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阴娘娘环视一周,赞道:“你们的聪明才智,都是天下少有,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出现了六位。现在是什么世道?怎么会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人才?”

    秦牧笑道:“娘娘,你面前的这六人,可以说是最近两万年的智慧之人,何止是亿万里挑一?现在,这两万年来的智慧都聚集在你的面前?!?br />
    樵夫催促道:“快点把你复活娘娘的神通施展出来,不要自夸。近两万年的智慧之人只有五个,你是霸体,你不聪明?!?br />
    秦牧悻悻,催动功法,取出幽都之书,再次催动经过自己改良的?;暌裢?,承天之门的结构被他改变,而幽都语响起,听得众人都皱紧了眉头。

    秦牧连连调转幽都之门,窃取天公的力量,然后窃取土伯之力,最后两位古神的力量被他同时窃取。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也听得昏头昏脑。

    “是幽都语,我能听懂八成?!?br />
    阎王催动功法,身后浮现出一座门户,与承天之门有些仿佛,道:“不过这卷书我从未见过,而且窃取天公和土伯的力量只怕有些隐患,这两位存在无论是哪一位,我们都吃不消?!?br />
    “幽都语我可以听懂六成?!?br />
    延康国师道:“我跟随老师学过一段时间,但还是有许多晦涩难懂之处,只怕我也学不会?!?br />
    樵夫圣人皱眉道:“我也不能全部听懂。窃取土伯和天公的力量,少偷一些还则罢了,偷的多的话,这两位存在只怕会坐不住。窃取他们的力量来复活天阴界的灵魂,绝对会惹怒他们?!?br />
    虚生花和初祖人皇不曾学过幽都语,更是摸不着头脑。

    虚生花试探道:“既然不能窃取土伯和天公的力量,那么我们何不改造秦教主的神通,绕道过去?”

    延康国师道:“不是绕道过去,而是教主给我们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娘娘,天阴界应该还没有自己独特的神通体系吧?”

    天阴娘娘点了点头,道:“这里原本生活了许多神通者,但都是外界进来的人,说是为了躲避战乱,将外面的神通带到这里来。从前这里只有我一人,没有神通者?!?br />
    延康国师露出一丝笑容,笑道:“那么从今往后,天阴界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神通体系了?!?br />
    虚生花眼前一亮,不由看了延康国师一眼,心道:“五百年一出的圣人,果然聪明绝顶!不过樵夫圣人之所以没有说话,只怕还是想看看自己这位弟子的聪明才智?!?br />
    初祖和阎王也顿时豁然开朗,初祖笑道:“经国师点拨,总算找到道路了?!?br />
    阎王也舒了口气,道:“秦人皇的神通,便是开启天阴界神通体系的钥匙?!?br />
    樵夫圣人看向秦牧,道:“徒儿,你将你的神通讲解一遍?!?br />
    秦牧将这门神通细细讲解一遍,众人都是才智过人,听过一遍便就此记在心底,各自踱步走来走去。

    延康国师低低念诵幽都语,只见四周的灵魂黑沙随着他的声音波动起伏。

    虚生花停步,对着秦牧捕获的那个殍诵读幽都语,那殍鬼张开嘴巴,发出凄厉嘶吼,体内黑沙不断涌出,而外面却有黑沙涌来。

    初祖人皇则向秦牧借来幽都之书,以自己的元气模拟幽都文字,试图将秦牧的这门神通加以改进。

    阎王对幽都神通有所研究,直接改动秦牧的神通。

    樵夫圣人则围绕开皇神人宁锦走来走去,看个不停。

    他们各有所思,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都在篡改秦牧的神通。

    只有炎晶晶对这方面着实没有任何研究,只能乖巧的看着这些怪人。

    秦牧黑着脸看着他们,从前都是他篡改别人的神通,现在他终于体会到被人篡改神通的感觉。

    过了良久,他们或走或卧,或坐或奔,苦苦思索。

    延康国师在海边沙地上画着稀奇古怪的符文,初祖则用元气在空中写写画画,虚生花取出尺度与术算灵兵,飞速演算,在地上写下一个个古怪的方程,试图求解。

    阎王身后悬浮着一道巨大的金属环,环上各种符文幻明幻灭。

    樵夫圣人从宁锦脖子上取下秦牧为他炼制的项链吊坠,转而又去看阴天子炼制的天斗。

    又过了不知多久,众人都聚集在天斗旁边,各自以元气烙印虚空,空中浮现出一个个瑰丽的符号。

    这是一个个金色符文,这些符文不断向外迸发出沙粒一样的金光,像是灵魂黑沙,却不是黑色。

    “他们在做什么?”天阴娘娘也看不懂了,悄声询问秦牧与炎晶晶。

    秦牧面色凝重,低声道:“他们试图从我的神通,还有阴天子的天斗中,整理出一些天阴界神通的基础符文,然后推算出所有的基础符文?!?br />
    天阴娘娘微微一怔:“天阴界的基础符文?还有这种东西?”

