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修炼的是天魔教的传送神通与这些异域魔神所用的血祭传送有着很大的不同,异域魔神所用的血祭传送更加原始,更加古老,而天魔教的传送神通却是建立在空间术数之上,需要有极高的术数造诣便可以办到。

    两种神通最大的区别是,天魔教的传送神通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求解得解,而血祭传送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求解只求好用。

    这就给了秦牧插手他们的传送阵法的可能。

    “灰仙,你带着我和聋爷爷进入地底,我需要看他们的祭坛上的符文布置,然后施展出传送神通,聋爷爷将我所施展的传送神通符文画出来。蛟王神,你也跟过来,我需要用到你的法力?!?br />
    秦牧飞速道:“药师爷爷,你们留在此地,守住司婆婆和国师他们的肉身?!?br />
    他计议已定,灰仙立刻带着他们飞下太阳船,道:“你们不要动,我带着你们在地底穿行?!彼蛋?,摇身一晃,化作一只大老鼠,一团妖风卷住秦牧聋子和蛟王神,遁地而去。

    秦牧只觉自己在地底飞速穿行,过了不久突然身形顿住,眼前突然变得无比空旷,四下看去,果然看到灰仙所说的那幅壮阔场面。

    一尊巨大的神像从地底隆起,结果被一道道锁链困住,一条条粗大无比的锁链交汇之处,有一座座宫殿镇压,而那宫殿下又有数道锁链延伸,锁住了一口南北走向的长刀。

    长刀明亮无比,被锁链锁住,似乎是担心这口长刀飞走。

    这口刀太长了,以至于秦牧想象不出谁能驾驭这么大的刀。

    那尊倒霉的神像在升起之时,恰恰撞在刀刃上,坚固无比的神像脑袋被切到眉心。

    而在神像抬起的手掌上,正有十多尊高大的石像在忙忙碌碌,搭建一座巨大祭坛,这些石像和祭坛都非常庞大,但是相比那尊神像则显得极为细小。

    当然,秦牧聋子他们那就更加微不足道了。

    秦牧催动九重天开眼法,细细查看祭坛上的符文印记,将这些符文印记记下,灰仙带着他在四周穿梭,过了良久,总算将那座祭坛四周的符文印记看了一遍。

    “灰仙,停下?!?br />
    秦牧沉吟道:“咱们去那座宫殿中,我在那里落脚,运算一番?!?br />
    灰仙带着他们来到其中一座宫殿,这座宫殿有一道长长的浮桥连接地底的峭壁,似乎从前有人来过这里,在这里居住,看守地底空间。

    秦牧脚踏实地,四下看去,只见这座朱红色的大殿的门户紧锁,用神眼看去,门户上有着极为复杂的封禁封印,难以进入其中。

    “就在这里吧?!?br />
    秦牧取出一个饕餮袋,在里面翻找一番,取出各种各样的运算工具,诸如无极盘、太极盘、五行珠、八卦盘等,琳琅满目,数以百计,即便是同一种八卦盘,也有着不同的构造,而且各种爻和卦也可以移动,不同的构造需要不同的运算工具,因此运算工具极多。

    他以元气将这些运算工具托起,顿时空中数不清的运算工具在不断分裂、组合,重新排列,运算之复杂,让灰仙和聋子看得瞠目结舌,头晕眼花。

    过了片刻,空中便出现一个占地方圆十多丈的无比复杂的运算工具,二进、四进、六进、八进、九进、十进、十六进、六十四进,数不清的奇特零件在空中随着秦牧的元气运转而自动运行,咔嚓咔嚓的声响不绝于耳。

    空中又浮现出各种算珠,不断上下跃动。

    还有一根根方块和立方柱子,或长或短不断演进。

    “看得懂吗?”灰仙悄声询问聋子。

    聋子摆手道:“我听不见?!?br />
    灰仙哭笑不得。

    突然,秦牧抖了抖饕餮袋,空中的运算工具呼啦啦飞入饕餮袋中,消失不见。

    “算好了!聋爷爷,交给你了!”

    秦牧精神振奋,催动元气,顿时空中浮现出一套传送神通阵法,各种符文亮起。

    聋子抬眼观看,提笔在空中作画,笔走龙蛇,飞速画了一幅阵图,各种符文印记与秦牧的传送神通并无二致。

    他所用的画道技巧,正是秦牧曾经对他提起过的画中世界技巧,从前他的画道是由内而外,画风,则出现风,画雷,则出现雷,而现在则是由外而内,画中内藏世界。

    秦牧散去传送神通,又催动元气,空中浮现出另一种传送阵法。

    聋子将第二种传送阵法画下来,灰仙凑头向画中看去,不由怔然,聋子在空中画的画明明是平面的,但是往里面看去,却可以看到平面中内有空间,与秦牧所施展的传送神通并无二致!

    秦牧因为修为限制,所施展的神通笼罩范围并不大,威力也不强,然而聋子画出来的画看起来也不大,但是他凑头向画中看去,却吓了一跳,这画中空间极为广阔,只怕有方圆数里大??!

