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大喜,他此来的目的便是为了游历,见识大千世界的神通者的强大一面,学习其他人的长处,使自己成长到能够与初祖人皇抗衡的程度。

    太皇天的魔族神通者高手众多,绝对是交流技法的好对手!

    而且,有了黑虎神这尊神祇在,也无需担心遭遇魔神跑不掉。

    黑虎神的速度极为迅捷,即便是面对三五尊魔神,也完全可以从容退走。

    而且,有黑虎神这句话,即便惹祸,锅也由黑虎神来背,与秦大教主无关。

    桑婳、雨禾也放下心来,有黑虎神这尊神祇在身边,他们此行肯定没有危险。

    众人当即走下城楼,雨禾胆大心细,比桑婳要成熟一些,道:“虎尊,这次是去魔族领地,虎尊最好不要释放气势,否则会有魔族的魔神阻拦。最好还是装作普通的神通者。我太皇天的诸神之所以不能去魔族领地,便是因为魔族魔神对神祇的气息极为敏感?!?br />
    黑虎神收敛气势,笑道:“你们放心,我不会露出马脚将魔神引来。这次是你们的历练,我只在旁边看着,不会插手?!?br />
    他们脚步很快,哪怕是修为较低的神通者也能跟上,这次桑婳雨禾因为要潜入魔族领地,所以带来的都是精锐,个个都是军中好手,经历过生死厮杀。

    接近魔族领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缕缕魔气在山林间飘来荡去,这里像是笼罩着一层灰雾,能够看见东西但是看不到很远的地方。

    有神通者打算催动火焰神通照明,立刻被蜀繇将他的神通捏爆,沉声道:“这里是魔族的地盘,除非生死关头,谁也不能用照明类的神通,否则便会暴露行踪!记住,遇到敌人,一定要尽快解决敌手,结束战斗,绝不可以引来更多的敌人!”

    众人心中凛然,急忙称是。

    “蜀繇的眼界不坏?!?br />
    秦牧暗赞一声,向桑婳道:“你有没有去镇神塔?”

    桑婳摇头,长辫子垂在胸前,道:“还没来得及去。这几日事情实在太多,无暇前去。最近一段时间魔族一直没有动静,让我很害怕,而天师这一次带着二十四尊神离开,至今没有消息,让我总有些不祥的感觉?!?br />
    秦牧微微皱眉,樵夫圣人与二十四尊神离开,至今未归,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大战爆发,的确有些诡异。

    “当心,我们已经正式进入魔族领地了!丁云,你元神探路!”

    雨禾一声令下,一位神通者立刻跏趺而坐,元神出窍,另一个神通者上前,将他背起。

    他们多是七星境界的神通者,修炼七星境界元神已经可以出窍,只是太皇天的神通者没有经历延康国的元神变法,他们的元神强度还不够强,飞不太远,不过用来探路还是可以的。

    众人继续赶路,过了片刻,丁云的元神飞回,道:“西南二百里,有一处城镇,大概有两千多人正在被魔族奴役,不知道在建造什么东西,旁边还有些村庄,住的都是老幼妇孺,人数不少。不过去那里的路上,有六个魔族的哨塔,哨塔很高,我不敢细看,唯恐被里面的魔族神通者察觉我的元神?!?br />
    雨禾询问道:“哨塔相隔多少里?”

    丁云脸色微红,讷讷道:“我术算不好,没有算过……”

    雨禾皱了皱眉头,犯愁道:“哨塔中的魔族,都是**境界七星境界的神通者,警觉性极高,倘若惊动了他们,传讯出去,那么迎接我们的便不是区区几个游兵散勇了,而是魔族的天人境界甚至生死境界神桥境界强者了!”

    丁云摇头:“其他地方也都有哨塔,数量不少?!?br />
    蜀繇思索片刻,道:“那么,只能悄悄摸过去,在第一时间除掉哨塔上的魔族,只是倘若有任何一个魔族提前察觉,我们都必须要撤退……”

    秦牧心中微动,道:“你们谁的元气最韧?元气最强?”

