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琪儿两只手抱住青龙珠,这枚珠子个头很大,有成人的拳头大小,她年纪太小,抱在手里有些吃力。

    秦牧看到柳如茵的举止,顿知自己的猜测不错,这青龙珠果然是要纯真无暇的小女孩才能发挥出一切威能。

    难怪西土这么重视小公主。

    柳如茵衣袖遮面,露出一只眼睛,那眼睛惨白,只有黄豆大小的黑色眼瞳,很是诡异。

    “秦教主不要误会?!?br />
    柳如茵身后,只听嘭嘭嘭的声响不绝,一具具似尸似人的“尸体”倒入棺材中,棺材盖自动合拢。

    柳如茵也径自跳入棺材中,向下躺倒,咯咯笑道:“我们只是想来看一看小公主有没有大碍。而今看到小公主安然无恙,如茵也就放心了。告辞!”

    这些棺材又长出腿脚,打算跑上山崖。

    秦牧突然道:“柳大当家的且慢?!?br />
    柳如茵正要合上棺材板,闻言连忙顿住,又直起身来,皮笑肉不笑道:“秦教主,给条活路,不要赶尽杀绝?!?br />
    她的声音带着颤音,显然恐惧到了极点。

    秦牧心中纳闷,不就是青龙珠吗?

    熊琪儿握住青龙珠,尽管能够发挥出青龙珠的威力,但料想也不会太可怕,柳如茵等人至于要这般恐惧吗?

    “柳大当家的,你们此次来,是出于真天宫授意?”

    秦牧和颜悦色,道:“既然是真天宫的授意,那么真天宫的高手一定还在你们族中吧?我倒想见识一下这位真天宫的高手,不知柳大当家的可否引荐一下?”

    柳如茵微微一怔,秦牧面色和煦如春风,笑道:“柳大当家的有所不知,我此次进入西土并无恶意,只是要看西土的风土人情,至于带着小公主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小公主是西土人物,熟知西土地理?!?br />
    “熟知西土地理?”柳如茵眨眨眼睛。

    熊琪儿才五六岁,自幼生活在真天宫中,唯一熟悉的恐怕是真天宫的地理,对西土的地理能有什么印象,让熊琪儿带路,无异于盲人摸象。

    “这位中土来的秦教主,说起谎来真是很有一套?!?br />
    柳如茵谨慎道:“秦教主,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虽然来头极大,但我柳家也不是好惹的,当心鱼死网破?!?br />
    秦牧诧异道:“柳大当家的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只是要见一见真天宫的师姐而已,化解我与真天宫之间的误会,并无恶意。倘若我真有而已,早就让小公主催动青龙珠,你以为你们还能逃脱?”

    柳如茵脸色阴晴不定,秦牧耐心却是极好,始终稳稳的站在那里,等候她的答复。

    他一言不发,其他棺椁中的半人半尸的“尸体”也不敢动弹。

    过了片刻,柳如茵咯咯笑道:“秦教主发话,我岂敢违背。教主请到我棺中来,我带你去柳家见一见那几位真天宫的师姐。不知秦教主是否有这个胆量,入我棺中来?”

    秦牧哈哈笑道:“这又有何妨?”说罢,抱着熊琪儿从龙麒麟背上跳下,来到柳如茵的棺材前。

    他向这口棺材中看去,不由怔了怔,只见这口棺材看起来不大,但内部空间却很是惊人,长宽各有十多丈,内高也有五六丈,像是一栋大房子。

    而且里面还有桌椅玉床,又分成了几个隔间,起居饮食的地方都有,还有奴仆所住的地方,竟然与一座小巧的宫殿没有多少区别。

    秦牧啧啧称奇,刚才柳如茵从棺材里跳出来时,他还吓了一跳,以为棺材里真的跳出一具僵尸,没想到棺材只是柳如茵住的地方。

    他看向其他黑棺,心道:“难道这些棺材都一样,都是柳家弟子所居之地?这些长了腿脚能够自动行走的棺材,倒与依依姐的移动城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br />
    “龙胖,你也可以进来!”秦牧回头笑道。

    龙麒麟有些迟疑,摇头道:“教主,我比较迷信,还是不进去了?!?br />
    秦牧笑骂一句,带着熊琪儿跳入棺材中,将龙麒麟留在外面。

    柳如茵嘭的一声合上棺材板,只见群棺立刻迈开腿脚飞速移动,有的棺材还漂浮在空中,簇拥着柳如烟的棺椁,翻山越岭,向群山之中飞驰而去。

    龙麒麟连忙跟上,待过了几座山头,却见一座巨大的陵墓出现在群山之中,柳家的诸多黑棺像是空中漂浮的黑舟,鱼贯而入,从陵墓巨大的洞口驶入墓中。

    龙麒麟连打几个冷战,心中直犯嘀咕,但还是硬着头皮跟着群棺进入陵墓之中。

    而棺椁中,秦牧落座下来,熊琪儿被他抱在怀里,柳如茵就坐在对面,两人相对,沉默了片刻,气氛有些凝重。

    突然,秦牧笑道:“柳大当家的,你们柳家的族长是谁?”

    柳如茵眼睛中黄豆大小的黑瞳层层旋转,恢复成常人大小,笑道:“秦教主毕竟是外地人,不知道我柳家的事情。小女子便是柳家的家主?!?br />
    秦牧惊讶不已,侧身道:“那么我适才称你为柳大当家的倒没有叫错。如茵姐姐,你们柳家的修炼功法非常奇特呢,我适才见到你们,还以为你们是尸体呢。不知可否说说这里的缘故?”

