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船远航,用了十多日时间,终于驶出玄都,秦牧回头看去,还是没能看到天公的全貌,心中一阵惋惜。

    秦牧看向远处的太阳,楼船正行驶在太阳的边缘,虽然太阳距离他们很远,约有几百万里,但是看起来却很近。

    从太阳中喷出长长的日珥,长达百万里,有的像是鸟翼,有的像是圆形的耳朵。

    距离这轮太阳如此之近,秦牧甚至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中有着奇异的太阳射线,打在身上很是疼痛,似乎击穿了他们的身体。

    而太阳风则无比灼热,一股股太阳风以恐怖的速度吹来,秦牧心中微动,催动霸体三丹功,这次他主要是借助太阳风和太阳射线修炼肉身,他的脑后浮现出各色佛光,又有龙形,祖龙八音与佛音融为一体。

    这种修炼方法龙佛一体,再加上太阳风和太阳射线的威力,因此进步神速。

    “他便不修我的天地心圣诀……”初祖人皇黯然。

    另一边,灵毓秀见状,也催动祖龙太玄功,借祖龙八音淬炼肉身,抵挡太阳风和太阳射线的威能。班公措则在催动无漏斗战神功,打熬肉身。

    赤溪校正星图,借助这轮太阳转向,楼船围绕太阳飞行了半周,然后赤溪升起船帆,船帆被太阳风和太阳射线吹得圆鼓鼓的,楼船顿时加速。

    秦牧抬头看去,只见船帆是用神魔的皮缝制而成,上面还有许多凸起的花纹,太阳射线打在上面,无法穿透神魔的皮肤,因此能够借力,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不仅如此,这艘楼船也在震动翅膀,翅下流火流光,让楼船的速度越来越快!

    突然,星空中出现十几道火光,火光在黑暗中显得很是暗淡,像是一条条红线,正在向太阳飞去。

    “赤溪道兄,有哪种神魔可以追上你这艘船吗?”初祖人皇望着那一条条钻入太阳的红线,突然问道。

    赤溪来到船尾,遥遥望去,道:“能够追上这艘船的还是有很多的,比如凤族,龙族,朱雀这些强大的异族。除此之外,便是大日星君麾下的一些神魔。这些神魔可以借助太阳飞行,速度极快?!?br />
    初祖人皇道:“那么,来者是是大日星君麾下的神魔了,只是不知道大日星君是否在其中?!?br />
    赤溪三颗脑袋所有眼睛都在紧紧注视着钻入太阳的红线,只见那些红线在太阳表面疾驰,威力恐怖的日珥反而让红线的速度越来越快!

    “大日星君不在其中?!?br />
    赤溪托起赤明镇天楼,冷冷道:“倘若大日星君在这些神魔之中,只怕他已经调动太阳的能量轰击我们了!”

    两人站在船尾,看到红线的速度越来越快,赤溪神色紧张,初祖人皇却有些淡然。

    突然,太阳中一道道红线激射而出,直奔楼船而来。

    “你们小心了!”

    初祖人皇高声道:“你们先躲入楼中,锁好门窗!”

    秦牧急忙拉着灵毓秀奔入楼船上的楼宇之中,班公措跟在后面还未来得及进楼,便见秦牧已经将门户关上。

    班公措冷笑,身躯突然变成黑影,顺着门缝钻了进去。

    而在此时,更多的红线在向那轮太阳飞去,红线是一道道流火,火中是一尊尊神魔,扑入太阳,便立刻沿着太阳表面疾驰飞行,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秦牧趴在窗户边,竭力催动九重天开眼法,一鼓作气打开玉霄天眼,向追赶楼船的红线看去,勉强能够看到火光中是燃烧着火焰散发着光芒的神人,长着赤红色的羽翼。

    待到那些神人飞得近一些,他终于能够看清其面容,这些神人长着黑色的乌鸦头,遍体流火,火中流光,手中抱着一口口大葫芦,三条腿的爪子抓着一张张弓!

    “这速度,比瘸爷爷快了不知凡几!”

    秦牧惊骇,很快他便看出来,这些火鸦神人的速度并非是真的可以这么快,而是星空中没有空气,没有阻力,再加上他们有秘法可以借太阳之力提升速度,因此才会如此骇人。

    倘若是在延康那样的地方,这些火鸦的速度即便比瘸子快,也快不了多少。

    不过,令人恐怖的是,这些火鸦神人实在太多了,先前只有十几尊,而现在单单是即将飞入太阳的红线都有数千道之多!

    显然,这些火鸦神人有着奇怪的联络手段,正在通知其他同伴,以至于附近的火鸦神人在源源不断赶来。

    前锋那十几尊火鸦神人已经距离楼船很近,尚未来到可以施展神通的距离,这些火鸦便抓起箭囊中飞出的箭羽,三只爪子挽开长弓,一道道箭羽化作流光向楼船射来!

    火鸦神人三条腿,三只爪子,弯弓引箭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虽然只有十几尊火鸦神人,但竟然顷刻间每尊神人都射出了数百箭,刹那间箭雨像是蝗虫群一般扑来!

    船尾,赤溪神人托起镇天楼,楼中宝光大放,一口口神兵飞出,挡住飞来的万千箭雨!

