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那天魔将领的两半身体跌落下来,还未完全咽气,落地的时候还能动弹两下。

    他毕竟是天人境界高手,而且长了四颗头,秦牧只是用太阴玉眼将他切成两半,以他强大的生命力不可能在一瞬间便死翘翘。

    他的四颗脑袋恶狠狠的盯着秦牧,但还是渐渐没有了气息。

    四周,诸多太皇天的神通者脸上的吃惊神色还未散去,呆呆的看着这个在血淋漓的战场中还在自顾自的运算的大男孩。

    刚才那个穷凶极恶的天魔将领乃是天人境界的大高手,在魔族中也是鼎鼎有名的年轻强者,实力高深莫测,倘若动手,只怕祭坛上会死上百十人,然而也未必能留下他。

    “这人是谁?”一个太皇天的神通者低声问道。

    旁边有人道:“魔神缚日罗的弟子,魔族天人境界的高手之中,他位列第七,被誉为是可以成长为真魔的强者,是缚日罗最喜爱的弟子……”

    “不,我问的是他?!?br />
    “不知道……”

    ……

    长辫子少女将秦牧拉起来,笑道:“你杀了缚羽枭,这家伙在魔族天人境界中的地位很高,你算是立了大功了!”

    秦牧瞥了瞥尸体,惊讶道:“他的地位这么高?难怪实力那么强横,如果不是我从樵夫圣人那里学会了一招,只怕连他一击都接不下来?!?br />
    他又蹲了下去,继续演算。

    长辫子少女看了看他身旁的那只玉眼,疑惑道:“你怎么杀他的?这只眼睛是……”

    “这枚玉眼大概是上皇时代的神炼制,将阵法建在月亮上,借月亮光芒用来照明的?!?br />
    秦牧自顾自计算,道:“缚羽枭有四颗脑袋,四颗脑袋同时控制身体,会造成思维冲突,面对突发事件,他的四颗脑袋无需分别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的反应应该是肌肉记忆反应。我只需要按照缚羽枭的神通和招式来计算出他的肌肉记忆反应,算出他在危急情况下肌肉记忆对他的影响,便可以知道他的运动轨迹,然后启动这枚太阴玉眼。他腾空而起的一瞬,自己便会撞上去,把自己杀了?!?br />
    长辫子少女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自己撞上去把自己杀了?

    术算还能这么用?怎么计算的?

    “你们这里有没有精通术数的高手?”

    秦牧打开饕餮袋,那些术算灵兵又哗啦啦飞回饕餮袋中,皱眉道:“搭建世界桥,运算量太大,靠我一个人运算的话,估计要算大半年时间算出祭祀灵能换算方程,推导出灵能对迁方程,然后才能建立跨过两个世界的桥的空间术数模型?!弊ⅱ?br />
    四周一片沉默。

    过了片刻,长辫子少女涩声道:“你刚才说啥程?”

    “方程。方的意思是并列,程的意思是竖式,方程是用来求解元……元?不是元气,你们不知道什么是元?元是未知,放在术算里面,就是未知数?!?br />
    秦牧抬头,看到她和四周的那些太皇天神通者的表情,这些人像是在听天书一般,他不由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试探道:“你们这里没有算经十书?最粗浅的九章算术呢……也没学过啊,那么太玄算经呢?**算经也没有学过?周天星斗阵列方程你们总学过吧?这是关于天象的计算!”

    四周众人茫然摇头。

    长辫子少女道:“学术算有什么用?”

    其他人纷纷点头,笑道:“天天上战场厮杀,谁有时间学这个?提升实力的最快途径,就是勤修苦练,学习神通,参悟神通!”

    秦牧气道:“你们不算天象吗?天上星辰移动轨迹你们总应该计算的吧?”

    众人面色古怪,秦牧心中纳闷他们为何做出这幅表情,突然,一个神通者道:“天上没有星辰,计算什么?”

    秦牧呆了呆,抬头看天。

    太皇天的天空漆黑一片,没有星辰,只挂着一颗半太阳。之所以还有半个太阳,是因为那轮太阳的确只有半个!

    秦牧甚至还看到那半轮太阳残缺的部位还有一些规模宏大的建筑,不过没有建造完成,这半个太阳,竟然像是建造出来的,不是天然形成的!

    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天上两轮太阳,竟然都不是圆的!

    他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太阳,应该是黑夜,这次才见到太皇天的太阳,然而天上有一个半太阳不说,太阳竟然还不是规则的圆球,而是有些方,有些椭圆,有些地方还有些歪歪扭扭!

    秦牧恨不得飞到天上去,将这两个太阳给打磨平整了!

    哪怕是延康的天象都是假的,都是一座座阵法,但建造阵法蒙蔽世人的神魔也是极为认真,无论太阳还是月亮,都是很圆,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甚至连天上的星辰星斗星河,也做的极为真实,将道门的牛鼻子道士们瞒在鼓里两万年,以至于林轩道主发现这个秘密时直接道心崩溃。

    而太皇天倒好,连天上那一个半假太阳都做的极为敷衍!

