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后,大柱也是来到了珍宝阁,不过当他进来看到满屋的文玩饰品的时候也是愣住了。

    “方铭,这……这就是我们盘下来的店铺?”

    “嗯,刚盘下来的,以后你就是这店铺的老板了?!狈矫呛堑目醋糯笾鸬?。

    然而让方铭有些意外的是大柱脸上没有多少激动的表情相反还变得严肃模样,一本正经的看着方铭说道:“这个店铺我不能要?!?br />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这店铺你我一起投资的吗?”

    “我没有想到店铺会这么的大,我那十万块估计连租金都不够,更别说还有这么多的东西?!?br />
    大柱苦笑,他不是傻子,这么大的一个店铺又是在古玩城这种地段光是租金恐怕一年都不止十万,另外店铺里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刚他看了一眼一些物件上面标示的价格,最便宜的都要两三百,贵的更是好几千。

    “方铭,如果是小生意的话咱们一起投资可以,但这店铺我那么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这店铺我不能要?!?br />
    大柱的态度很坚决,这让方铭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了解大柱的脾气,倔强起来的时候根本就劝不了。

    一旁的华博荣听着大柱的话脸上表情微微有些动容,以他多年商人的眼力自然是可以看得出来大柱应该是在城市内从事底层工作的,这样的人竟然能够对突然多出一份这么大的财产而无动于衷实在是难得。

    “咳咳,我来说两句吧?!?br />
    华博荣咳嗽了两声吸引方铭和大柱的注意力后开口说道:“这店铺盘下来确实资金量不低,但一个店铺肯定是要有人来管理的,我想方铭一个人也管理不过来,不如就这样,你以十万块加管理来占店铺的三成收益,不过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工资了?!?br />
    听到华博荣的话后方铭眼睛一亮,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这样一来的话就让大柱可以有接受的借口了。

    “是啊大柱,我不可能一直在店铺里的,以后店铺必须要一个负责管理的,这管理自然是要贴心的人,整个魔都除了你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让我放心了?!?br />
    方铭立刻接过话来说道,当看到大柱还要开口直接是抢先一步继续说道:“而且你也不是完全占便宜,你是管理人员但没有工资,你的工资是从店铺每个月的收益当中扣除,要是店铺亏了你就等于是白干了?!?br />
    “方铭……”大柱还是有些为难,因为他觉得这样他还是占了太大便宜了。

    “还是大柱你不愿意帮我?或者你怕店铺亏了害你赚不到钱不愿意跟我一起承担这个风险?”方铭突然板着脸质问道。

    大柱听到方铭这话再看到方铭严肃的表情连忙举着手指说道:“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这意思,我只是觉得我占的便宜太大了?!?br />
    “其实也不算,准确来说是你们两兄弟风险同担,而且兄弟之间何必这么的认真,你要是觉得你占了便宜那就在管理上面更加的用心一点就是了?!?br />
    华博荣一锤定音,在言语艺术上面他确实是要比方铭圆润的多,毕竟这是多年与人交际的经验,这一点不是方铭这个年纪可以达到的。

    “那行,我知道你想拉我一把,我也不多说什么,我会全力去管理店铺?!贝笾袂楸涞煤芗ざ?,双手握拳发誓般说道。

    方铭只是莞尔一笑并没有阻止大柱的举动,因为他知道大柱的表态是一种情绪的宣泄他不能阻止。

    叮铃铃!

    就在大柱刚说完话的时候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方铭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

    “喂,你是?”

    “哟,这昨晚还进了老娘的房间上了老娘的床这时候竟然还问我是谁,小道士你是不是也太拔吊无情了吧?!?br />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方铭脸色微微一红,虽然知道华博荣他们听不到手机内的声音但依然是有一种做贼被抓的感觉。

    将手机举起朝着华博荣几人示意了一下方铭走到了店门口后才无奈说道:“大小姐,我只是在你家借住了一宿,有必要说成这样吗?”

    “你觉得你将这些话对那些记者说那些记者还有广大吃瓜群众会信吗?”

    方铭神情一下子变得警觉起来,“大小姐你想干什么?”

