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毓秀心头微震,低声道:“大尊活了万年之久,他几乎精通所有圣地的神通!而且,他还去过西土,西土的神通他应该也学过,还去过太皇天,太皇天的神通道法他也绝不会放过。赤明神子从他身上下手,差不多便可以将延康的主要道法神通看了个遍!”

    秦牧依旧在审视石像,悠悠道:“他看道法神通,看的是其形,他从大尊身上看不到延康的精气神。大尊身上没有这种东西,大尊的风骨太软。他想看延康的精气神的话……”

    他抬起头来,抿了抿嘴唇,似笑非笑道:“从我身上来看!”

    灵毓秀笑道:“吹牛!”

    初祖人皇笑道:“灵家的丫头,牧儿并非是吹牛。我可以让你看看他的精气神?!?br />
    说罢,他在灵毓秀的眉心轻轻一点,灵毓秀顿时双眸昏暗,但是眉心却渐渐亮了起来,朦朦胧胧能够看到前方有人影。

    “你看牧儿?!背踝娴?。

    灵毓秀向秦牧看去,顿时看到有如熊熊烈火般的精气神,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当,敢闯敢拼!

    她心头微震,过了片刻,双眼视线渐渐恢复,这才看不到秦牧身上的那种精气神。

    “倘若你看你父皇延丰帝,看到的也是这种景象,甚至比牧儿更加浓烈?!?br />
    初祖人皇意味深长道:“做开国皇帝的,不一定是实力最强的那个人,但一定是气魄和胸怀最大的那个人。延丰帝就是这样的人,他有大毅力大气魄,甚至还要超过牧儿。我曾经远远看过延康国师,延康国师也不曾有如此浓烈的精气神。延丰帝,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的精神!”

    灵毓秀吓了一跳,她从未想过初祖人皇这样的存在对她的父亲评价居然这么高!

    延丰帝的修为实力是不如延康国师的,资质悟性也不如延康国师和秦牧,他出类拔萃,但并非绝顶级的存在。

    不过延丰帝却是国师改革变法的中心人物,是延丰帝一力推行改革变法,破心中神庙中神,让神通为百姓所用,让神为百姓所用,只是他的光芒被延康国师掩盖了。

    “我要做一个像父亲那样的人,甚至比他做的更好!”她心中暗道。

    十日后,班公措又被皇宫中,再度与这些悬空界的神通者对决,这次不仅有生死境界的神通者,天人境界、七星境界的神通者也到了几千位,乌央乌央一大片都是三头六臂的高手。

    这次又是生死境界的神通者挑战班公措,十日时间,这些神通者的修为实力竟然提升了一大截,非但如此,甚至连班公措先前所用到的神通道法也施展出来,极为精妙,仿佛浸淫了几十年一般!

    班公措吓了一跳,竭尽所能与这些神通者硬拼,几乎动用了自己的一切手段,他还是技高一筹,战胜了大部分悬空界神通者,但也输掉了几局。

    这次赤明神子给他足够的时间休息,每次都是等到他处在巅峰状态再对战下一人,因此战斗异常激烈。

    赤明神子高高在上,俯视下方的战斗,侧头问道:“这几日延康使者在做什么?”

    旁边一尊神祇躬下身子,低声道:“延康使者无所事事,在城中游荡。这几个使者很是好奇,好似没有见过多大世面,总是盯着城中的石像看,每一个石像都看了好久。尤其是那个姓秦的使者,趴在石像上看,最近两日没有那么好奇了,却开始对着石像画画?!?br />
    赤明神子眉尖跳动一下,他的眉毛很是好看,眉峰上隆,眉尖锋利似弯刀,道:“是个可怕的对手啊。延康竟有这种人才,有些棘手了?!?br />
    那尊神祇不解其意。

    赤明神子取来一面镜子,用黑布蒙着镜面,道:“你拿着这面镜子寻到他,把镜面远远对着他,拿掉黑布,照一照他,然后盖上黑布取来见我?!?br />
    那尊神祇心中纳闷,但还是取了镜子飞速离去,赤明神子继续观战。

    过了片刻,那尊神祇带着蒙着黑布的镜子返回,道:“臣照了一下延康使者,便立刻赶回?!?br />
    赤明神子接过镜子,轻轻扯下上面的黑布,他的双眼盯着镜面,眉心的竖眼却在看着场中班公措的一招一式,不断解析,推演。

    突然,赤明神子微微一怔,三只眼睛都盯着镜面。

    镜面中,秦牧背对着他正在打量城中的神像,旁边还有一个少女,身边还有两个一人多高的大眼球。而初祖则转过头来,脸显得很大,脸色有些苍白,似乎离镜子很近,正在隔着镜子看来。

    让赤明神子震惊的不是初祖,而是秦牧,他用这面镜子照秦牧,照的不完全是秦牧,只见背对着他的秦牧是正常的一头双臂,然而镜中却有一股凶威战意。

    那股凶气和战意竟然隐隐化作两颗头颅,与秦牧原来的头颅形成鼎立之势!

    不仅如此,赤明神子还隐隐看到秦牧的腋下有手臂的虚影,那是其他四条手臂!

    这四条手臂和其他两颗头颅,是精气神所化,并非是实质!

