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麒麟却很开心,载着秦牧出了城便卖力的跑了起来,当真是风驰电掣,比在沙漠中还要快速很多。

    他虽然有时候心思很细腻,但毕竟不如仡轲这等人物,听到秦牧亲口对祖师之子说祖师没有死,成神了,这头大胖子不禁欢欣鼓舞,加倍卖力。

    秦牧有些不太忍心骗他。

    “死者生界外面的雾海中,撑船的那具骷髅应该是绫璟道人?!?br />
    秦牧心道:“他是绫璟道人的话,那么祖师多半也在死者生界。村长给了我八块酆都币,我一定要再入酆都,寻个究竟!”

    他取出仡轲赠给他的西土地理图,展开了四下浏览,过了片刻终于找到真天宫和芳秀城的位置,他抬头判断自己的方位,立刻为龙麒麟指点路径,向西南方奔去。

    就在他们前方,一座大山横在道路上,这座山体奇特,像是一尊巨人立在那里,巨人的肩膀处长出两条垂下的山峰,但奇怪的是,两座山峰来到下面便突然变得粗大滚圆,像是两口大钟垂在地上。

    驿道来到这里,一分为二,从两口大钟之间穿过,绕过这座奇怪的大山的本体。

    龙麒麟奔到这里时,秦牧抬头看去,正看到一个黑衣黑裙的女子身形婀娜飘逸,正在向山上飘去。

    她落在那座奇异大山的头颅位置,那里悬挂着一张金光灿灿的帖子,像是印在山头上一般。

    秦牧瞳孔骤缩,只见那女子正在揭开山顶的那张帖子!

    “不好!龙胖,冲过去!”

    他刚刚说到这里,只见那座大山突然轰隆震动,巨大的山体抬起脚来,厚重无比的山石从地底拔出,如同从地底拔出一座山峰!

    秦牧心知不妙,身后无忧剑出鞘,唰的一声直奔山顶那女子而去!

    擒贼先擒王,这座大山化作山巨人必然是有着强者的法力支撑,唤醒山灵,只要杀了这个女子,应该便可以阻断山体变化过程!

    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冷笑道:“杀我于家弟子,管你是天王老子,也要你陪葬!”

    那尊山巨人拔出一条腿,踩在大地上,泥土乱飞,然后用力拔出另一条腿,这才徐徐站起。

    山巨人站起来时,云在山腰,而两个大钟状的副峰也被提了起来,副峰上的山石扑索索落下,一块块巨石从天而降,很快堆满了道路。

    山巨人站起,山上的那女子身形也随之升高,无忧剑顿时滴溜溜转动,化作钻剑式直冲云霄。

    山巨人头顶的那于家女子也心知不妙,立刻轻喝一声,一道道飞环飞出,伸手一拍,无数飞环向下方刺来的无忧剑套去!

    叮叮叮叮,密集如雨的爆响传来,那一道道飞环套在无忧剑上,飞速缩小,随即被旋转的飞剑绞碎。

    她的修为不弱,但是西土的功法走的路线并非是壮大自身的路线,而是借天地万物战斗,相比延康国同境界的神通者来说自身战力要弱了许多,比起秦牧这个一路厮杀过来的天魔教主更是逊色良多。

    无忧剑更是神剑,锋利无匹,绞碎无数飞环势头丝毫不减,自下而起,从那女子下颚穿入,头顶飞出。

    山头上一道血光乍现。

    秦牧收回无忧剑,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却见那两座副峰上的山石大半脱落下来,露出黄铜色的钟体,这座山峰竟然还真的是钟,不是真山,而是钟的外表蒙上了一层山石!

    这么大的灵兵,秦牧虽然见过不少,但都是镇教级的宝物!

    尽管西土的灵兵不如延康国的灵兵精妙,但是镇教级的宝物非同小可,乃是神桥强者耗费一生心血炼制而成,威能非同小可。

    “那山顶上的帖子,应该是封印,将这尊山巨人封印??!这尊山巨人,多半是久已生灵,被主人封印在此,当成了可以镇守家族的重宝!”

    秦牧眼角跳动,顿知不妙,那尊山巨人提起两口大钟,将大钟抡起,不由分说便两口大钟便轰然砸在一起,钟口所向,正是秦牧这边!

    山巨人并非是唤醒的,而是封印的,这座山巨人一直有灵,是于家将这尊巨人封印在此,等到有需要是再揭开封印,催动这尊可怕的巨人!

    咣——

    两口巨型铜钟碰撞,滚滚的声浪向前碾压而来,所过之处道路被层层堆叠在一起,翻滚着向龙麒麟这边撞来。

    但是威胁力最强的并非是被掀起的道路,而是钟声。

    两件镇教之宝碰撞发出的洪钟大吕的巨响!

    “西土的世家这么凶悍!龙胖,不要动!”

