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皇天庭的第二重天……”

    秦牧四下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无尽的废墟,倒塌的城墙宫殿,天空中残破的飞城,破败的山河,以及遍地尸骨。

    远处的大山是残缺的,一座座山峰像是被啃了不知多少口的玉米棒子,连芯都被啃掉了一大块,摇摇欲坠。

    裂开的大地到处都是火山和岩浆,江河是流淌在大陆上的血液,而这里的血液则是一条条岩浆大河!

    天空中有稀奇古怪的星辰残片和奇形怪状的云彩,那些云彩应该是神通留下的痕迹。

    秦牧踩了踩地面,这里的土地已经完全硬化,种不出任何植物。突然一股狂风吹过,他看到令他难以忘却的一幕,许许多多的人骨被风卷着变成了一团白森森的骨头,骨碌骨碌的从他面前滚了过去。

    接着,又有许许多多的白骨大球从他的前方被狂风吹动四处乱滚。

    等到风停了,那些白骨球这才散落下来,躺了一地。

    然后,从那些白骨中冒出一个个残魂,像是鬼火一般飘荡,飞来飞去,依稀可以看出很多生灵的面孔,不过身体都是破破烂烂,缺胳膊少腿。

    等到风起的时候,空中飘飞的鬼火残魂连忙钻入白骨中,那些骷髅撒腿狂奔,试图避开狂风,然而跑着跑着便被狂风吹得连翻跟头,于是又有许许多多白骨手挽着手连在一起,堆砌成一个个巨大的白骨球,被风吹跑了。

    这种光怪陆离的景象,秦牧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些残魂应该是死难的生灵的魂魄,因为残缺不全,所以幽都不收他们,任由他们在世间游荡?!?br />
    秦牧心道:“他们没有依托,因此要钻入尸骨之中。只有钻入尸骨中,他们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吧?”

    “我大概是要死了?!?br />
    他的身后,帝释天王佛气若游丝,颓然道:“南天赤帝齐暇瑜的本事太高,她奏了一曲,足以要我性命,我觉得我快死了。秦小友,后面的路你自己走吧……”

    “好!”

    秦牧痛痛快快道:“你死了之后,我把你埋了便上路。王佛想要火化还是土葬?”

    帝释天王佛瞪大眼睛,怒道:“我还没死,你就惦记着火化土葬?”

    秦牧笑道:“帝释天王经我虽然修炼的时间不长,但是深知这门功法的强大,肉身元神都是绝顶,金刚不坏,尽管不如帝座功法,但也相差不多。王佛修炼这么多年,岂会被一曲抹杀?”

    帝释天王佛眨眨眼睛,面色枯败道:“我为了?;つ?,不得不硬抗赤帝齐暇瑜的琴音,已经被震断了生机……”

    “赤帝齐暇瑜的神通跨越空间追击而来,先灭掉了对迁的能量,其神通已经被那股能量毁灭了近半?!?br />
    秦牧分析道:“因此王佛对抗的是另一半威能,这股威能还不足以要王佛性命吧?而且,赤帝的曲子我听过,是一首很有名的琴曲。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凤求凰?!?br />
    帝释天王佛继续眨眼睛,有气无力道:“什么凤求凰?没有听说过……”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秦牧高吟一曲,手在空中抚动,虽然手下无琴无弦,他的元气却化作琴弦跃动,发出琴音,与赤帝齐暇瑜追杀他们的琴音竟是一个曲调!

    少年边抚琴,边高声吟唱,很是放浪形?。骸啊卧到痪蔽а?,胡颉颃兮共翱翔!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琴曲尾音环绕两人,久久方绝,他的琴音和吟唱吸引来许多骷髅,一群骷髅跑了过来,环绕在他们四周,侧头倾听,还有些骷髅手舞足蹈,为他伴奏。

    秦牧散去元气,道:“凤求凰是男人写给女人的,其中词曲含义是男子劝说女子,要与女子私奔。他们从前有过***愉,男子想让女子感念这份情缘,抛下一切双宿双飞?!?br />
    帝释天王佛沉默,突然翻身坐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挥手驱散一众偷听的骷髅:“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走开走开。秦小友,开皇天庭共有三十三重诸天,太皇天是第一重诸天,第二诸天便是这里,叫做太明天。三十三重天其实是相互连通的,咱们到了太明天便离太皇天不远了……”

    秦牧继续道:“我曾经跟随俺们村儿的聋爷爷学过这首曲子,聋爷爷是俺们村儿学问数一数二的,他教我的断然不会有错。不过赤帝齐暇瑜应该是个女子吧?这首曲子却是男子作曲,她来弹奏,便有些奇怪了。而且她的这首曲子中明显有着幽怨,似乎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讽刺,讽刺写诗作曲之人……”

    帝释天王佛身上的伤势仿佛突然痊愈,迈开脚步向前走去,道:“太明天再往上走,便是清明天,清明天再往上便是玄胎天,当年这里繁华至极……”

    那些骷髅被他驱散,又像是一群好奇的羊驼凑了上来。

    秦牧继续道:“这首曲子女子来弹,而且还是讽刺写诗作曲之人,那么赤帝齐暇瑜想要讽刺的是……”

    帝释天王佛突然转过身来,怒道:“你到底想怎样?”

