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尊魔神石像复活,只怕其他石像也会复活!这尊石像倒霉,将肉身化作石头传送到这里,脑袋便撞在帝阙神刀上,然而延康的其他石像却大部分都是好端端的!”

    秦牧心中凛然,除了这个石像比较倒霉之外,还有便是大雷音寺须弥山下的石像也比较倒霉。

    那尊石像是从地底升起,结果一头扎在须弥山上,大雷音寺的须弥山与佛界的须弥山本质上是同一座山,撞在大雷音寺的须弥山上便相当于一头撞在佛界上,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其他石像并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而是好端端的从世界各地冒出来,这些石像无比沉重,几乎无法移动,因此延丰帝下令每一座石像四周皆有重兵把守。

    然而秦牧这次经历了石像复苏事件,深知这些石像的可怕,他们倘若复苏,即便没有降劫神兵,对于延康来说也是一场灭顶之灾!

    “倘若田蜀再不来的话,那么我只能一个人前往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满霄神光从天而降,光芒中一尊伟岸神祇探出手来,抓向地底的帝阙神刀!

    “冥都天王到了!”

    秦牧心中大喜,仰头看去,只见田蜀握持帝阙神刀,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帝阙神刀越来越小,不过多时,便化作长达几十丈的大刀。

    田蜀将神刀收起,尽量不去触碰刀刃,道:“你们留在此地,我去会一会冥都的弟子!”说罢,腾空而起,霞光满天,人和刀消失不见。

    秦牧正欲唤住他,但他已经远去。

    秦牧皱眉,身形腾空,飞出这个地底空间,远远看去只见一道霞光直奔东方而去。

    突然,他的饕餮袋震动,饕餮袋中传来阵阵雷音,秦牧心中一惊,急忙将饕餮袋中的东西倾倒出来,只见五雷壶周围雷电嗞滋啦啦乱窜,这口天象神兵隐隐有失控的趋势!

    “五大云雷,即将被触发?!?br />
    齐九嶷面色凝重,叹道:“秦兄,延康,已经不是可以立足之地,五雷腾空时,延康将会化作雷海,火铃神兵在雷海中乱窜。而除了五雷壶,还有震鼎、巽风葫芦等天象神兵,威力一起爆发,延康将会比地狱还要恐怖!我准备去上苍避难,二哥,你要随我一起走吗?我可以带你离开这个世界前往上苍。那里不会遭劫?!?br />
    龙麒麟迟疑一下,看了看秦牧,摇了摇头,道:“教主去哪里,我便去哪里。我跟着教主这么多年,蹭了很多饭,用到我的时候我不能就这样走了?!?br />
    齐九嶷面色复杂,叹了口气,周身火焰纷飞,化作九头凤凰振翅而起,向西方而去,唳啸传来:“你们好自为之!二哥,千万不要死了!这是我南天赤帝一脉的腰牌,说不定可以保你一命!”

    一块腰牌飞来,落在秦牧手中。

    秦牧微微一怔,将这块雕刻着九首凤凰的玉牌交给龙麒麟。

    齐九嶷的腰牌并非是给他的,而是给龙麒麟的。

    “龙胖,齐九嶷对你还算不错?!?br />
    秦牧笑道:“咱们启程,回延康!”

    龙麒麟脚踏火云,载着秦牧腾空而起,秦牧看了看他身上的剑丸,迟疑一下,没有让龙麒麟把剑丸抛下。

    延康现在不知道境况如何,他现在没有趁手武器,将尚未炼成的剑丸抛弃,并不能带来多少速度上的提升。

    “真正可以提升速度的,是元神!”

    龙麒麟背上,秦牧元神出窍,施展三元神会诀,很快召集天南地北的延康英杰赴会,林轩道主、王沐然、虚生花、灵毓秀等人的元神齐聚太学院的太学殿。

    “延康最近是否有大规模死亡事件?”秦牧开口问道。

    “东南玉治郡,一夜间黎民百姓绝户?!?br />
    灵毓秀道:“玉治郡上至省城,下至乡野,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死亡,包括玉治郡少尹。玉治郡少尹是神桥境界强者,距离神祇境界不远。我父皇已经派人前往那里探查,探报说,玉治郡所有人都像是还活着一样,很多人站在街道上,做出行走的样子,田地里还有老农在干农活。不过他们都死了,没有任何气息。父皇已经封锁消息,免得人心惶惶?!?br />
    秦牧皱眉道:“家畜呢?”

    “家畜野兽,无一幸免?!绷樨剐愕?。

    林轩道主、王沐然等人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一时间议论纷纭,太学殿内各种声音吵杂。

    灵毓秀道:“国师、初祖、圣师等人已经召集赤明和魔族的高手,前去搜寻敌人下落,这敌人必然是楼云曲等人?!?br />
    秦牧看向司芸香,沉声道:“香圣女,你即刻下令,联络圣教弟子,让各地圣教弟子监视所有石像动静,但有异变,立刻来报!”

    司芸香点头,道:“近期各地传来线报,那些石像已经开始复苏,有些石像浮现出血肉之色。我还打听到消息,延康国师将天象神兵镇压在国库中,不久之前,天象神兵竟然开始散发出威力,将国库震塌。今日,京城地动十五次,龙脉开裂?!?br />
    众人心头一跳,顿时安静下来。

    “还要留意其他各郡县是否出现大规模死亡事件,若是有,第一时间通知我!”

