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如其来的百万神魔大军与漫山遍野涌来的幽都魔怪大军碰撞,一时间血肉横飞,战场太惨烈,那些幽都魔怪只知道杀戮,没有队形阵列,只能凭借本能厮杀,无法与同伴协同作战,以至于死伤无数。

    无妄城前方数十里地,变成血肉模糊的杀伐之地,聋子画中世界内的那些神魔大军也被杀了不知多少,这些神魔大军死后便会化作一块块岩石碎片落地,没有尸体。

    然而还有源源不断的神魔大军不断从画中涌出,前赴后继,继续厮杀,似乎无穷无??!

    天空中似有操控大风的风伯,操控雨水的雨师,操控雷霆的雷公,操控闪电的电母,驾驭着风雨雷电助战,绞杀幽都魔怪大军。

    魔族前锋受阻,一尊尊身躯高大如同山丘的魔族之祖传来怒吼声,奋力趟行,向前锋战场中赶去,脚步所过之处,无论自己人还是敌人,都被他们粗壮无比的腿脚撞击得飞在半空中,粉身碎骨!

    一尊尊魔族之祖杀入战场,无论敌我都被摧枯拉朽般扫飞,击碎在半空中。

    嗡——

    这些魔族之祖的目光化作汹涌魔火,横扫神魔大军,黑色的火柱疯狂旋转,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撕碎烧熔,即便是聋子画出的神魔也难逃他们恐怖的魔眼神通!

    他们挥起巨大的武器,仅凭肉身之力扫荡,简直是天生的杀伐机器,没有一合之敌!

    “聋子的画中神魔,根本扛不住这些魔族之祖!”

    屠夫战意腾腾,按住大刀,目光如电,沉声道:“轮到我们了!霸山,作为老子的弟子,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有没有长进!”

    霸山哈哈大笑,唤来青牛,纵身跳到牛背上,喝道:“老师,我随你走一遭,让你看看我这些年的长进!”

    瞎子身后,龙拓神枪化作黑龙游动,瞎子探手一抓,握住神枪,用力一震,黑龙枪被抖得笔直,发出兴奋的低鸣声。

    司婆婆身后浮现出大罗天星,哑巴身后的铁炉火焰冲天,瘸子迟疑一下,为难道:“我没有趁手的神兵,我还是不去了……”

    药师纵身跳到瘸子背上,笑道:“我便是你的神兵,咱们去杀他个天翻地覆!”

    瘸子老脸一黑,悻悻道:“卖药的,你就不怕你那些红颜知己守寡?”

    “呸!叟言无忌,大吉大利!”

    药师背后的药篓子里,无数虫子爬出,迎风便涨,化作一头头庞然大物,或者在地面上飞奔,或者在空中飞行,毒性浓烈,在空中结成云雾。

    “我们去猎杀魔族之祖!”

    屠夫当先一步冲入战场,高声喝道:“牧儿,你看好聋子,见势不妙的话,带着聋子逃跑便是!”

    秦牧应声称是,看向霸山祭酒,只见霸山祭酒骑着巨大的青牛呼啸冲入画中世界,与司婆婆、哑巴瞎子等人一起直奔杀入画中世界的魔族之祖而去。

    青牛纵跳如飞,尽管身躯庞大,但是却灵活无比,脚踩一头头巨大魔怪,蹄子将魔怪的脑袋踏得粉碎,避开魔怪们的攻击,显然以他的速度和机灵,在这种局势下依旧有着余力,能够随机应变。

    秦牧看了看身边的龙麒麟,很想也骑着龙麒麟杀入战场,与魔怪厮杀,不过想了想还是忍耐下来。

    “龙胖的速度够了,但是耐力不行,反应速度也没有青???,进去冲杀,我会死得很快。龙胖还欠缺锻炼……”

    他取出一面面传送旗,挥手将一面面大旗种在聋子四周,让龙麒麟和狐灵儿都进入传送旗的包围圈,随时准备离开。

    在幽都魔怪大军后方,一尊尊魔神率领着魔族的军队,队列整齐,显然治军极严,并非幽都魔怪这些乌合之众。

    他们是靠幽都魔怪打前锋,先冲散离城的防备,趁乱主力大军冲击,一举夺下离城将太皇天的抵抗力量打垮。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无妄城这个早已经被摧毁的地方,归入魔族领地的废墟中,突然多出来百万计的神魔大军,竟然将幽都魔怪挡下!

    相比幽都魔怪的速度,魔族大军的行军速度就要慢了很多,行军路线拖得很长,短时间内难以支援前线。

    中军距离前线更远,缚日罗遥望战场,微微皱眉,三张面孔顾视左右,惊讶道:“谁知道前线的神魔大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身边一尊尊魔神纷纷摇头。

    幽都的魔怪和魔神之祖都是凭借本能杀戮,吞噬,而魔族则与人族一样,拥有着极高的智慧,否则也不能发展出极高的文明和修炼体系。

    只是即便他们智慧过人,也无法知道这百万神魔大军来自何方,为何加入战场。

    延康国虽然很强大,但相比太皇天还是要弱了一些,太皇天的军队还是以太皇天为主,延康神通者为辅。

    延康国师对这次突袭并不知晓,而且也拿不出这么多的大军来抵挡幽都魔怪大军。

    那么,这些神魔大军从何而来。

    缚日罗看向陆离,那个绝色佳人也在纳闷,摇头道:“尊王,我也不知他们从何而来。延康国没有多少高手,但是大墟中却高手众多,难道是来自那里……”

    缚日罗心中凛然,喝道:“传令下去,大军安营扎寨,建造城池,打造防务,严防敌袭!派出斥候去前线,探明这些神魔大军的来历!”

