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案子结束了,吴文倩和李振圈对犯罪事实已经招待了,另外关于那条黑狗通过调查张海的街坊邻居也是有了了解,黑狗是张海七年前捡到的流浪小狗,吴文倩没有嫁给张海之前,一直是张海和黑狗一人一兽相依为命……”

    电话里,欧阳雪晴说着案件的经过,然而方铭却没有听太多进去,直到欧阳雪晴说的差不多了才开口说道:“可以的话,就将这黑狗和张海葬在一起吧?!?br />
    挂掉了电话,方铭看向了躺在一旁的老黄,“怎么,最近看你无精打采的,也是被黑狗的事情所影响的吗?”

    离着那天孤儿院之行已经是过去了两天,这两天方铭明显感受到老黄的情绪不是很高涨,最可以证明的一点便是最近老黄不再溜出去勾搭其他母狗了,两天都趴在店铺里打瞌睡。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你们狗界也是一样,每条狗都有属于每条狗的命运,也许,那就是那条黑狗的命运吧,将它和张海合葬在一起,也许下一世两人还将为伴?!?br />
    方铭安慰了一句老黄,随即目光看向桌子上的雕刻的物件,几天的时间,这几样物件已经是被他全部定笔开光。

    “行了,你在这待着,到时候和大柱一起回家,我要再去买点药材了?!?br />
    听到药材,老黄的眼珠子终于是有了一抹亮光,而后一双前爪朝着地上拍了拍,意思是说你可以走了,不要打扰我睡觉。

    “你这家伙!”

    笑骂了一句,方铭也没再管老黄,下楼和大柱打了一声招呼正要离去,不过这时候他的手机却是响了。

    “喂,是方老板吗?”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方铭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是张先生啊,怎么,张先生弄到那具古尸的尸体了?”

    “嗯,那尸体已经被我弄出来了,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带着尸体到我这边来,另外再准备三十万转账过来?!?br />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听到张齐的回答:“我,一个小时后我就过来?!?br />
    挂掉了张齐的电话之后,方铭朝着大柱说道:“大柱,我给你一个纸条你去按照这上面的东西买来,一会会有一笔生意上门,我需要准备一下?!?br />
    “行?!?br />
    大柱等到方铭在纸张上写好了要购买的东西后拿着纸张走出了店铺,方铭也没有闲着他得做好准备事宜。

    一个小时之后,张齐到了,手上提着行李箱走进了店铺,看到方铭的时候有些尴尬的开口打招呼:“方老板?!?br />
    “跟我上楼吧?!?br />
    方铭没有多说什么,他早就猜到这一次肯定是只有张齐一个人过来,不管这具尸体张齐是怎么弄到的,那位刘老有没有出手帮助,但来的人只能是张齐一人。

    心照不宣,方铭也没有询问张齐是怎么拿到这尸体的,到了二楼之后示意张齐将行李箱打开。

    行李箱打开,里面有着一张棉布,而当棉布被掀开之后则是露出了一具尸骨,当然,这具尸骨并不完整都已经是散架了。

    “这几天睡的怎么样?”

    “多谢方老板,这几天睡眠好多了,没有再遇到那女鬼了?!?br />
    张齐点头脸上露出感谢的笑容,实际上这也是他最终会坚定决心要那到尸体的原因,方铭的手段见效了。

    因为有效,所以张齐对于方铭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怀疑,如果弄不来这尸体的话那他就真的会没命,所以在苦苦恳求了自己老师之后他终于是得到了尸体。

    当然,张齐对自己的老师很了解,为了让自己老师同意,他已经是向上面申请了未来十年将会调到环境最恶劣的撒哈拉沙漠中去参与沙漠中的古文化的研究挖掘工作。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十年他将与沙漠为伴,每天都要面对的是漫天的风沙,而且还是沙漠中心处的文化挖掘,一年的只有十天的假期。

    张齐很清楚,也只有这样自己的老师才会帮他,这等于是他用十年的时间换来这一具尸体。

    没一会,大柱也是回来了,手上提着好几个袋子。

    “先把油布给我?!?br />
    大柱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掏出一卷油布纸递给了方铭,方铭将其给平铺在了地上,而后将手放在水盆里清洗擦干之后,直接是将行李箱内的尸骨给一点一点的捡了出来。

    方铭的动作很缓慢,因为这尸体已经是有许多年了,虽然被考古队的人带回去用药液进行了防风化处理,但骨质已经是松脆了,一不小心就很容易粉碎。

    方铭的动作很细微,这让一旁观看的张齐有些诧异,因为他发现方铭处理尸体的一些手法竟然比他还要细腻,动作比他都还要专业,要知道他可是专门和尸体打交道了许多年的。

    “难道这位方老板以前也是干考古的?”

