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家公来杀姑爷了!”

    司芸香兴奋的小脸通红:“皇帝要杀头,教主迫不得已反抗,集合我天圣教之力干掉皇帝,自己做了皇帝。然而秀公主嫁给了教主成为后宫佳丽,虽然心念着情郎,但同时又要报杀父之仇,挣扎纠葛,还要提防后宫倾轧。又有香圣女,也就是我,意图杀了教主自己做皇帝,秀公主既要在后宫中对抗我的阴谋诡计,?;そ讨?,又要杀掉教主,真真是好一场虐恋!”

    灵毓秀送她两个白眼珠子:“香丫头,你想得太多了,我爹这次是为了羽曌青羽族长的事情来的。安顿这么多天羽族,须得他亲自出马,而且羽族长是天羽世界的主人,无论如何都要他亲自招待,才不是要来杀放牛的?!?br />
    秦牧笛声婉转,一条条蛟龙游走,出现在他们前方。

    几乎同一时间,一阵阵龙吟之声传来,天空中龙气纵横驰骋,延丰帝从天而降。

    皇帝这次来的目的并非全如灵毓秀所说,他此来不仅仅是为了羽曌青和天羽族,同样也是为了灵毓秀。瞎子将灵毓秀掳走,并且将他引到大雷音寺,害得他与如来谈论了几天的佛法才得以脱身。

    不久前秦牧命人带去奏折,他得到奏折之后便立刻赶往这里,那些宫廷侍卫羽林军都被他抛在身后,便是为了兴师问罪。

    这厮胆大包天,连自己的女儿也强抢了去,虽说他不强抢,说一声灵毓秀也就跟他走了,但强抢就是不行!

    更何况那天晚上那个老瞎子还塞了只鸡给他,说是要请亲家公吃鸡喝喜酒,让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心里很是受伤。

    不过,延丰帝落在庄园中,这才觉得有些不妙。

    这片庄园的氛围有些不太对劲,那个掳走自己闺女的老瞎子站在那里,身材矮小,但是气势却极为伟岸,黑色的龙骨围绕他盘旋飞舞,杀气森然。

    而一座座大殿前,一位位女中豪杰杀气腾腾的站在那里,延丰帝眼角乱跳,这些女子之中竟然还有他的生母,太后娘娘!

    “太后离宫半年了,我命人打探,却是她得到了玉面毒王的消息,去追玉面毒王了?!?br />
    延丰帝脸色顿时铁青,心道:“朕岂能让这种令皇家蒙羞的事情发生?于是命人暗中放出玉面毒王的消息,引出玉面毒王的那些姘头,一起去追玉面毒王,打算借她们之手把太后逼回来。怎么,太后似乎与这些老对头和好了,打算与她们在这里住下不成?”

    他欲哭无泪,灵家的女子想来作风大胆,不想其他小家碧玉,她们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过家丑不可外扬,皇帝的脸面却还是要的。

    延丰帝又看向司婆婆,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唇干舌燥,后宫佳丽三千顿失颜色。

    秦牧将他从老道主和老如来手中救下来时,便曾经安排他住在这里,延丰帝对这个地方有印象,但是却没有见过真容,都是司婆婆用一根竹竿挑着饭菜给他。

    现在延丰帝得以见到司婆婆的真容,顿时惊如天人,有些魂不守舍。

    秦牧高声道:“陛下,江山还要吗?那位是厉教主!”

    延丰帝压下心头的震惊,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司婆婆咯咯笑道:“臭小子,坏我好事,否则这江山都是我们天圣教的了!皇帝,你的伤势好了没有?修为回到巅峰了没?没好的话,只怕你要完蛋了!”

    延丰帝目光流转,落在羽曌青身上,只见这女子与人族有些不同,像是异域中人,心道:“她便是秦爱卿奏折里提到的天羽族长?修为却也极强……他们在防备何人?”

    他刚刚想到这里,又看到了坐在轮椅中的瘸子,殿中挥毫如飞的聋子,随即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向,看着从山上下来的那个少年。

    延丰帝心神大震,看着那个背着箱子的少年,这个少年看起来年岁不大,但给他的感觉却无比强大,甚至比上苍来的神祇还要强横!

