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带着箱子和江淼刚刚冲入峡谷,突然便见峡谷两边的峭壁上一个个巨大的符文印记中光芒流动,下一刻整条峡谷中的黄沙飞起,像是掀起了一场沙暴一般!

    “不要喘气!”

    秦牧喝道:“封印自己身上所有毛孔!”

    江淼立刻醒悟过来,连忙屏住呼吸,将自身一切毛孔封闭。

    这条峡谷中的黄沙并非是黄沙,而是一个个灵兵,每一粒沙尘随时可能膨胀,化作方圆数十亩的巨石!

    倘若呼吸之间,吸了许多沙粒进入鼻腔、咽喉、肺部,那么这些沙粒膨胀为几十亩大小,后果可想而知。

    又或者皮肤毛孔进入几粒沙粒,膨胀起来只怕也是极为糟糕。

    秦牧在狂沙到来的一瞬,立刻元气涌入剑丸,剑丸顿时铮铮膨胀开来,一口口飞剑如同流水一般,化作一个有着完美圆形的金属球体,将他纳入球体之中。

    即便是最为精妙的剑法,也难以挡得住狂沙吹拂,无法确保自己能够挡得住每一粒沙,因此他索性让剑丸以最完美的圆形来?;ぷ约?。

    在离城,他已经将自己的飞剑炼到剑如流水,可以像哑巴的剑丸一样,化作任何他想要的形态。

    炼器到这一步,已经堪称神一般的炼制手段。

    秦牧刚刚躲入剑丸之中,狂沙已然掩至,只一瞬间,这个圆圆的球体便被无数飞沙砸出一个个小小的坑,密密麻麻!

    司芸香给他的炼剑的材料,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早先秦牧虽然嫌剑太重,以至于难以催动,而现在则有些庆幸司芸香给了他最好的材料,这才没有在初次碰撞中砸碎。

    但即便如此,剑丸也被当场打飞,以恐怖的速度在峡谷中撞来撞去,弹来弹去!

    剑丸中的秦牧和江淼身躯大震,难过的几乎吐血,他们在剑丸中虽然可以躲过飞沙袭击,但是飞沙撞击剑丸传来的震动却几乎将他们震碎!

    秦牧立刻竭尽所能催动剑丸,将剑丸如水般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剑丸刚刚被打出一个个小坑,便随即自我流动修复。不过,秦牧的元气往往会被飞沙砸得粉碎,难以催动剑丸,以至于剑丸上坑坑洼洼的地方越来越多。

    “这座杀阵,比我想象的更加恐怖!”秦牧心中绝望。

    而就在他们踏入峡谷的一瞬,星犴也紧随而至,探手便向剑丸抓去,突然狂沙飞来,星犴脸色微变,手指震动,神通爆发,将那些飞沙震退。

    “这些沙子不对劲,是灵兵,并非是飞沙!我的肉身乃是真神的身躯,区区飞沙,有何惧哉?”

    他也立刻看出端倪,自忖自己已经进入神境,当即闯入峡谷中,向秦牧所在的剑丸追去。

    他实力比从前更强,但是即便如此,在这片峡谷中也是前进艰难,举步维艰。

    黄沙飞起,漫天飞舞,从四面八方袭来。星犴双手翻飞,各种神通爆发开来,将飞沙挡住,即便有挡不住的飞沙落在他的身上,也只能将他打得肉身隐隐作疼,却无法伤到他。

    突然,他感觉到双足越来越沉,却是有些沙子落在他的鞋子里,星犴停下脚步,抬起脚打算抖出鞋子里的黄沙,但是身上的沙粒越来越多,这些沙子竟然像是活过来一般,往他身上流去。

    他额头冒出冷汗,竭力震飞身上的黄沙。

    而在峡谷中,嘭嘭嘭的巨响不断传来,秦牧的剑丸被砸得流星般撞来撞去,那个剑丸坑坑洼洼,似乎随时可能破碎。

    很快,星犴两条腿被陷入黄沙中,越发挣扎不脱,而秦牧的剑丸也被砸扁,显然也难以为继。

    “这小子要死了,我犯不着陪他一起死,先离开这里再说!人王造化功!”

