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皇走来走去,盘算道:“他修炼了我的不灭神识,又借你我之力,这才能压制他哥哥抢夺幽都神子的身份和力量。现在给他的力量太多,他哥哥直接被阴天子的冥都玉鉴定住,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堵住封印,不让他继续窃取他哥哥的力量……”

    他刚刚说到这里,天公已经将封印堵住,不让大头婴孩的力量继续流失。

    “然后呢?”天公催促道。

    赤皇道:“然后破开阴天子的冥都玉鉴封印,让秦凤青与他争夺幽都魔性,夺回幽都神子的身份?!?br />
    天公上前,查看大头婴孩的状态,只见他的三只眼睛中的蝴蝶翅膀状光芒都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压制,眼瞳中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漩涡,漩涡不断内陷,将巨型婴孩的意识封印。

    天公尝试破解,阴天子走的路径与他不同,其中有些符文他看不懂,只能暴力破封。只是自己只是一缕分身,实力有限,一时片刻间根本无法将阴天子的封印磨灭。

    “这条路走不通,还有其他路吗?”天公只得放弃,问道。

    赤皇抬头看向天空,道:“唤醒大梵天王佛,咱们合力破开阴天子封印,唤醒秦风秦,合力镇压秦牧!”

    天公摇了摇头:“老佛入睡,岂是这么容易便能唤醒的?这个主意也不成?!?br />
    赤皇叹道:“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秦牧还有自己的意识,不会酿出大祸?!?br />
    “但愿如此?!?br />
    外界,秦牧现出三头六臂,六臂翻飞,三颗头颅同时发出短促兴奋的叫声,同时向楼云曲和付岩奇痛下杀手!

    “呀呀呀呀呀!”

    数不清的神通一瞬间便将付岩奇和楼云曲淹没,楼云曲和付岩奇只觉这一瞬间仿佛有无数个秦牧疯狂的攻击自己,不由头皮发麻。

    付岩奇只来得及挡住两道神通,随即自身的防御神通便被秦牧生生打破。

    “一指裂七魄!”他怒吼一声,右手向前,右手仅存的大拇指翘起,向秦牧按下。

    他的身后浮现黑暗世界,那是冥都的虚影,七尊形态各异的神魔虚影屹立在他的身后,各具法相。

    那是象征着灵魂的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这七魄的神祇。

    七大神祇加持,让他这一击蕴藏着撕裂七魄的力量。

    秦牧四指握拳,大拇指翘起,同样以大拇指相迎,付岩奇听到自己右手唯一的指头破碎的声音,仅存的大拇指的指骨断裂,便随即嘭的一声炸开。

    接着力量顺着他的腕骨传到臂骨,肘弯的肘关节脱臼,他听到自己小臂臂骨刺穿自己的皮肤的声音。

    他的小臂臂骨从手肘处射出,脱离自己的身体。

    剧痛传来,虽然他不在乎肉身,但是肉身的痛楚却无比强烈。

    而在此时秦牧其他五条手臂,五个拳头,五根大拇指,相继按在他的眉心,心室,丹田,尾骨,气海。

    付岩奇吐血,只觉自己的元神麻痹,竟然被秦牧以幽都神通封印元神,不由毛骨悚然,心生恐惧:“他没有借用七魄神祇的力量,在魂魄上的造诣便远超过我!”

    秦牧六条手臂,三颗脑袋,神通施展起来快速无比,简直是狂风暴雨一般,神通之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拳脚,竟然是法术神通、剑术神通和肉身神通同时施展!

    三头六臂,作为赤明时代最为极致的绝学,从前因为赤皇明皇之间的断层导致存在很大的破绽,而秦牧兼修赤皇和明皇的绝学,将漏洞弥补。

    没有了漏洞的三头六臂,当真是像三个人一般,甚至更强,让付岩奇根本寻不到任何破绽,也让楼云曲根本寻不到机会将他重创!