    秦牧忍不住赞叹,元气爆发,周身无数符文印记飞舞,将他与龙麒麟卷住。灭绝一切的声波轰然袭来,但是在毁灭声波还未来到龙麒麟面前时,那些符文印记便组成了一座传送阵法,传送神通催发,秦牧连同龙麒麟一起消失不见。

    下一刻,龙麒麟和秦牧出现在里许开外,倘若是他自己催动传送神通,可以传送出二三十里地,带着一个人也可以传出十多里。但是带着龙麒麟这等庞然大物,一里开外已经是他的极限。

    然而一里的距离,对于那尊山巨人来说距离太短,这尊山巨人只怕一脚迈开,能跨出十多里地!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他们刚才所在的驿道飞起,像是丝带在风中剧烈抖动一般,随即道路在狂暴的声波中粉碎。

    那两口铜钟的声波摧毁了二十多里的道路,所过之处,当真是粉碎一切!

    “山巨人没有法力,仅凭力量敲击巨钟,便有如此可怕的威能,着实厉害?!?br />
    秦牧忍不住赞叹,龙麒麟立刻载着他撒腿狂奔,而在他们后方,那尊庞大无匹的山巨人转动身躯,迈开脚步,秦牧顿时只觉阴云压顶,抬头看去天空中那尊山巨人的大脚已经来到他们的头顶。

    龙麒麟的速度顿时大大提升,几起几落超过声音,这个胖子的速度竟然可以提升得如此之快,让秦牧也吓了一跳,不知道龙胖子吃了什么灵丹妙药,速度远超从前!

    在此危急关头,龙麒麟也顾不得今后该如何骗饭主改良伙食,只顾着逃命,这等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轰??!

    他们身后,那山巨人的大脚落下,踩得大地出现一个湖泊,而巨人的另一只手提着大铜钟向前砸下。

    龙麒麟疯狂奔行,大钟落在身后,但那大钟的威能却极为恐怖,声波传入地面,传播速度要比空气快了三五倍。

    他们身后,地面噼里啪啦爆开,场面可怕无比,追着龙麒麟一声轰鸣,将龙麒麟掀飞到半空中。

    龙麒麟急忙脚下生出火云,脚踩火云狂奔,身后的那尊山巨人另一只手抡起另一口大铜钟,而刚刚砸在地上的那口大铜钟则被巨人提起,与空中落下的那口大钟碰撞在一起!

    咣——

    钟声长鸣,两口大钟碰撞之处,声波的波纹将空气压成实质,声波震动在实质般的空气中传播,速度更快。

    秦牧毛骨悚然,急忙翻身向后,飞速取出太阴玉眼,玉眼中光芒亮起,一道光芒笔直迎着冲击而来的声波切去。

    嗡。

    那灭绝声波被玉眼中射出的光芒分成两半,两股恐怖的波动从龙麒麟旁边擦身而过,可怕的震动让秦牧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倘若被这股声波击中,他、熊琪儿连同龙麒麟,都将被震荡成无数碎片,不复存在。

    “西土还是有底蕴的,只是这种底蕴,对于修为不利?!?br />
    秦牧向后看去,那尊山巨人被太阴玉眼的光芒切中,左肩塌了半边,龙麒麟距离那尊山巨人越来越远,以那尊山巨人的实力,已经无法让声波攻击到他们。

    就在此时,那尊山巨人突然曲蹲,秦牧看到这幅景象,心头大震,却见那尊山巨人猛然奔跑起来,速度之快,简直不可思议!

    “我的天……不对,这尊山巨人一定有人操控,否则不可能认定我和龙麒麟,疯狂追杀!”

    秦牧醒悟过来,揭开封印帖子的那个于家女子已经被他击杀,操控山巨人的自然不会是她,这个人一定是隐藏在附近,而且修为应该也是极高,否则哪里能控制这么庞大的一尊山巨人?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间天空中一道剑光飞过,接着半空中落下一颗人头,然后又有几截尸体从云层中跌落下来,却是一个银发皓首的老太太,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拐杖也被斩成两段。

    秦牧微微一怔,再看那尊山巨人,却见山巨人猛然僵住,不再追赶。

    应该就是这个白发老太太在暗中控制山巨人攻击他们,否则山巨人怎么会刚刚被唤醒便立刻向秦牧痛下杀手?

    “龙胖,停下!”

    龙麒麟连忙停下,不解其意,秦牧开启火霄天眼向那尊山巨人看去,只见山巨人的头顶上站着一个身影,依稀是仡轲。

    那道剑光从云层中飞回,围绕山顶那人旋转两周。

    那个身形向他躬身拜别:“一路平安!”

    秦牧也躬身作别:“承蒙吉言?!?br />
    只见那身影挥起一面旗帜,往身上一掩,突然从山上消失。

    “传送旗。祖师送了他一面传送旗?!?br />
    秦牧露出笑容:“他与祖师一样,都是表面一副淡泊名利的样子,然而实际上却很热心。仡轲,不愧祖师之子。龙胖,祖师有传人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