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清扫了山川大地,带走了过往的人们,只留下了为人记忆或者忘却的历史。

    岁月如歌,歌声必会是苍寥悲怆。

    秦牧站在箱子上与那个女孩相拥,阳光如同岁月倾洒过来,光芒照耀在他的身上的那一刻,怀中的少女变成了飞沙随着退去的黑暗向后流去。

    阳光透彻,撒在金灿灿的黄沙大漠上,映照着鳞片状的沙丘,这里本来是一片谷地,四周山峦虽然不高,但却山清水秀。

    然而岁月交织而过让这里只剩下了漫天黄沙。

    秦牧跳下箱子,虽然明知道会这样,然而他心头依旧难掩惆怅。

    箱子打开箱子盖,将龙麒麟丢了出来,这个大箱子似乎也在纳闷,自己的肚子里明明刚才还有几百个人,怎么现在突然间便消失了。

    龙麒麟也是惶恐不安,他原本就非常迷信,极为怕鬼,现在更是吓得把头埋在沙子里。

    秦牧抬头看去,在他前方是一片光秃秃的山崖,孤零零的屹立在大漠黄沙之中,经历几万年的沙尘沙暴,始终没有风化,没有崩塌。

    崖壁上有他在几万年前留下的字迹。

    “人命大于天!”

    秦牧怔然,他还是在历史中留下了自己的东西。

    昨晚这一切,并非是历史的回光,也不是梦境,他无法解释这一夜的奇妙经历,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回到三四万年之前,为何自己会与百隆城的人们一起经历了一场黑暗侵袭。

    他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回到现在,为何黑暗过后上皇时代会消失不见。

    然而,这一切真实发生过!

    他与几万年前的人们一起并肩战斗,看着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看着历史中的人们经受过的苦难,也见到了另一个天庭去摧毁上皇时代的天庭所造成的死伤和惨状!

    “上皇的时代被摧毁了,开皇的时代也被摧毁了,摧毁这两个时代的天庭,是同一个天庭吗?”

    他心中有些猜测,但没有实证去证明自己的猜测。

    “或许,要摧毁延康的,也会是同一个天庭?他们是来自哪里?”

    箱子下面,班公措悄无声息的钻出来,抬头看着沙漠中的那片孤零零的山崖,打量上面的字迹,悠然道:“秦教主,你现在一定很是失落,很是悲伤吧?那个白家的女孩或许是喜欢你,你或许也很喜欢她,只是她知道要与你分别,所以没有说出口。时光太无情了……”

    他的目光闪动,背后的葫芦悄然开启,一个个血团悄悄浮空,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班公措死死的盯着秦牧的后背,空中的血团像是毒蛇在扭动着身躯,他的声音也像是毒蛇在钻入秦牧的心里,啃噬秦牧的心灵,摧残着他的道心,让他的道心中毒,让这个少年露出破绽。

    “倘若你留在那个时代,或许你的生活际遇与现在完全不同?!?br />
    班公措悄悄挪动脚步,调整气息,声音愈发充满了诱惑,向他说着一个与现实完全不同的画面:“你们或许会坠入爱河,或许会有很多孩子,你们也会面对着很多的挫折,危险,但是你们的生活是那样多姿多彩!历史的过往会变成斑斓的色彩,而你们这一对小夫妻经历了那一段段斑斓多彩的历史……可惜?!?br />
    他话锋一转,变得充满了毒性:“可惜,你们还是分别了,相隔了几万年。什么爱意,什么喜欢,什么未来,在相隔几万年的岁月里都变成了黄沙,变成了虚妄!”

    他露出诡异的笑容,声音也随着诡异的笑容变得扭曲、诡异:“那个白家的女孩,很可能早已经死了,你走了之后,她很有可能死在了追杀者的手中!就算逃出去,她也可有可能嫁给了他人,生儿育女,变成了老妇,只有在垂垂老矣容颜逝去时偶尔才会想起那天夜里那个突然出现,捧着她的脸蛋的那个少年!秦教主——”

    “你心中是否有过悲伤,这种悲伤是否在啃噬你的心灵,毒害你的灵魂?”

    班公措在靠近他,声音诡异的像是天外的魔王在窃窃私语,诱使人堕落:“她终究死了,变成了尘土,三四万年了,这片荒凉的沙漠中尘沙般掩去的历史中除了你这个多情的男儿,谁也记不起来她。她就这样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埋在这片滚滚的黄沙里?!?br />
    他嘿嘿笑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羞,欲说还羞!秦教主,你的内心是如此脆弱,还是让我来……”

    他正欲动手,背后龙麒麟的身体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突然抬起巨大的爪子,一爪子将他拍翻在地。

    班公措急忙起身,又被打翻在地,龙麒麟一巴掌又一巴掌往下拍,将他打得口喷鲜血,怒道:“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班公措勃然大怒:“死肥猪,你当我怕你不成?”

    龙麒麟爪子突然铮铮作响,弹出一根根锋利如刀的指甲,便要将他开膛破肚。

    突然,秦牧平静的声音传来:“龙胖,不必揍他了,让他走吧?!?br />
    龙麒麟微微一怔,不解道:“教主,这厮是个实心的坏心眼,逃命又是第一流的好手,他刚才还想害你!放走了他,再想抓住他就难上加难了!”