    “限你一个小时赶到我家,不然的话我恐怕会按捺不住把你昨晚在我家睡的照片发在微博上,昨晚你进入房间的时候我偷偷拍的哦?!?br />
    方铭蛋疼了,因为他不敢确定这妖精嘴里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相信如果真的被偷拍了而他一个小时没有赶到的话,这妖精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妖精,是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理解的。

    “华叔、大柱我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下,大柱你先熟悉一下店铺里的东西,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华叔?!?br />
    没挂电话方铭就朝着华博荣和大柱说道,而在他说完这话之后电话里传来了那妖精银铃般的笑声。

    “哈哈,我现在还没有起床哦,你要是赶来的快没准能看到美女沐浴的场景哦,我不关浴室的门的哦?!?br />
    啪!

    方铭直接是挂掉了电话,这毫无节操底线的妖精,再听下去不知道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方铭你要去哪里?让明明送你?!?br />
    华博荣开口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家儿子那幽怨和羡慕的眼神,因为华明明已经是知道谁给方铭打电话了。

    刚刚他虽然没有听到方铭手机里的声音但也是听出来了是女声,一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而又让方铭这么迫不及待的过去,在他想来除了那位大明星韩乔乔还能有谁。

    如果那位大明星给他打电话,哪怕他家老头子拿着刀守着门口他都要冲出去,就算是爬也要爬到大明星那边去。

    在华明明眼中方铭是幸福的,是屁颠屁颠过去的,压根就不知道方铭实际上是受到威胁不得不过去。

    一路上华明明几次开口询问,不过方铭压根就没有搭理他,通过这一两次的相处方铭也是看出来,华明明就是一个话唠一说起来就是没完,索性就不搭理他就好了。

    华明明驾车带着方铭来到了汤臣一品小区门口正要进去不过方铭却是示意他停车。

    “怎么了?”

    “我下车自己进去?!?br />
    方铭打开车门直接下车,留下华明明在车内一脸的凌乱表情,这就叫过河拆桥吧,他不就是想要跟着进去见一下大明星最好还能弄个合照发朋友圈炫耀一下都不行吗?

    “我到了!”在小区门口方铭拨通了韩乔乔的电话,说道。

    “哟,四十六分钟,速度挺快的啊,这么想见我啊?!?br />
    “是,我特别想见你!”

    方铭将后面两字说的很重,他相信韩乔乔能够听得出这话里的潜意思。

    “好的宝贝,,直接上来我已经跟保安说过了,看在你这么想我的份上一会给你一个爱的拥抱?!?br />
    虽然是炎炎夏日,但方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宝贝这两个字从韩乔乔的口中说出来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有韩乔乔和保安打过招呼,方铭进入小区很顺利,这样高档的小区安保措施很严格,如果没有业主提前打招呼根本进不来。

    咚咚咚!

    方铭没有按门铃而是选择了敲门,以此来表达他的抗议。

    房门打开的刹那,方铭直接是别过头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暗骂了一句:“妖精?!?br />
    前面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韩乔乔俏生生的那里,身上只裹了一个浴巾,头发就这么湿漉漉的披在身上,一那如天鹅般高贵的脖子下性感的锁骨一览无遗。

    也许是因为刚刚洗完澡的原因,本就妖媚的脸蛋更是白里透红,随着那双如玉般的细手将贴在脸颊一侧还没有几缕头发缓缓撩起的举动充满了无尽的风情,那清香的沐浴液的味道扑鼻而来。

    最关键的是,一条浴巾根本就遮盖不住她那诱人的完美曲线,尤其是此刻韩乔乔靠在门边缓缓抬起一条腿放在房门上呈现六十度的角度,匀称白皙的大腿就这么暴露在了方铭的面前。

    六十度,这是一个很神奇的角度,是一个让所有男人都痛恨的角度,因为这个角度会让所有男人觉得下一秒就该看到了可就是偏偏看不到的神奇角度。

    不过,韩乔乔很显然没打算就此为止,下一刻突然直接是将脚猛地往上一抬,露出那一抹黑色……

    黑色的打底裤。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方铭你是不是很失望,你要是很失望的话就跟我说,我可以满足你的哦?!?br />
    面对着韩乔乔这样的妖精方铭只能是选择不接话,而韩乔乔看到方铭不回话轻哼了一声后转身摇曳着可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朝着屋内走去。

    PS;刚看到有书友和那些喷子对骂,从书评区骂到本章说,首先感谢大家对九灯的维护,但其实没有必要,咱们安安静静的看书,好看了收藏推荐打赏一下就可以,没必要去和喷子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