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孩儿摇头道:“不信!”

    “那不就得了?扔了!”方正挥挥手,然后悠哉悠哉的去看看自家的一柱擎天的灵参去了。

    红孩儿看着手里的请柬,扔?往哪扔?于是看了看边上的火房,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方正才找个地方坐下,手机响了。

    “王施主,你好?!狈秸豢词峭跤庸蟮牡缁?,笑呵呵的问道。

    “方正,刚刚那封信你收到了么?”王佑贵一开口直奔主题,大家这么熟了,也没必要绕弯子了。

    方正愕然,问道:“信?”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王佑贵道:“对啊,你不会还没收到吧?杨平说他亲手交给净心的???”

    方正脑门上开始出汗了。

    “那是县里送过来的,说是省里那边发下来的,据说是有人给你做推荐,将你推荐去了一个什么国际研讨会什么的,反正我也弄不懂。总之,就是一个特别大的会。我听祁县长说,这大会的影响力虽然不至于影响全世界,但是在东南亚还是很厉害的。你这是要成为国际大师了啊,哈哈……以后咱们一指村是不是还能接到外国客人???”王佑贵哈哈大笑,说的无比开心。

    然而王佑贵并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没心思听他后面的话了,早就跑出去,大吼一声:“净心,手下留纸!”

    只见红孩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道:“师父,留啥纸?你不是早就不用上厕所了么?难道你偷吃了凡人的饭菜?”

    晶米、寒竹之类的灵山特产,吃了之后会被消化一空,不会留下屎尿。所以,常吃这些东西的方正,基本上很少上厕所。上厕所,一定是吃了山下的世俗人的饭菜。

    “什么手纸,我是说,刚刚的那封信,那个邀请函!”方正急道。

    红孩儿指了指灶坑道:“你不是让我扔了么?我寻思着扔地上是垃圾,不如烧了……”

    “烧了?”方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嗯,烧了?!焙旌⒍?。

    方正顿时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这回自作聪明自作大了,坑死人了!不管是谁推荐的他,那都是人情。更何况,这大会是真的,去看看,那也是见世面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想去?

    但是没了邀请函,咋办?

    “师父,那邀请函不会是真的吧?”红孩儿凑过来问。

    方正苦兮兮的点头道:“嗯?!?br />
    红孩儿咧咧嘴道:“烧都烧了,咋办?还去不去了?”

    方正仰头望着天,以他现在的脑力,早就可以过目不忘了,虽然只看了一遍,但是那邀请函上的内容,却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这时候,咸鱼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背着鱼鳍,老气横秋的道:“我要是你,想去就去!反正邀请函是真的,我本人去了,邀请函忘记带了,他们还能不让我进去咋的?最多麻烦下,核实下身份而已,也没啥难得?!?br />
    方正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笑道:“对!邀请函是真的,地址贫僧还记着,那贫僧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去不就完了!”

    “师父说的好!你看……”红孩儿一下攒起来,双手啪啪啪的鼓掌,然后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方正,那意思仿佛在说:“我的意思你懂的!”

    结果咸鱼也跟着叫道:“大师,你简直太有慧根了!这放在灵山,你就是佛祖??!伟大的佛祖,你要是下山,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带本鱼过去?”

    独狼一听要下山,赶紧转身躲了起来,在他那里,下山=挨饿,这已经成了固定公式了。他可不想下山去遭罪!

    松鼠对于下山的兴趣不算大,能去就去,不去拉倒。

    猴子到是有点兴趣,不过还是摇头道:“我还是留下吧,其他人打扫寺院我不放心?!?br />
    方正满意的看了看猴子,最终看向了咸鱼和红孩儿,道:“你们两个都想去,但是为师只能带一个,你们说,怎么办?”

    红孩儿和咸鱼一听,顿时对望一眼,任谁都能感受到两个家伙眼中的火花,仿佛下一刻就要开干一般!

    就在这时,红孩儿眼珠子一转,笑道:“咸鱼啊,要是选打架,那是我欺负你。你来的比我晚,我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欺负你,这样吧,我们石头剪刀布吧,赢的去,输的留下,如何?”

    咸鱼一听不用打架,也暗自送了口气,点点头道:“没问题,不过这石头剪刀布是个啥?”

    红孩儿立刻道:“你这是同意了?”

    “大师,这石头剪刀布公平么?只要公平,我就答应?!毕逃阄史秸?。

    方正能说啥,只能点头道:“绝对公平!”

    “那就行了!来吧!说吧,怎么玩!”咸鱼叫道。

    红孩儿嘿嘿笑着,伸手比划了下石头剪刀布的样子,同时介绍了一下彼此相克的道理。

    咸鱼一看,鱼脸都黑了!红孩儿那是手,咸鱼那是鱼鳍!鱼鳍出石头和布都没问题,但是这剪刀手怎么出?这不是难为鱼呢么?再看看红孩儿那得意的样子,显然,这家伙早就算计好了。

    咸鱼再看看方正,方正一脸无奈的摊摊手,仿佛在说:“你最起码也问清楚了再答应??!这可不怪贫僧?!?br />
    咸鱼也不生气,气呼呼的道:“虽然我只能出石头和布,但是,谁说我没机会赢的?来!比!”

    红孩儿闻言大喜,还真怕咸鱼赖账,毕竟这算不公平的比试,赖账也是情有可原的。见咸鱼要继续,红孩儿搓着手,嘿嘿笑道:“好!不愧是佛祖座下的咸鱼,就是霸气!来!这次输了,一个月内我的口粮让你一半!”

    咸鱼哼哼了两声道:“来吧,准备开始!”

    “三!”

    “二!”

    “一!”随着松鼠一嗓子!

    一人一鱼迅速出招!

    红孩儿想的好,咸鱼只能出石头和布,也就是说,他只需要出布就行了,要么和要么赢!这还用比么?

    于是第一回合!

    “布!”松鼠叫道:“两个都是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