    众人向他看来,一个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雨禾与蜀繇迟疑一下,也默不作声。

    秦牧解释道:“倘若元气足够强韧,可以在百里之外催动剑丸,剑丸比较小,直达百里之外,直接灭掉哨塔上的魔族,根本不会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机会!”

    众人还是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秦牧疑惑,正要再说,桑婳毕竟心直口快,道:“打谷子的教主哥哥,在场的神通者除了虎尊之外,不就是你的元气最韧最强吗?”

    众人连忙点头。

    蜀繇无奈道:“教主在离城一战,连斩四大魔族强者,我们都很服气,再谦虚便是虚伪了?!?br />
    秦牧挠了挠头,这才想起来自己为数不多胜过雨禾、蜀繇等人的,除了剑法神通和元神之外,便是自己的元气修为了。

    “好,我来拔除哨塔,你们紧跟在我后面!”

    秦牧起身,手指在眉心一点:“元神出窍!”

    他的元神一晃儿去,消失不见。

    “好强的元神!”

    众人包括雨禾都吓了一跳,秦牧的元神几乎炼得如同实质,简直不逊于天人境界神通者的元神,堪称强大!

    “我虽然是太皇天七星境界第一,自认方方面面都达到少年真神的水准,但元神还是远不如他?!庇旰眺鋈?。

    桑婳上前,便要将秦牧抱起来赶路,突然却见秦牧没有元神的肉身向前奔跑,速度渐渐加快,不由吓了一跳。

    黑虎神迈开脚步跟着秦牧,道:“别看了,这是神控法,我家主公的法门,快点跟上来!”

    众人连忙跟上,刚刚追上秦牧,突然秦牧的元神飒沓归来,回归肉身,拍了一下饕餮袋,饕餮袋中剑丸飞出,滴溜溜旋转,猛然加速破空而去。

    秦牧也突然加速,向前狂飙,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竟然超过声音,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形。

    雨禾等神通者皱眉,秦牧这样奔行固然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这声音传出去必然会其他哨塔。

    丁云探路说,除了必经之路的六个哨塔之外,还有其他哨塔,不在这条路上。秦牧破空,声音太响,惊动了其他哨塔只怕会让他们此行败露,不得不退走。

    雨禾猛地咬牙:“跟上!”

    众人急忙加速,奋力狂奔,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轰轰轰一声声爆响传来,他的速度各自超过声音,只是有的快有的较慢。

    雨禾、蜀繇和桑婳的速度最快,比秦牧还要快出一些,三人追上秦牧,向前看去,只见那剑丸已然来到第一个哨塔!

    那口剑丸距离哨塔还有十多丈远近,旋转之中便有无数口剑从中飞出,咻的一声从哨塔中穿过,接着十几口飞剑突然剑尖向下,贴地飞行,而空中的那无数口飞剑则叮叮叮的与剑丸撞击,回到剑丸之中,剑丸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径自向前冲去。

    秦牧也在向前狂奔,几个瞬息间便可以看到第二座哨塔,那座哨塔下有几个魔族神通者正在饮酒作乐,哨塔上也有两个魔族东张西望。

    贴着地面飞行的那十几口飞剑飞来,饮酒作乐的魔族根本不曾反应过来,便头颅飞起,十几口飞剑带着血光冲上空中,与飞出哨塔的剑丸叮叮碰撞。

    呼——

    秦牧飞驰而来,狂风般经过这个哨塔,冲向第三座哨塔。

    雨禾、蜀繇和桑婳连忙跟上,待来到第三座哨塔,只见秦牧猛然停步,剑丸却早已冲向第四座哨塔。

    秦牧脚步不丁不八,右手掐着剑诀,周身元气蒸腾,如同醉酒一般迈步踱来踱去,剑指时不时刺出,然后双手各自掐着剑诀,连连刺出。

    剑丸从一座座哨塔中撞了过去,后方无数飞剑如同飞鱼一般四下乱窜,将哨塔中的魔族神通者斩杀,随着剑丸飞出,连续破开第四、第五、第六哨塔。

    其他神通者追赶过来,刚刚停步,丁云立刻元神出窍,向秦牧的剑丸追去,却见秦牧的剑丸破开第六座哨塔之后,剑丸哗啦分解,八千口剑飞成两拨,各自碰撞,化作两枚较小的剑丸,向两旁飞去。

