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道:“哲华黎,你不想让我看看你师父的刀法了吗?”

    哲华黎停下脚步,侧头道:“不,我想让你看看我的刀法?!?br />
    秦牧露出笑容,悠然道:“先前你对我说,想让我看看洛无双的刀法,我便知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因为刀法是洛无双的,不是你的,你修炼得再完美也始终是洛无双的。现在你想让我看一看你的刀法,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好,我等你!”

    哲华黎离去,声音传来:“你不要死了。我师父缚日罗下达了悬赏令,许多魔神的弟子都在前路上等你?!?br />
    “这个家伙,比他师父洛无双可爱多了。他的刀法的确大有精进,进步神速?!?br />
    秦牧目送他远去,深感压力,他的肌肉震动,震碎哲华黎目光中的刀意,甚至传来叮叮的脆响,仿佛哲华黎的目光形成了实质一般!

    这等进步速度非??植?!

    哲华黎在刀道上的进步非常大,此人拥有少年真神的肉身、元神,倘若再臻入刀法极境,那么胜过秦牧也不在话下。

    而现在,他已经踏入了刀法极境的边缘,再往前走,他便会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刀法,像秦牧开创劫剑后剑法近道,他也会开创自己的刀法,从而做到刀法近道!

    哲华黎能够进步如此神速,是秦牧给他的压力,而现在轮到秦牧感受到哲华黎带给自己的压力了。

    “我的肉身最大的弱点,在于各练各的,手是手,腿是腿,眼是眼,心是心,无法将肉身力量统一起来。倘若能够将肉身力量统一,那么我的肉身绝不会这些所谓的少年真神少年真魔弱,甚至还会更强!”

    他一边迎着太阳前进,一边冥思,哲华黎、雨禾等人的肉身之所以强,是因为他们修炼的功法是由神魔传授的,这些功法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打磨,已经可以将肉身的方方面面锻炼到极致。

    哲华黎、雨禾这等年轻高手无需思索功法为何这样运行,他们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便可以让自己的肉身修为达到极高的境地。

    而秦牧不同,秦牧从村长那里学到的霸体三丹功原本只有第一重的功法,而且是有功无法,没有神通,后来东拼西凑,融合了一大堆功法,有好有坏,他的霸体三丹功可以说是一个破烂王,叫花子的百衲衣,遍体补丁,时常需要修补。

    再到后来,他学到大育天魔经,领悟出大一统功法,又从秦汉珍那里了解到大育天魔经就是霸体三丹功的法门。

    那时,秦牧的功法才算是勉强定型。

    等到秦牧得到真龙巢穴,将真龙之主的功法与霸体三丹功融合,又让他的功法出现了很大的补丁。

    补丁太多,拳法是拳法,腿法是腿法,神眼是神眼,归根结底,还是功法的问题导致他的肉身不如雨禾、哲华黎等人,比桑婳也要逊色一些。

    他的思维跳脱,想人之所不想,想人之所不敢想,不被传统所束缚,因此他才能开创出注入元神引、剑十八式、三元神会诀等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神通,能够制造出灵能对迁桥这种连接两界的大金属重器。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思维太跳脱,导致他功法上的不足。

    “我已经解决了剑法入道的问题,按照劫剑继续参悟下去,那么现在要解决的便是功法入道的问题!”

    秦牧脚步不停,神色却显得有些呆滞,怔怔出神。

    突然,他元气溢出,在他面前飞速勾勒出自己的灵胎神藏,勾勒出灵胎的形状,构建出日月,接着元气流动,向外扩张,升起金木水火土五星,灵台扩张,化作大地的形态,确立**,金木水火土五星与日月双星相互运转,形成七星。

    秦牧以此为基点,双手十指跳动,练气成丝,围绕灵台、五曜、**不断建构自己的元气运行路径。

    过了片刻,他搭建出一个无比复杂的元气运行网络,元气网络像是血管一样,围绕着三大神藏构建出一个人体的形态。

    这是他的霸体三丹功的元气运行路径!

    他的功法极为复杂,因此搭建出来的元气运行网络也极为复杂。

    秦牧丈量一番,修改一些错误的地方,随即元气不断飞出,在这个复杂无比的人体网络中塑造骨骼,心肝脾肺肾,然后塑造血肉,筋络,血管。

    他五指张开,元气膨胀,面前的人体顿时变成三丈多高,依旧清晰无比。

    秦牧一边前进,一边去掉多余重复的细枝末节,合并一些元气运行路径,让自己的霸体三丹功不再那么复杂,然后神识一番,添加元气运行时肉身炼不到的地方。

    他修改的地方越来越多,去掉的地方也越来越多。

    秦牧越来越兴奋,灵胎也在他的体内飞速穿行,审视自己肉身结构,同时他自己则在元气人体中不断修改调节。

    良久之后,灵胎回归神藏,坐镇灵台。秦牧双手一分,元气人体的血肉骨骼悉数散去,只剩下元气运行网络和三大神藏结构。

    他的魔元飞出,架构出魔道灵胎神藏,与灵胎神藏相互对应,互为倒影,继续修改。

    待到他自认为已经完美之时,秦牧立刻催动这门经过大刀阔斧修改的新的霸体三丹功,细细体会功法运行时的不足,然后在元气人体上修改,不断尝试,力图更加完美。

    他的元气运行渐渐不再那么复杂,但却更加高效,经过改良,元气运行一周基本上肉身各个角落都可以经过淬炼。

    “我的功法还不够完美!关于魔元运行,还有许多地方可以继续改良!而且神眼中的元气运行,也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方?!?br />
    经过自身的尝试,他又发现许多不足之处,立刻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修缮之中。

    “秦牧!”

