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以万计的骷髅和僵尸将秦牧拥在中央,像是潮水一般向东方赶去,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淹没。

    不祥之地的确充满了各种诡异的东西,多是神魔和战死的神通者的怨念或者残魂形成的奇异生灵,这些生灵混杂了神魔生前拼死一击留下的神通,因此往往实力异常强大,形态也异常诡异恐怖。

    因为那场战争实在惨烈,死在此地的神魔和神通者各种负面情绪爆发,神血魔血混杂在一起,所以形成了不祥之地这种奇怪的地方,而里面的生灵也是心态扭曲。

    路上,秦牧见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不祥之物,神魔血肉混杂形成的肉山,长着几百个脑袋的白骨蜈蚣,四处乱跑的手骨,龙头马身长尾浑身都是骨头的怪物。

    不过,任由这些不祥之物如何强大,面对七杀星君尉獠的大军也只能等死,被欢快的骷髅和僵尸大军平推过去。

    不祥之地的辽阔有些难以想象,即便秦牧他们的速度不慢,也走了两天多时间这才来到不祥之地的边缘。

    “秦小友,再往前便要离开不祥之地,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br />
    尉獠站定脚步,抱拳施礼:“就此别过?!?br />
    秦牧还礼:“就此别过。我此去之后,必然前往酆都,询问阎王,看看能否解决诸位安身之地。诸君等我消息?!彼蛋?,转身离去。

    尉獠目送他远去,突然高声道:“秦小友,你也姓秦,你与开皇是什么关系?”

    秦牧回头,挥了挥手:“开皇是我始祖!”

    “难怪,难怪……”

    尉獠微微一怔,看着他走出了不祥之地,突然兴奋起来,呼喝连连,高声道:“儿郎们,咱们走,去打下不祥之地大大的江山,统治不祥,等待开皇降临!”

    无数骷髅和僵尸跟随他呼啸而去,冲入魔气弥漫的不祥之地深处。

    秦牧走出不祥之地,回头看去,不祥之地中爆发出一股股恐怖的悸动,应该是七杀星君尉獠在攻打其他不祥。

    “虽死尚酣战,白骨报君恩。真壮士也!”

    他在昏暗中向东方走去,不祥之地或许会成为尉獠的领地,这个领地在魔族的领地之中,也许会成为插入魔族心腹的一根钉子。

    “咦,我还记得那些幽都语!”

    秦牧眨眨眼睛,他脑海中的那些幽都语竟然还是没有消失,难道不祥之地的诡异一直伴随着他?

    不仅如此,他还能看到另一座灵胎神藏的门户,依旧与他原本的灵胎神藏对立。

    “我就这样掌握了幽都语,这件事有些古怪了……”

    他再度现出镇星君形态,承天之门再现,那卷古书再度出现,他翻开古书,却没有念诵,而是一页一页的默诵,将书中的幽都语记住。

    半个时辰后,他将书籍中的幽都语完全记下,这才散去镇星君形态,身后的承天之门也自消失。

    “我只在冥谷地底的疑似霸体的石像见到过承天之门,但是那位疑似霸体的石像并未捧着一卷书,我所见过的那些神圣以及神通者,好像只有我一人现出镇星君形态时,手中才会多出一卷古籍?!?br />
    秦牧苦苦思索,过了片刻这才想通:“冥谷地底的那个霸体石像,其实是与虚生花一样,都是伪霸体。只有真正的霸体,手中才会出现这样的古籍!回头去问问村长,他知道的比我更多!”

    他想通这个关键,终于释怀,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口中再度传来幽都语,一边念诵书中的内容,一边向东方奔去。

    一股股魔气相继涌来,钻入他的眉心,让他的魔道修为愈发高涨。

    这次没有出现死者复生的异状,死者复生,应该是那卷古书的作用。秦牧放下心来,只要不拿出那卷古书,那么书中的幽都语就是一种奇妙的修炼方式,不必担心扰乱幽都,被阴差追杀。

    他一路狂奔,所过之处,魔气被他牵引而来,如同狼烟被拉得笔直,不像是一个神通者,而像是一个大魔头在呼啸奔行。

    突然,他停止念诵幽都魔语,口中反而传来深奥晦涩的神语,魔元冲击魔道灵胎神藏的门户。他的脑海中顿时有魔语响起,似乎从黑暗深处的九泉之下传来,诡异莫测,干扰他的魔元,阻止他冲开这座门户。

    他口中的神语也蕴藏着奇异的力量,与那突如其来的魔语抗衡。

    当年秦牧打开灵胎神藏时,也有神语似乎是从九天之上传来,干扰他灵胎破壁,被他借用魔语和佛语强行破壁,这才能够修成灵胎。

    那次,只能算是侥幸。

    现在,他如法炮制,此时他的神语造诣胜过那时不知凡几,用神语来对抗九泉之下传来的魔语,得心应手,让他的魔元得以畅通无阻,轰击灵胎壁!

