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沃尔斯带着人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发现门被锁住,想开都开不了,他还在拼命按机关,可惜线路完全被易天在外面切断,就算按到第二天门也不会开。

    这一下可把沃尔斯气得半死。

    嘭!

    沃尔斯直接一脚踢在门上:“法克油,法克油,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他是彻底怒了。

    就算怒也没用,因为幽灵他们根本不在外面,也听不到他在骂街。

    无奈的沃尔斯只能再一次原路返回,从外围进入到核心区,可惜一切都需要时间。

    时间对于他来说,那相当于存活。

    沃尔斯猜测,如果逮捕幽灵的任务失败,极有可能会被下放,甚至降职也是可能。

    显然沃尔斯还没想到,雷顿是想借幽灵之手铲除自己,也许等他想到的那一天,也就是他死的那天。

    ......

    核心区里。

    安古列带着易天和王美丽选择走三号小道,因为他们想走的小兵专道被重兵把守,如果强闯没有支援根本闯不出去,子弹一定会如暴雨般吞噬他们。

    “我说幽灵,其实我们走出口那条路多好呀!”安古列一边说着,一边警惕,马上就要进入三号小道,至于里面有什么开关他并不知道。

    “呼叫天哥......呼叫天哥......我是支援一号......我是支援一号,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易天和安古列的耳麦同时响起阿福呼叫。

    “收到,阿福有什么事吗?”易天回应地说道。

    “谢天谢地终于联系上你们了?!卑⒏D潜咛揭滋斓纳舳偈彼土艘豢谄?,他已经联系易天和安古列有半个多小时,可能由于距离太远,或者里面信号不好,到现在才联系上。

    “发生什么事了?”易天眉头微微皱起,觉得外面应该是有什么动作吧?

    “我们观察到有一股兵力在一个山脚下把守,有重机枪镇守,而且那些士兵配备的武器都非常精良,我不知道那里是不是你们要出来的出口?!卑⒏0芽吹降那榭龌惚ǖ厮档?。

    “在什么位置?”易天眉头微微皱起地问道。

    “在外围大楼左侧,距离大概在一两公里左右?!卑⒏;赜Φ厮档?。

    “好,我知道了,你要密切注意外围动作,我们现在正想办法出去?!币滋旆愿赖厮档?。

    “明白?!卑⒏Sλ档?。

    “安古列听到没,如果我们走那一条出口路,估计能被人打成马蜂窝,你是想变马蜂窝,还是想活命?”易天把目光落在安古列身上,看来他没有猜错那些安防部队肯定会猜到他们从那里出去。

    如果按照原计划行走,估计此时已经被打成筛子。

    易天猜想到敌人从通道那里追出去没发现人,肯定会原路倒回,但他不会给敌人机会,直接把门关上,并且切断机关的连接线路,让机关彻底瘫痪,里面的人别想从那里出来,只能再一次原路走出去,再从外围区回到核心区。

    那么来回的走,起码给易天争取不少时间。

    时间也正是他们想要,毕竟选择走三号小道避免那些致命的机关。

    “看来是我错了?!卑补帕兄酪滋煅≡穸粤?,当然也庆幸没走出口那条路,不然真的会被达成筛子。

    “当然,听我的准没错?!币滋炫牧伺陌补帕屑绨虻靡獾厮档?。

    “真的听你没错吗?”安古列没说话,一边的王美丽却开口接上,美眸带着极为不相信,仿佛这个男人的话不可信。

    “当然,有错了吗?”易天耸了耸肩地说道。

    “那儿子的事你怎么解释?”王美丽美眸泛着所一抹怒意地说道:“当初你不是说绝对安全吗?现在儿子大霸王呢?生死未仆,你居然还在吹牛皮?”

    “好吧,我错了美丽,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相信我,不管咱们儿子是死是活,我一定会把他给找回来,一定会的?!币滋焖鄯鹤偶岫ㄐ拍畹厮档?。

    “你现在说有什么用?等你找到再跟我说吧!”王美丽冷冷地说道。

    “那美丽你愿意原谅我吗?”易天双手抓着美丽玉臂深情地说道。

    “不原谅,找到儿子再说?!蓖趺览銮瘟成厦挥腥魏伪砬?,依旧是不带笑容,她心里可是千思万念地想儿子,找回儿子一切都好说,找不回再另做打算。

    “嗯嗯,只要我们出了魔鬼兵团总部基地,我们一起前去西欧找西教皇要回儿子,如果那老东西不给的话,直接把他的教皇总部毁了?!币滋焖鄣纳逼挚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百倍千倍报复。

    其实在他们雇佣兵高手行内,有那么一句话:祸不及家人。

    西教皇的做法严重违背那一句话,也就是触犯易天的底线,那么他肯定不会放过西教皇,哪怕赌上性命也要干到底。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蓖趺览龅厮底?,美丽的俏脸依旧没有笑容,儿子都还没找到,她能笑得出来吗?

    “你们先别秀恩爱了,让我一个单身狗很难受,再说我们已经如今三号小道,危险随时会出现,都给我把注意集中起来?!卑补帕蟹浅2宦厮档?。

    “谁跟他秀恩爱?”王美丽冷冷地,甚至连看都不看易天一眼。

    易天也只能‘呵呵’一声。

    几个人继续往前深入三号小道。

    三号小道长达四五公里远,按照正常速度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但为了提防危险随时出现,速度当然要比平常慢很多,最少也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至于三号小道存在何种危险,易天和安古列都无法预知,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嗖!

    突然一个大圆饼呼啸向安古列砸来,就好像有人瞄准他砸过来,安古列眼眸猛地收缩,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自己怎么那么衰???

    大圆饼为什么要砸他?

    而不是其他人?

    “安古列你傻愣什么,赶紧闪开呀!”易天在后面发现呼啸而来的大圆饼一把推开,自己则是侧身多大圆饼。

    呼!

    一股强风在脸颊上刮过,似乎刮得有些生疼,但易天不在乎,活命才最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