    付岩奇的修为较低,他还是瑶池境界,元神被封印之后便立刻遭到重创,刹那间中了无数道神通和拳脚,百十道剑光刀光洞穿他的肉身,整个人血肉模糊。

    即便如此,他也极为果断,突然身躯向后退去,从延康消失,隐没在黑暗之中。

    他毕竟是冥都黑帝的弟子,这一刻施展出冥都拿手的绝学,身躯隐入冥都,万法不侵。

    然而下一刻,秦牧竟然也杀入冥都!

    两人在黑暗中交锋,楼云曲冲杀上来时,付岩奇的元神已经被轰得飞出体外。

    秦牧探手一抓,将他的元神抓来,扣住脖子,另外五条手臂则挡住楼云曲的攻势。

    付岩奇肉身落在地上,依旧未死,正欲扑来,突然秦牧一颗头颅目射神光,三道神光将他钉死。

    秦牧脖子一转,另一颗头颅目射神光,将楼云曲轰飞。

    楼云曲毕竟实力强大,硬生生挡住他的攻击,但是秦牧脖子又是一拧,第三颗头颅转过来,又是三道神光射来,将他再度轰飞。

    楼云曲心中大急,倘若秦牧仅仅是杀死付岩奇和隗卿培倒也罢了,这两人是冥都黑帝的弟子,会被冥都牵引过去,元神返回冥都。

    黑帝掌控冥都,很快便可以让他们投胎转世,将来还是黑帝的弟子。

    历史中,他们已经转世过多次,因此并不惧怕身死道消,大不了转世重来。

    而这次不同。

    秦牧是幽都神子,幽都神子的凶名他们早有耳闻,出生时便幽都,吃掉了幽都不知多少厉鬼,吞噬了不知多少巨头,甚至打得帝座鬼魂也狼狈不堪。

    倘若秦牧吃掉了他们,那么他们便是彻彻底底的死掉,绝无转世重来的可能。

    秦牧击退楼云曲,立刻张口,将付岩奇的元神向口中送去,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

    楼云曲咬牙,身影乍隐乍现,在冥都与现实间不断穿梭,避开秦牧的眼中神光,竭尽所能向秦牧攻去,不给秦牧吞掉付岩奇的机会。

    突然,他连续两道神通直接将付岩奇和隗卿培的肉身打碎,那两具尸体破碎,顿时血祭爆发,化作两道血光。

    涌江学宫附近,那尊石像立刻复苏,血肉飞速滋生。

    秦牧挡下楼云曲的攻击,又是几道神光从眼中射出,将楼云曲从冥都中打出,抓起付岩奇的元神便往口中送去。

    就在此时,他突然只觉头顶一片阴影,急忙闪身躲避,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观天台重重震颤,一尊高大无比的神魔曲蹲在观天台中央。

    这尊魔神身躯魁梧高大,缓缓站起身来。

    “用两位师弟的尸身,总算复活了灾神!”

    楼云曲大喜,正欲与这尊灾神联手围攻秦牧,突然那尊灾神一拳砸下,楼云曲措手不及,被巨大的拳头将他整个人砸入地底!

    大地凹陷,形成一个巨大的深坑。

    那尊灾神提起拳头,拳头下血浆不断往下滴。

    楼云曲骨断筋折,大字型趴在那里,心中懊悔万分:“我忘记了,这些灾神六亲不认……”

    他难过万分,肉身几乎被那尊灾神一拳打废,只得舍弃肉身,元神出窍,心道:“冥都弟子不用肉身,战力也不会弱多少?!?br />
    他元神出窍,立刻看到那尊灾神已经与秦牧飞上空中恶战。

    此时的秦牧近乎狂暴,各种神通在他手中信手拈来,无论是帝释天王佛的天王经中的佛门元神,还是初祖人皇的天地印法,亦或是真龙巢穴的祖龙太玄功,又或者是残老村诸老的功法神通,历代人皇的神通,又或是赤皇明皇的功法,无论从前是否能够炼成是否能够掌握,而今悉数被他施展出来!

