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迈神人面孔扭曲,想要逃走,秦牧抖了抖生死簿,老迈神人顿时止步,目光死死盯着秦牧手中的生死簿,不敢异动。

    秦牧更加笃定,生死簿就是这些殍鬼的克星。

    “你说我们是殍鬼,却也没有说错?!?br />
    老迈神人终于开口说话,嘿嘿笑道:“天阴界的来历久远无比,远在天地开辟之初,诞生了幽都和玄都之后,天阴界便诞生了。在还没有所谓的人的时候,是古老的神统治着宇宙乾坤,组成了古神的天庭,天阴娘娘便是其中一尊古老的神?!?br />
    秦牧心头大震,不动声色道:“那么说来,天阴娘娘与土伯和天公一样,都是天生地养的神祇?!?br />
    老迈神人摇头道:“天阴娘娘比起那两位要差得很远,天阴界是天公脚下的黑暗,比不上的。不过天阴界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既不归天公管,也不归土伯辖。天公,土伯,他们都无法来到这里,这里就是无法无天的世界。也即是说……”

    秦牧道:“也即是说,生活在天阴界中的生灵,他们的灵魂永远也不会落入幽都,因此能够不死不灭。我这么理解对不对?”

    老迈神人哈哈大笑,笑声中却没有任何发自内心的喜悦,仿佛只是为了笑而笑,摇头道:“不死不灭?嘿嘿,想得很美,然而天阴界并非你想的那种不死不灭。我们在这里的确是灵魂不灭了,但也导致了天阴界的生灵肉身死亡后,灵魂越来越多。倘若是神魔倒也罢了,还可以保持肉身不死,但其他生灵那就死的多了?!?br />
    秦牧好奇道:“死掉的灵魂越来越多,这里岂不是会变成另一个幽都?”

    “我说过,天阴界不归土伯管辖,土伯到不了这里,又怎么变成幽都?”

    老迈神人摇头道:“这里永远也成不了幽都,也永远成不了玄都。无论是土伯还是天公,这里对他们来说都是盲区,是他们无法踏足的地方。不过天阴界积累的灵魂太多了,灵魂便开始作恶了。死掉的家伙,哪里能见得了其他人活得有滋有味?于是灵魂与活人之间战斗爆发了?!?br />
    秦牧不解:“灵魂怎么与活人战争?拥有肉身拥有灵魂的人,对于单纯的灵魂来说强大无比,死去的鬼魂是不可能战胜活人的?!?br />
    老迈神人笑道:“可是肉身总有腐朽的一天,而天阴界的灵魂是不死的。即便是神,也无法将天阴界的灵魂完全消灭,在这里即便是魂飞魄散也不会完全消亡。这场人鬼大战中,魂飞魄散的灵魂实在太多了,那些破碎的灵魂最终形成了黑沙?!?br />
    他的眼睛突然变得无比黑暗,像是无数细小到极致的黑沙。

    显然,他也并非是活人,而是黑沙侵占了人皮形成的诡异魔怪。

    “黑沙,就是我们破碎的灵魂?!?br />
    老迈神人露出诡异的笑容:“因为碎得太细,所以任何人都无法看清我们,任何人都无法触摸到我们。你是少数例外可以触碰到我们看到我们的人物。我们有了肉身之后,便感觉到饿,无法忍受的饥饿,疯狂的想要吃东西。于是,我们就开始吃?!?br />
    他没有说这段历史,只是道:“很快,天阴界的活人便被我们吃完了?!?br />
    秦牧毛骨悚然,尽管老迈神人没有说出这段历史,但他可以想象得出这次暴乱何其恐怖!

    “那么天阴娘娘呢?”

    秦牧沉声道:“天阴娘娘为何没有阻止你们?”

    老迈神人不答,继续道:“我们吃啊吃,后来发现天阴界已经没有活人了。然后我们就开始吃自己,吃自己的血肉,骨骼,吃自己的神藏,吃自己的元神。最后,大家便都只剩下了皮囊。我们没东西吃了,实在太饿了,最后我们把目光放在天阴娘娘身上……”

    秦牧连打几个冷战。老迈神人说出这种话,仿佛理所当然,这里面蕴藏的魔性令他感觉到恐惧。

    老迈神人道:“但是我们不是天阴娘娘的对手,好在我们人多。只是人多也无法咬死天阴娘娘,她把我们打得很惨,但是我们是不死的啊,我们已经是碎的不能再碎的灵魂,她也无法杀死我们,而我们也吃不掉她。直到后来,来了一位外乡客。一位与你一样可以看到我们,听到我们,触摸到我们,甚至伤到我们的人物?!?br />
    他嘿嘿笑道:“外乡客与我们联手,于是我们就吃掉了天阴娘娘。吃掉了天阴娘娘后,天阴界便没有东西可吃了。我们还是好饿啊——”

    他咂了咂嘴,似乎在回忆什么美味的东西。

    “吃掉了天阴娘娘?”

    秦牧不寒而栗,眯了眯眼睛,沉声道:“这个外乡客,是否便是冥都黑帝?”

    “你们叫他冥都黑帝?”

    老迈神人摇头道:“我们不这么叫他,我们称他为阴天子?!?br />
    秦牧微微一怔:“阴天子?天阴界的天子?”

