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兵法变革,迫在眉睫??!”卫国公突然感慨道。

    天策上将等人闻言,纷纷点头。

    秦牧与这万千士子还有道门佛门小玉京的神通者,一通胡搞,玩什么元神会议,神通者们嬉笑玩闹,只觉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但是带给他们这些领兵打仗的将领的震撼就无以伦比了。

    自古以来,战场瞬息万变,领兵打仗与后面的援军、粮草和皇帝之间的联络便是一大问题。从前延康国师造飞船,让楼船飞于空中,造陆地行舟,铺设道路,让各地能够快速往来。

    其目的除了民生之外,便是传达消息,延康国也正是因为地利和空中优势,让版图越来越大。

    然而随着延康国的国境越来越大,国土越来越广,传递消息花费的时间便越来越久,军队开往边境所需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秦牧改良楼船的丹炉,虽然可以加快速度,但是传递一次消息丹炉烧掉的药石也是极为可观。

    倘若一艘楼船从京城出发,前往西土真天宫,路上便要花费数天的时间,烧掉的药石只怕也足够打一场小型战役了。

    若是大规模运兵,则还是需要用异兽来代步,辅以步兵行进,靠楼船运兵,花费太大。

    而有了秦牧等人的元神会议法门,只需要元神飞行聚在一起,便可以传达消息,将远在一二十万里之外的事情掌握。

    对于战争来说,这个法门几乎可以决定战争的命运!

    “陛下,秦祭酒用会议一词,有谋反之心!”

    一位老臣噗通跪地,高声道:“会议是朝会,所谓朝廷会议,指的是朝堂文武百官面圣,秦祭酒擅用会议一词,足见狼子野心!请陛下诛之!”

    延丰帝无语,其他武将则纷纷怒叱那老臣,那老臣以首抢地,脑袋敲得砰砰响,颇显忠义。

    过了片刻,延丰帝挥了挥手,不疾不徐道:“会议一词并非是朝廷专用,于阁老书读的还是少啊。上朝固然要说朝廷会议,但也可以用在其他地方。当年,天刀作词一线天,在词前写序,说道,与诸友会议于渭水。天刀是文坛大豪,学问胜过你百倍,文章泱泱传颂至今。他不是皇帝,用会议二字也不见其他人说他要谋反,古词今用?!?br />
    皇帝将于阁老搀扶起来,和颜悦色:“于阁老,你老了,朕便不杀你的头了,准许你告老还乡?!弊ⅲ夯嵋橐淮食鱿钟诹角Ф嗄昵暗摹妒芳恰?,形成时间有可能更早,并非舶来词。

    其他臣子心中都很纳闷:“今天陛下的心情倒是不坏,没有杀头。于阁老只丢了官没有丢了脑袋,走大运了!”

    “各位,你们都不要说话,先静一静!”

    秦牧的声音传来,高声道:“我先验证一下元神之间是否能够交流!你们能听到我说话吗?”

    太学殿内,各种声音嘈杂,不知多少声音道:“能!听得很清楚!”

    秦牧道:“你们催动功法,是否感觉到元神不适?”

    太学殿中诸多元神闹哄哄的,突然有人的元神嘭的一声消失不见,过了片刻又突然出现,好不吓人。

    还有人的元神时隐时现,还有部分人的元神飘来飘去。各种笑声传来,太学殿内乌烟瘴气,吵得人头晕脑胀。

    秦牧记载下各种异象,拍了拍手,道:“好了,散会!”

    众人各自收回元神,从太学殿内消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元神会议就这样结束。

    延丰帝侧头,向身后的史官道:“记录下来了吗?”

    那史官捧着厚厚的卷宗,迟疑道:“陛下,这元神会议只是秦大人带着一众士子胡闹,总共只说了几句话,大部分都是废话,也需要记下来?”

    延丰帝叹了口气,重重点了点他用来记录朝廷大事的书卷,语重心长道:“倘若千百年后,后人读延康历史寻遍史书,独不见第一次元神会议的记载,后世人,是要戳你的脊梁骨骂你的!你不但要记,还要画,将元神会议画下来!”