    秦牧吓了一跳,连忙闭嘴,那些骷髅也连忙哗啦啦跑掉了。

    帝释天王佛冷哼一声,气冲冲的向前走,怒道:“我四大皆空了,什么都放下了,从前的事不必再提!我早就放下了,是她放不下而已,纠缠不休,得了我的把柄便来杀我,怪我么?”

    秦牧含笑,跟在他身后听着,帝释天王佛冷笑道:“明明是她心眼小,怨不得我。我早年没有进入空门,是有过那么一段青葱岁月,以为能够与她相好,不理天庭与开皇天庭的争斗。怎奈她不舍得自己的权位,不愿意与我走。后来战场上相见,她杀了我不知多少兄弟姐妹,心狠手辣,我这才与她恩断义绝!”

    秦牧将围上来的那些好奇心旺盛的骷髅驱散,帝释天王佛叹道:“这次天庭之所以反应速度这么快,便是因为她还记恨我,以为是我背叛了她。刚才她的神通倘若是杀了我,倒也罢了,我死了,她便不会追来了。而她没杀掉我,说明她一定会追过来,她的速度天下无双,我带着你跑不掉的,所以我故作伤势太重,让你一个人离开。你却偏偏揭穿我,秦小友,太聪明了也不好?!?br />
    秦牧沉默片刻,道:“你是否能逃出赤帝的追杀?”

    帝释天王佛摇了摇头,道:“她的船,可以穿过大千世界,不受壁垒阻挡,她的速度优势天下第一,岂能逃得过?我准备逆行向上,穿过开皇的三十三重天,去那里躲避。她寻不到我,便会退去。我不能带着你,带着你,你必死无疑?!?br />
    有些船可以穿梭于各个世界之间,秦牧也见过这种船,比如天工神族的彼岸方舟,还有便是他的父亲秦汉珍的那艘船,也是从另一个世界驶入大墟的上空。

    齐暇瑜作为南天赤帝,拥有这样的船不足为奇。

    秦牧默默点头,道:“带着我,也会连累你。王佛,就此别过?!?br />
    帝释天王佛轻轻点头,道:“她很快便会赶到这里,我必须要与你分开。你有办法回到太皇天吗?”

    秦牧笑道:“大不了再重建一座灵能对迁桥。对我,你不用担心,我更担心你自己?!?br />
    帝释天王佛速度加快,抬手指向东方,声音随着他这个人一起远去:“你向那边走,应该可以寻到前往太皇天的路!”

    他的身形飞速远去,渐渐消失。

    秦牧张开双眼,感觉到自己的目力恢复了一些,又将金柳叶贴在第三只眼睛上,暴露第三只眼,他便不敢催动霸体三丹功,因此平日里还是贴着为妙。

    他向东方走去,这里荒无人烟,看不到活的生灵,只有一群群白骨大球被风吹得四处乱跑。风停的时候,那些骷髅怪便又像是好奇的羊驼跟着他,胆子大的骷髅还摸了摸他的衣裳,捏了捏他的脸庞。

    秦牧不理会这些亡灵,一直东进,突然,他听到了天空中传来了琴音。

    那是凤求凰的曲子,虽然明明是求爱的曲调,然而带有忧伤和恨意。

    昏暗的天空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一艘长着一对对凤凰翅膀的楼船从另一个世界中驶来,出现在太明天的天空中,琴音便是从那艘楼船上传来。

    秦牧听得入神,这时一股可怕的精神波动席卷而来,横扫四面八方,沿着太明天荒凉的土地铺开,像是潮水一般渗透太明天!

    这股精神波动扫过秦牧的身体时,微微一顿,然后又淹没过去,并未对秦牧下手。

    那艘船振动着一对对凤凰翅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没有追向秦牧,而是向帝释天王佛离去的方向追去。

    赤帝齐暇瑜对擒拿秦牧这件事根本不上心,她只对帝释天王佛有兴趣。

    “帝释天王佛与她有过什么故事?或许,他们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秦牧目送楼船远去,放下心来,一边打磨功法,一边继续东进。他身后浮现出魔道神藏,试图将七星神藏与**神藏融为一体。

    走了不知多久,太明天还是没有看到尽头。

    突然,秦牧停下脚步看向前方,只见一座华丽的神城耸立在那里,神城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还有一尊尊神魔站在高处,警惕的看向四周。

    秦牧身躯微震,四下打量,只见破败的太明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尚未毁于战火的太明天!

    秦牧打量四周地理,脑中轰然,那些倒塌的山峦重新站起来,被毁灭的神城也再度出现,光鲜如新。而从这地理上来看,这里的地理,竟然与天圣教开山祖师留下的一幅地理图一致!

    而那幅地理图指向,就是这座神城!

    “大师兄是开皇时代结束之后的人,他不可能绘制出开皇时代尚未毁灭的时候的地理,也不可能指出这座已经不存在的神城!不对劲,哪里有些不对劲……”秦牧脑中一片混乱。

    ————叼着花倚靠着墙壁的青牛:老爷给我种了一个菜园子的牡丹花,这些花绽放的时候会结出一张张月票,我会拿着这些月票寻找我的心上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