    老迈神人点头,道:“天阴娘娘虽然是天阴界天生地养的古神,但因为大道所限,她无法降服我们,而阴天子却拥有神奇法术可以降服我们。于是我们便追随了阴天子,随他南征北战,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后来,他建立了冥都,你手中的生死簿,便是阴天子的宝物,所以能够克制我们。既然是自己人……”

    “自己人?”

    秦牧轻笑一声,抬起生死簿对他照了一照。

    那老迈神人脸色剧变,扭曲恐怖,发出刺耳尖叫,五官中黑烟喷涌,很快干瘪下来。

    秦牧坐在宝座上,侧下身子,一只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冥都黑帝,阴天子,这么说来,黑暗侵袭便是天阴界魂飞魄散的灵魂形成的黑沙,黑沙中的那些魔怪,其实是一张张人皮,人皮里面便是碎成齑粉的鬼魂?!?br />
    “阴天子让天阴界与大墟相连,让天阴界的黑沙入侵大墟,这些黑沙以及其中的魔怪对神祇的神光很是畏惧,因此神祇进入大墟的黑暗,黑暗不敢近前?!?br />
    “不过,还有一个地方不对劲,那就是黑暗中的面孔。我在神女关曾经遇到魔神面孔抵着黑暗入侵,却被复活的神女的神兵挡住,而大墟中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那么黑暗中的魔神来自哪里?”

    他看了看这个城镇中满地的皮囊,这些殍鬼虽然能在黑暗中来去如电,但是实力并不高明,很显然不是那些黑暗中的魔神。

    而奇怪的是,黑暗中的魔神也是随着黑暗而来,随着黑暗而去,等到天亮后,大墟中便再也寻不到他们的踪迹。

    这些事,老迈神人没有为他解答。

    秦牧坐在王座上,老迈神人应该在天阴界的地位不低,他能够将天阴界的历史说的清楚明白,说明他参与过阴天子与天阴娘娘的战争。

    而且从那之后,他都不曾被打散过,因此他可以保持从那之后的记忆。

    现在秦牧用生死簿照耀他的身躯,他是由无数灵魂微粒组成的,而他的皮囊却有着自己的名字,被生死簿一照,这些灵魂微粒不属于这具皮囊,自然会被排出。

    也就相当于,秦牧把他们杀死了一次。

    即便灵魂黑沙回到皮囊中,也不再是从前的他们了。

    “生死簿的效用的确惊人,冥都黑帝,嗯,也就是冥都阴天子,他炼制这等宝物,一定也是一个才华绝代的人物?!?br />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沙沙的声音传来,秦牧心中微动,抬头看去,只见那个吸引他而来的那个开皇神人再度出现,站在一道卧波长桥上向他招手。

    秦牧心中微动,细细回想一番,刚才闹着要吃他的那些神人中,并没有这个开皇神人。

    “难道他还拥有生前记忆?不太可能吧?”

    秦牧连忙起身,几步之间飞身登上长桥,长桥下是一片水面,波纹嶙峋,从这片城镇中延伸出去,飞跨湖面,桥的另一端消失在茫茫的灰色之中。

    那开皇神人看到他跟上来,于是继续前行,秦牧沿着桥面飞速跟上他。

    等到他们走后,城镇中又有黑沙聚集起来,贴着地面飞速钻入地上的皮囊五官,很快所有的神人又自站起身来,栩栩如生,在城中走来走去,浑然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道长桥的长度还是将秦牧吓了一跳,长桥高低起伏,进入灰暗之中也不曾断去,而是在湖面上继续延伸。

    下面的湖不能称之为湖,而应该称之为海,也是晦暗不明的颜色。

    秦牧跟着他奔行良久,还是没有走到尽头,突然停下,淡然道:“前辈,你一直引着我前行,到底所为何事?为何不能明言?刚才那个老迈神人尚可说话,你应该也可以说话吧?”

    灰暗中,那开皇神人停下,转过身来,空洞的眼睛看着他,过了片刻,他脱下上身的衣衫。

    秦牧微微一怔,走上前去,细细打量他的胸膛,只见这位神人的皮肤上烙印着一些古怪的纹理。

    这些纹理是用极为纤细而又复杂的符文组成,纹理形成了一个个文字。

    “闭”字。

    他的胸前身后,写满了“闭”字!

    “造化天魔功,是樵夫老师的手笔?!?br />
    秦牧怔然,突然落泪,露出一丝笑容:“前辈,可以了,咱们继续走?!?br />
    那开皇神人合上衣衫,继续前行。

    他身上的“闭”是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天魔功留下的痕迹,樵夫圣人用造化天魔功将他的灵魂封印在皮囊之中,殍鬼不吃皮囊,因此他可以保留自己的灵魂和记忆。

    但是,他的肉身绝对无法保住,会被殍鬼们吃掉。

    秦牧之所以落泪,是因为敬重,感动,更多的是感激。

    这位开皇神人知道自己进入天阴界必死无疑,然而还是义无反顾的进来,探索黑暗的真相。

    ————点赞楼,宅猪和夫人茗花有猪昨天点了大概三千个赞,今天继续。顺带说一句,猪所有的书(水浒仙途没有VIP章节除外),都进入精品了,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