    他虽然没能完全拥有幽都神子的力量,但是也借来了一小部分力量,修为深厚直逼楼云曲。

    以如此浑厚的法力,驾驭这些神通简直是轻而易举,即便是迎战灾神也丝毫不退,甚至守少攻多。

    他没有灵兵或者神兵在手,直接赤手空拳与灾神战斗,无论是近战还是远攻,都是狂放粗暴,直接以神通碾压。

    楼云曲的修为比他深厚,但是神通变化上远不如他,而且冥都的神通多数是针对灵魂的神通,论攻击手段,那就远不如秦牧了。

    “这家伙到底精通多少神通道法?”

    楼云曲遥望空中的战斗,心惊胆战:“这就是幽都神子全部实力吗?果然厉害!难怪师尊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他!”

    他却不知秦牧借来的力量还没有达到幽都神子百分之一的力量,便被天公和赤皇断去,免得不可收拾。

    那尊灾神伟力无穷,一道神通可以将秦牧逼退,将秦牧击伤,但是秦牧修炼了赤皇和明皇的造化功,无论肉身还是元神的恢复能力都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任何伤势很快便痊愈,根本打不死。

    秦牧的神通短促而劲爆,神通在很短的距离内爆发,恐怖的威能竟然被压缩在小小的空间和小小的距离之内,他没有灵兵,但元气化作一口口无比细小的飞剑,围绕周身穿梭飞行,倏忽来去,威胁力更加惊人!

    这种运用技巧是他学自父亲秦汉珍,秦汉珍的神通道法能够做到将无穷的威力汇聚在平凡的一剑中,神通爆发造成的破坏只在咫尺之间方寸之间,但威力却大得不可思议。

    秦牧跟随秦汉珍修行了一段时间,虽然学了父亲的一些神通手段,但因为秦汉珍走的是开皇一脉的路子,秦牧一直无法掌握怎么才能把神通的威力控制在咫尺之间方寸之间。

    而现在,他竟然从容掌握这种战斗技巧!

    “打死你吃掉!”

    秦牧高高跃起,兴奋狂暴,围绕那尊灾神疯狂旋转,无数神通狂风暴雨向灾神攻去。

    那尊灾神以极快的速度抵挡,但还是连连中招,突然喉咙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被秦牧放在涌江学宫中的五雷壶顿时轰鸣,雷电交加。

    五雷壶腾空而起,壶盖打开,五大云雷从壶中喷涌而出,夹杂着无数火铃神兵,那是一些拳头大小的火铃铛,滚动时发出的不是铃声而是洪钟大吕般的雷鸣!

    那尊灾神催动五雷壶,壶中云雷直奔秦牧而去,云雷交加,威力恐怖无匹。

    “吃掉!”

    秦牧张开大口,迎上云雷,鲸吞长虹般将那些云雷连同火铃神兵一起吸入腹中。

    “连北帝的神通也吃?”楼云曲吓了一跳,他正打算从冥都偷袭秦牧,见此一幕也有些心惊肉跳。

    下一刻,秦牧抱着五雷壶,嘴巴张开,竟然将五雷壶当成酒壶,举起五雷壶痛饮!

    “这个……”

    楼云曲心生胆怯,把五大云雷和火铃神兵当成美酒痛饮,这等存在他绝对惹不起。

    “不管了!”

    他猛地身躯一摇,身后一座门户浮现出来,厉声喝道:“冥都天门!冥都各界魔神,听我号令,给我出来杀敌!”

    他身后黑暗涌动,另一个空间的通道被打开,一尊魔神骑着骨马浑身燃烧着冥火,从门户中走出。

    接着,黑压压一片的冥都魔神杀出,向秦牧扑去!

    秦牧正在痛饮五雷壶,瞬息间便被那些冥都魔神淹没。

    秦字大陆中,天公和赤皇紧张的关注着外界的战况,见此情形,天公迟疑道:“他借去了尚不足百分之一的力量,看样子是打不过,要不要再给他一些?”

    赤皇冷冰冰道:“借多少?玩砸了怎么收???”

    ————三千七百字章节,祝生活lifestyle生日快乐!我没存稿了,真的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