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给了他半斗灵丹,堆满了脸盆,向炎晶晶道:“他胆小,但是一谈到吃,便天不怕地不怕了?!?br />
    炎晶晶恍然大悟,笑道:“龙胖力气倒不小,我刚才奋尽力量都没能把他从土里拔出来。你刚才在看什么?好不吓人!”

    秦牧将生死簿交给她,道:“是府君留给我的幽都神通,我看得入迷?!?br />
    炎晶晶坐下来,细细打量书上的符文,发现太过复杂,自己根本看不懂。

    秦牧坐在她身旁,为她指点,道:“这些是幽都的文字。幽都的文字与阳间的文字不同,对于阳间的人来说幽都文字就是俗称的鬼画符。不过幽都文字极为古老,文字中藏着深不可测的神通道法,是幽都大道的载体?!?br />
    炎晶晶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他坐在自己身旁,自己也很是开心,至于书上的文字是什么她就心不在焉了。

    秦牧继续道:“文字就是信息,承载着道法,弄清楚每个文明的文字,对那个文明的道法就不难理解了。府君不想教我这门神通,怕被我传得哪儿都是,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瞒得过我,那就太小觑我了?!?br />
    炎晶晶把生死簿放在腿上,两只手顺了顺鬓角的发丝,不解道:“这门神通如此复杂,怎么才能从中学会其中的道理?”

    秦牧笑道:“幽都语我都懂,这上面符文的奥秘难不倒我,难的是其中的纹理变化和叠加变构,里面牵扯到的东西我就不懂了。我对幽都神通的研究不深,好在我认识了许多才华出众的人物,可以请他们来一起研读,一定可以解开这神通的奥秘!”

    垂钓翁起身,收了小马扎走来,道:“让我看看?!?br />
    炎晶晶慌忙起身,将生死簿交给他,垂钓翁翻看一遍,头晕眼花,摇头道:“看不懂?;蛐砜巢竦哪芄豢吹枚?,他懂的东西比较多?!?br />
    秦牧向月亮井看去,只见月亮井旁边拴着很多个小小的月亮,散发出皎洁的光辉,垂钓翁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钓出来这么多月亮,本事果真是非同小可。

    垂钓翁把鱼钩鱼线收好,两只小红鱼又跳到他的鱼篓子里。

    垂钓翁挥了挥手,道:“太阳月亮已经钓出来了,我也该离开了。你们是随我一起乘坐红鲲回去,还是从月亮井借道回去?”

    秦牧与炎晶晶商议一番,道:“渔夫天师盯着我眉心的眼睛,我担心他会忍不住揭开钓出我哥哥,所以咱们从月亮井进入星?;厝?,这条路路途更近?!?br />
    垂钓翁挥了挥手,背着鱼篓子转身离去。

    “一定要和和美美哦!”两条小红鱼探出头来,向他们挥着鱼鳍。

    秦牧与炎晶晶脸色微红,气氛有些尴尬,龙麒麟正在舔盆,把盆舔得沙沙响,打破短暂的宁静。

    龙麒麟把盆舔干净,舌头一卷,脸盆不知被他藏到哪里去了。

    他对自己的饭碗一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从月亮井跳下去,便是星海的范围,星海极为奇特,可以快速来到太阳井?!?br />
    炎晶晶道:“这样,我们便可以省去半个月的路程?!?br />
    秦牧对星海非常好奇,问道:“你是否知道星海来历?”

    炎晶晶道:“族长爷爷对此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星海是一件尚未成型的宝物,开皇时代的强者炼制,还没有炼成便搬去无忧乡了?!?br />
    他们站在龙麒麟背上,龙麒麟潜入月亮井,只见光芒越来越浓烈,很快他们便来到一片空旷的地下世界。

    秦牧道:“一件尚未成型的宝物?不过我明明看到群星之中有很多神兵在飞驰而过,为何是一件宝物?”