    “我们并肩战斗过,他也为了救人出了很大的力,冒着性命危险,他值得有一次活命的机会?!?br />
    秦牧背负双手,看着山崖上自己的字迹,面色平静道:“大尊,我不杀你,你走吧。下次再相逢,我取你首级?!?br />
    班公措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目光闪动,道:“你确认这次放我走,没有骗我?你不会在我转过身的时候出手杀我?”

    秦牧淡然道:“昨晚死的人太多太多,今天我不想杀人?!?br />
    班公措没有转身,而是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死死的盯着秦牧的一举一动,心道:“这次虽然历经艰险,殊死搏杀,但是我也不是没有得到好处。我最低得了两条神腿……等一下,这两条神腿……”

    秦牧一直背对着他,让他的眼睛一亮,心中不由得激动起来:“有了这两条神腿,我为何还要怕这小子?我拥有神腿,逃命速度天下第一,打不过他,我可以逃走!而且,我的速度天下第一,我的战力也会直线提升,我可以干掉他!”

    他兴奋得心脏怦怦跳动,眼中凶光大作,正要停步出手,突然心生警觉,急忙高高跃起。

    一道剑光从沙漠中飞出,从他的右腿根部一晃而过!

    班公措痛呼一声,身在半空中厉声道:“秦教主,你说话不作数!”

    秦牧转过身来,淡淡道:“作数。我以前砍掉了你一条腿,可以还给你一条,但不会让你得到两条神腿。大尊,不送了?!?br />
    班公措身在半空中,低头看向落下去的那条神腿,想要去捡,但下方的黄沙已经将那条断腿吞没。

    黄沙中,无数道剑光若隐若现,像是一根根银针交织穿梭,将那条神腿护住。那是秦牧的剑丸所化的八千剑,显然秦牧在他试图蛊惑人心时,便已经将剑丸打入黄沙之中。

    班公措立刻知道自己已经失了先机,猛地钢牙一咬,一朵一人多高的莲花从他身后出现。

    他退入花中,莲花合拢,班公措连人带花一起消失。

    “秦教主,下次见面,我取你首级!”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消失在漫天黄沙的深处。

    “大尊现在变得很有胆识了?!?br />
    秦牧转过身去,无数飞剑从沙漠中飞起,将那条神腿送到箱子旁边,轻声道:“这是好事,他有了胆识,下次杀他就无需这么费力了?!?br />
    箱子兴奋起来,急忙打开箱子盖,将这条神腿收了进去,好生收藏。

    秦牧看着山崖上的字迹,低声道:“你倘若还活着,会来这里找我吗?你还活着吗?几万年的光阴,一场场磨难,是否会让你玉殒香消,是否会让你变成红粉骷髅……”

    他静静地等在山崖下,迟迟没有离开。

    四周的山峦也被风沙磨平了,为何惟独只剩下这座山崖?

    他心中还有希望不曾熄灭。

    “教主,山这边有一块大石碑!”突然,龙麒麟有所发现。

    秦牧心中微动,急忙赶过去,龙麒麟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块石碑,这座石碑被黄沙掩埋了一小半,又是在山崖的山脚下,不留意查看很难发觉。

    这座石碑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抵御风沙,没有被风化。

    石碑上还有字迹。

    秦牧向碑上看去,不由得一怔,只见石碑上的文字飞扬霸气,写道:“天魔教主秦牧,楼兰黄金宫大尊,葬身……”

    葬身后面的文字有些模糊,还有些字被掩埋在黄沙里。龙麒麟正要凑到跟前将黄沙拨开,秦牧急忙道:“龙胖,是陷阱!不要动碑下的沙子!”

    龙麒麟听到陷阱二字,便急忙后退,丝毫也不敢停留。

    秦牧冷笑道:“用这种手段布下陷阱,真是小觑我了。石碑下面的字,无非是葬身于此。我若是拨动沙子,便会触动他的陷阱,死无葬身之地!”

    龙麒麟打个冷战,道:“如果这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我肯定会上前查看……”

    秦牧四下看去,这片黄沙大漠着实荒凉无比,除了他们之外便再无其他生命,不可能有人埋伏在附近。

    “说实话,我倒真有些好奇?!?br />
    他目光闪动,打量被埋在黄沙下的石碑,龙麒麟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道:“教主,你不要做傻事!”

    秦牧飞速向后退去,笑道:“我很想看看,留下这块石碑想要暗算我和大尊的人,会不会留下落款。他如此自满嚣张,肯定会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退出百里,然后我来施法,将石碑下的沙子拨开!”

    ————今天虽然也提前更新了,但是宅猪不嘚瑟了,我知道你们都要sa我,过年了嘛,都要sa猪ci猪肉,我不能跳得太欢,否则会被sa掉。

    现在是掉粉时间,宅猪公众微信号正在评选残老村最强王者,今天已经排到前几位了,有道是提刀出禁来,手挽宅猪头,我就不告诉你们今晚要说的人是谁,求关注公众微信号,宅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