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翁笑道:“四处留情的家伙?!?br />
    说罢,将这道纯阴之气抖了抖,只见纯阴之气像是没有身体的小龙,钻入炎晶晶的眉心中。

    炎晶晶细细体味,发现没有什么异状,只有眉心处一片清凉,道:“渔夫天师,这道纯阴之气有用?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好处?!?br />
    垂钓翁哭笑不得:“这又不是你们族长口中无所不能的神奇双修法,当然一开始是没有什么作用的。纯阴之气是改变你孤阳不长的,不是一开始就见效,靠的更多的是潜移默化?!?br />
    大红鲲在空中发出悠扬的长鸣,从大墟上空飞过,距离太皇天越来越近。

    垂钓翁道:“你是纯阳之体,体内只有纯阳之气,再加上姊青神祇所炼制的太阳,更是无比强烈的纯阳之气,暴躁至极。你成为太阳守,体内没有纯阴之气,掌控太阳船时暴躁的纯阳之气融入到你的体内,越积越多。又因为一丁点的纯阴之气都没有,便会让你气血枯旺。何谓枯旺?”

    秦牧接口道:“我家药师爷爷对气血枯旺曾经有个比喻,他说气血枯旺就像是插花。把鲜艳的花剪裁下来,插进花瓶里,鲜花怒放,但过几日便会枯萎凋零。药师爷爷说,气血枯旺,会让人在最美的时候突然死亡?!?br />
    垂钓翁诧异道:“你这个药师爷爷倒有些见识。的确是这个道理,孤阳不长便会造成气血枯旺。气血明明已经快要枯萎了,却还偏偏旺盛燃烧,可见离死也就不远了。刚才那道纯阴之气,便是给你补一补的,比双修还要好不知多少倍!当然,双修还是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br />
    鱼篓子里的小母鱼探出头来,低笑道:“老爷注定孤单一生?!?br />
    大红鲲飞临太皇天与大墟的交界处,突然元磁力发生错乱,仿佛进入一个没有任何元磁的疆域之中,人在这里不上不下,无需修炼飞行神通,便可以漂浮在空中。

    这是因为大墟的元磁与太皇天的元磁在这里相互作用,两边传来的元磁力等同的情况下,便会让人飘在空中。

    这些对神通者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这里还有流动的空气,用飞行神通可以飞走。

    “秦家子给你的那道纯阴之气可不是普通的纯阴之气,那是瑶池境界的神祇在灵胎神藏中炼就的护体神元?!?br />
    垂钓翁看了看秦牧,道:“就算你将一轮姊青神祇制造的太阳完全吸收,这一道护体神元也足以帮你化解?!?br />
    炎晶晶吓了一跳,失声道:“这么贵重?”

    “当然贵重得很?!?br />
    垂钓翁大眼睛眯了起来,老神在在道:“他得到这种宝物一定也是极为困难,说不定历经生死磨砺,才会被上皇的神看中,将阴阳二气赠给他,没想到他想都没想便将其中的纯阴之气送给了你?!?br />
    炎晶晶心花怒放,瞥了瞥秦牧,含羞低头,不胜娇羞。

    秦牧挠头道:“也没有很困难。我在异空间的沙漠中遇到了上皇时代的将军,唤醒了他,为他的将士打造墓穴将他们安葬,他感激我便将这阴阳二气给了我?!?br />
    垂钓翁气得发抖。

    篓子里的那条小母鱼又探出头来,嘻嘻笑道:“老爷,这位秦家子与你很像呢,注定孤单一生?!?br />
    垂钓翁不咸不淡道:“今晚喝鱼汤?!?br />
    小母鱼连忙缩回脑袋,不敢说话。

    “奇怪,我刚才从你的灵胎神藏中捻出纯阴之气,发觉你眉心中还有东西,但是不是藏在灵胎神藏中?!?br />
    垂钓翁上下打量秦牧,然后目光落在他的眉心,对秦牧眉心的那个徐徐变幻颜色的柳叶很是好奇,道:“你这柳叶下是什么?我也无法看穿,能揭下来吗?”