    突然,前方出现几个魔族,立刻发现了他,其中一位魔族神通者大喜,哈哈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便是我陀术立功之时!秦牧,与我一战!”

    秦牧充耳不闻,一边十指跳动,继续改良前方的元气人体网络,一边继续前进。

    陀术皱了皱眉,飞身而起,身后猛然有两张巨大的黑翅张开,振翅飞来。

    秦牧毫无觉察,陀术唳啸,杀至秦牧身前数十丈处,突然身形一翻,无数羽剑从双翅间飞出,向秦牧刺去!

    “魔神修戚弟子,修罗部陀术,领教!”

    陀术报出名号,却见秦牧的脚步依旧未曾停下,对他的羽剑也是视而不见,但是他的剑雨来到秦牧身前时,秦牧的脚步突然诡异的移动,从那无数羽剑中闪避而过,自己的剑法竟然没能伤到他的分毫。

    呼——

    秦牧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眼睛依旧盯着前方的元气人体网络,炯炯有神,五指轻叩,元气人体网络散去,只剩下两只由元气构建而成的神眼阵法网络。

    那神眼阵法网络中心,是一个由无数星辰组成的星团,中央是太阳,星团外层是诸天阵纹体系。

    这是瞎子将自己的九重天开眼法与姊青神祇的第一神眼的阵法融合,所开创的神眼功法。

    秦牧精神高度亢奋,高度集中,不断改善元气运行轨迹,对擦身而过的陀术视而不见。

    陀术双翼如刀,挥刀连斩,眨眼间砍出数百道,身形连翻带滚,时而纵身双翼连劈,时而横身旋转连斩,时而陀螺般横扫,刀法精湛无比。

    羽剑也呼啸飞来,嗤嗤嗤围绕秦牧飞舞,剑法也是极为精妙。

    魔神修戚本来便是号称刀剑双绝,他是魔神修戚的弟子,也是刀剑双修。

    然而秦牧身形扭曲,步法也变得愈发诡异,走出他的攻击范围,陀术一招也没能击中,不由呆了呆。

    其他几个魔族飞速赶至,齐齐通下杀手,这几位魔族也都是高手,是魔族一尊尊魔神用心调教出来的得意弟子,一位魔族怒吼,化作熔岩巨人,周身魔火熊熊,一团团魔火围绕身躯飞舞,一拳轰来,魔火突然炸开,威能惊天动地。

    另一位魔族神通者身缠魔龙,魔龙来去如飞,呼啸间便是数十丈远近,吞吞吐吐,攻击诡异莫测。

    还有一位八爪女,张口喷出天罗地网,一根根蛛丝锋利无比,布下大阵。

    过了片刻,几人呆滞,他们根本不曾碰到秦牧的身子,便见秦牧踩着蛛丝摇摇晃晃的进入杀阵,躲开蛛女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然后走出杀阵,将一脸茫然的蛛女抛在身后,又迎上熔岩巨人,踩在他的拳头上,从他的手臂上走到他的脸上,又从他背后走了下来。

    而那个修炼魔龙神通的魔族高手根本没有触及到秦牧分毫,便见这个一脸兴奋的人族小子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

    众人额头冷汗滚滚,陀术追向前方的秦牧,厉声道:“通知其他高手!”

    那熔岩巨人怒吼一声,一拳轰向天空,一团魔火在半空中炸开,化作方圆数十亩大小的魔眼,熊熊燃烧。

    远处,一位位魔族高手被惊动,呼啸而来。

    过了不久,只见百十位魔族高手在追杀秦牧,半空中大河澎湃,那是黄泉之水,被魔族高手炼成了灵兵,冲向秦牧,而秦牧却踩在大河的端头,被送出好远。

    “地动天星!”

    一位魔族强者双臂高举,一颗颗陨石从天而降,带着滚滚的浓烟轰隆隆砸得大地震动,秦牧在陨石间行走,毫发无伤。

    “阴魂索命!”

    一个老妪摇动白骨幡,幡中无数阴魂飞出,穿梭如织,将秦牧淹没,然后秦牧走出。

    “血骷髅!”

    又有一人打开葫芦,葫芦中无数血骷髅头飞出,向秦牧扑去,还是没能将他留下。

    “一群笨蛋!”

    突然,一位魔族高手冷笑道:“攻击他没有任何用处,他现在悟道之中,他前方的那个古怪的元气眼睛,便是他悟道所在,将那元气大眼打碎!”

    众人精神大振,一道道神通轰去,秦牧面前的元气架构的大眼睛顿时被打得粉碎。

    众人大喜,却见一直在迷迷糊糊行走的秦牧停下了脚步,缓缓地抬起头来。

    “你们……”

    秦牧双瞳中还带着一丝迷惑,渐渐地迷惑变成了愤怒,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你们胆敢打搅我参悟功法……”

    那位点醒众人让众人打断秦牧悟道的魔道高手顿时兴奋起来,高声道:“他现在悟道状态被破,不在道境之中,无论身法还是神通都弱了许多,杀了他!”

    众人呼啸涌来。

    剑光亮起。

    “你们作死??!”剑光中,传来秦牧愤怒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