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庄中,一口口大锅被支起,每一口锅都有鹿妖守护,不断添火,锅里面煮着一个个高手,药香飘溢。

    除了锅之外,还有一个个巨大的笼屉,有些高手被放在笼屉里蒸,秦牧前来巡视一遍,检查药汤,更换了几次药材,又给伤到神藏的高手补针,借中空的银针将蒸汽导入身体内。

    延丰帝全身上下插满了银针,黑着脸看着秦牧。

    秦牧将皇帝摁倒在笼屉中,延丰帝又笔直坐起,继续黑着脸看着他。

    秦牧笑道:“陛下有何事?”

    延丰帝突然换了一副表情,和颜悦色道:“秦爱卿劳苦功高,是否要升官儿?”

    秦牧不解,延丰帝面色更加和善,道:“你现在还是五品,又立了这么多功劳,改楼船,造真元炮射日神炮,随太子开水利交通,又屡次救朕于危难,这次还带来了天羽族人,功劳太多了。朕不能不赏。说吧,你想要什么?”

    秦牧挠了挠头,想了想,试探道:“陛下,这次为你们治疗伤势,花费的药钱极多,买锅、银针、蒸笼都花了不少钱。这笔钱是我先垫付的,陛下看是否能给……”

    延丰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个不算是赏赐!户部有钱了,你找户部要去!朕要给你的赏赐,是户部他们给不了的!你想要什么?”

    秦牧盘算片刻,钱?自己向来不缺钱,官?没多大兴趣,名望?天魔教主威名赫赫,还需要什么名望?

    宝物?

    抢来了这么多的宝贝儿,又从豢龙君那里搜刮了不少,狐灵儿还弄来黄金宫百件重宝,自己还有无忧剑和剑丸,似乎也是不缺的。

    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也不需要,因为秦牧自己就是神医。

    秦牧摇头,终于明白了延康国师的感受,皇帝赐给的东西看不上眼,自然每次赏赐都不想要。

    “你再想想?!?br />
    延丰帝循循善诱道:“朕这里,肯定有你想要的。不一定是东西,也不一定是官,也有可能是人……”

    秦牧恍然大悟,会心一笑,道:“原来陛下是想赏赐给我一些宫女。我常年四处奔波倒不需要宫女伺候,不过婆婆住在这里,身边都是些妖精妖怪,长得也丑。陛下倘若能赐给我一些宫女,打理山庄,臣一定不推辞!我看太后身边的剑琪琴琪这两个丫头就很不错,长得也漂亮,还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延丰帝大怒,直挺挺躺在笼屉中:“滚!”

    “遵旨?!?br />
    秦牧盖上蒸笼,嘀咕道:“刚才还故作大方说要赏赐,连两个宫女都不舍得,小气鬼……”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蒸笼里延丰帝暴跳如雷:“朕要杀你的头!”

    然后延丰帝听到外面传来秦牧告状的声音:“毓秀,你来的正好,你爹说要赏赐我,结果又不赏,还要杀我的头?!?br />
    灵毓秀的声音传来:“你理他作甚?他这些年躁狂了,动不动就要杀这个的头杀那个的头,都是被朝政压坏了。结果口头上杀了这么多人的头,实际上真杀的没几个。你不要理睬他,他闹腾一会儿就不闹了?!?br />
    “你来找我,是双修的么?”

    “是啊。咱们的功法快完成了,这两天你又忙着给他们疗伤耽误了,须得趁热打铁尽快完成。否则过几天父皇的伤势好了,他又要带着我返回京城,那时便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将功法完成……”

    ……

    两人走远,蒸笼里的延丰帝颓然,心道:“秀儿,为父能够帮你的只能到这儿了,这小子不上道,只能指望你自己了?!?br />
    过了几日,秦牧和灵毓秀终于将**元神功法完整的整理出来,两人都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这门功法是否能够成功的让其他人在**境界修成元神。

    “我来试试!我正好是**境界!”司芸香雀跃道。

    秦牧摇头,道:“这门功法其实是两种功法,合为一套,分为男女二种,男子的功法与女子的功法有着细微的区别。而且,必须要两个人一起修炼,彼此必须要毫无防备,不能使歪心眼,才可以双双炼成元神。只要成功,便是两个人一起?!?br />
    司芸香连忙道:“教主,你陪我一起练?!?br />
    秦牧加重语气:“圣女,必须亲密无间,相互信任,不能有歪心眼!”

    司芸香吃吃笑道:“你是教主,我还能对你有什么歪心思?”

    秦牧白她一眼,没有歪心思?这个小女人时时刻刻以司婆婆为榜样,总想着教主失德取而代之,但偏偏没有学到司婆婆的好处。

    不过司芸香其实还是有着像司婆婆的一面,每次遇到危险,她总是第一个冲出去不假思索的救人,可见,其实司芸香只是家教不好,但本性不坏。

    “她若是有我这样优良的家教,便不会走上歪路了?!?br />
    秦牧心中感慨,司芸香虽然有些歪心眼,但是他也需要验证一下他和灵毓秀所开创的功法是否能够成功,点头道:“你即便使歪心眼也奈何不得,我信你一次,不过我只配合你一次,倘若不能成功,那你另觅一个可以托付信任之人?!?br />
    司芸香兴冲冲的向灵毓秀讨要女子修炼的功法,灵毓秀倾囊相授。炎晶晶也凑了过来,灵毓秀笑道:“晶妹妹,你要和放牛的一起修炼元神吗?”

