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皇两万六千岁大寿?”

    秦牧怔了怔,他所出的年代距离开皇已经有两万年,而开皇在位只怕也有一两万年了,这岂不是说他们现在身处三四万年前?

    班公措一次传送,将他们送到了三四万年前?

    箱子底下,班公措也是茫然,心中生出不可名状的古怪感觉,他只是在法力耗尽之前催动了传送旗,然后便把自己送到了三四万年前?

    这一定是在做梦!

    他正要掐一下自己,突然断腿处传来一阵剧痛,不由痛呼一声。

    秦牧拔出插入他断腿的长剑,喃喃道:“很疼,不是做梦。难道说我们经历了一次历史回光?我们正处在历史的回光返照之中?”

    他面前的那个少女瞥见他对着箱子下的断腿少年捅了一剑,不禁有些不太乐意,气道:“你这人,怎么欺负残疾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狼心狗肺!”说罢,便要离去。

    秦牧连忙道:“好姐姐,等一下!”

    那少女听到他的声音,心中不忍拒绝他,停了下来,却见那个少年走到自己跟前,然后探出两只手,捧住她的脸蛋。

    少女脸色羞红,扭捏道:“你做什么?咱们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可以这样亲昵?而且你还很古怪,带着个古怪的箱子,还有一头大猪,还欺负残疾人,我爹和我哥不会喜欢你的……我爹很厉害,我哥也很厉害,会打死你的,你不要这样……”

    秦牧呆若木鸡,脑中轰然,如天雷轰顶:“是真的!你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这不是历史的回光!我们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上皇时代……难道,真的可以穿越时空?”

    那少女好奇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历史回光?什么过去?什么是穿越时空……”

    她还未曾来得及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一对年轻男女相互依偎着向这边走来,那青年惊讶道:“璩儿,这位是?”

    那少女红着脸,低声道:“哥,我想我是有喜欢的人了……”

    班公措从箱子底下爬出来,正打算蛊惑龙麒麟舔自己的断腿伤口,听到这话如遭雷击,呸了一口,心道:“这就喜欢上了?长得好看了不起???还不是中看不中用……”

    秦牧失魂落魄,那青年看着他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禁摇头,向那个叫璩儿的少女低声道:“这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神采,天底下的青年才俊如此之多,你何必喜欢他?”

    旁边的女子笑道:“妹妹,不要听你哥的,他总喜欢给你介绍所谓的年轻才俊,才不管你喜欢的是谁。对了,你们认识多久了?”

    那少女低头,羞涩道:“刚刚认识……”

    那女子衣袖掩嘴,也说不出话来。

    “刚刚认识你就喜欢上了?”

    那青年气极而笑,瞪了秦牧一眼,喝道:“我白家的女儿喜欢的应该是当世豪杰,你觉得你能配得上我妹妹吗?”

    他气势爆发,当真是惊天动地,身后光芒万丈,一尊龙首人身龙尾的元神从光芒中缓缓站起,散发出阵阵摄人心魂的气势。

    班公措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的元神,失声道:“真龙元神!不对,不应该是青龙元神的吗?他不是四大灵体,怎么可能……”

    秦牧也清醒过来,看着这青年的元神,心头微震,心道:“果然,这世间并非只有四大灵体,还有着其他灵体?!?br />
    那青年探手便向秦牧抓去,手入龙爪,五指震荡,雷音也在震荡,喝道:“来,让我试试你的深浅!”

    他这一爪指尖跃动,肉身肌理变化,体表浮现出各色符文纹理,随着这一击的迸发,竟然暗藏着百十种神通变化,将神通藏在五指的移动之中,属于极为顶尖的肉身神通!

    秦牧急忙后退,避开这一击,那青年五指轻叩,秦牧身边的空间发出霹雳般的爆响,将他高高弹起,飞到空中。

    那青年纵身跃起,直奔秦牧而去。

    班公措抬头向上看去,心中凛然:“这个姓白的,是龙族的人!否则不可能将龙族的肉身神通炼到如此精湛的地步!他的年纪不大,竟然修炼到了天人境界,这个上皇时代的人都如此强横吗?”

    他毕竟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曾经出海游历,见过龙族的高手,深知龙族的强大。但是这么年轻便能修炼到天人境界,着实少见。

    “哥,你不要打伤了人家!”那少女白璩儿不由急了,连忙道。

    旁边的女子扯住她,笑道:“你哥也是为你好,想要看看这少年能否配得上你。你哥认可了,爹便不会阻止你们了。否则爹出手,你的小情郎不知道要断掉多少根骨头?!?br />
    白璩儿恍然,笑道:“还是嫂嫂聪明。不过……”

    她又面带愁容:“哥这么厉害,万一将人家打伤了……”

    那女子笑道:“放心。你哥的修为强的很,也很有分寸,你的小情郎是什么修为,他便会动用多少修为,不会伤到他的?!?br />
    空中,秦牧东奔西走,但是那青年的实力着实强横得可怕,指掌震颤间,肉身神通爆发出的威能比法术神通还要强大,攻击距离可达百丈,而且速度极快,很快将他逼得不得不将层层神藏开启。

    嘭嘭嘭!

    他体内连响三声,那青年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摇头道:“**境界?你的修为太弱了。也罢,我以**境界与你相争,看看你的资质悟性如何!”

    他径自封印天人神藏、七星神藏,身后的元神顿时消失,尽管如此,他的战力依旧令人瞠目,指掌变幻莫测,向秦牧攻去。

    班公措抬头看去,心中凛然:“这个白家青年的天分好高,他的肉身神通在我之上。同境界一战,我不能胜之……不过,姓秦的坏蛋,不是七星境界吗?”

