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老板在吗?”

    楼下,突然传来了喊声,宋雄看了华博荣和方铭一眼,头瘫倒楼梯方向喊道:“在呢,有什么事情?”

    宋雄走下了楼,方铭看了华明明一眼笑道:“走吧,我们也下楼,那是石狮子是不是辟邪也得亲眼验证不是?!?br />
    当方铭和华博荣父子走下楼的时候,店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而宋雄此刻正和这两位谈论着。

    “老板,你这店铺是要转让是吧?!?br />
    “对啊,不过两位来晚了,就在刚刚这店铺已经转出去了,接手我这店铺的……努,就是这位方老板?!?br />
    华博荣走下楼的时候刚好听到宋雄和那中年男子的对话,听到这对话内容眉头皱了一下,不过随即便是舒展开来,毕竟这店铺已经签了转让合同了,就算有竞争对手过来也不怕宋雄趁机加价了。

    宋雄的话让得那老者和中年男子目光落在方铭身上,中年男子眼中有着诧异之色,至于老者则是朝着方铭点了点头,而方铭也是回敬了对方一个眼神表示招呼。

    “恭喜这位方老板了,其实我们不是想要租店铺的,找老板是有另外的事情?!敝心昴凶痈险哐凵窠涣髁似?,而后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免贵姓黄,这位是我表叔,我们是想询问下老板你门口的那一对石狮子卖不卖?”

    黄全说完目光看向方铭,然而让他有些搞不着头脑的是在他话音落下之后除了那位年轻的新老板,其他三位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向他。

    是他说错话了?

    “方老板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家有一个民国时候的祖宅留了下来,现在想要重新装修居住,但想着门面弄得气派一点,而老板你们店门口这对石狮子看起来也有些年份保存的也挺完好,所以听符合我们的要求的?!?br />
    黄全接着解释,一旁的宋雄正要开口但方铭却抢先一步开口说道:“哦,那你们愿意出多少价格?”

    “现在汉白玉雕刻的石狮子这个体积的市场价应该是在三万左右,既然是让老板割爱那我们也肯定会给老板一个合适的价格,十万,十万买这对石狮子?!被迫负跏窍攵济幌氡闶潜ǔ隽思鄹?。

    一旁的宋雄听到黄全的报价眼角抽搐了几下,这石狮子是他当初花了两万收过来的,这东西虽然也算有些年头,但石头不像其他古董越久越值钱,两万块那个价格他都觉得高了。

    可现在仅仅才过去了两三年,竟然就有人愿意出十万的价格,这让宋雄后悔不已心里都在滴血,要是这两人早点来他就直接把这石狮子给单卖掉了。

    此刻,他是已经忘了辟邪的事情了,满脑子都沉浸在十万块和后悔中。

    方铭也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中年男子,这石狮子宋雄当初花了多少钱买来的他不了解,但怎么也不可能价值到十万,这明显是翻了数倍的价格了。

    当然,这样数倍的利益在文玩和古玩行当中不少见,千金难买我喜欢,碰到那种就喜欢这物件又不差钱的主,卖出去几倍的价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可是古玩市场一句很流行的言语。

    不过,除了那些对石头有特殊癖好的,相信没有人会愿意用几倍的价格买一对石狮子,而且对方的话里也说了,只是为了装点旧宅门面罢了。

    “方铭”华博荣目光看向方铭,现在方铭是这店的主人了,卖不卖石狮子得由他做主。

    “不知道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方铭没有正面回答,反倒是目光看向那黄全的表叔开口询问道。

    “老朽姓李、木子李?!崩险咝呛堑拇鸬?。

    “李老先生真是好眼神,竟然能够认得出这外面的是一对辟邪?!?br />
    方铭这话一出口,老人表情变了,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目光盯着方铭半响后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方铭抱拳说道:“原来是同道中人,先前是老朽失礼了?!?br />
    李老先生的态度让得一旁的黄全有些摸不着头脑,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起方铭来。

    “小兄弟这个年纪便是能够看得出这是一对辟邪倒是好眼光,既然是同道中人那老朽也就不隐瞒了,老朽姓李名承现是一位阴阳先生,这一次出来也是因为有一家主顾死了人,因为死者是被人杀死,虽然真凶已经伏法,但为了防止死者怨气未消所以打算买这对辟邪去镇压怨气?!?br />
    李承现的话说出口一旁的华明明便是眼睛往上一翻,因为老头这话等于是证实了方铭的判断了。

    “你怎么知道这是辟邪的,这明明就是石狮子?!被髅鞑桓市牡闹饰实?。

    李承现老眼有些狐疑的看了眼华明明,因为他不明白华明明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明明这位同行已经认出了是辟邪了,怎么这年轻人还要质问他?

    “老朽干这一行已经有五十多年了,辟邪和石狮子又怎么会认错,尤其是两者的气场完全不同,只要靠近便是可以感觉的出差异,这辟邪靠近是给人阴冷的感觉?!?br />
    “什么气场,我怎么感觉不到?”

    华明明走到店门口围着石狮子走了几圈却一点都没有发现异常。

    “呃……这位小兄弟,这气场的变化普通人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感受到的,就算是老夫也是最近十来年才算是有所成可以感应的到?!?br />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承现目光看向了方铭,因为他有些好奇方铭是怎么知道这是辟邪的。

    从外形来看这就是一对石狮子,而他是通过气场来感应到的,可这是他五十多年的浸淫才学会的,而那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难道也能感应到气???

    李承现有些不想接受这个猜想,因为这意味着他辛辛苦苦了半辈子并为之骄傲的感应气场的本领并不算什么。

    李承现打量着方铭,外形清秀但眼睛很有神,最关键的是这年轻人脸上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这种气质就好像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儒雅书生。就和当初他年轻时候村子里的那位最受大家尊敬的秀才一样。

    当然李承现并不知道的是方铭之所以会给他这样的感觉那是因为方铭感应到了文曲星,被文曲星的星辉洗刷身体的结果。

    方铭知道李承现在想些什么,不过他没有给李承现解释,而是径直朝着华明明走去,准确的说是朝着门口的这对辟邪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