    炎晶晶摇头:“我早已经炼成元神了,你们炼,我看着?!?br />
    “元神双修很舒服的!”灵毓秀认认真真道。

    炎晶晶颇为心动,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司芸香好奇道:“晶晶,你现在是什么修为?怎么这么早便修成了元神?”

    “应该是神桥境界?!?br />
    炎晶晶不太好意思,轻声道:“我不是自己修来的修为,而是靠太阳船。我是纯阳灵体,因为常年操控太阳船,借来太阳船的力量,所以用太阳船的力量把所有的神藏都打开了。原本脱离太阳船时,神藏会关闭,后来用的次数多了,神藏也就不再关闭了?!?br />
    司芸香和灵毓秀呆住,秦牧也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炎晶晶的年纪与她们仿佛,但已经是一个教主级的大高手了!

    先前他们竟然还没看出来,炎晶晶才是他们中最厉害的那个!

    秦牧也曾经驾驶过太阳船和月亮船,但脱离神船后神藏都会闭合,再度封印,没想到驾驶得次数多了,竟然还有开启神藏的功用!

    “这样说来,岂不是可以利用太阳船快速造就一大批教主级的存在?”司芸香突然道。

    灵毓秀摇头:“不可能。想要成为太阳守,必须是纯阳之体,连牧日族都寻不到第二个纯阳之体,更何况其他地方?”

    “教主倒是可以!”

    司芸香立刻向秦牧看去:“教主可以控制太阳船,多半也可以借助太阳船的力量一鼓作气将所有的神藏打开!”

    秦牧颇为心动,炎晶晶连忙道:“借太阳船开启神藏,容易境界不稳,爷爷说这样取巧,不如一步步修炼来的扎实。我这趟出来,也想看一看你们是怎么修炼的,是否还能补救?!?br />
    秦牧只得放弃这个念头。

    一步步修炼的确有着很多乐趣和惊喜,倘若不是一步步修炼他不可能发现五曜境界的神化形态,也不可能发现**境界的**元神。

    像炎晶晶这样借助太阳船打开了所有的神藏,只怕还需要重新修炼一遍,细细体悟每个境界的含义,领悟其中的奥妙。

    而站得太高去看低处的细节,往往很难看清。

    司芸香将女子功法参悟透彻,又向灵毓秀请教一番,弄清楚这门功法中所有的问题,这才与秦牧一起修炼元神。

    远处,蒙着眼睛的瞎子向延丰帝道:“皇帝,你家姑娘很大方啊,把驸马爷让给香丫头去快活?!?br />
    延丰帝冷哼一声:“秀儿根本不知道元神双修的含义,没有这种观念。倘若她知道元神双修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她便不会这么大方了?!?br />
    瞎子好奇道:“你不提醒她?”

    “不用?!?br />
    延丰帝摇头道:“能够元神双修的只有一对,彼此元神谐振之后便无法与第三者元神谐振。秦爱卿已经与秀儿元神谐振了,香圣女即便与他同修,也无法做到元神谐振,修不成元神的。他们还都是小孩子,喜欢玩闹却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br />
    他叹道:“自古都说皇帝后宫三千佳丽,但却不知道皇帝也有皇帝的苦恼,能够与皇帝元神谐振也只有皇后娘娘一人,去爱后宫他人,却无法谐振,难登极乐。这也是皇室人丁并不多的原因?!?br />
    瞎子笑道:“与其他妃子在一起,乐趣没有那么大,所以皇室子弟较少?!?br />
    延丰帝点头:“所以我丝毫不担心秀儿。秀儿已经占了先机,就算秦爱卿有了其他女人,最终也会回到她的身边。因为,他无法与其他女子元神谐……”

    “我修成元神了!”

    突然司芸香的欢呼声传来,延丰帝表情呆滞,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司芸香撒欢般狂奔,灵毓秀也是欣喜若狂,跟着司芸香一起撒欢,秦牧也在与她们一起庆祝功法的成功。

    延丰帝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但是你忘记了牧儿是霸体。普通灵体元神谐振之后便无法与其他人谐振,然而霸体却可以?!?br />
    瞎子拄着拐杖,老神在在道:“皇帝,你的表情,我很欣赏,可恨我不是画师,否则倒要将现在你的样子画下来,有空便欣赏欣赏?!?br />
    “我画下来了?!绷拥纳舸?。

    两个老头子嘿嘿笑了,很是得意。

    “教主,秀公主,你们开创的这门功法叫什么名字?”司芸香的声音传来。

    “这种元神双修之法,便叫元神引?!鼻啬劣肓樨剐阋炜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