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

    玉如意这边刚死,立刻惊动柳家上下,一口口黑棺嘭嘭嘭打开,里面一个个强大的身影冲天而起!

    甚至有几口棺材只是打开了,却没有人出来,然而里面却传出一股股恐怖的悸动,里面一片片神光在酝酿翻腾,虽然里面的强者不曾出面,但着实震撼人心!

    柳家作为西土十大世家之一,虽然不显山露水,但实力实在非同小可!

    这片神葬谷是柳家的圣地,秦牧在这里干掉玉如意,本身便是触动了柳家的忌讳,再加上死的是真天宫的强者,当然引起柳家的震怒。

    唰唰唰——

    一个个身影降临在秦牧四周,顿时阴风惨淡,愁云阵阵,这些身影站在愁云中影影幢幢,看不清面目,不知是人是鬼。

    这些身影正欲撕了这个破坏柳家规矩的狂妄之徒,突然看到熊琪儿手中的青龙珠,连忙顿下脚步,不敢上前。

    “都住手!”

    柳如茵气急败坏道:“谁也别动手!”

    她转头向秦牧看去,却见秦牧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正在将一颗玉质大眼往自己的饕餮袋里塞。

    她的女儿则在拍手叫好,让秦牧再来一次。

    柳如茵头疼欲裂,又看了看身边的玉如意尸身,更加头疼了。

    她的本意是让秦牧与玉如意见个面,仅仅是见个面而已,她不管两人能否谈拢,倘若他们执意要开打,那也不能在柳家打。

    她所需要提防的只是玉如意,只要不让玉如意在柳家杀掉秦牧即可,至于秦牧,这个大男孩只是个**境界的神通者,不用放在心上。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想法出了岔子!

    玉如意刚刚露脸,便被姓秦的坏胚切了,姓秦的坏胚还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着实可气!

    切了玉如意倒还好说,关键是在柳家的神葬谷里切掉的,这就陷柳家于不义之中了。

    真天宫问罪下来,柳家能够扛得???

    “不过将姓秦的坏胚送到真天宫,多半能将功赎罪?!?br />
    她眨眨眼睛:“然而青龙珠就在小公主手中,得罪不起……”

    就在此时,香风袭来,几个真天宫的女子飘然而至,看到地上玉如意的尸体,不禁勃然大怒,厉声道:“柳如茵,这是怎么回事?”

    柳如茵的头更疼了:“这件事是中土来的秦教主所为,与我柳家无关……”

    其中一个女子厉声道:“与你柳家无关?柳如茵,你说得倒是轻巧,但死的却是我真天宫的长老,你柳家休想撇开关系!”

    又有一个女子踏前一步,声色俱厉:“柳族长,你们柳家若是还想保命,那就速速擒下姓秦的,交给真天宫发落。宫主还可以念在旧情,不会太为难你们,否则,柳家上下只怕是要灭门灭姓,就此除名!”

    柳如茵磨牙,突然秦牧的声音传来,好奇道:“如茵姐姐,你不是说真天宫来人是玉如意的吗?我还以为只有玉如意姐姐一人。那么这几位姐姐是?”

    柳如茵狠狠瞪他一眼,冷笑道:“我是说过真天宫来人叫做玉如意,但没有说过真天宫只来了她一人。我原本也告诉过你,真天宫来了几位师姐,没有错吧?”

    秦牧恍然,笑道:“是我莽撞了。我还以为只杀一个姐姐便好?!?br />
    柳如茵勃然大怒,冷冷道:“秦教主,你杀了真天宫的长老,想要离间我柳家与真天宫的关系,现在你来教我,如何是好?”

    秦牧起身,微笑道:“如茵姐姐,我刚从禾家过来,依依姐正打算去召集各大世家,共商大事,推翻这个靠造反作乱才登上宝座的真天宫主。真天宫主倒行逆施,天怒人怨,玉家坐大,你们柳家便是玉家的板上鱼肉,来了玉如意和这几位姐姐,便能让你柳家上下低声下气。玉家将熊家杀得只剩下孤儿寡母,你们便不担心吗?”

    柳如茵心中凛然,秦牧的话句句在理。玉如意死在柳家,真天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柳家必受牵连,不死也要扒层皮,需要向真天宫进贡不知多少宝物。

    而柳家最大的宝物,便是他们的尸身。

    只是,秦牧这坏胚明摆着不安好心,故意要拉柳家下水,共同对抗真天宫。

    不过,他说禾依依召集各大世家共商大事,这件事倒是让她颇为动心。

    玉家薄情寡义,上次对付熊家实在太狠,几乎将熊家杀得精光。

    熊家虽说一直占据宫主的位子,引来其他世家的觊觎,但熊家做事倒还算公道。

    而玉家就不一样了,熊家百万老小,势力庞大,玉家竟然来个斩草除根,杀得只剩下熊惜雨母女逃出西土,其他人悉数灭绝。

    这便不止是心狠手辣那么简单了。

    “倘若能够借此机会推翻玉家……”

    柳如茵看了看秦牧,心中迟疑不决,其他柳家的高手怒气填膺,不过却有不少人在思索秦牧的提议。

    秦牧微笑道:“如茵姐姐,熊家只剩下了孤儿寡母,熊惜雨重新登上宫主之位,靠母女二人,何以统治西土?还不是要借你们这些世家大阀的力量?玉家占领真天宫,你们一丁点的力量也插不进去,但是熊家重掌真天宫之日,也是你们各大世家入驻真天宫之日?!?br />
    柳如茵终于拿定主意,看向秦牧身边的小女孩,道:“囡囡,你有什么意见?”