    秦牧又施展传送神通,让聋子画出第三幅图,聋子将第三幅画出来,秦牧让他将第三图铺在秦牧的脚底。

    聋子微微一怔,不解其意,但还是照做。

    秦牧眼中一道光芒向那口大刀的上空射去,道:“聋爷爷,第一幅放在这里?!?br />
    聋子提笔一挑,第一幅图飞出,落在他的目光射落之处,那幅图渐渐隐没消失。

    秦牧默算片刻,眼中又有一道光芒射出,落在神像的腹部位置,道:“第二幅图放在这里?!?br />
    聋子大笔一划,第二幅图飞出,分毫不差,第二幅图隐没消失。

    秦牧松了口气,笑道:“这样一来,域外的魔族便无法通过血祭祭坛传送到这里了?!?br />
    灰仙微微皱眉,问道:“这样便可以了?”

    秦牧点头。

    灰仙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你确定?那些魔族大军若是被传送过来的话,自我血祭,让这尊神像复苏,会掀起一场泼天大祸!你确定你的这两种传送神通,能够扰乱他们的血祭祭坛?”

    聋子也有些不太放心,紧张道:“牧儿,你这三幅图,会将那些魔族大军传送到何地?”

    秦牧迟疑一下,道:“我无法改变他们的传送,只能进行干扰……”

    灰仙叹了口气:“只能干扰,也就是说,那些魔族大军还是会被传送过来?”

    秦牧点头,解释道:“传送牵扯到空间挪移??占渑惨菩枰浅>傻氖跏怂?,我用两种传送阵法来干扰他们两个祭坛之间的镜像,虽然干扰得程度不大,但对于无比精巧的术数计算来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差之模糊谬以万里,容不得半点差错。只要他们启动两座祭坛,便会……”

    “秦人皇,这样不行!”

    灰仙断然道:“这是生存与毁灭的大事,不能靠毫厘之差模糊之差!不行,我去寻来毒王,让毒王下毒,将传送来的魔族统统毒死!你们随我走!”

    他一团妖风卷住三人,正要离开这地底空间,突然一股宏伟的力量跨过遥远的时空从另一个世界轰来!

    他们四周的空间顿时扭曲,他们头顶,广阔的石壁扭曲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一切都被扭曲,渐渐变得虚无。

    嗡——

    粗大无比的传送光芒从那个漩涡中照来,穿过向神像手掌中的那个宏伟祭坛照耀而去!

    那是从另一个世界的深空中映照而来的光芒,穿透了聋子的第一幅图,照在祭坛上!

    那只手掌上,一尊尊石像肃然而立,半蹲半跪在祭坛四周,口中传出洪亮而深沉的魔语,似乎是在念诵着什么咒语。

    就在此时,聋子所画的第二张传送阵图亮起,那道粗大无比的传送光芒顿时发生细微的改变,这种改变难以察觉。

    突然,无数魔族大军的身影出现在传送光芒之中,数以万计的魔族大军正从另一个世界赶来!

    “晚了……”灰仙心中一片冰凉。

    他刚刚想到这里,异变陡生,传送光芒中的无数魔族大军身形突然扭曲,在光流中支离破碎,变成了无数尸体!

    整个粗大无比的传送光柱变得一片血红,无数生灵在光柱中惨叫哀嚎,但却没有任何用处!

    灰仙心中一惊,秦牧的声音传来:“蛟王神,上身!”

    灰仙急忙向秦牧看去,却见秦牧正站在第三幅图的中央,蛟王神附身在秦牧的后背上,化作一道龙形纹理。

    秦牧气息暴涨,脸色却又些黯然:“承天之门?!?br />
    他的身后出现一座伟岸门户,传送光柱扭曲向他涌来,无数魔族大军嗡嗡嗡相继穿过这座门户。

    突然,门户中被抛来一具尸体,嘭的一声跌落在他的脚边,那是被传送到这个世界的魔族的尸体,这具尸体四肢扭曲,头长在了胸口,应该是空间传送出现了差错,让他的肉身重组,元神重组,以至于肉身和元神错乱!

    这个魔族的肉身死于非命,元神则被留在了幽都!

    嘭嘭嘭——

    突然,无数尸体从承天之门中喷涌而出,瞬息之间秦牧四周便出现一座尸山!

    尸山越堆越高,将这座大殿四周堆满。

    “诸位,不要怪我……”

    突然,第三幅图被他催动,巨大的传送阵法爆发,光芒耀眼,将宫殿四周的一切都送了出去。

    灰仙、聋子也被传送出去,身形出现在半空中,还未落地,便见天空中出现无数残肢断臂,在大墟的夜晚降下一场尸雨,更多的尸体还在从天而降。

    他们抬头看去,传送光芒的另一边,承天之门巍峨耸立,门前的少年目光泫然,他埋葬了数以万计的魔族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