    他曾经在地底星海见到过一个可怕的剑丸,迸发出五彩飞剑,随放随收,厉害无比。

    突然,两人目光有些呆滞,只见一道天堑南北走向,横断地底星海,恰恰挡在太阳井与月亮井之间!

    星海中无数星辰形成星河,相继撞击,将地底天堑轰击得不断破裂,星河竟然将这地底天堑打穿了一个个孔洞!

    星河依旧在围绕两口井旋转,不过星河中的星辰已经不再是星辰,而是一件件弥漫着神威的宝物,正在疯狂的飞行之中,咻咻咻的破空声不断传来。

    那道天堑,应该便是太皇天砸入大墟地底的那一部分,被星海中的“星辰”打穿,那些星辰也并非是真正的星辰,而是一件件已经成型的宝物。

    这些宝物以惊人的高速自我飞行,时不时有宝物的神威绽放开来,恐怖至极。秦牧上次来到这里见到的那个巨型剑丸也在其中。

    那剑丸飞行速度极为恐怖,周围不断迸发出五颜六色的飞剑,像是一个飞速移动泛着光棱的星辰!

    而其他宝物威力也是时不时绽放,各种宝物之间的威力相互碰撞,仿佛是借彼此的威力,相互淬炼自身!

    “我的天……”

    秦牧目光呆滞,看着眼前这无比恐怖的一幕,喃喃道:“这的确是在炼宝,只是不知道是在炼制什么宝物。倘若炼成的话,只怕比赤明镇天楼还要可怕许多倍……”

    炎晶晶道:“我们已经过不去了,从这里走过去稍有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br />
    秦牧点头,这幅场面太恐怖,连太皇天都被轻易打穿,他们倘若闯进去,只怕会被这些宝物打得魂飞魄散!

    “这些宝物,是谁炼制的?看样子快要成熟了……”

    他心中纳闷,吩咐龙麒麟从月亮井中出去,心道:“说来也怪,大墟的地底好像有很多奇怪的宝物。神断山脉下,便埋着一口无比庞大的神刀,南北不下十万里。而这里还有一道如此恐怖的星河,星河中都是神兵……”

    星海应该是开皇时代的强者所留,否则姊青神祇也不会将太阳井月亮井种在这里,然而星海的宝物明明已经快要成熟,为何不见有人前来收???

    “倘若绕过太皇天、罗浮天,只怕要花费近月的时间才能赶到太阳井?!?br />
    龙麒麟载着他们飞出月亮井,来到外面,向远处的断崖处飞去。

    现在还是白天,断崖处没有光亮传来,须得到了夜晚才会有亮光。

    这道断崖原本有两条道路可以通行,是飞桥横跨从崖顶一路倾斜铺到崖底,方便人马往来,不过大红鲲载着秦牧来到这里,两道桥梁都被太皇天压断,而现在这两道桥梁竟然已经被修好!

    秦牧惊讶,让龙麒麟放慢脚步,只见太皇天背面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口,洞口外有许多女孩子忙忙碌碌,修整桥基。

    而洞口中则有许许多多的方块大石头长出了腿脚,有条不紊的向外走。

    炎晶晶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不禁惊讶,秦牧笑道:“这是西土的神通,我知道试图打通太皇天隧道的是谁了?!?br />
    他让龙麒麟降落下来,那些女神通者见到他来了,不禁又惊又喜,向山洞里叫道:“当家的,姑爷来了!”

    秦牧脸色微红,向炎晶晶解释道:“这里面的人一定是阵师禾依依,是西土三师之一,是个极为强大的女子,阵法无双……嗯,阵法天下第三。她们是胡说的,我不是禾家的姑爷,她们是走亲的风俗。我没有去走亲,我是去西土帮奶夔夺回权位……”

    正说着,一股香风扑面而来,一个女子飞一般扑到秦牧怀里,笑道:“相好的来了呢!”

    秦牧手足无措,额头冷汗一滴一滴的冒出来。

    乔依依放开他,笑道:“瞧把你吓得。这位姑娘,他不是我相好的,别怕?!?br />
    炎晶晶一脸严肃,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盯着她。

    秦牧笑道:“你把我吓了一跳。依依姐,这次是你们禾家奉命打通太皇天隧道?”

