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楼船上的几个年轻人不禁骇然,竭力向光芒深处看去,试图看清天公的眼睛,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有光,看不到任何东西。

    灵毓秀喃喃道:“这艘船飞行两日才能看到天公眼睛的全貌,那么天公的真身有多大?”

    “应该跟土伯不相上下?!?br />
    秦牧道:“我见过土伯的真身,他的角是由一个个毁灭的世界组成的,单纯他的角都广大无穷,不可想象。这种天生的神,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能力和广大神通?!?br />
    赤溪道:“倘若你可以看到天公的全貌,便可以看到他的体内藏着不知多少太阳?!?br />
    光芒炽烈,楼船在天公的目光中行驶,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天公的眼睛实在太大了,他们这艘船行驶了两天两夜之后,秦牧等人回头看去,终于勉强看到了天公的这只眼睛的轮廓。

    一只散发出无边无际光芒,完全挡住了他们视线的眼睛,楼船在这个横在天地间的眼睛前像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然而,他们还是无法看到天公的全貌。

    秦牧看到这只眼睛,心中正在惊叹,突然眉心上贴着的那个金柳叶似乎被一股风吹过,竟然从他眉心落下。

    他心中一惊,急忙去抓金柳叶,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入自己的眉心竖眼中。

    钻进来的像是一道光,进入他的眼睛中便消失不见。

    秦牧惊疑不定,运转元神四下搜寻,并未在自己的第三只眼内发现什么异状。

    “难道我看错了?”他心中暗道,捡起金柳叶,又贴在眉心。

    而在他的第三只眼深处,层层封印之中,一座广阔无际的大陆漂浮在黑暗中,这片大陆便是他的秦氏玉佩,山峦走势形成一个秦字。

    大陆上空,一尊大佛声音洪亮,佛音缭绕,试图感化镇压大陆中那个被土伯封印的凶残存在。

    就在此时,一道光芒照耀进来,照亮黑暗的大陆,随即光芒在空中游动不休,围绕秦字封印旋转了一周又一周。

    秦字封印中央,一个巨大无比的婴孩百无聊赖的躺在那里,捧着自己的脚趾头送到嘴里吮吸,咿咿呀呀的玩闹。

    这婴孩便是秦凤青,把脚趾头从嘴里抽出来,瞥了瞥围绕他旋转的光芒,突然凶相毕露,露出满嘴利齿:“大个子,你瞅啥?再瞅吃掉你!”

    “自然是瞅你?!?br />
    那道光缩成一团,光芒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有趣的生命……幽都竟然能生出你这种恶灵,可见土伯对幽都的掌控弱了许多?!?br />
    秦凤青站起来,拍着手掌跳起,试图捉住这个光团。

    那光团躲开,道:“我是玄都的天公,是与土伯一样的神祇。你奈何不得我。我此来只是看一看你这有趣的小家伙……”

    秦凤青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和土伯老儿一样大?那要吃多久才能吃完?”说罢蹦蹦跳跳去抓那团光,越跳越高,但他随即被封印压下,打了下来。

    那团光中传来天公声音,道:“原来是个冥顽不灵的小鬼,难怪会被封印。我此来只是看看你这有趣的小家伙,现在便走?!?br />
    秦凤青还在蹦蹦跳跳,锲而不舍的想要抓住他吃掉,那团光向外飞去,就在此时,天外出现一张柳叶的纹理,将他的回头路挡住,与此同时这片大陆的秦字迸发出一道道魔光魔气,将天空封锁!

    “糟糕!我落入封印中了!”

    那团光中传来苍老的声音:“土伯为了封印他,下了大本钱,竟然用自己的角来封印。那片柳叶贴在眼睛上,便会激发土伯之角的威能!我只是一缕分身,无法突破出去!”

    他刚刚说到这里,半空中的大佛光芒大放,将金柳叶与土伯之角连在一起。

    天公的这一缕分身立刻被压下,坠落在大陆的秦字封印中,落地化作一个白袍老者,白眉白须白发,白发飘飘,白眉也在身前飘荡,仰头看着秦凤青,喃喃道:“还有大梵天的封印……是了,是大梵天将金柳叶和土伯之角连在一起,让金柳叶拥有激发土伯封印的功效,害得我被困在这里……”

    秦凤青兴奋莫名,立刻向着白袍老者扑去。

    楼船上,秦牧突然感觉到眉心鼓鼓胀胀,有些疼痛,连忙捂住眉心。

    “你怎么了?”初祖人皇关切道。

    “突然眉心有点疼?!?br />
    秦牧感觉到疼痛越来越剧烈,手掌也被震得不断抖动,初祖人皇连忙道:“你把手放下,让我看看!”

    秦牧放下手,初祖人皇立刻看到贴在他额头的金柳叶下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滚来滚去,时不时将柳叶撑得隆起,而且还在不断移动之中。

    “天地印,乾坤颠倒!”