    秦牧道:“柳叶下是第三只眼,我哥哥住在里面,最好还是不要揭掉柳叶。和我哥哥一起住在我眼睛里的,还有大梵天王佛、天公、赤明时代的赤皇的思维意识?!?br />
    垂钓翁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他:“你莫不是吹牛?这让我对你的眼睛更好奇了。你揭下来,我把钓钩送进去,说不定能把你哥哥钓出来?!?br />
    秦牧连忙道:“大梵天、天公和赤皇在里面便是为了封印他的,眼睛中还有土伯的封??!岂能放他出来?”

    垂钓翁惊疑不定,对他的眼睛更加好奇。

    秦牧心中警觉:“天师都是这么好奇吗?”

    大红鲲振翅飞临太皇天,急速转向,不过急速是相对秦牧他们而言,而对于这头大鲲来说他的转动很是悠闲从容。

    到了太皇天上,秦牧看到大墟立了起来,垂直于太皇天,天和地在这一刻颠倒了一个直角。

    这种事情看起来匪夷所思,其实还是由于地磁元力,也就是元磁力的作用。

    “关于元磁力的神通,大育天魔经中也有,司婆婆对此很是熟悉,不过这类神通似乎很少?!?br />
    秦牧怔怔出神,元磁神通似乎大有用处,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开发的方向,让天圣学宫的士子进行专门研究开发。

    说不定便能创造出一个恢弘的神通体系!

    垂钓翁瞥他一眼,心中纳闷:“这位秦家子似乎经常出神,即便身边有个漂亮的女孩子,他也能不断走神去想其他事?!?br />
    秦牧取出小本本,提笔将自己的想法写下,然后郑重的吹干墨迹,心道:“回头之后,请司婆婆带领那些士子把元磁神通当成主攻方向!”

    炎晶晶看着他认认真真的样子,觉得他很有风采。

    “这姑娘也没救了?!?br />
    篓子里的母鱼摇头道:“被傻小子迷得晕头转向?!?br />
    秦牧向下看去,只见太皇天原本的岩浆大浪被冻结,形成了一道道波浪状的山脉,极为壮丽。

    因为冷却下来,这些日子已经有一些妖兽跑到这里,还有些飞禽带来了很多种植物种子,秦牧竟然看到了些许绿意。

    他还看到大墟的异兽竟然正在向太皇天迁徙,大概是因为太皇天太高,太阳可以在夜晚的时候照耀到这里,不必担心被黑暗吞噬,所以连大墟异兽也喜欢这个地方。

    “两万年了,曾经的天庭神魔后裔,都已经变成了懵懂无知的异兽,可叹,可叹?!贝沟鑫桃×艘⊥?。

    秦牧心头大震,喃喃道:“师伯,你的意思是,这些异兽都是……”

    垂钓翁道:“开皇天庭诸神的遗族,但是已经严重退化了?!?br />
    秦牧颤声道:“那么鸡婆龙也是天庭遗族……”

    他想到自己逢年过节便要吃鸡婆龙,不禁有些愧疚。

    “鸡婆龙?”

    垂钓翁摇头道:“天庭坠落时这些家伙也没死?鸡婆龙不是诸神遗族,是开皇时期不知那条神龙和鸡好上了,生下了鸡婆龙。那些神龙的私生活乱七八糟的……后来大家发现,鸡婆龙的味道还不错,又不好吃龙肝凤脑,于是就养殖鸡婆龙了,当成了家禽?!?br />
    秦牧这才松一口气。

    他们从罗浮天绕过去,过了一两天,这才来到大墟的西边。

    秦牧惊咦一声,只见太皇天坠落之地距离涌江起源不远,此刻那道横跨的大峡谷变得更深更陡,山崖峭壁上的裂缝更多,许许多多裂缝中迸发出光芒,光芒投照在太皇天的背面。

    当年,他就是在这里,为了躲避星犴的追杀,骑着箱子,带着龙麒麟与班公措一起去了四万年前的上皇时代!