    轰隆——

    他体内传来雷鸣般的巨响,另一座灵胎神藏被他一股脑冲开,魔道修为顿时暴涨,引来的魔气越来越多,而九泉之下传来的魔语戛然而止。

    “这座灵胎神藏中,并没有魔道灵胎!”

    秦牧惊讶,他的这座魔道灵胎神藏空空荡荡,只有一座灵台,灵台上烙印着各色古怪的魔道符文。

    “霸体三丹功!”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体内的魔元涌动,蜂拥而来流入魔道灵胎神藏中,就在此时,光芒一闪,他的灵胎突然间出现在这座神藏中,落座在灵台上,呼吸吐纳,吞吐魔元。

    灵胎吐出的魔元在空中交织,形成一轮魔日和魔月。

    “村长还是了不起!传授给我的霸体三丹功竟然连魔道也能修炼!”

    秦牧不禁动容,对村长佩服得五体投地,暗赞一声:“我何时能有他老人家这等眼界见识?”

    霸体三丹功与他口中的幽都魔语并行不悖,霸体三丹功催动魔元,灵胎呼吸吐纳,幽都魔语则牵引魔气入体,他的魔道修为愈发雄浑,不断高涨,不久之后,灵胎神藏中的魔日魔月便基本定型,与另一座灵胎神藏的大日和明月遥相对应,像是那座神藏的倒影。

    待到秦牧觉得修行圆满,便径自冲击五曜神藏,轰隆一声巨响,便将魔道五曜神藏破开,五颗魔道五曜星辰悬于空中,闪烁着诡异的魔光。

    他的霸体三丹功运行起来愈发复杂,魔元连接五曜,以奇异的方式运转,魔道修为也愈发深厚。

    “以这个速度修炼下去,只怕要不了几日,我的魔道修为便可以追上神道修为了?!?br />
    魔族领地中还有不少搜寻他的高手,成群结队,四处围捕,有不少魔族高手远远便看到秦牧,却没有在意,浑然想不到这个比他们还像是魔头的家伙,便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秦牧。

    秦牧一路畅通无阻,不断东进,走了六七日,突然天空出现一点亮光。

    他抬头看去,只见那亮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一轮圆圆的太阳出现在空中,给魔族领地带来了一些光照。

    秦牧心花怒放,长长舒了口气:“这轮太阳是圆的,不是扁的!国师还是了不起!”

    他看着太阳升起的方位,丈量一下地面的影子,又向前奔出二十里地,算了一下影子夹角,推算一番,心道:“我离太阳升起之地,还有一万多里。缚日罗的确神通广大,竟然将我掳走这么远!”

    天空中的太阳圆坨坨,让他顿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心情也不由开朗了许多。

    突然,前方出现一座神城,神城四周,魔族来往者众多。

    一队队魔族人马四下搜寻,将过路的魔族也拦下盘查。秦牧微微皱眉,决定还是绕过这座神城。

    突然,阵阵蹄声传来,一队魔族向这边奔来,远远看到他,喝道:“停下!”

    秦牧停步,为首的骑士道:“不是那人,我们走!”说罢,带着其他魔族神通者呼啸而去。

    秦牧松了口气,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个小子,我还需要一个扈从,过来,做我的扈从!”

    秦牧微微一怔,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背负妖刀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正是哲华黎。

    秦牧走上前去,哲华黎背后的妖刀刀柄,那只妖眼猛然张开,旋转,泛出血色,妖眼兴奋的盯着他,过了片刻,妖刀妖眼闭合。

    哲华黎向前走去,道:“跟上来?!?br />
    秦牧跟随他走去,哲华黎带着他一路东行,带着他走过这座神城,路上盘查的魔族强者很多,一波又一波,但见到哲华黎,便不加以盘查。

    待来到城东百里处,哲华黎停步,淡然道:“你继续东行?!?br />
    秦牧依言向前走去,这时感觉到一双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两口刀插入他的身体!

    秦牧肌肉僵硬,随即肌肉弹跳两下,将这股刀意震碎。

    目光中的刀意被震碎,竟然还发出叮叮的脆响。

    哲华黎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果然是你?!?br />
    秦牧散去周身的魔气,转过身来,微笑道:“哲华黎,你的刀法大有长进?!?br />
    哲华黎,双眸如刀,迫使秦牧不得不震碎他目光中的刀意,显然离城之战后,他的刀法进步很大!

    “秦兄能够从蒙城逃到这里,而且活着穿过不祥之地,真是令人惊讶。离城一别,我仔细研究了你的那招剑法,开劫剑法,的确很强,但我也有所领悟?!?br />
    哲华黎淡然道:“我不会让你死在其他人的手中,能够杀你的人,只能是我!整个太皇天,所有魔神的弟子都在寻找你,你不要死在路上了?!?br />
    “多谢?!鼻啬凉?。

    哲华黎根本不受他的礼节,闪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