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层,周其一脸怒容的盯着方铭,而方铭却是不置可否,该说的他已经是说了,如果这些工人依然要听周其的话上前那也和他没有关系了。

    所谓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这段因果从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便已经是结束了,无论最后的结局如何都跟他没有关系。

    “你们听他一个骗子说什么,现在还不把窗户给安装上去?!?br />
    周其也是怒了,这几个工人竟然因为骗子的几句话而站在这里不动了,这让他心里破骂,果然是没文化的蠢货这么容易就被人给骗。

    几位工人继续工作,他们确实也觉得方铭说的话有些假,安装个门窗能出什么事情,别说是二十二层了,就是更高的楼层他们也都安装过不也没事。

    “命是你们自己的,可别忘了你们还有妻儿老小需要你们去供养,要是你们死了你们这个家庭也就破碎了?!?br />
    看出这几个工人的举动方铭开口提醒,这一次的提醒完全是出自于于心不忍,毕竟这几位工人家庭都不富裕,甚至很有可能他们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他们出了事情那就等于这个家是毁了。

    “别听这个骗子的,你们去把门窗安装上去我额外奖励你们五百块?!?br />
    五百块,让得这几位工人脸上露出了心动之色,虽然五百块他们四个人分也就只能每个分到一百多块,但这差不多就是他们半天的工钱了,这笔额外的收入为何不赚。

    “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别到时候有命赚没命花?!?br />
    方铭声音传来这几位工人又一次犹豫了,最主要的是他们发现眼前这年轻人说话他淡定了,完全就不像是一个骗子的语气。

    周其看到这几位工人又站住了简直是要被气昏了,就要再次开口不过这时候在货梯处却是传来了声音。

    “怎么回事?”

    货梯在这楼层停下,从里面走出了一行人,领头的是一位老者,而在老者的身侧则是一位五十多岁身体严重发福的中年男子,以这两人为中心又跟着一群人。

    说话的是中年男子,他的目光直接是略过了几个工人落在了方铭和周其的身上,最后朝着周其问道:“周监工,出什么事情了?”

    “扈总,老师?!?br />
    听到声音周其回头连忙朝着中年男子和老者打招呼,前者是天茂大厦的投资者,后者则是他的老师,也就是这一栋大厦设计总工程师。

    扈军点头而后有些疑惑的看向周其的脸,因为先前挨揍的缘故此刻周其的脸已经是开始出现浮肿了。

    “周其,你怎么搞得,跟人打架了?”

    钱嘉理也是皱眉,自己学生要是跟人打架的话他这个做老师的脸上也不光彩,原本他是和扈军在其他楼层视察的,只是听到有人说打架了这才过来这楼层。

    看到自己老师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周其也顾不得脸疼连忙解释:“老师,不是学生跟人打架是这骗子莫名其妙的跑过来打了学生一顿,学生是一个文明人自然不可能和他一样动粗,已经是报警了?!?br />
    周其将事情给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也没有忘记说论坛里所发生的事情。

    “扈总你也知道当初天茂大厦立项的时候有多么少民众来闹事,这些民众都是被这些骗子所蛊惑过来的,我就是咽不下去这口气才去上那个论坛打脸,没有想到这骗子竟然过来揍我一顿?!?br />
    听了自己学生的解释钱嘉理老脸一下子也是黑了下来,作为一个建筑行业的专家他自然看不起那些所谓的风水骗子,只不过以他的身份不屑亲自参与斗嘴罢了。

    至于扈军更不用说了,这个天茂大厦的地皮是他花了重金拍卖下来的,差一点就因为民众阻拦而无法开发,在他的心中对于那些风水师更是恨透了。

    “好你个骗子竟然还敢到这里来打人,抓人,一定要抓人,一会周监工你就去验伤,一定要告他个故意伤害罪?!?br />
    扈军一发怒,他身后的那些跟随自然也就跟着一脸怒气的盯着方铭,如果不是扈军说了报警处理有不少心机灵活的都准备上前动手了,毕竟老板身份在那里不好打人,但是他们可以啊。

    面对着扈军和他身后一群人几乎要喷火的目光方铭只是冷笑摇头,从他动手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后果了,不过他并不在意。

    “方铭,这……这是扈总?”

    一道清脆的声音这时候传来,韩乔乔出现在了楼梯口处,看到方铭被人围住连忙快步走来。

    原来刚刚韩乔乔停好车后没有发现方铭的身影但恰好她遇到了那位看守工地的老大爷,从那老大爷的口中得知方铭朝着楼梯上爬了,她也就跟着走上来。

    二十一层的高度对于她一个女人来说不算容易,此刻却是有些气喘吁吁。

    “你是?”

    因为韩乔乔带着一顶帽子和巨大的墨镜扈军一下子没有认出来,不过等到韩乔乔摘掉墨镜的时候整个现场传来惊呼声。

    “是她?!?br />
    “大明星韩乔乔?!?br />
    “不会吧,韩乔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作为最近几年影视当红炸子鸡,在场的除了几位工人之外几乎没有不认识韩乔乔的,哪怕是钱嘉理也是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至于扈军那就更熟悉了。

    “韩小姐?”

    扈军有些意外,他跟韩乔乔因为几次慈善晚会的活动见过面打过招呼。

    “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扈总?!焙乔翘鹛鹨恍?,她知道扈军的名号,在魔都这地方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这样的人黑白两道通吃,能不得罪尽量是不要得罪。

    “扈总,这是我的朋友方铭,我想大家之间可能有点误会?!?br />
    “误会,误会就可以骗人,误会就可以随便打人,莫不是我的学生就活该挨打了?!?br />
    钱嘉理在这时候开口了,到了他这个年纪半只脚已经是踏入棺材中,再美貌的女人都对他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所以他是最快从韩乔乔的出现反应过来的。

    而且,他说这话不仅仅是对着韩乔乔也是侧面向扈军施压,我钱嘉理的学生可不能就这么被白打了。

    扈军是什么人,混迹商场这么多年哪能听不出钱嘉理话里蕴含的意思,这是要让他给个交代。

    一位是和他不相干的漂亮大明星,一位是关系到天茂大厦最后能否竣工验收的总工程师,怎么取舍扈军自然是知道。

    “韩小姐,你朋友无故打人,这事情我们已经报警,至于怎么追究那是周监工的事情?!?br />
    韩乔乔无奈了目光看向一旁的方铭,轻声问道:“小道士你怎么回事,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到这里就是为了打架,这男的是抢了你的相好还是给你带了原谅帽?也不对啊,你家那位相好现在才刚上大学没多久,这两者也扯不上啊?!?br />
    方铭翻了一个白眼,不过韩乔乔冲出来维护他的举动还是让他有些感动的,这里这么多人韩乔乔露出真容很容易消息就传出去成为头条新闻。

    也正是因为这一丝感动,方铭决定无视韩乔乔后半段扎心的话语。

    PS:不知道为啥,写完这个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看到的一个年终总结,2017这一年是什么颜色,是绿色,2017什么歌最火,一首凉凉送给你,2017卖的最好的是什么,原谅帽。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