    星犴低喝一声,身躯突然急剧缩小,变得与微尘一般,这才摆脱被黄沙淹没的厄运。

    他的造化功是得自班公措,班公措也修炼过大育天魔经,但是论造化功的造诣,星犴则要远超班公措,甚至还远在秦牧这位天魔教主之上。

    他刚刚缩小体型,一粒?;粕惩蝗患本缗蛘?,星犴神色呆滞,只见无数星球般大小的圆形巨石漫天飞舞,向他撞来!

    大与小,是相对而言,他缩小了无数倍,而沙粒膨胀了无数倍,这些沙粒便是一颗颗巨大的星球。

    他仿佛落入一片茫茫的星河之中,不过这星河无比恐怖,混乱!

    “这是一种杀神的阵法,是用来杀真神的!这种变化,是星沙化斗,随着我的变化而变化的阵势!”

    星犴闷哼一声,被两个星球般庞大的星沙夹在中央,险些一口老血喷出。这两颗星球般的星沙撞击他之后,立刻左右分开,又有两粒星沙撞来,将来不及躲避的星犴夹在中间,狠狠对撞!

    轰,轰,轰——

    一声声碰撞传来,星犴脸色苍白,终于忍不住哇的口神血。这些星沙并非是真正的星辰,而是大小数十亩的灵兵,撞击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但撞击速度实在惊人,一连串撞击,便将星犴重创!

    星犴厉喝,竭尽所能催动神通,将一粒粒巨大无比的星沙击飞,突然厉声爆喝,身后大水弥漫,化作一条长河,将他身形托起。

    长蛇飞舞,在一颗颗星球般的星沙间飞速穿梭,险之又险的避开一颗颗星球撞击。

    星犴松了口气,就在此时,突然一颗颗星沙变得无比明亮,竟然迸发出星光。

    空中,无数星沙之间一道道星光相连,数以万计的星沙合并在一起,组成一只无比诡异的眼睛。

    “糟糕……”

    星犴想到这里,那无数星辰组成的邪眼中一道光芒射出,轰击在他的身上。

    他脚下的长河崩碎,吐血倒飞而去。

    单个星沙的威力并不强,但合在一起便极为恐怖了,有伤到他的实力!

    而在漫漫的星空中,无数星沙汇聚,变成了一颗颗漂浮在空中的眼睛,嗡嗡嗡,一道道星光射来射去,向星犴射去。

    那是星光剑气,锋利无比,即便他的肉身堪称是真神肉身,也难以抵挡!

    “我被逼入阵中,已经无法脱离这座杀阵了……”

    星犴心中绝望,匆忙向秦牧看去,秦牧那边也遭遇了类似情形,他的剑丸已经被轰破,不过秦牧以魔影幻魔功化作黑影躲避星沙撞击,逃出了一劫。

    ——至于箱子和那条小龙,应该被他收入了自己的饕餮袋中。

    现在,几乎所有的星沙都化作邪眼,峡谷中到处漂浮着一颗颗星沙邪眼,正在以星光剑气围剿两人。

    星犴竭尽所能避开一道道星光剑气,心道:“有这小子陪葬,总算不亏……不对,我刚刚修成神祇,被这小子拉着陪葬,是血亏才对!”

    另一边,秦牧突然呆住了,仰头看着一只星沙邪眼,目光呆滞,似乎已经认命,束手待毙。

    星犴毕竟修为强大,肉身更是强横无比,还可以支撑,只要能够寻出星沙杀阵的术数变化,他还是有逃出去的机会。

    就在此时,他看到秦牧的肉身突然恢复如常,抬手一印,身后形成一个庞大的大罗天星的星斗阵列,与射向他的星光剑气碰撞。

    诡异的事情发生,大罗天星的周天星斗立刻被那道星光剑气光芒点亮,形成大罗天星的星辰变得无比明亮,嗡的一声,一道粗大无比的光芒射出,将一颗星沙邪眼打碎!