    初祖人皇爆喝一声,一印轻轻压在秦牧眉心,印法贯通,直接打入秦牧的第三只眼内,力道贯穿进去,化作翻天覆地的大掌印,从天而降,将试图冲破封印的天公分身打落下去。

    这一道印法落下,顿时天非天地非地,秦字大陆颠倒翻转,天公分身闷哼一声,被盖在下面。

    初祖人皇收手,关切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秦牧惊讶道:“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初祖人皇微笑道:“这便是天地印法的妙处,你多多修炼,不要辜负我的教导?!?br />
    秦牧应了一声,跑去和灵毓秀一起修炼元神。初祖人皇叹了口气,神色萧索。

    第三只眼内,秦凤青兴奋的跑过去,抓起天公分身的双腿兴奋的四处乱砸乱摔,把这白袍老者摔得浑浑噩噩,然后捋直了,咔嚓一口咬下。

    “咦,没有味道?”

    秦凤青狐疑,只见自己咬掉的部分就是一团光,吃不出任何味道,于是将白袍老者丢在一边,对他兴致缺缺。

    白袍老者起身,揉了揉腰肢,只觉四体疼痛。他只是一团光,被咬了一口很快便会复原!

    “不如咱们来玩捉迷藏的游戏吧?”

    秦凤青突然又兴奋起来,拍着手迈开小短腿向他跑过来,奶声奶气道:“你躲我捉,我捉到你就扯掉你的胳膊腿!你还能长回来,咱们可以玩很久!”

    “天公的光芒会遮掩住楼船留下的光痕,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以不用担心被天庭察觉?!?br />
    赤溪向身后看去,松了口气,道:“现在追兵应该无法追踪到我们的行踪了?!?br />
    班公措不禁狐疑:“真的有追兵吗?”

    初祖人皇点头:“这次是寻到赤明神朝余部的大好机会,天庭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在我们离开罗浮天的时候,便已经被盯上了。你们修为稍弱,没有感觉到,而我却感觉到有一双目光正在盯着我们。直到我们进入天公的玄都,这才摆脱那双目光?!?br />
    赤溪道:“那个追踪我们的人应该便是大日星君?!?br />
    初祖人皇惊讶:“竟然是他?我对这位大日星君虽然知道不多,但是也听说过那个域外天庭中的大日星君速度极快,而且麾下神魔众多。倘若是他追踪我们,只怕难能甩脱?!?br />
    赤溪再次催动星图,道:“避开路上的太阳,应该可以甩脱这位星君?!?br />
    秦牧与灵毓秀的元神在空**舞,秦牧的元神好奇道:“我见过阳星君,实力并不怎么高明,被我家的屠爷爷一刀砍死了。这位大日星君是什么路数?”

    初祖人皇耐心解释道:“大日星君与阳星君不同。阳星君只是一个小卒子,当年是开皇天庭的一尊普通的神祇,牧日族的神,后来背叛,成了域外天庭的走狗。而大日星君据说是太阳中诞生的神,强横无匹。天下间有金乌灵体、火龙灵体、火鸦灵体,都是按照大日星君的形态来修炼。修成神祇之后,显出战斗姿态,元神与肉身融合,便是大日星君的形态。阳星君的形态,应该也是大日星君的形态?!?br />
    两人收回元神,各自元神回体,秦牧心头微震,失声道:“就像是镇星君那样的祖神?”

    初祖人皇道:“你知道镇星君?镇星君比大日星君要低了一两个层次,她并不算是祖神的级别,没有大日星君古老和强大。大日星君是域外天庭的巨头,而镇星君只能算是地方上的巨头?!?br />
    秦牧等人似懂非懂。

    楼船离开天公的眼睛之后,只见一道道光芒循着楼船留下的光痕疾驰而来,冲入玄都,然而到了这里,楼船留下的痕迹消失。

    “这些漏网之鱼真是狡猾?!?br />
    光芒停顿,化作一尊鸟翼人身的神祇,鸟首三目三足,额头是一枚竖眼,内藏无穷火光,像是藏着一轮太阳在眼睛之中。

    他的足上是龙鳞,翅膀是黑色凤翼,拢在身上像是披着一件长长的黑袍,垂到脚下。

    这尊神极为庞大,但是相比天公便显得微不足道,仰头看向天公的眼睛,高声道:“天公在上,敢问是否有一艘船经过此地?”

    玄都中的天公很是忙碌,正在监察各个世界的星辰运行,过了良久,突然一团星光涌现,化作一个光人,看不清面目,声音如雷声滚动:“我监察诸天星斗星辰,不曾见过。我这玄都中诸多星辰上有天庭的天兵天将,你去询问他们便是?!?br />
    大日星君告罪,道:“惊扰了天公,恕罪?!彼蛋照癯岫?。

    那个光人也径自散去。

    过了不久,突然间天公身上一颗颗星辰中光芒大放,数以万计的神魔从这些太阳中飞出,诸多太阳似乎被诸神飞动散发出的神光连成了一条条线,四面八方搜寻楼船下落。

    “呱呱呱——”

    那是铺天盖地的火鸦神人,鸦首人身,背生火红色的鸦翅,背着一袋箭囊,手中抓着一口口朱红色大葫芦,三只鸟爪抓住一口口大弓,速度极快。

    ————秦凤青:捉住你就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