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尊神龙看着他背后的承天之门,露出疑惑之色。江淼低声道:“教主,你真的能够杀掉他?”

    秦牧悄声道:“不知道?!?br />
    江淼瞪大眼睛,失声道:“不知道?”

    “我还没有试过这座门是否能够杀掉神祇,以前最多只杀过天人境界的魔族高手,我刚才是在吓唬他,他明明已经落到如此田地,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无论如何咱们都要比他更狠……”

    秦牧解释完毕,向那尊神龙歉然道:“前辈,待会杀不了你,你不要笑话我?!?br />
    他正要催动承天之门,那尊神龙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等一下!”

    秦牧停下,承天之门立刻顿住,很是耐心道:“前辈请讲?!?br />
    那尊神龙盯着他这座门户,目光中带着恐惧,嘶声道:“我见过这座门!你与冥都天王是什么关系?他也有这样一座门户!”

    “这位冥都天王也有承天之门?”

    秦牧诧异,疑惑道:“我曾经也见过有人在冥谷开启承天之门,难道那人便是你口中的冥都天王?”

    那尊神龙声音颤抖:“你是冥都天王的后人?难怪,难怪你也可以打开这座门户……”

    秦牧摇头,笑道:“我姓秦,无忧乡的秦。冥都天王是什么人?他也姓秦吗?”

    那尊神龙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而是陷入深深的恐怖回忆中,自言自语道:“冥都天王掌握着一座门户,这座门户能够连接幽都,不知多少强敌死在他的手里??史馑焱?,命他打开幽都,开皇有着大志向,他想将幽都也纳入他的领地之中,他想掌握生死的奥妙。但是他触怒了土伯,土伯并不愿意臣服于他。于是开皇让天工神族打造一口神刀,冥都天王持刀,将幽都切下一大块,开皇命人打造酆都……”

    秦牧怔然,道:“冥都天王将幽都切开,一部分化作了酆都?这么强横?”

    那尊神龙喃喃道:“冥都天王因为窃取幽都领地,触怒了土伯,但是冥都比较机灵,化作石头,元神逃脱进入酆都。当年,死在他的那座门户下的神魔数不胜数,因此被开皇封为掌管灵魂的天王……你这座门户,不可能与他的那座门户一样!”

    秦牧眼睛一亮,急忙道:“前辈,我在冥谷中看到一座石像,那个石像身后也有一座门户连接幽都,不过被神魔以蜂巢封印。莫非此人便是冥都天王?”

    那尊神龙失魂落魄,喃喃道:“你的门户不可能与他的一样,你没有伤到我的实力,你只是一个鸡婆龙般弱小的土鳖人族……”

    秦牧脸色涨红,道:“前辈,你便有些侮辱人了!这位冥都天王,我应该见过,据我猜测,他只是一尊伪霸体,他根本不曾炼到我这种水准!”

    那尊神龙回过神来,冷笑道:“你称这座门户为承天之门?真是荒谬!这座门户在开皇时代叫做斩神玄门,上至九天之上的神祇,下至九幽之下的魔神,统统难逃斩杀!门户打开,门户闭合,神魔便魂归幽都,所以叫做斩神!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可见你修炼的不是正统。你尽管来斩我,我看你有什么本事!”

    秦牧身躯旋转,承天之门中幽都魔气溢出,弥漫大殿,极为浓郁。

    门户开启,向那尊神龙横移过去。

    “且慢!”那尊神龙额头冒出冷汗,死死的盯着这座即将将他吞没的门户,突然道。

    秦牧停步,很有耐心,道:“前辈又想说什么?”

    “你什么修为?”那尊神龙死死盯着承天之门,声音沙哑,问道。

    秦牧道:“晚辈修炼到**境界,但也开启了七星神藏?!?br />
    那尊神龙怔了怔:“**境界,开启了七星神藏?这是什么道理……不管怎样,你是七星境界,七星境界也想杀我?哈哈哈哈,果真是初生鸡婆龙不怕真龙!”

    他放下心来,傲然道:“我看你如何斩我!”

    秦牧继续催动承天之门,幽都魔气弥漫,突然那尊神龙喝道:“且慢!”

    秦牧耐心消失,忍不住催促道:“前辈,你有什么话,不防一次说完?!?br />
    那尊神龙冷笑道:“小鬼,你这次斩我,等到我脱困,我灭你九族,你想清楚了吗?你今日种的因,来日灭族便是你的果!”

    秦牧点了点头,继续催动承天之门,道:“想清楚了,你若不死,尽管来灭我九族?!?br />
    承天之门移动,秦牧口中晦涩的声音响起,念诵着晦涩难懂的幽都魔语。

    那尊神龙连忙道:“且慢!你这座门与我见过的不太一样,你口中的语言是什么语……”

    呼——

    承天之门愈发巍峨,从他身上一晃而过,门内一片漆黑,隐约可见一双无比庞大的弯角,弥漫着火焰,矗立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座门户猛然停止,那尊神龙的身躯僵直,突然轰隆一声头颅垂地,身体放松下来,死蛇一般瘫软在地,一动不动。

    秦牧散去承天之门,突然眉心传来剧烈的刺痛感,一滴黑血从他眉心流下。

    秦牧急忙盖住眉心,刺痛感越来越强烈,痛得难以忍受,突然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死死的抱住头颅!