    丁云吓了一跳,元神追着其中一个剑丸而去,只见那枚剑丸如法炮制,以恐怖的速度绕行了半周,沿途所过之处一座座哨塔中的魔族被斩,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待到这枚剑丸来到最后一个哨塔时,丁云听到了他们速度超过声音爆发出的雷鸣声,不过雷声并不大,那座哨塔上的魔族神通者探头出来张望,他们背后,剑丸飞入塔中,剑光爆发,将他们淹没。

    丁云连忙收回元神,刚刚回到肉身,却见那枚剑丸正在向这边飞来,与此同时,另一枚剑丸也呼啸而至。

    两枚剑丸在秦牧面前叮的一声碰撞在一起,化作稍大一些的剑丸,轻轻的飘落在秦牧手中。

    “幸不辱命?!鼻啬撂鹜防?,露出笑容。

    众人紧张的喘不过气,他们才刚刚停下来,还没有看清楚四周的地理。

    蜀繇看向丁云,丁云点了点头,道:“四周方圆一百五十里,但凡能够听到雷鸣声的哨塔,统统被教主摧毁,更远的地方,听不到那里发出的声音?!?br />
    “一百五十里?”

    雨禾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刚才秦牧只是说一百里,而现在他竟然将方圆一百五十里的哨塔统统拔掉,这元气修为也太强横了!

    “看来他的确是谦虚了?!彼闹邪档?。

    蜀繇沉声道:“我们速速过去!教主,你刚才控剑太多,是否需要歇息一下?”

    秦牧摇头道:“没事,我的元气还很充沛?!?br />
    蜀繇吓了一跳,心中暗道一声变态,众人沿着被摧毁的哨塔向前赶去,没过多久,他们距离丁云所说的那座小镇已经不远。

    众人各自隐藏行迹,向前看去,不由心神震动。

    前方,那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小镇,而是一座巨大的祭坛,与樵夫圣人降临时的那座祭坛相比也丝毫不??!

    数以千计的人族青壮,在魔族将士的监视下,正在修建这座祭坛。

    祭坛已经搭建了大半,有许多魔族神通者提着大桶,醮着桶里的鲜血在祭坛上烙印符文印记。

    “魔族不是已经挤垮了太皇天的世界壁垒了吗?按理来说,魔族世界与太皇天之间的世界壁垒已经无法阻止魔族的神魔降临,他们为何还要搭建祭坛?”

    秦牧疑惑不解,低声道:“莫非,他们打算召唤的神魔,不是魔族世界的神魔?难道是……”

    他想起哲华黎的来历,心中有些不安。

    哲华黎是洛无双的弟子,来自那个所谓的真天庭!

    蜀繇急忙道:“有天人境界的强者!大家收回目光,不要看!”

    众人各自收回目光,祭坛旁边,那位天人境界的魔族强者身后立着高达十多丈的元神,魁梧雄壮,他的元神似有所感,四下张望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

    秦牧取出一面镜子,用镜子映照祭坛四周,道:“这里的魔族不算多,除了那位天人高手之外,其他人不难对付……”

    就在此时,他看到祭坛内部一个身影走了出来,脸色顿时变了。

    “缚日罗!”

    秦牧的手掌抖了抖,镜子中的缚日罗走出祭坛,抬起头来,从镜子里看向镜子外的他。

    “跑……”

    秦牧声音沙哑,镜子中的缚日罗迈开脚步,从镜子里向外走来,像是梦魇降临一般身形越来越大,将镜子塞满。

    “快跑——”秦牧厉声喝道。

    ————第一更!三千八百字的伪大章!大哥哥小姐姐们,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