    他的命令传达下去,第一支魔族大军在主将魔神的率领下已经赶到无妄城废墟前方,距离战场还有四百余里地,得到命令立刻安营扎寨,没有加入到战场之中。

    诸多魔族将士、力士,搬山立石,飞速打造城墙,又宰杀一头头巨兽,用巨兽的血在石头城的城墙上写满了魔文,绘制各种纹理,巩固城防。

    城中的魔族打造哨塔、箭塔,忙个不停。

    主将魔神呼喝一声,率领几位大将出城,前往前线,观察正在交战的太皇天大军来历。

    待来到战场前方的山头上,这位魔神立起一面十多丈高的大镜子在山上,映照战场的情形。

    过了片刻,缚日罗取出一面镜子,查看一番,只见镜中映照战场的战况,露出疑惑之色。

    他的目光锐利,能够看得出蹊跷之处,这些突然出现的神魔大军并非是真正的生灵,虽然实力很强,但似乎是以造化之术显化的神魔。

    然而,他又旋即注意到,战场中不止这些造化出的神魔大军,还有几个极为强横之辈,正在乱军中袭杀魔族之祖!

    那是一个个神魔层次的高手,一个是身材魁梧的杀猪汉子,一个是打铁的老头,一个是手持黑龙骨枪的小矮子,这三人最为可怕,三人联手,即便是魔神之祖也会被他们在乱军中暗杀!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位绝色女子,一个骑着青牛的壮汉,还有一个青衫老头背着个青铜面具男子在战场中穿梭,无数巨型毒物在四处放毒,毒倒麻翻成片成片的幽都魔怪。

    最可怕的就是那个青铜面具男子,所过之处,放毒毒倒大片魔怪,造成的死伤比其他强者更多,许多魔怪直接被毒死,或者肉身腐化,变成血水,比神魔的手段更加可怕!

    魔族从幽都召唤过来的幽都魔怪大军,根本扛不住此人的剧毒!

    “这些人到底是从何而来?那些造化出来的神魔大军又是从何而来?”

    缚日罗也看不出深浅,沉声道:“陆离,对方的神魔大军中虚虚实实,内藏真正的神魔,不知道里面藏有多少神魔,还请阁下召回魔怪大军,从长计议!”

    陆离身段婀娜,娥眉微蹙,很是好看,声音却很粗重,道:“缚日罗,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对方其实实力并不强,里面真正的神魔只有五六个人,只要击杀这五六个人,让魔族大军压过去,很快便可以将对方打垮!现在退兵,给了太皇天缓过神来的机会,再想直接击垮对方,那就有些难了!”

    缚日罗摇头:“对方已经有所防备,来不及直接推到离城了,不如索性整顿战备,趁机弄清对方的虚实。而且,你怎么知道对方只有五六个神魔?万一里面藏有更多神魔,我们只会死伤惨重。我不能拿魔族的前途来赌!”

    陆离无奈,只得高叫一声,发出刺耳的幽都魔语。

    前线,许许多多魔族之祖听到这个声音,口中传来一声声呼喝,带着魔怪大军后撤。

    秦牧听到陆离的声音,神情微动:“这是……幽都魔语?我也会啊——”

    他不假思索,口中也传来抑扬顿挫的幽都魔语,在战场上空炸响,声音传遍二三十里地。

    听到他声音的魔族之祖纷纷停步,回头看来,口中传出低沉的魔语,回应他的声音。

    秦牧高声呼喝几句,那些魔族之祖转过身来,纷纷单膝触地,低下头颅。

    屠夫、哑巴等人浑身是血,正打算衔尾追杀,见到这一幕纷纷停下,惊疑不定。

    远处,缚日罗看到镜中的魔怪和魔族之祖纷纷停步,心知不妙,看向陆离。

    陆离额头冒出一滴滴冷汗,咯咯笑道:“缚日罗,你未免太无能了,竟然让这小东西还活着!那小东西就在敌营之中!小东西,想要夺走我的掌控权?做梦!”

    她的声音变得凄厉,魔音滚滚如雷,在战场上空炸响,淹没掩盖秦牧的声音,让秦牧无法出声!

    秦牧闷哼一声,张口说出幽都魔语,声音却无法传递出去。

    那些魔族之祖露出茫然之色,纷纷起身,约束着幽都魔怪后退。

    ————书友们,粉丝战队活动又开始啦,恳请大家先加入粉丝战队,这个活动对牧神记的作用很大,入口在发现→活动中心页面,争取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