    那史官额头冒出冷汗,连忙记录下秦牧等人的第一次元神会议,将秦牧等人说的那几句话也记载下来,心中委屈万分:“这几句话明明都是废话,后世人会为这点小事骂我?不过不记下来的话,陛下便要杀我的头……”

    又过了一个时辰,秦牧从千里外回来,其他士子也纷纷赶回太学院,众人吵吵嚷嚷,热闹无比,秦牧召集来精通术数的高手,根据自己记载下来的各种异象,推算功法中的不足之处。

    过了不久,功法趋近完美,没有元神跳脱的现象。

    秦牧又与许多士子爬到太学殿上,修改错误的符文烙印,忙活了半天,然后几个脚步快的跑出去,再试验元神出窍前来集会,这次便没有了各种元神异象。

    延丰帝始终没有离开,静静地等待他忙到天黑,皇帝不走,文武群臣也不敢离开,只得站在那里。

    秦牧忙完,让天录楼的秘书监记载下来功法和符文印记,延丰帝这才上前,道:“秦大祭酒有功于社稷,朕该如何赏你?”

    秦牧舒了个懒腰,笑道:“陛下如果要赏,便赏太学院内所有人一顿晚饭,这功法也不是我独创的,而是集合大家智慧才创造而出?!?br />
    “好!”

    延丰帝吩咐道:“将宫里御膳房所有人都请过来,让他们带着食材,朕要犒劳太学院所有士子,还有这些道士和尚,也要犒劳!人手不够的话,官员各自家里的厨子也都请过来!朕也要在这里就膳,与他们一起吃!”

    太学院灯火通明,整个京城官府中的厨子只怕都被请到太学院,生火造饭,各展神通,拿出自己最好的本事,炸、爆、烧、炒、溜、煮、汆、涮、蒸、炖、煨、焖、烩、扒……各种手艺施展出来,可谓是如各家的神通一般,乱花迷眼。

    太学院中的各色香味勾出了馋虫,皇帝又命人去皇宫搬来美酒,宴请所有人。

    “你这功法是否有名字?”宴席上,延丰帝侧身询问道。

    秦牧摇头,延丰帝笑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不如便叫做三元神会诀,秦爱卿意下如何?”

    秦牧还未来得及回答,顾离暖带着一众大臣高颂道:“陛下才高八斗,微臣等佩服得五体投地!”

    延丰帝哈哈大笑,确定了功法的名字,又问道:“秦爱卿,你在太学殿内画那些符文印记,是做什么用的?”

    秦牧道:“回陛下,烙印符文,是为元神牵引方向。元神速度太快,瞬息万里,有了符文烙印,便可以将与会元神引来?!?br />
    延丰帝皱眉道:“这种符文能够引来元神,岂不是会被敌人利用?敌人若是利用这种符文,将我延康赴会的将领元神引过去,一网打尽,岂不是要我延康全军覆没?”

    文武百官心中凛然,纷纷点头。

    虚生花探出身子,道:“陛下,你有所不知。我们设计的符文可以调换,符文有着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与三元神会诀匹配,组合方式之多,比陛下的子民还要多亿万万倍。这样复杂的符文序列,不可能被破解?!?br />
    延丰帝感慨不已。

    旁边有道人跑过来,瞥了皇帝旁边的秦牧一眼,还是大着胆子道:“陛下,有只狐狸带着一头大猪和一口大箱子下湖,抓了两条红龙鲤鱼王,正在湖边烧烤,好不可气!”

    “这风格,朕听着耳熟?!?br />
    延丰帝看向秦牧,笑道:“秦爱卿,你家的?”