    他刚想到这里,半空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那位白姓青年流星一般被秦牧轰飞出去,在灯壁辉煌的城池上空划过一道流光。

    下方的两个女孩呆滞。

    班公措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悻悻道:“姓秦的坏蛋是七星境界,我也是七星境界,硬接他一拳也会骨断筋折,更何况你用**境界迎击?这下惨了吧?”

    那白姓青年以更快的速度飞回,怒道:“**境界不可能拥有这么强横的法力,这么强大的肉身!你肯定是七星境界,我以七星境界与你一战!”

    轰隆——

    那白姓青年再度倒飞而去,一尊屹立在高楼上的神祇探手将他托住,笑道:“青府少城主又被打了回来,遇到对手了?”

    那白姓青年白青府气极而笑,从他掌心中飞出,向秦牧冲去,喝道:“法力雄浑算得了什么?看我神通!”

    他一路奔行,拳法变化莫测,漫天龙爪疯狂向秦牧攻去。

    狂风暴雷扑面而来,将秦牧吹得衣衫猎猎,秦牧顿时感觉到绝世凶意向自己扑来,连忙摒弃心中的杂念,催动霸体三丹功,眼睛雪亮,不由得心中兴奋莫名:“上皇时代的道法神通,比后世如何?而今一见分晓!九龙驭风雷!”

    两人轰然碰撞,半空中顿时波纹弥漫,龙形气流四下奔流而去。

    “昂——”

    突然间四面八方无数条龙形劲力爆发,万龙嘶吼,一条条龙形劲力在空中四下乱窜,相互搏杀。

    二人在空中踏龙而走,从城中一尊尊伟岸的神祇旁边经过,那些神祇周身神光冲霄,笑看着两人争斗,赞叹不已。

    下方城中,无数行人停下脚步,抬头张望,也有不少人飞上空中,凑近观望。

    一尊神祇笑道:“你们下去,不要惊扰到他们。我来帮你们照一照,让你们看得清楚一些?!彼蛋?,两只神眼大放光芒,两道粗大的光柱照耀在秦牧与白青府身上。

    突然,一尊神人走来,眉目高隆,长冉龙目,威严不凡。

    “白城主?!敝疃嗌竦o纷纷见礼。

    那尊神人摆手,看向秦牧,惊讶道:“这个少年很了不起,使的是佛门的手段。不过他的法力怎么这么雄浑?而且功法中似乎还有我龙族的气息,古怪,真是古怪……”

    白青府久战不下,招法占不到半点便宜,喝道:“灵兵交锋!”说罢,一道龙形元气飞出,元气中一口龙珠滴溜溜转动,顿时无数利剑从龙珠中飞出,飞剑如龙,向秦牧攻去!

    秦牧原本收了一部分法力,他的本意是想看一看上皇时代的道法神通,所以没有施展出全力,不过白青府的龙剑出鞘,锋利异常,便不由他不施展出全力。

    “他的剑法虽然精妙,但只有十四式基础剑法,没有跳出十四式剑法的奥妙?!?br />
    秦牧一眼看去,便看出白青府的剑法虚实,一拍饕餮袋,剑丸飞出,秦牧抓起剑丸,八千剑如同流沙从他指缝中飞出!

    半空中,剑法碰撞,白青府闷哼一声,身中百十剑,坠落下来。

    秦牧竖起一根指头,无数飞剑飞回,在他指头上空叮叮当当聚在一起,变成一颗飞速转动的剑丸。

    “好剑法!”

    四周传来喝彩声,秦牧四下看去,只见这里已经聚集了百十尊神祇,高大伟岸的身影在夜色的衬托下影影幢幢。

    秦牧心中凛然,向四周团团见礼。

    一声大笑传来,一位中年男子大步踩在空中,如履平地,走了过来,来到秦牧跟前,秦牧只能仰望。

    “真是少年才??!”

    那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你是谁家的弟子?本事着实俊得很,修炼的似乎是我龙族的本事?!?br />
    秦牧心思闪动,连忙道:“在下秦牧,无意中来到此地。我得到一个龙巢,上面有些龙族文字,所以才修炼了龙族的功法?!?br />
    白青府飞身上来,由衷赞道:“真是好本事,即便在天庭,你也能够在年轻一辈中崭露头角了。秦老弟,这位便是我父亲,白玉亭,这座百隆城的城主?!?br />
    秦牧连忙见礼。

    突然,外面黑暗中传来轰隆轰隆的战鼓声,白玉亭面色凝重,沉声道:“是北落师门传来的声音!域外邪魔入侵,留下四人镇守四座门户,其他人随我去迎敌!”

    他率领一尊尊神祇远去。

    秦牧微微一怔:“北落师门?我唤醒的那个神骨,不就是北落师门的千户吗?”

    他向白玉亭等人离去的方向看去,只见黑暗之中无数明灯的灯光从远处传来,连成一线天,那里是遥远的北落师门,一座天上的神城。

    “自从天黑之后,经常有邪魔入侵,不必理会?!?br />
    白青府道:“秦老弟的剑法还在拳法之上,不知能否教教我?”

    秦牧笑道:“我也有些龙族文字不解,还请白兄赐教?!?br />
    他们落地,班公措闻言脸色微变,连忙冲秦牧摇头,焦急的传音道:“当心改变历史,我们便回不去了!”

    ————多写了五百字,耽误了二十多分钟,抱歉。这里要恭贺夏木南山,新婚快乐!还要祝贺不忘初心2018,生日快乐,飞天菜鸟神,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