    张齐在心里嘀咕,而方铭现在没空在意张齐的想法,尸体,说实话他见到的要比张齐多的许多倍,当初跟随着师傅走南闯北,就是刚死去的尸体他都见过上百具了,至于几百年上千年的尸体那见得也是不少。

    半个小时之后,一具完整的尸骨便是摆放在了油纸布上。

    “还好,没有少物件?!?br />
    方铭也是长松了一口气,这种活计需要心细还有手法,哪怕是他干了很多次了,每次依然是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不过,这才只是完成了第一步。

    “先跟死者道个歉吧?!?br />
    方铭从一旁拿出了香炉摆在了尸骨的前面,而后示意张齐点香道谢。

    “哦好?!?br />
    张齐现在是方铭让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当下接过禅香点燃一边拜祭一边道歉。

    “大柱,我要的那幡弄来了吗?”

    “在呢,在那个黑色的袋子里?!?br />
    从另外一个黑色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块布,所谓布其实有点类似于衣衫,那种古代绣花用的衣袖面料。

    毛笔,朱砂,墨水……

    一切准备的工具在桌子上铺好之后,方铭提笔便是在这布上面画起了符文,口中念道:“提笔问鬼神,笔下土地灵,昔有痴情女,今日魂来兮?!?br />
    笔走游龙,方铭的速度很快,就是一眨眼便是画完。

    幡布弄好之后,方铭走到二楼窗户前,那里放着一根带着竹叶有着竹子,这是一根两米多高的竹子,是大柱刚刚在某个小区偷摸砍下来的。

    将幡布挂在了竹叶上面让得在窗户外面随风摇摆,确定了幡布不会掉下去后,方铭又返回到了案桌前,紧接着又将那一支玉如意拿了出来。

    玉如意在手,端详了一会之后方铭又从袋子里拿出了红绳,而后快速的在玉如意上打了一个结,动作很快,一旁的大柱都没有看清楚方铭的动作,只是最后看到这红绳在玉如意上绕了三个圈。

    红绳的一头绕在玉如意上,将玉如意给放置好后方铭又牵着红绳走到了尸骨前,将红绳的另外一头绕在了尸骨的左手手腕处。

    做完这一切后,方铭示意张齐可以停止道歉了。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可能会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一会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不要惊讶,更不允许出声,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br />
    方铭的表情很严肃,张齐的头就跟小鸡啄米一样不断的点头,表示自己一会肯定不说话不发出声音。

    “大柱烧纸!”

    方铭朝着大柱说了一下,大柱拿出一个袋子里的纸钱,同时也是拿了一个铜盆过来,将纸钱放进去烧。

    虽然不知道方铭要干什么,但是在农村长大的大柱烧个纸钱还是会的,而且烧纸钱也是有讲究的,那就是纸钱不能从中间丢下去,得从火盆的四边让其滑入盆内。

    原因很简单,纸钱从上面直接往中间丢下去的话会压住火,而压住了火就等于是压住钱,这样烧的纸钱重量会很重,鬼魂拿不走多少。

    “开始了?!?br />
    方铭的神情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因为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时候,能不能成功就看接下来的了。

    案桌前,方铭凝神屏息,一秒、两秒……

    十五秒后,方铭眼睛暴睁,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方镇印,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之上。

    “纸钱开路,阴冥问道,幡布招魂,魂来千里!”

    念完之后方铭并没有就此停止,提着毛笔在面前的黄纸上飞快的写着字。

    “敬拜四方土地……赦令!”

    写完,点燃黄纸!

    “二拜阴间冥司……赦令!”

    再次点燃。

    “三拜天地神灵……赦令!”

    三张黄纸烧完,方铭的眸子看向了窗户处,张齐和大柱看到方铭的目光盯着那边也是好奇的朝着窗口看去,只是,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就当两人心里疑惑的时候,一阵狂风突然从窗口吹来,幡布晃动,竹子叶更是哗然作响。

    “来了!”

    方铭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不过随即又恢复严肃的表情,真正的肉戏这才开始。

    PS:今天就一更了啊,老书今天完本好好构思了一下,从明天开始就可以努力更新这一本书了,明天会三更补上,而后不定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