    而在此时,那十几尊火鸦神人纷纷打开朱红葫芦,葫芦中太阳神火喷涌,向楼船呼啸扑来,霎时间便将整艘巨大的楼船笼罩!

    赤溪爆喝,将镇天楼抛起,镇天楼顿时变得无比庞大,悬在楼船上空,楼檐下一口口大钟震荡,当当作响,将那些葫芦中的神火震得无法接近楼船。

    而那十几尊火鸦神人则趁机冲上楼船,突然镇天楼中六口神刀飞出,赤溪手持神刀,双足奔行如飞,一个呼吸时间不到便沿着楼船甲板疾驰一周,挥刀连斩,十几颗脑袋落地。

    而在此时,数以百计的火鸦神人振翅飞来,箭羽变得无比密集,叮叮叮一阵齐射,赤溪再度催动赤明镇天楼,但是不少神兵被射落下来,当当落在甲板上。

    镇天楼的威力大减,这座神楼虽然是了不起的镇宫之宝,但是赤明并无足够的修为将此宝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数百火鸦神人打开葫芦,神火呼啸喷来,后方则是数千火鸦神人,正在飞速接近之中。

    初祖皱眉,这些火鸦神人明显用的是战争中的战阵,而赤溪只是赤明时代的监斩官,没有上过战场,显然没有应付战阵的经验。

    而初祖也是一个战场上逃兵,虽然学过对付战阵的法门,但是从未用过,也是没有任何经验。

    面对火鸦神人的战阵攻击,两人都有些茫然。

    成群成群的火鸦神人飞来,先射出一轮箭雨,再放火烧船,让赤溪疲于应付,顾前不顾后,顾左不顾右,他在抵挡这边的火鸦神人冲击时,另一边的火鸦神人冲来,攻击楼船的羽翼,还有许许多多的火鸦神人来到船底,抓住楼船往后飞,打算拖走楼船。

    又有些火鸦飞到船桅,奋力撕扯船帆。

    赤溪神人着实抓狂,高声叫道:“道友,这是火鸦阵,我破不开,你快来援手!”

    初祖人皇也是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场面。

    数以千计的火鸦大军让他觉得自己去对付哪一边都不可能阻止楼船被毁的结局!

    秦牧开着窗户,高声道:“初祖,天地印法,天旋地转心不易!”

    初祖人皇醒悟,双手交错,天地印法爆发开来,顿时空间易转,他的印法催动,这座巨大的楼船自成天地,时而天上地下,时而天下地上,那些火鸦本来飞速惊人,让人抓不住时机攻击,而此刻火鸦神人纷纷身形时空,摔得哪儿都是,一批批火鸦旋转不休,被楼船远远抛开。

    赤溪神人也被摔得七荤八素,急忙抱住桅杆,心中骇然。

    秦牧高声道:“到桅杆上去!”

    初祖人皇纵身而起,落在桅杆上,单足而立。

    秦牧的声音从楼中传来:“日绕中天万古流!”

    初祖人皇立刻施展出这一式天地印法,顿时空间旋转,船上无数火鸦神人被他的印法威力引动,呼啦啦飞在半空,诸多火鸦神人试图抓住任何能够抓住的东西,稳定身形,但随即被恐怖的力量拉开,一声声呱呱的怪叫传来。

    初祖人皇四周,形成了火鸦洪流,围绕他疯狂旋转。

    “下面呢?”初祖人皇高声问道。

    秦牧的声音传来:“天塌地陷悲秋凤!”

    初祖人皇立刻施展出这一印,顿时天崩地裂,恐怖的力场在飞速向他掌心塌缩,漫天飞舞的火鸦神人被他的掌力引动,在半空中嘭嘭撞在一起,堆成一个大圆球。

    “八卦乾坤辟净土,地水风火定五行?!鼻啬辽舸勇ブ写?。

    初祖人皇不假思索,两招印法使出,两印四掌,两面八卦天地图将那千余位火鸦神人形成的肉球压在中央,随即地水风火迸发,五行之力搅动,数不清的火鸦神人骨断筋折,肉身被震碎,碾碎,切碎,焚化,接着一股巽风吹去,千余位火鸦神人化作飞灰,吹向船后。

    初祖人皇呆了呆,有些难以置信:“我破阵了?”

    而在此时,楼中传来灵毓秀和班公措的惊叫声,初祖人皇心中一惊,急忙纵身下来,只见一尊火鸦神人逃过他的天地印,钻入楼宇的窗户中。

    刚才秦牧指点他破阵,打开了窗户,这个火鸦神人应该是趁机钻入楼内,打算向秦牧等人下手!

    初祖人皇急忙向楼中冲去,还未冲入窗户中,突然两道血光从楼中迸发,带着无比恐怖的凶杀之气,初祖毛骨悚然急忙后退,只见那两道血光交错剪过,楼中那火鸦神人顿时身首异处!

    秦牧提着匣子,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还在震惊于斩神玄刀的威能。

    初祖急忙冲进去,在他身上一阵乱摸,焦急道:“有没有反噬你?有没有砍掉你的脑袋?”

    他心惊胆战,颤抖着抬起一根手指头,想要拨一下秦牧的脑袋,却怕轻轻拨一下秦牧的脑袋便会从脖子上掉下来。

    突然,秦牧拍开他的手,赞道:“好厉害的匣子,好厉害的刀!”

    ————明天爆发,可以提前求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