    那小女孩笑道:“娘亲既然已经拿定主意,何必问我?娘亲做决断便是?!?br />
    秦牧看向身边这个看似与熊琪儿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心中惊疑不定,连忙将熊琪儿从那小女孩身边拉开,离她远一些。

    这个小女孩,绝不单纯,柳如茵没有问柳家的长老的主意,没有问那些冒着神光的棺椁中的强者的主意,而是问这个小丫头,可想而知这个小丫头必然是个老谋深算阴险狡诈的人物,只怕是柳家的智囊!

    那小女孩向他甜甜一笑,道:“我原本难以决断是否要反玉家,秦教主倒是帮了我一个忙,替我决断了?!?br />
    那边,柳如茵看向那几个真天宫的女子,噗嗤笑道:“几位师姐,你们放心,你们死后我会在你们的尸体中唤灵。至于活过来的是不是你们,我可以负责的说,绝对不是。诸位,送这几位真天宫师姐上路!”

    那几个真天宫女子呵斥怒骂,奋起反抗,然而神葬谷中任由她们的本事不俗,但也难逃一死。有个真天宫长老试图解开那口被封印的黄金神棺,利用神棺中的神尸来对付柳家高手,刚刚解开一道符箓,突然一口棺椁中神光爆发,从那真天宫长老的眼耳口鼻中灌入,那位女长老顿时元神消解,只剩下一具尸体。

    秦牧不禁悚然。

    柳家的实力极为可怕,若非有熊琪儿抱着青龙珠,只怕的确难以镇得住他们。

    更让他毛骨悚然的还是身边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柳如茵将她安排在自己身边,看似无意,其实也是满怀的心机。倘若这个小女孩突然痛下杀手,说不定秦牧和熊琪儿都会被她干掉。

    柳如茵能够坐上柳家族长的宝座,只怕与这个小女孩不无关系。

    “囡囡叫什么名字?”秦牧对战局视而不见,笑问道。

    那小女孩仰头,甜甜笑道:“秦教主,我叫柳真卿?!?br />
    “柳真卿?!?br />
    秦牧点了点头,这小女孩纯真的笑容与自己憨厚的笑容有的一拼,都容易让人放下戒心,是个人物。

    “西土的小女孩,都不能小觑啊?!?br />
    过了片刻,那几位真天宫的女子被柳家高手合力诛杀,秦牧则带着柳真卿和熊琪儿在一旁观摩,只见有一位柳家的长老取来一根树根,在真天宫的这几位高手尸体上点了点,这几具尸体便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这是柳家唤灵的法术,秦牧所修炼的万神自然功中有这方面的法术,但见到尸中唤灵,仍然不免有些震撼。

    “秦教主,从尸中复活的灵,并非是原主人的灵魂?!?br />
    柳真卿看了看不远处的柳如茵,低声道:“她也不是柳如茵,我也不是她的女儿?!?br />
    秦牧怔然,不解道:“你却叫她娘,她也叫你囡囡?!弊ⅱ?br />
    “柳家都是没有亲情关系,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我们连血都是冷的?!?br />
    柳真卿黯然道:“叫她娘,我会觉得我的尸体温暖一些,仿佛还活着一样。她也是这么想的?!?br />
    秦牧看到柳真卿走近,露出笑容。

    这些尸体成灵,虽然血是凉的,但却有人味儿。有些人虽然血是热的,却连人味儿也没有。

    “秦教主,满意了?”柳如茵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秦牧哈哈大笑,长揖到地:“如茵姐姐恕罪。其实姐姐让真卿留在我身边,何尝不是算计我?”

    柳如茵还礼,叹道:“我却没有你这么心狠手辣?!?br />
    “不得已而为之,否则也不能与姐姐联手?!?br />
    秦牧打量神葬谷的神棺,好奇道:“这口神棺里的是谁?为何要将他封???我适才看到其他几口棺椁也有神光传出,莫非也是神魔?”

    柳如茵摇头道:“那几位长老已经生而复死死而复生十多次了,肉身被炼成了神躯,与这口黄金棺中的神不同。这口黄金神棺中的神尸,是一尊真神?!?br />
    秦牧吓了一跳,不由多打量几眼。

    柳真卿突然咳嗽一声,柳如茵会意,意味深长道:“外面天色已晚,秦教主不如留下过夜,明早再赶路。今晚教主就在这里歇息,妾身的棺材……会留下一条棺材缝儿?!?br />
    秦牧头皮炸裂,毛骨悚然,连忙正色道:“我早已答应了毒师沐映雪,要去见她,已经耽搁了快一年的时间。事不宜迟,我和琪儿还是尽快赶路!告辞!留步!”说罢,牵着熊琪儿的小手,唤上龙麒麟,逃一般溜出神葬谷,只见外面天色已黑。

    秦牧狠抽龙麒麟屁股,仓皇而去。

    柳如茵带着女儿送他们出门,目送他们远去,不由怅然。

    柳真卿失落道:“找个有人味的爹爹就这么难……”

    柳如茵安慰道:“放心,娘一定能给你找个好父亲?!?br />
    注①:囡囡,读音南。俚语,意思是小女孩,也有女儿的意思,用在口语中显得亲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