    秦牧头脑中一片茫然,晃了晃头,这幅景象给他的冲击,比他第一次见到太阳船时还要猛烈,当然一个是鬼斧神工带来的震撼,一个是敷衍了事带来的震撼!

    “一颗星都没有,你们的确不需要周天星斗阵列方程……”

    秦牧连连点头,不由有些想念起龙麒麟来,心道:“这个世界的神通者术数造诣不会太高,倘若带着龙胖子前来就好了,我也可以轻松许多……”

    这个世界的神通者应该是因为魔族入侵,天天打仗,想要活下来,便需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提升实力最佳途径便是苦修神通,打熬肉身,壮大灵兵。

    术数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么重要,术数极为枯燥,对实力的提升也并不明显,于是经过了一代又一代人,他们在术数上的造诣也就一代不如一代。

    来到祭坛上的太皇天的神通者越来越多,祭坛是个高地,居高临下,这些神通者纷纷取出一张张长弓,弯弓向下射去,一道道箭光穿过战场,将一个个魔族射杀。

    还有些神通者祭起刀丸剑丸,远远攻入战场。

    “你们是怎么制造出这个祭坛的?”秦牧突然想到关键之处,急忙问道。

    长辫子少女也精通射箭,弯弓射杀敌人,道:“祭坛很早就存在了。听我爹说是两万年前就留在太皇天了,只要太皇天坚持不住,便可以通过祭坛唤醒一位神祇圣师,前来帮忙。现在,太皇天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所以明夷城的神魔便将祭坛埋在战场中央,将战死的人当成牺牲,祭祀足够的血肉……”

    她脸色黯然,牺牲的人中很多都是太皇天的神通者。

    “两万年前便留下了祭坛?!?br />
    秦牧遥望已经杀到极远之地的樵夫圣人,那里的战斗更为激烈,樵夫圣人在摧毁敌营!

    “祭坛应该是樵夫圣人自己留下的,让太皇天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将他召唤过来,那么他的目的是,为了延康拖延时间……”

    秦牧立起太阴玉眼,调整方向,一道道光芒从玉眼中射出,击杀魔族高手。

    太阴玉眼的射程比其他神通者的弓箭射程更远,威力更强,将一个个魔族强者射杀,秦牧针对的是那些魔族将领,将领一死,魔族群龙无首,没有了指挥,便难以形成规模优势。

    即便如此,涌向祭坛的天魔也越来越多,众人已经无暇去射杀远处的魔族,只能向祭坛下射去。

    祭坛下,尸体堆积成山,黑压压的魔族还是不断涌来,即将攻上祭坛。

    秦牧收起太阴玉眼,抓起剑丸,守住祭坛厮杀,双方在坛顶血战。天魔众骁勇异常,悍不畏死,饶是太皇天的神通者本领非凡,但也难能挡住他们的攻势。

    秦牧与长辫子少女身边,一个个神通者相继倒下,即便是秦牧与长辫子少女也险象环生,几次险些葬送在敌人的攻击之下。

    祭坛上的自己人越来越少,很快只剩下二三十人,突然,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呐喊声,接着涌向祭坛的魔族似乎得到了什么讯息,飞速后退,疯狂向来路逃去。

    祭坛上众人如释重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瘫软坐地,身上都是血浆。

    而在他们后方,嘹亮的号角声和鼓声响起,明夷城中数以万计的大军杀出,向逃亡的魔族大军杀去。

    长辫子少女挣扎起身,想要站起来与大军一起去追杀魔族逃兵,但两腿酸软,只得又坐了下来。

    秦牧看着涌向远处的明夷城大军,突然醒起一事,道:“咱们两次出生入死,并肩作战,但还没有通报名姓。我叫秦牧,秦是双手持杵打谷子的秦,牧师放牛的牧。你叫什么名字?”

    长辫子女孩躺在血泊中,看着天上的那一个半太阳,调匀气息,道:“我叫桑婳,桑是好多木头的桑,婳是女子和画。那天,我对你说了好多话,可是你都没有听见?;购糜心阍谖疑肀?,我才熬过那天的战斗,否则我根本支撑不了那么久。你猜!”

    她转过头来,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窝:“我对你说了什么?”

    秦牧摇头:“我们隔着两个世界呢,我根本听不清?!?br />
    桑婳又抬头看天:“你看,天上的太阳好大。我们太皇天是没有太阳的,这两颗太阳是太皇天的神带着我们建造的,我们称那位神祇为造日,可惜第二个太阳还没有造好,造日神祇便被魔神杀了……太阳很壮观吧?”

    “嗯,壮观……”

    秦牧违心的应答,好奇道:“你那天晚上对我说了什么?”

    ————注①:方程一词,见于《九章算术》,方是并列,程是竖式,三元一次方程式,中的元字,是未知数。九章算术成书时间大概在西汉初期,或者战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