    赤明神子眯了眯眼睛,镜中的景象渐渐消失。

    “赤溪,你将无漏斗战神功传给了延康使者了吗?”赤明神子唤来赤溪,问道。

    赤溪摇头:“这小子盗走我的斩神玄刀,又对我下毒,骗我宝物,我岂能传给他功法?”

    赤明神子叹道:“他已经快要学会了……不,应该是快要创造出来自己的无漏斗战神功了?!?br />
    赤溪吓了一跳,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们在研究延康的功法神通,这人也没有闲着,他在揣摩石像上的神韵,推算我赤明时代的功法神通。他虽然未必能够尽得这些功法神通的妙处,却得到了赤明时代的无畏精神?!?br />
    赤明神子叹了口气,道:“怎么会有这么棘手的人物?难道他便是延丰帝,伪装成使者……不对,他没有帝皇之气,而且境界不高……”

    赤溪连忙道:“延丰帝已经是神祇,臣见过他,不可能是延丰帝。神子,此人叫做秦牧,真的很难对付吗?他没有学过我赤明时代的神通,即便是修成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施展出对应的神通来?!?br />
    赤明神子轻轻点头,笑道:“我自然明白。只是他的这份资质悟性,让我有些心惊肉跳。来人,继续监视延康使者,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向我汇报,巨细无漏!”

    几尊神人立刻躬身,身形消失。

    班公措又一次被累得吐血,倒地不起,心中难过万分。

    赤明神子的声音传来,道:“赤溪,带你的弟子下去,好生调养,十日后再来?!?br />
    地上的班公措抽搐了两下。

    过了不久,赤明神子得到消息:“延康使者去了私塾,与一群顽童一起求学,先生不知所措,敢问神子,是否要将他们赶出来?”

    赤明神子愕然,摇了摇头,道:“延丰帝许给我们领地,又许给我们开办学院学宫,我不能比延丰帝小气了,便由他去吧?!?br />
    又过了四日,有神祇前来汇报,道:“延康使者学了四天,便不去上学了?!?br />
    赤明神子道:“再探??纯此烤瓜胍鍪裁??!?br />
    又过两日,神祇汇报道:“延康使者拜访监斩官的宫殿,探望班公措,送上伤药。班公措不敢服用,等他走后倒入水沟里?!?br />
    赤明神子皱眉道:“这举动是何道理?再探!”

    “神子,延康使者调戏民女,被延康公主暴打,引起一番混乱,众人于街上斗殴!”

    赤明神子脸色微变,喝道:“快去探战况如何!记住,给我盯紧了延康使者,看他的举动!”

    片刻后,那神祇汇报道:“几百位神通者在街上打来打去,混乱不堪。延康使者和延康公主在一旁观战?!?br />
    赤明神子脸色大变:“成了,他已经成了……”

    那神祇不解。

    赤明神子走来走去,道:“他去私塾,其实是学习我赤明的基础战技。剑招,十四招基础剑式,刀招,十七招基础刀式,拳法,身法,瞳法,指法,莫不是如此!四天时间,他便在私塾里学会了基础招式神通!学会了基础,一切变化都是在基础之上衍生。不过,他还要看我赤明的神通走到了哪一步。而看我赤明神通的话,无疑便是引起一场混乱。几百个神通者在街上斗殴,各种神通施展出来,他在一旁观看,嘿嘿……”

    他虽然笑出声,但脸上却没有笑意。

    赤明神子顿了顿,道:“再等几日,班公措再战我赤明神通者之时,便召见他。我倒要亲自看一看,这位延康使者的能耐!”

    四日之后,班公措又被请入皇城中,赤明神子道:“这次还请班公措小友封印神藏,与七星境界和天人境界的神通者一战?!?br />
    班公措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羞愧道:“神子,我觉得还是不用比了。同境界下,即便是神子的弟子胜过我良多,也胜不了那人?!?br />
    赤明神子错愕,笑道:“小友,为何出此大悲之言?”

    班公措摇头道:“神子的弟子,个个都是骁勇善战,不比我弱,又有神子指点,这三十天时间中精勇猛进,已经有不少人可以胜过我。但是与姓秦的那个家伙相比,还是逊色太远?!?br />
    赤明神子静静听着,班公措由衷道:“我与他争斗不止一日两日,我出山之后,便一直与他斗,从前还可以不相上下,后来我境界比他高了,但却连他一招也接不下。而今,我可以迎战赤明的任何神通者,哪怕是神子亲自教导的弟子。但是让我与他对决,我却不敢。神子想要让自己的弟子胜过他,千难万难?!?br />
    赤明神子环视一周,只见几千位悬空界的神通者都在看着班公措,显然,班公措只言片语,便给这些神通者制造出秦牧无法战胜的假象。

    这样很是不妙。

    班公措沉声道:“倘若在场中,有人能够在低我一个境界的情况下战胜我,还有与他一战之力?!?br />
    赤明神子皱眉,班公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心中一惊,知道是赤明神子让他无法发出声音,心道:“我的话已经说到这里,你们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你们以为自己是在踢一块硬石头,却根本想不到自己踢的是一座须弥山!”

    他有些幸灾乐祸:“从我身上找信心,你们这些蠢蛋,根本想不到即将面对的是怎样可怕的一头怪物!”

    赤明神子展颜笑道:“既然如此,那么请延康使者上来?!?br />
    “传延康使者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