    柳如茵心中不禁暖暖的,喜不自胜的白他一眼:“你嘴巴真甜。外族的人,尤其是男人,哪个见到我胆敢嘴巴这么甜?不被吓死便是得天之幸了!那些臭男人有的被吓得屁滚尿流,有的被吓得魂飞魄散,倒是秦教主还能谈笑风生,而且还叫人家姐姐?!?br />
    熊琪儿心中纳闷,心道:“大哥哥好像但凡见到女子,都会叫人家姐姐……”

    柳如茵身上的尸气淡了一些,笑道:“我柳家的功法的确与众不同。柳家,其实生前并非姓柳,死后才姓柳?!?br />
    秦牧心头震动,失声道:“你们都是……”

    柳如茵道:“我们西土柳家的来历也是极为古老,乃是尸中孕灵,有了灵性。据说柳家的先祖死后被埋在一株柳树下,久而久之尸体中诞生了灵性,因此取了柳姓。我们这一族,因为是尸中孕生,肉身是死的,所以不能生育,但也有寿元,灵的大限一到,还是要魂飞魄散。世人都说我柳家生性怪癖,不与外人往来,倒是误会我们了。并非是我们不愿与外人来往,而是我们都是尸身成灵,担心被人捉了去炼成灵兵?!?br />
    秦牧淡然道:“但真天宫的高手来请你们对付我,你们便答应了。莫非真天宫有本事平了你们柳家,将你们炼成灵兵?”

    柳如茵脸色微变。

    秦牧哈哈大笑,面色又和善起来,笑道:“如茵姐姐,你能够成为柳家的族长,修为实力胜过我不知凡几,还能被我唬???小弟是真真的扯虎皮做大旗,只会吓唬人,心中却没底呢?!?br />
    柳如茵松了口气,笑道:“你呀,倒结结实实的把姐姐吓了一跳。秦教主是什么修为?”

    秦牧老老实实道:“我才是**境界。姐姐应该放心了吧?”

    柳如茵确实放下心来,只是还担心熊琪儿手中的青龙珠。

    青龙珠可以说是柳家的最大的克星,这枚龙珠的威能被催发出来,柳家的高手就算修为如何强横,也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柳家之所以臣服真天宫,也是被青龙珠所震慑。

    秦牧又道:“如茵姐姐,真天宫来人是谁?什么修为?”

    “来人是真天宫玉家的长老,玉如意?!?br />
    柳如茵道:“玉家的高手,修为也达到生死境界,非同小可?!?br />
    秦牧轻轻点头,西土这边的人对修为境界倒不是如何看中,万神自然功本来便不是靠修为取胜,而是靠感悟自然,感悟天地,心思越纯,感应力越强,便越能与天地自然沟通。

    当然,修为高,造化神通强,对实力也极为重要,但对于西土的人来说,对自然的感知感悟才是最重要的。

    “如茵姐姐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秦牧笑道:“这位玉如意姐姐是生死境界,我才是**境界,如茵姐姐,倘若如意姐姐要杀我,你要?;の也攀??!?br />
    柳如茵露出为难之色,勉为其难道:“我与玉如意有着几分交情,只能保证不让她在神葬谷动手,至于到了神葬谷外,我便不能保证教主的安危了?!?br />
    秦牧松口气,谢道:“有劳姐姐了。你们居住的神葬谷是什么地方?”

    柳如茵笑道:“我们现在便在神葬谷中。秦教主,请出棺!”

    棺材盖打开,柳如茵带着他出棺,秦牧四下看去,只见这里却是一片地底世界,四通八达,陵墓的穹顶有着日月星辰,星斗星象,而四周还有一条条通道连接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墓室,许许多多棺椁正在墓室和通道中进进出出。

    一口小棺材飘了过来,棺材板扑棱翻起,一个小女孩从棺材中翻出,坐在棺材盖上,道:“娘,这个是谁?”

    秦牧露出疑惑之色,看向柳如茵,柳如茵黯然,低声道:“这是我家囡囡,和我一起死的,我们娘俩被这里的长老唤醒,于是就住在这里……不说这个。你不是要见一见玉如意吗?我去叫她来,与你引荐一番,说不定可以化解你们之间的误会呢。囡囡,你在这里陪着大哥哥?!?br />
    那小女孩甜甜的应了一声,好奇的打量秦牧。

    秦牧却不敢小觑了这个小女孩,虽说这个小女孩与柳如茵是母女关系,但是她们是一起死的,被同时唤灵醒来,所以,这个小女孩的修为境界多半与柳如茵一样,都是生死境界或者神桥境界的大高手!

    他看向这神葬谷中央,只见那里竖着一口黄金棺材,棺材四周被粗大的锁链重重锁住,还贴满了黄表纸,黄表纸上写满了各种符文。

    秦牧好奇道:“这口棺椁里面的是谁?怎么被锁住了?”

    那小女孩道:“我娘说,里面是一尊神,神尸已经成灵了,但唯恐他作恶,所以才将他锁住?!?br />
    “原来如此?!?br />
    秦牧笑道:“囡囡,琪儿,我与你们变个戏法?!?br />
    说罢,从饕餮袋中取出一只巨大的玉眼,笑道:“我这只眼睛会发光?!?br />
    囡囡兴奋道:“如何发光?”

    正在此时,柳如茵的声音传来,笑道:“如意,那位便是秦教主,你们若是有什么误会,不防我与你们做个和事佬……”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咯咯笑道:“化解恩怨?也好,将小公主交出来,便可以化解了?!?br />
    就在此时,一道雪亮的光芒突然划破神葬谷的昏暗,一晃而逝。

    秦牧笑声传来:“怎么样,会发光吧?”

    柳如茵呆了呆,然后看到身边的玉如意突然平平裂开,被切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