    “皇帝下旨,让我们西土禾家先整修道路,打通隧道,连接东土西土?!?br />
    禾依依顺了顺鬓角,拭去汗水,道:“皇帝赐下我们玄武珠,让我们禾家的高手悉数出动,借玄武珠之力进入太皇天内部,切割山石,让山石自己走出来,然后让山石自己去修补桥梁。你看那边的桥墩子,倘若没有玄武珠,我便没有这么庞大的法力和感知?!?br />
    秦牧回头看去,不由暗赞一声,只见这两道飞桥下面的桥墩子,竟然是一尊尊山峰巨人,肩头托住飞桥。

    山峰巨人有高有低,以肩头托起飞桥,让桥面得以平滑的铺下。最高的山峰巨人,只怕有几千丈!

    秦牧赞叹,道:“与西土世家的镇族之宝相比,也不遑多让?!?br />
    突然有女子高声道:“阵师,天色将晚,咱们先去最近的村落躲避!”

    炎晶晶突然道:“不用了,有我在这里,你们不必担心黑暗侵袭?!?br />
    禾依依怔了怔,深深看她一眼,没过多久,太阳落山。秦牧立刻向崖壁看去,只见有黑暗从崖壁的裂缝中喷涌而出,像是滔天洪水倾泻,瞬息间便将他们这边淹没!

    黑暗侵袭,这种黑暗在遇到太皇天之后,仿佛太皇天不存在一般,从太皇天内穿透过去,很快席卷大墟。

    众人聚集在炎晶晶身旁,只见这女孩此刻仿佛一轮小太阳,散发出浓郁的神光,将黑暗挡住,任由黑暗冲刷,她自岿然不动。

    炎晶晶示威似的看了看禾依依,禾依依微微一笑,心中却有些发毛:“这女子是神祇,又这么护食,只怕不好与他亲近了?!?br />
    秦牧死死盯着崖壁,崖壁中的黑暗完全涌出,突然有一道道亮光传来,映照在太皇天的背面。

    这亮光,正是从崖壁上的一个个裂缝中传出!

    “果然与我猜测的一样,黑暗是从这些被隐藏的诸天中传出的!大墟到了夜晚,那些诸天便是白天,大墟到了白天,峭壁中的诸天便是夜晚,相当于一个沙漏?!?br />
    秦牧眯了眯眼睛,涌江源头的峭壁上,许许多多的裂缝都有亮光,这表明这座断崖中内藏的诸天数量绝对不少!

    “那个死在我手中的楼千重说,大墟的黑暗,便是由他的师尊冥都黑帝布置而成。这黑暗虽然在断崖处交替变化,但是黑暗到底是什么?”

    他迟疑一下,至今为止,他也不知道大墟的黑暗到底是什么东西,肯定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黑暗,应该是一种奇异的物质。

    不仅如此,黑暗侵袭的时候,黑暗中会有一些奇异的魔怪在游走,吞噬每一个胆敢踏入黑暗的生命。

    而到了白天,魔怪与黑暗一起消失。

    那么这些魔怪是从何而来?

    而且,黑暗降临之后,还会有极为可怕的魔神在黑暗中游荡,秦牧在太阳井救出羽曌青等天羽族的时候,见到魔怪从另一个时空中爬出,这表明了,大墟中有很多这样的入口!

    入口最多的地方,就是这里,涌江源头的断崖。

    “这些亮光中,应该有一个是真正的黑暗发源地!这个黑暗发源地,绝非是峭壁上发出光亮的诸天,它内藏黑暗,肯定不发光的。而寻到这个发源地的最简单办法……”

    秦牧飞速取出纸张,提笔按照自己的记忆画下山崖轮廓,记下每一个发光点的位置,心道:“天亮后,对照我画下的发光点和断崖上的裂缝,今晚没有发光的裂缝,便是黑暗源头!”

    ————上一章已经点赞981个了,还没有到一千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