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溪目光从秦牧身上扫过,瞳孔骤缩,显然是看到秦牧,又想起樵夫圣人,想到樵夫圣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事情。

    那次他偷袭樵夫圣人,被打击得很惨,樵夫圣人将他直接送到太皇天魔族领地,他差点因此死掉。

    若非遇到了班公措这个逃跑能人,只怕他已经死在魔族的手中。

    他移开目光,看向初祖人皇,心脏突然剧烈抽搐一下,仿佛被无形的重压压在心头。

    那是初祖人皇的气息给他造成的错觉,这个人仿佛是夹在崩塌的天地之间,孑然一身,那种深邃的孤独感和自责神伤,以至于连赤溪也被他影响。

    “你是开皇时代的神,还是上皇时代的神?”赤溪定了定神,问道。

    “开皇?!?br />
    初祖人皇对好奇心旺盛的秦牧有些头疼,轻声道:“赤明时代的神通道法的确出类拔萃令人钦佩,不过这位道兄,想来你也可以看得出来你已经不可能唤醒你的这些道友了。他们的神魂迷失太久,醒不过来了?!?br />
    赤溪眼角跳了跳,声音嘶哑,冷笑道:“莫非是你下的毒手,暗算了我这些故人?”

    初祖人皇皱眉,除了赤溪的话让他有些不太舒服?;褂芯褪乔啬烈踩盟行┎皇娣?,秦牧已经凑到那些圆轮前,正在测量演算上面的符文,试图推演出这些造化神通中蕴藏的奥妙。

    从赤溪的话中,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敌意,秦牧这个时候凑上前去,未免也太信任他的实力了。

    秦牧对他信心满满,然而初祖自己却不敢有这么强的信心。

    这里是赤明时代的神城,看布局,应该是赤明天庭中的某处天宫被淹没在南海。赤溪神人千辛万苦回到这里,直接奔赴此地,这里应该不仅仅有造化神轮这么简单,应该还有其他强大的神兵!

    赤明天庭用来镇守天宫的神兵,一定极为强横,只是不知道赤溪神人是否弄到手!

    “道兄误会了?!?br />
    初祖人皇面色平静,道:“我没有对你的道友下手,而是你们赤明时代研究肉身,在肉身上的造诣极高,只是你们对于魂魄、灵胎以及元神的造诣就有些欠缺了。你的这些道友他们变形为异种的时间太久,以至于魂魄元神也跟着异变?!?br />
    赤溪眼中闪烁凶光,嘿嘿笑道:“你在造化神通上的造诣很高?”

    初祖人皇道:“我不高,不过我在开皇天庭中见过高人,他在肉身造化之术上的研究不如赤明时代,专门研究魂魄、灵胎和元神造化之术,成就非凡。我也学过一些?!?br />
    秦牧心中微动:“难道是樵夫圣师?大育天魔经中有造化七篇,都是造化之术。樵夫圣人一定对造化之术有着惊人的造诣!”

    “以我之见,你的族人或许过个三五载,会有人醒过来,但大部分人都将无法醒来?!?br />
    初祖人皇诚恳万分,道:“赤明时代与开皇时代有着相同的敌人,还请道兄放下敌意,倘若与我们联手,说不定会有一个好的开局。我学得了一部分浅薄的造化之术,说不定能够逆转你的族人的魂魄元神,救回来一些人?!?br />
    赤溪踏前一步,喝道:“你倘若有本事救我族人,那就拿出来!你是不是敝帚自珍,不想交出来?”

    他的左侧头颅冷笑道:“是了,他是在要挟我们!他拥有造化之术,用这个来要挟我们,让我们给他做奴才,为他打江山!”

    他的右侧头颅怒道:“我们砍了他的头,搜魂索魄,不就可以弄到他的造化之术吗?”

    初祖人皇皱眉,摇头道:“你不讲道理?!?br />
    秦牧回过头来,道:“初祖,我早已经告诉过你,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圣师曾经说过,赤明时代的人修炼的是肉身战斗法门,更多的时候是凭借武力办事。这个赤溪,更是赤明天庭的监斩官,做事不择手段。你将他打垮,一切好说,你打不垮他,他就会打垮你,割掉你的头提取你的魂魄来研究?!?br />
    初祖人皇眉头皱得更紧,耐着性子道:“道兄,你我有着共同的敌人,更应当联手。实不相瞒,这位秦人皇乃是连接开皇时代和延康时代的纽带,更是举世罕有的霸体……”

    “霸体?”

    赤溪露出惊容,右侧的头颅转过来看向秦牧,失声道:“这小子是霸体?传说中的霸体?传闻中四十多万年前的龙汉时代,有霸体出没……”

    秦牧心中大是舒服:“村长果然博学广闻,竟然知道四十多万年前的龙汉时代便有霸体?!?br />
    初祖人皇道:“既然你也知道霸体,那么我们更应该坐下来谈一谈……”

    “我信不过任何人!更信不过你,和那个阴险狡猾的霸体小鬼!更不可能为你开皇时代和苟延残喘的延康时代做嫁衣!”