    “娘娘没有去过外界吧?你有所不知,天底下的神通多数是由基础的符文构建而成?!?br />
    秦牧解释道:“风雨雷电云雾天星,包括造化,每一类的神通,都有着其最为基础的构造,这些就是基础符文。比如说剑法,剑法有十八式基础剑招。而娘娘的天阴界是另一个与外界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规则,可以说神通道法自成体系?!?br />
    炎晶晶是靠太阳船强行提升到神境,对于道法神通的基础理解的不多,此刻也不禁细细倾听领悟,弥补自己的不足。

    “我复活娘娘的那门神通,是从几个大体系的神通中脱胎而出,幽都,冥都,玄都,造化,神道,魔道,佛道,道门,这些体系的神通都有涉猎。这是大体系,其中的小体系更是不胜枚举。融合了这么多神通体系,我才能复活娘娘?!?br />
    秦牧继续道:“不过,我用的并非是天阴界的基础符文,而是用这些神通体系的知识,模仿出天阴界的基础符文?!?br />
    天阴娘娘有些明白了,道:“那么他们就是通过你的神通,阴天子的宝物,去除外界的神通体系,试图开创出一种天阴界的基础符文。他们推算得越多,便越是接近真正的基础符文?!?br />
    秦牧点头,笑道:“娘娘看他们面前的符文,已经越来越没有外界符文的样子。除了我的神通和阴天子的宝物之外,他们也需要了解娘娘这身神力,还有娘娘身上的符文印记?!?br />
    樵夫圣人等人走来,身形飘起,细细查看天阴娘娘身上的神光,记录下来一个个天然的符文,又查看娘娘身上的符文印记,这些符文是天阴娘娘一出生便带有的奇特印记。

    天阴娘娘与外界接触不多,对自己身上的印记所知不多。

    过了不知多久,五人各自落地,凑在一起低声议论。

    “娘娘身上有符文印记一百零八种,我们又从教主的神通和阴天子的宝物中,推算出二百一十六种?!?br />
    虚生花整理好符文,伸手在空中划过,一道道金沙组成的符文出现在他手掌拂过之处。

    “共计三百二十四种符文,这些符文,便是天阴界的神通体系的基础?!?br />
    虚生花继续道:“娘娘请看,不同的符文序列,可以有不同的神通效果?!?br />
    他元气变幻,将数十种符文组合,化作一道神通,轰击在秦牧擒下的那个殍鬼身上,殍鬼体内的黑沙顿时化作乌有,变成一道道天地灵气灵力消散。

    延康国师施展另一种神通,也是由这三百二十四种基础符文组成,道:“也可以重聚魂魄,将原本属于这个躯体的魂魄聚集在一起?!?br />
    殍鬼死后,只剩下一张人皮,延康国师催动神通,只见天阴界中黑沙如烟飞来,钻入人皮之中。

    阎王催动另一种神通,道:“也可以将灵魂黑沙重塑,变成魂魄?!?br />
    他的神通作用在人皮之中的黑沙上,但见这些黑沙在渐渐凝聚,有返回完整的魂魄状态的趋势。

    初祖人皇也施展了一式由这些符文组成的印法,道:“也可以镇压殍鬼,降服他们!”

    他的印法使出,如同一尊殍鬼之王,让天阴界的许许多多殍鬼瑟瑟发抖。

    樵夫圣人笑道:“娘娘,从前的天阴界基础符文不全,现在全了。娘娘可以操控殍鬼为自己而战,也可以惩戒殍鬼,更可以?;ど钤谔煲踅绲娜嗣?。从今可以高枕无忧?!?br />
    秦牧感慨道:“将来天阴界无数种功法和神通,只怕都将从这三百二十四种符文中诞生?!?br />
    樵夫圣人取出砍柴斧,海边的一片峭壁上一斧一斧的劈砍,将这些符文刻在山崖上,道:“娘娘,此间事了,我们告辞了?!?br />
    天阴娘娘起身相送,道:“我天资愚钝,只能辛苦诸位智者。将来有用得到之处,诸君可以持此信物前来,我必然相助!”

    她从身上的神光中抽出一道,一分为七,炼成七颗明晃晃的珠子,赠给樵夫、国师、初祖、阎王、虚生花,又赠给秦牧和炎晶晶。

    炎晶晶慌忙推辞,道:“我没有做过什么,不敢接受?!?br />
    天阴娘娘笑道:“是给你身边的小情郎的,你替他收着吧?!?br />
    炎晶晶脸色微红,将这枚神珠收起。

    众人走出天阴界,得见外面的阳光,众人都是身心舒畅。

    “徒儿,现在知道真正的聪明人是什么样子了吧?”樵夫圣人笑道。

    秦牧也笑了:“因为你们站在我这个巨人的肩膀上。没有我开创出复活天阴娘娘的神通,你们根本无从推演出天阴界的基础符文?!?br />
    “巨人的肩膀?”

    樵夫圣人哈哈大笑,周身传送阵纹旋转,呼啸而去,消失无踪。

    “秦人皇,告辞?!毖滞跎硇蜗蚝笸巳?,身后黑暗涌来,随即消失。

    延康国师道:“教主,你我延康再会?!彼蛋?,也传送而去。

    秦牧看向初祖人皇,初祖摇头道:“我不能留下来陪你,我还有要事?!彼蛋?,腾空而起,化作一道神光消失不见。

    “真是一些聪明的家伙?!?br />
    秦牧叹了口气,没有回头,道:“虚兄,我没有说你?!?br />
    虚生花放声大笑,迈步踏空而去,他的身影乍隐乍现,一朵朵莲花在空中相继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