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黑着脸,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血肉,无脸可黑。

    天魔教的传统,好像与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暗算教主非但没有三刀六洞之刑,反而还是一种传统“美德”,历代教主都以暗算教主成为新教主为荣!

    “我不曾暗算谁,是被天圣祖师看中,直接将我提拔成为教主的?!鼻啬聊妥判宰拥?。

    “师父!师父!”

    裕连教主向一个少女挥手,笑道:“小教主来了,是个怪胎!他竟然没有暗算前教主,直接就坐上教主之位!”

    那少女走出自己的宫阙,向这边走来,惊讶道:“竟还有此事?你没有色诱你的师父,坏其道心,让他在对决中败给你?”

    秦牧摇头道:“没有。是天圣祖师做主,将位子传给了我?!?br />
    “破坏我天圣教的传统!”

    那少女明媚动人,带着两个银晃晃的大耳环,有些嫌弃秦牧,道:“与师父和徒弟斗智斗勇,这才是我天圣教的优良传统,你竟然丢了这个传承,真是无趣!不向师父挑战,岂能做到一代更比一代强?你这个教主之位,来历不正!”

    秦牧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少女应该是司家的,按照天魔教历代教主的传承次序来看,她应该是司嫄薇教主,是司婆婆的祖辈人物。

    司家做教主的很少,但是也有一两个,司嫄薇便是其中之一。

    司嫄薇道:“我原本是圣教的圣女,后来让浮云教主意乱情迷,坏了他的道心,浮云教主感慨万千,说圣教在我手中一定会比在他手中更强,于是灌顶传道。你是靠祖师扶持才坐上教主之位,名不正言不顺!”

    祖阳教主冷笑道:“师祖,将位子传给他的便是我的小师叔。你现在知道你打算将位子传给小师叔是个多么错误的想法了吧?小师叔成为了天圣祖师,坏了我天圣教历史悠久的规矩!这位小教主没有干掉或者重伤前教主,竟还有脸来见我们!”

    司嫄薇脸色微红,道:“我原本以为小文元长得俊俏,会坏我道心,顺利夺取教主之位,也没想到是你师父暗算了我。不过文元做出这种事确实伤了我的心,他不是死了吗?正好把他叫过来问一问……胡珺师父,见到文元了吗?”

    一个俊美妖异的男子走来,笑道:“刚才还见了,被一个大骨头架子缠住,说是阳间来的,缠着他哭哭闹闹,赚了他很大一把眼泪。而今应该是不知躲到哪里抹鼻子去了。这位是……”

    “咱们圣教的新教主?!?br />
    司嫄薇漫不经心道:“教主之位来历不正,竟不是打来的,而是传位传来的,丢死人了!”

    “竟有此事?”

    胡珺教主面色一寒,冷笑道:“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更比一代差!人心不古啊,不是打来的圣教主,你坐得稳江山吗?”

    秦牧耐心道:“诸位前教主,我是三百六十堂的堂主和各大护法、天王共同保举,这才登上的教主之位。实不相瞒,圣教在我手中,愈发兴旺了,远胜从前……”

    “大言不惭!”

    又有几位前教主走来,一位俊俏男子闻言冷笑道:“愈发兴旺?听闻阳间现在是延康国当政,延康国吞并天下,你是如何让圣教兴旺的?莫非是卖教求荣,甘愿给皇帝做儿教主?”

    秦牧忍住怒气,微笑道:“来者何人?”

    那俊俏男子唰的一声展开折扇,道:“你没有去过我圣临山岳光殿?我便是岳光教主!”

    秦牧哈哈大笑,道:“殿中朽木,不曾去拜会过。圣临山上,我只敬传道樵夫,开山教主,还有便是三圣王,其他教主在我眼中不过是蝇营狗苟之辈,不配得我尊崇?!?br />
    “好大胆子!”

    又有几位前教主前来,秦牧循声看去,都是俊男靓女,显然天魔教与人皇殿不同。

    人皇殿的人皇也不论男女都可以做人皇,但是人皇们对自己的外表并不看重,任由容颜老去,很少会让自己的青春永驻。

    而天圣教的教主们则大为不同,大育天魔经中有造化七篇,修炼得造化七篇,便可以让自己的容貌永远的保持在年轻状态,甚至还可以让自己的容貌回到少年时期。

    秦牧看到的这些位圣教主,都是少男少女,靓丽青春。哪怕是少年祖师,也是一副少年的形象,很注重形象。

    “我风千骨的千骨殿,大概小教主也不曾去参拜过吧?”