    星犴呆了呆,他认得秦牧这一招印法,秦牧所施展的印法厉天行也施展过,叫做大罗天星掌力!

    天圣学宫一战,厉天行用这种神通与星犴对抗,最终厉天行还是死在星犴的手中。

    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通,然而厉天行的修为不足,还是远不如他。

    然而,秦牧此刻却用这种神通扛住了星沙邪眼的星光剑气,着实诡异。

    远处,秦牧施展出大罗天星力场,一招又一招的大罗天星掌力拍出,将一颗颗星沙邪眼击溃,如履平地,向峡谷深处走去。

    星犴眼睁睁看着他消失,自己也试图施展出大罗天星掌力,然而他只学过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功,并未学过完整的大育天魔经。

    “这小子为何能够破解这座可以绞杀真神的阵法?”他心中疑惑不解。

    过了良久,秦牧走出十里长的峡谷,从十里黄沙中走出,将江淼和箱子从饕餮袋里放出来。

    江淼回头看去,只见峡谷中一只只星沙邪眼飞来飞去,星光剑气射来射去,心中不禁骇然,不知秦牧是如何走出来的。

    秦牧一言不发的打量四周,只见一道黄沙像是河流浮在空中,不断流动,再向前走,便见黄沙的源头是一口大鼎,鼎中放满了黄沙。

    这十里黄沙,应该都是出自这口大鼎。

    而在大鼎后方,是一座瑰丽的宫阙,朱颜碧瓦,雕龙画凤,神圣非凡,檐顶还有十只神兽雕塑端坐在那里,最前端的,是一个骑鹤的人。

    不过,一条条锁链从这座大殿中延伸出来,四面延伸而去,深入峡谷的峭壁之中。

    锁链时不时哗啦啦抖动一下,很是沉重。

    江淼激动起来,低声道:“我听到的神龙呼唤声,便是从这里传来的!现在听得更清楚了?!?br />
    这种声音秦牧无法听到,他不是龙族,应该只有龙族才能听到这种呼唤。

    “先不要进去?!?br />
    秦牧吩咐一声,走向锁链,细细查看一番,抬手轻轻拂在锁链上,顿时一道道华丽的符文印记从锁链中浮现出来,空中漂浮着一颗颗小小的火星,随风散去。

    他又来到峭壁旁,打量峭壁上的符文,这些符文是神文,而十里黄沙却是魔阵,用来炼死真神的,更诡异的是,神文激发催动魔阵,神魔运用极为精妙。

    “率性所行,纯任自然,便谓之道。所以是神是魔,与我何干?”

    秦牧面色古井无波,道:“江淼,这是天圣教的教义。你伸出手来?!?br />
    江淼伸出手掌,秦牧用朱砂在他掌心中画了一个符文,与崖壁上的神文几乎一模一样,道:“走吧,我们进去?!?br />
    江淼不解其意,连忙走进大殿。

    大殿中,一尊神龙被重重锁链锁住肉身,锁链从这尊神龙的体内穿过,将他锁在这里。

    他无比魁梧,神圣,一身龙气龙威,让人仰视。

    神龙张开眼睛,向秦牧与江淼看来,突然开口,声音轰隆隆震动:“我的族人,你终于来了!”

    江淼连忙道:“教主,咱们快点解救这位神龙前辈!”

    秦牧摇了摇头,双眸注视着这尊被锁住的巨龙,轻声道:“这位神龙前辈,我有一事不解。你为何被我天圣教的开山祖师锁在这里?”

    ————多写了五百字,迟到了二十四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