    另一边,江淼看着承天之门将那尊神龙吞噬,就在承天之门吞没神龙的一瞬间,突然一只狰狞大口突如其来,出现在那双土伯之角和承天之门之间,一口将神龙的元神吞噬!

    江淼神色呆滞,那张大口狰狞恐怖,邪恶无比,着实将他吓到了!

    待到他醒来,上前查看那尊神龙,心中不禁骇然,只见这尊神龙已然没有了气息!

    他的元神,的确是被那张突然出现的大嘴巴吞噬,并未落入幽都!

    “秦教主,你这座门户里面好像有鬼……秦教主!”

    江淼听到秦牧痛呼声,连忙快步走来,将秦牧扶起,秦牧被剧痛折腾得浑浑噩噩,胸口处,玉佩散发出一道道幽光,将那种刺痛感逼退。

    “我没事,就是突然有一阵头疼?!?br />
    秦牧迷茫的张开眼睛,推开江淼的手,摇头道:“现在好多了,应该只是催动承天之门的后遗症。奇怪,我从前催动承天之门,便没有发生这种怪事……”

    江淼呆呆的看着他的眉心,秦牧怔了怔,笑道:“你看什么?”

    江淼惊骇道:“你的眉心有一道血印,里面似乎有东西……”

    秦牧急忙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看到自己的眉心处有一道血印,血印狭长,有一寸多,两头尖尖,中间比较宽。

    古怪的是,这道血印还有些隆起,像是磕到了头,碰肿了一样。

    他伸出手,摸了摸这道血印,里面似乎有一个圆圆的东西,稍微用力,却感觉不到疼痛。

    “难道是刚才太疼,碰到了头……那东西在动!”

    秦牧骇然,他的手指明显感觉到血印下的东西移动了一下!

    “难道我被那尊神龙附体了?”

    他连忙催动元神,内视自身,搜寻了半晌也没有发现自己体内有什么异状,哪怕是他的元神来到眉心处,也寻不到那个血印下的东西。

    江淼仔细打量他的眉心,突然竖起一根手指,道:“教主,你看着我的手指?!?br />
    秦牧依言看着他的指头,江淼移动指头,注视着他的眉心,只见血印下的那个东西也在随着他的手指移动。

    江淼试探了一番,松了口气,道:“血印下面,应该是一只眼睛?!?br />
    “眼睛?”

    秦牧大惑不解,大育天魔经中的确有一些奇妙的功法可以让自己长出第三只眼睛,但自己明明没有化作镇星君或者荧惑星君形态,怎么会长出第三只眼睛?

    “秦教主,我刚才看到你的那座门户中有鬼!”

    江淼定了定神,又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有些不寒而栗,连打几个冷战,道:“我舅舅被你这座门户吞没时,元神被拉了出来,落向那尊双角的神魔。然后一只大口突然出现,把我舅舅的元神吃了!”

    “一只大口突然出现,吃了你的舅舅?”

    秦牧愕然,揉了揉额头,纳闷道:“幽都有许多凶残成性的魔怪,是幽都的残魂和魔性凝聚而成,狰狞恐怖,莫非是幽都的魔怪作祟?”

    江淼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来得及看到那只大嘴吞掉了我舅舅,那只大嘴巴还露出残忍的笑容,然后便消失了,你的门户也闭合了?!?br />
    秦牧思索片刻,叹道:“土伯对幽都的掌控力越发薄弱了,以至于这些牛鬼蛇神都跑出来……这次我们是来寻找真龙解毒真龙巢穴的文字的,现在又落空了……”

    突然,他看到穿过那尊神龙身体的一条条锁链松弛下来,锁链上的魔文也不再流转,心头不由一跳。

    “糟了!十里星沙劫阵停止了!”

    秦牧连忙向外奔去,只见黄沙如龙,在峡谷上空流动,飞速向那口大鼎流去。

    而峡谷两边的峭壁上,一道道符文在自我燃烧,化作飞灰。

    漫天黄沙中,星犴浑身是血,拖着沉重的脚步正在向这边走来,脸色很是阴沉。

    秦牧连忙跑过去,抱起大鼎,却不由闷哼一声,没有抱动,这口大鼎内的星沙实在太重,根本抱不起来。

    他鼓荡元气,试图催动鼎中的星沙,十几粒星沙颤巍巍的飞上空中,慢悠悠的向前飘去。

    秦牧脸色顿时黑了,比走过来的星犴的脸色还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