    秦牧脸色微红,连忙道:“陛下,我这便赶过去重重责罚他们!真真是胡闹!”说罢,起身而去。

    他来到湖边,狐灵儿正在训斥箱子:“你看,便是你翻起的浪花大了,惊动了守湖的道人!待会你吃鱼骨头!龙胖,火小一点儿,别烤焦了……”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给我留一点儿?!?br />
    狐灵儿欢呼一声,又连忙压低嗓音,笑道:“公子,我知道你爱吃这种鱼,于是让龙胖抓了两条,只是箱子不争气,藏在它肚子里的时候被守湖的道人发现了?!?br />
    秦牧搓了搓手,笑道:“我也早想再吃几顿了,只是不好意思来偷?!?br />
    鱼肉熟了,狐灵儿操纵风刃切割鱼肉,分给龙麒麟一份,秦牧一份,自己也一份儿,箱子则趴在旁边,聚精会神的等待他们吃完,自己收藏鱼骨。

    突然,一个声音笑道:“好香!比御膳香多了!秦教主果然是吃道的大行家,给我留一点儿!”

    秦牧回头看去,来的却是个魔猿和一个年轻和尚,那和尚正是明心小和尚,闻到香味便食指大动。

    狐灵儿分给他一块鱼肉,秦牧见明心狼吞虎咽,纳闷道:“和尚也吃肉吗?”

    明心头也不抬,道:“上次离开教主之后,天灾**,别说鱼肉,树皮也啃了,虫子也抓来吃。饿极了的时候,我割自己的肉,喂自己吃……”

    他掀开僧袍,胸口一块伤疤,笑道:“自那时起,我领悟到了自己的经,生命万物不止人和妖,还有草木,还有虫子,但生命万物都是一场轮回,我吃他们,我死后他们吃我,如此而已。人在苦海中轮回挣扎,求的不是佛,求的是心中彼岸,我已经看到了彼岸?!?br />
    秦牧回味他的话,笑道:“善哉,你的心境很高了?!?br />
    狐灵儿又切了块鱼肉递给魔猿,魔猿摇头道:“素,壮!”

    “他不吃,给我吃?!迸员呱旃匆恢皇?,将鱼肉接过去。

    林轩道主坐在魔猿旁边,笑道:“这鱼肉香,比御膳还要香!”

    秦牧笑道:“你也是出家人,也吃荤?”

    林轩道主大口吃肉,瓮声瓮气道:“天都是假的,出家人还能是真的?”

    “放牛的,你又在吃我父皇的鱼!”

    一股香风扑来,灵毓秀将秦牧旁边的狐灵儿挤到一边,一屁股坐下,拍了拍手便去撕掉一大块鱼肉,顾不得烫嘴便咬了一口,嘶嘶吸气,赞道:“香,真香!”

    “秀公主,等等我!”

    司芸香也跑了过来,围着篝火坐下,想要将狐灵儿挤到一旁,狐灵儿嘭的一声化作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双手抱胸,气鼓鼓的坐在二女中间,死活不起身。司芸香不好意思挤开她,只好让她坐在那里。

    众人说说笑笑,分享红龙鲤鱼王,没过片刻,王沐然、慕青黛、龙瑜和虚生花也寻过来,王沐然笑道:“两条这么大的鱼王,你们也吃不完,让我们来帮你们罢,不用谢我!”

    秦牧环视一周,笑道:“难得天盟聚首,今日当不醉不归!”

    “什么天盟?”

    灵毓秀不解,连忙询问道:“是准备推翻我父皇的联盟吗?是的话,算我一个!”

    虚生花、林轩和王沐然迟疑一下,不知是否该如实说出,秦牧道:“在场的都不是外人,还是如实相告吧。不过我们说了,你们也就是我天盟的人了,有谁不要听的?”

    龙麒麟连忙起身,咬着箱子,将正准备捡鱼骨头的箱子拖走。

    “知道的越少,活得越久!”龙胖教训箱子道。

    突然,篝火晃动,秦牧对面坐着一位少年,探手撕下一块鱼肉,悠悠道:“天盟是什么,我也很想知道?;骨肭卮笊褚酱徒??!?br />
    秦牧毛骨悚然,急忙看向太学院的山顶。

    “满朝文武有与我一战之力,你们的皇帝很不弱,估计修成了神桥?!?br />
    对面的少年淡然道:“不过他们赶来之前,你们都将成为尸体。秦神医不要轻举妄动,还是来说一说天盟罢?!?br />
    ————求月票求的心累,又是差一百多字到四千字的大章,宅猪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