    千骨教主上前,冷笑道:“你的教主之位是传位来的,不是自己凭实力抢来的,来路不正,还敢说我们是蝇营狗苟之辈,不配得到尊崇。你有何值得尊崇之处?”

    “不错,你名不正言不顺,有何颜面来见我们,来见列祖列宗?”

    “圣教的规矩你都不尊,更不尊我们这些列祖列宗,你小小年纪,岂不是欺师灭祖?”

    “小教主……”

    ……

    “肃静!”秦牧怒气勃发,突然高喝一声。

    四周安静下来。

    秦牧哈哈大笑,衣袍向两旁展开,朗声道:“我弱冠继承教主之位,我登基之时,教内民生凋敝,百废待兴,是前教主厉天行留给我的一个烂摊子。在我掌教之后,改革利弊,与延康联手,西驱佛门,重创道门,两大圣地伏首?!?br />
    “我变法开道,拓教义,立学堂,创天圣学宫,集天下各门各派各宗的道法神通,为我教正名!”

    “我创剑十八式,**而立元神?!?br />
    “我教儿郎,而今雄踞东西十万里,几百万神通者,上至延康国师,下至民夫走卒,朝野之中,皆有我教中人!”

    “我以七星境界的修为,做出如此事业!”

    他目光环视一周,扫视天魔教的历代圣教主,冷笑道:“你们呢?”

    “圣教在你们手中,沦为魔道,被称作天魔教,人人喊打,人人喊杀!”

    “所谓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你们却将好好的圣人之道,炼成了魔道魔教,圣人立功立言立教,你们哪个做到?”

    “我敬圣人樵夫,石上传经,传得万世法门?!?br />
    “我敬开山祖师,传道授业,开教立言?!?br />
    “我敬三王殿的三位圣教主,危难之时舍身取义,保留传承?!?br />
    “至于你们?”

    秦牧冷笑一声:“你们立了何功?立了何言?立了何教?曲解教义,乱炼魔功,让天圣教背负魔教之名!我有何颜面来见列祖列宗?你们所立之功,有我一根指头大吗?你们配做教主?配做圣师?我来见的不是你们,你们,碌碌无为,庸才而已,还无颜让我来见!”

    四周鸦雀无声。

    天魔教的圣教主的数量比人皇殿的人皇还多,但很多圣教主是惨死,死时的修为实力还不足以进入酆都,因此酆都中的天魔教圣教主的数量并没有比人皇殿的人皇更多。

    但即便如此,也有近三十位教主聚集在此,是酆都的另一大势力,很少有人胆敢招惹。

    秦牧一席长篇大论,将众人轰得没头没脑,不过场面也冷得可怕。

    突然,少年祖师的声音传来,哈哈笑道:“怎么了?都在这里呢!我来迟了,来迟了!”

    秦牧看去,只见少年祖师额头冒着冷汗,正在匆匆向这边赶来,龙麒麟那个大骨头架子正在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很是亲热。

    少年祖师快步赶来,挤入人群之中,额头的冷汗更多,团团见礼,呵呵笑道:“诸位教主,怎么说着说着便吵上了?这位是当代的天圣教主,当世人杰,身怀大育天魔经的石上传经,可死不得。秦教主是来看望我的,走,走,去我那里坐坐。圣教的弟子可是给我烧了不少好东西?!?br />
    四周的天魔教主们一动不动。

    少年祖师冷汗直流,扯了扯秦牧的衣衫,咬着牙道:“你说得太狠了,低个头,向诸位祖师认个错……”

    “认错?不必了?!?br />
    祖阳教主放声大笑,悠然道:“秦教主小小身躯爆发出惊世之言,振聋发聩,我们都被震晕了?!?br />
    少年祖师脸色微变,祖阳教主显然是生气了,他笑得越愉快,怒气也就越重。

    秦牧微笑道:“祖阳教主话中有话,不防直说?!?br />
    少年祖师大急,祖阳教主微微一笑,道:“天圣教的教主,是打出来的,不是嘴皮子说出来的。你的教主之位来路不正,既然厉天行已死,你没能击败他成就教主之位,那么不如我们这些老骨头来代替他,来考??夹D?,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做这个教主圣师!”

