “有结果了?!?br />
    看到老沙期待的目光,方铭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有结果了,知道我媳妇的下落了?”老沙一愣,随机狂喜说道。

    “你等我查一下?!?br />
    方铭拿着笔在纸张上面写下了几个词汇。

    “东部、红色、森林、庚金……”

    写下词汇之后方铭掏出了手机,开始在网上搜索一下关键字,最后,在地图上定位到了一个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媳妇就在这位置方圆一公里以内,现在出发,运气好的话今天就可以找到你媳妇?!?br />
    方铭脸上带着笃定之色,这推衍之术显示老沙媳妇在这个区域已经是待着超过了两年,正常情况来说短时间不会离开,而以老沙媳妇的情况,到时候去那个区域找人打听一下肯定是有线索的。

    PS:今天犯了一件蠢事情,阅文作者年会在长沙举行,半个月前就给我发了订票信息,我看了眼以为是下午三点半的车,然后慢悠悠的到下午三点二十到车站,结果一到车站傻眼了,人家列车员说车早就看了,掏出短信一看,艾玛,下午三点半到长沙,改签到晚上七点然后现在才到。。尼玛,果然看书习惯了一目十行不是一个好习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