    秦牧飞速道:“秀妹,你即刻通知皇帝,请皇帝下令,召集所有精通?;暌氖孔蛹纯坛俗趴齑细坝裰慰?。道主,王兄,小玉京和道门有精通?;暌?,也立刻赶往那里!说不定还有救!”

    众人纷纷称是。

    元神会议解散,秦牧元神回归本体,立刻下令让龙麒麟向玉治郡的方向奔去,过了片刻,又让龙麒麟放缓下来。

    龙麒麟不解其意,还是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的奔跑。

    秦牧脸色阴晴不定,玉治郡处在延康国的东南沿海,路途遥远,奔行一日才能到达那里。沿海偏僻,倘若一股脑都去了那里,只怕会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所有精通?;暌纳裢ㄕ呔奂谟裰慰?,那么其他州郡倘若突然爆发大规模死亡事件,那就无人能够来得及做出反应了。

    “仅仅一个郡县的黎民百姓,恐怕是难以让石像复苏,须得有更多人口死亡,才能将石像唤醒?!?br />
    秦牧目光闪动,从饕餮袋里取出延康地理图,延康而今已经今非昔比,疆域大增,人口数量也是从前的数倍。不过人口较多的州郡还是集中在经贸发达的地方。

    “涌江水运最为发达,沿途水利交通,有很多人口百万的大城。其次便是江陵这一代,不过江陵距离京城不算太远,国师、初祖他们很快便会做出反应?!?br />
    秦牧查看地图,最适合的地方,无疑还是虞渊初雨的丽州府。

    那里距离京城足够远,距离玉治郡也足够远,而且是延康的中心地带。

    “我若是楼云曲,我会选择那里,将丽州府的所有人血祭,唤醒石像?!?br />
    秦牧脸色阴晴不定,丽州府就在天圣学宫的南方,那里还有涌江学宫,上卿苏云芝是大祭酒,虞渊初雨和虞渊出云是祭酒。

    “倘若以生死簿,一举血祭了丽州府的所有人,不但可以将涌江学宫一网打尽,连带着我天圣学宫也会被一网打尽。顺带消灭天圣学宫,对楼云曲他们来说并不麻烦?!?br />
    “丽州、霸州,人数足够多,足以让很多石像复苏过来。石像复苏,灭掉几个州郡很是简单,然后便可以引动五雷壶等天象神兵,降劫延康,将这里完全摧毁?!?br />
    秦牧想到这里,当即命龙麒麟从涌江而下,前往丽州涌江学宫。

    龙麒麟速度很快,从涌江上空奔行,而在涌江中波涛翻涌,两条巨龙在水下穿梭,紧紧的跟随着龙麒麟的脚步。

    到了堤江县,秦牧命龙麒麟降落下来,堤江县对面的百岁山上,一尊头顶生着独角,马首人身通体雪白的神祇远远望来。

    秦牧挥手,白隙神祇立刻隐去。

    江岸边便是涌江学宫,苏云芝之所以将学宫建在这里,是通两岸人才,又有涌江龙王豢龙君、蛟王神和白隙神祇居住在此,平日里请这三尊神祇授课只需要给些祭品便可,尤其是白隙神祇最是便宜,用不着花多少钱。

    秦牧向涌江学宫走去,沿途看到许多新奇的大型灵兵,这些大型灵兵??吭诘缆妨奖?,有些士子在教导神通者该如何驾驭。

    ——涌江学宫的士子显然还不知道劫难将至,这里依旧很是太平安逸。

    秦牧让龙麒麟停下,驻足观望,只见有的灵兵是风车,有七片扇叶,有着一个小巧的丹炉,把药石放在丹炉中燃烧,便可以让扇叶转动。

    扇叶转动,便有一道道风刃沿着地面切割,很快便可以将亩许地翻一个遍。

    翻好了地,便可以推着风车前进,将其他土地翻开。

    “用来犁地的工具!”

    秦牧惊讶,延康变法,多数是付给神通者工钱,修炼风系神通的神通者用法术耕地,也是用风刃来犁开地面。

    不过现在不知谁制造出这种风车灵兵,竟然利用药石来提供能量,让这种风车灵兵来施展出神通,真是构思精巧。

    他询问风车旁边的士子,那士子道:“除了风车之外,还有云车,雨车,采矿车,冶炼炉,都是天工堂天工署设计的,国师下令全国推广?!?br />
    “难道是哑巴爷爷设计了这些日用灵兵?不过全国推广,只怕药石会跟不上吧?种植灵药也需要时间让灵药成熟?!?br />
    秦牧询问道:“苏云芝大祭酒在学宫中吗?”

    “大祭酒正在前方,与太医署的玉面毒王查看药田?!?br />
    秦牧心中微动:“药师爷爷也在这里?他不是有太后娘娘和一众佳人了吗?难道苏上卿也与他有一腿?呸呸,我怎能在背后腹诽药师爷爷……”

    ————我现在应该刚下高铁,想问问兄弟们,粉丝战队,牧神记第几啊,我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