    赤溪爆喝,气势突然爆发:“我赤明时代,将会卷土重来,重新君临天下,无论是延康还是开皇,都将臣服!将造化之术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让你做我的随从!”

    初祖人皇突然放松下来,摇头道:“道兄,而今已经不是赤明时代了。你用赤明时代的道法神通,面对我没有胜算?!?br />
    赤溪突然神通爆发,一掌印向秦牧,他的神通刚刚启动,初祖人皇的天地印直接轰入造化神轮中,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赤溪的身形消失,后方百丈一座大殿炸开!

    嘭嘭嘭——

    这条直线上,一座座神殿神宫相继炸开,数十座神宫神殿被巨大的力量碾压得粉碎,又有一座座高楼高塔拦腰折断,轰隆坍塌下来。

    趴在地上的班公措不禁呆滞,失魂落魄。

    秦牧向他柔声笑道:“大尊,不用惊讶,你刚才用三十多万年前的神通攻击我也是这个下场?!?br />
    班公措脸色剧变,身形飒沓消失无踪。

    赤溪神人向后撞出不知多远,这才止住,厉声长啸:“赤明镇天楼!出来——”

    大地剧烈震动,地面咔嚓咔嚓裂开,宝光从地底裂缝喷涌而出,那裂缝极不规则,宝光从地底映照出来也显得很不规则,像是极地的极光一般绚烂。

    突然,大地隆起,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正从地下徐徐升起。

    一座华丽无比的高楼拔地而起,高约千丈,高高耸立,历经三十五万年,宝楼依旧光鲜无比,宝光将方圆千里的大海照耀的五颜六色。

    秦牧惊讶的看去,目光不由呆滞。

    只见那座镇天楼的一层层楼檐下,竟然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神兵!

    不仅楼檐下挂满了神兵,一层层楼中,竟然都供奉着一口威能强大的神兵!

    那些神兵散发出摄人心魂的悸动,一波一波的神兵气息几乎化作实质,不断从楼中溢出!

    这座楼,多达千层之多,楼檐下挂着的神兵数不胜数,楼**奉的神兵也是多达千口,估计是每一层楼的镇楼之宝!

    秦牧喃喃道:“这要是能够收走,拿到延康国,只怕价值之高,能让皇帝退位……”

    初祖人皇瞪他一眼,迈步向那座镇天楼走去:“你不要乱跑,留在这里,也不许你打这座楼的主意,老老实实研究你的造化神通!”

    秦牧应了一声,看着那座宝光十色的高楼,眼睛还有些发直。

    另一边,赤溪神人几起几落,已经来到神楼第一层,取出供奉在楼中的神兵,那是一口神刀。赤溪从祭台上取下一口神刀,只见祭台上又出现了一口神刀。

    赤溪再抓起这口神刀,祭台上便又出现一口神刀,赤溪连抓六次,祭台上这才没有神刀出现。

    秦牧遥望楼中的情形,高声道:“初祖,赤明时代的神兵往往都是一套六口!”

    “知道了!”

    初祖人皇走入楼中,正逢赤溪神人挥舞六口神刀杀来,只听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赤溪神人脚步错乱踉踉跄跄退回楼中。

    初祖人皇走入第一重楼,突然赤溪刀法运转开来,但见第一重楼的楼檐下,无数神兵威能爆发,一发向楼中的初祖轰去!

    秦牧安心的研究造化神轮上的符文印记,取出纸笔一个个抄录下来,不远处班公措的身形不知何时出现,看到楼中那一幕,不由发出一声喝彩:“杀得好!”

    轰隆——

    无数神兵崩碎,神兵碎片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咄咄咄,连续射穿四周不知多少座宫殿。

    班公措连忙缩头,惊恐万状。

    秦牧头也不回道:“大尊,别太小瞧了人皇殿的第一位人皇。赤溪有这座赤明时代的天宫,但是初祖人皇也掌管了人皇殿。人皇殿后面的秘密,不比这座赤明天宫小?!?br />
    说话之间,赤溪已经退到第二重楼,下一刻,第二重楼的无数神兵炸开,化作齑粉。

    两个身影在楼中厮杀,赤溪步步后退,抵挡艰难。

    班公措抬头张望了一眼,失声道:“那位人皇没有动用什么神兵,是靠双手打过去的,把赤明时代的镇压天宫的重器都生生打碎了!”

    秦牧心神微震,急忙向赤明镇天楼看去,果然看到初祖人皇赤手空拳,凭借天地印法硬撼各种神兵利器,天地之间我为尊,任由天地倾覆,我不倒天不塌地不陷!

    “天地印果然厉害?!?br />
    秦牧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继续研究符文:“可惜还是没有我的剑法厉害?!?br />
    初祖人皇一路将赤溪神人打到三百重楼,心中不觉有些欣喜:“秦人皇看到我如此的印法,一定会改变心意,求我传授给他!”

    ————村长和药师在村口喝茶,瞥了瞥被倒挂起来的猪,屠夫磨刀霍霍。药师:杀猪求月票这一招真有用吗?

    村长:有用,我打包票,绝对能求来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