    少年祖师急忙扯了扯秦牧的衣角,示意他拒绝。

    “是要同境界交锋吗?实不相瞒,我刚才打过人皇殿?!?br />
    秦牧轻轻推开他的手,微笑道:“人皇殿的诸位人皇都是冠绝当时的人物,打他们很是辛苦。至于诸位前教主,同境界相争的话……”

    他淡然道:“你们一起上?!?br />
    少年祖师额头汗落如雨。

    历代教主脸色剧变,裕连教主嘿嘿笑道:“秦教主好兴致,不过让我们一起上,口吻未免太大了。不如我先来试试秦教主的手段?!?br />
    秦牧摇头:“看来你境界不够啊。一重境界一重天,一道心境一道关。我在关上看着关下的你们,如掌上观文,洞若观火。让你们一起上,是敬老爱老。裕连教主想要单打独斗,未免高看自己?!?br />
    少年祖师叹了口气,又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诸位教主圣师,作为圣教主,须得言而有信?;骨胫钗环庥√烊?、生死和神桥三大神藏罢。至于你们是要单打独斗,还是一拥而上,那就随便你们了,反正我也不是圣教主。你们爱咋咋地?!?br />
    裕连教主率先将三大神藏封印,一步踏上前去,爆喝一声,魔功爆发,他的大育天魔经走的是魔道,当真是魔道宗师之流,将大育天魔经中的道法神通参悟到魔道的极致,一步跨出便是一连串的魔影!

    “大育天魔经不过是我的霸体三丹功的残篇,还被你炼成魔道?!?br />
    秦牧眯了一下眼睛,一掌拍出,快如闪电,正中魔影:“大罗天星掌力!”

    轰——

    裕连教主倒飞而去,将祖阳教主的祖阳殿撞出一个人形大洞,接着殿内传来嘭嘭嘭一连串的巨响,裕连教主连续撞穿十几道宫殿墙壁,没能停下来,最终十多里外冒出一道蘑菇云,不知道他撞到了什么,这才止住。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秦牧一个错步来到祖阳教主身后,祖阳教主反应极快,身形向前一扑,化作黑影贴在地面上。

    秦牧一脚跺地,大地啪啪啪裂开,出现一道道沟壑,祖阳教主被震得从黑影中现出真身,迎面便见一刀劈落,他怒声大吼,现出玄武之躯,大盾应刀裂开,连人带两半断盾一起被劈飞出去。

    秦牧冲入历代教主之中,身形鬼魅般连连晃动,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惊,只觉他是在向自己出手,只得奋起反抗。

    嘭嘭嘭,一连串爆响传来,岳光教主的神通撞上了风千骨的身体,风千骨的魔剑刺中司嫄薇的胸口,一时间众人大乱。

    少年祖师连忙后退,免得被卷入其中,却见大地瞬间崩裂,整个祖阳殿在众多神通的攻击下支离破碎,分解的大殿浮空而起,众人的身形在一块块飞在半空中的残垣断壁中纵跳如飞,时而头上脚下,时而头下脚上,时而贴在柱子上,时而化作飞禽走兽!

    “你用的是道门道剑,你这个叛徒!”一位前教主怒声咆哮,身中数百剑,头下脚上栽落下来。

    “混账,这是大雷音寺的功法!”

    “小玉京的神通!”

    “这是什么剑法?”

    嘭嘭嘭——

    一个个身影坠落,破碎的宫殿越飞越高,而在殿顶的碧瓦朱甍上,秦牧与胡珺教主身形交错,一道封字诀将胡珺教主五感封印,转身一道阴阳翻天手,手起掌落,将胡军教主劈得吐血栽落。

    大殿碧瓦裂开,燕冀教主偷袭而来,迎面便是秦牧的一道大神通,天洞银河挂碧霄!

    万千星辰带着他恐怖的掌力从天而降,摧枯拉朽击碎燕冀教主的神通,一掌连同一挂银河将他狠狠拍在地上。

    轰??!

    空中的无数残垣断壁一起坠落下来,大地剧烈颤抖,诸多天魔教主落下之地形成一个方圆三五亩的大掌印。

    “蕞尔老贼,不堪一击?!?br />
    秦牧落地,抖了抖衣衫,向目瞪口呆的少年祖师笑道:“祖师,咱们去你那里聊一聊?!?br />
    ————四千一百字大章,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