    不过,这些裂缝并非是穿越时光的道路,而是一个个奇异的世界。

    他与班公措当时是进入了一片沙漠世界,然后在黑暗笼罩沙漠之时,突然间便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四万年前的岁月。

    而且涌江的诡异之处还不止这些,他还曾经在涌江上看到过开皇!

    “师伯,这涌江源头是否有什么特异之处?”秦牧突然问道。

    “当然有,而且很多?!?br />
    垂钓翁对涌江源头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让大红鲲避开那些光亮,道:“这里藏有许多诸天的入口,有些诸天是上皇时代留下的废墟,有些则是赤明、龙汉时代的废墟??试鞫芏嗌衲Ыヌ剿?,后来不了了之。不要碰到那些光,当心被吸进去!”

    大红鲲避开断崖处的光芒,带着他们远离此地,向月亮井而去。

    秦牧回头遥望越来越远的涌江源头,道:“那么,是否有人能从这里回到几万年前的时代?”

    垂钓翁失笑道:“哪有这种事?我不曾听说过。据我所知,这些诸天入口应该是历史上多个天庭留下的遗迹。这些天庭可能重叠在一起,天庭连接的诸天也因此被砸到了一处,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东西?!?br />
    秦牧左思右想,始终不太明白为何自己和班公措以及龙麒麟可以回到上古。

    他与白璩儿在上古相遇,并非是黄粱一梦。

    “涌江的秘密,何时可以悉数解开?”

    他收回目光,回过身来,心道:“我一定可以解开这些谜团!”

    终于,他们来到月亮井,秦牧从大红鲲背上跳下来,红鲲越来越小,又变成了一条小红鱼跳到篓子里,两只红鱼腻在一起卿卿我我。

    炎晶晶四下看去,只见月亮井也是由井中的月光撑起的一个无形的屏障,守护这里,自成一界。倘若是外人来到这里,不知道路径,肯定无法进入月亮井,因为从外面看去,看不到月亮井,只有一片丛林。

    垂钓翁显然是来过这里,轻车熟路。

    月亮井笼罩空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瓦砾和破碎的建筑,地上也有不知多少具枯骨。秦牧倒是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那时是外敌入侵,攻入月亮井,然而月亮守却抛弃了族人,一个人驾驭着月亮船仓皇逃窜,逃到了酆都。

    他的族人便悉数战死在月亮井四周,而这位月亮守因为背叛了族人,阎王也不愿意收他,他只能将月亮船??扣憾嫉耐馕?。

    更可气的是,有魔神跟着他一起进入了酆都,也盘踞在酆都外。这个女魔神诱惑秦牧,差点将秦牧抓到,幸好村长将她击伤。

    这位月亮守后来因为秦牧代替了他成为新的月亮守,而被月亮船吞噬,也算是死得其所。

    秦牧小心翼翼的避开牧月者的尸骨,向龙麒麟道:“这些牧月者是大墟的守护者,值得敬仰,不要踩伤了他们?!?br />
    龙麒麟最怕白骨之类的东西,立刻夹起龙尾巴,恨不得跳到秦牧怀里,颤声道:“踩伤他们?教主,他们还活着?”

    “一会儿我将他们唤醒,让他们自掘坟墓安葬自己?!?br />
    秦牧面色平静道:“守护大墟的勇者,不应该死无葬身之地?!?br />
    垂钓翁放下小马扎,在井边坐下,笑道:“你有仁者之风,濯茶天师见到你,一定会很喜欢你?!?br />
    秦牧道:“濯茶天师是?”

    “开皇天庭的四位天师之一,是个耕田的,牵着一头牛?!?br />
    垂钓翁放下鱼线,小母鱼从鱼篓里跳出来,游入月亮井,垂钓翁道:“他是我们四位天师中的武斗天师,实力最强的一个?!?br />
    ————啦啦啦,牧神记即将进入起点中文网收藏总榜前二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