    “射日神炮应该带过来!”

    延丰帝咬牙,他的神藏损伤太重,修为至今还未完全恢复。不过秦牧召集天下的术算高手,建立了神桥空间术数模型,让他从中揣摩出了许多修复神藏的诀窍,而今修为已经恢复了九成,也算是当世顶尖高手了。

    但对面对这个少年,他却有一种龙被拿捏七寸将被扒皮抽筋的感觉,极为危险,比老道主老如来还要危险!

    “皇帝的修为也是不坏?!?br />
    星犴向他看来,见礼道:“山野散人星犴,见过陛下。陛下的法力已经达到了近神的层次,你的神藏经过一次毁灭,然后重塑,比其他人的神藏更强,值得收藏!”

    他的眼睛是瞎子的神眼,双眼中似乎有一种诡异的魔力,能够看穿众人的一切,一眼便看出延丰帝破而后立,神藏之稳固几乎天下无双,不禁动了见猎心喜之心。

    延丰帝只觉自己仿佛变成了猎物,被猎人盯上了一般,心中一紧。

    星犴随即看向瞎子,露出惊容,赞道:“道友的心神如此强大,虽然被我挖走了双眼,但却另辟蹊径,走上了另一种神眼巅峰,这是心神眼吗?用元神来代替神眼,心神眼天下无双,我很喜欢你的元神?!?br />
    瞎子冷哼一声。

    星犴又看向羽曌青,眼睛一亮,赞道:“这身皮很不错,我的箱子里要腾出一个架子,用来放你的皮?!?br />
    他的目光落在轮椅上的瘸子身上,随即从瘸子身上挪开,瘸子大怒,咬牙道:“老不死的,还我腿来!”

    星犴没有搭理他,目光径自落在一旁的大殿中正在挥毫作画的聋子身上,赞道:“脑中有大千江山神仙鬼怪,沟壑万千,方能在笔下画出大千世界。我喜欢你的脑子?!?br />
    聋子停笔,向他看来。

    星犴的目光又从一个个女子身上挪开,对这些女子没有放在心上。追求药师的女子虽然很多都是强大之辈,久负盛名的江湖名宿,也有些教主级的奇女子,但多数都没有达到值得他关注的程度。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司婆婆身上,露出惊讶之色,却没有被司婆婆的美貌迷惑,喃喃道:“凡人,怎么可能竟有如此的美貌?这具身体,我也想要……”

    “你来晚了!”

    厉天行冷笑道:“星犴,这具身体是我的!”

    “厉教主是吗?”

    星犴微微一笑,悠然道:“我曾经见过你,那时你还是雄才伟略,志怀天下,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是了,是这神一般的美貌,让你迷失其中了。你将自己的元神种在这具身体的道心之中,是想鸠占鹊巢,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不过,这件艺术品,被我看中了,你只能挪一挪窝了?!?br />
    厉天行妩媚一笑,即便是女子看到她的笑容也被迷得神魂颠倒,而星犴却不为所动,环视一周,欣喜道:“我这次是来寻秦教主为我医治,没想到却遇到了这么多值得收藏的艺术品,真是一件幸事!诸位,诸位!”

    他团团见礼,喜不自胜:“谢谢你们!”

    瘸子再也忍不住,双手推着轮椅冲上前来,厉声道:“我虽是神腿,但也是神手!偷天换日玄功不仅仅是腿功……”

    呼——

    轮椅飞起,瘸子双手千变万化,让人眼花缭乱,偷天换日玄功分为偷天神腿和换日神手,瘸子能够被称作神偷,他的手上功夫却也极为可怕,无视一切封印和禁制,偷天换日!

    嘭。

    轮椅粉碎,瘸子倒飞而去,栽入大殿中躺在地上起不来身。

    “神手,你还差一些?!?br />
    星犴哈哈大笑,转身向后抓去,只听龙吟声响起,他的手掌一扣,将瞎子刺来的枪尖捏住,瞎子手中的大黑枪乃是黑龙骨所化的龙拓神枪,枪出如龙,龙吟龙啸,脚步移动,枪如幻影,如同无数条黑龙疯狂向星犴刺去!

    单论枪法,瞎子的造诣已经绝顶级的存在,豢龙君不察之下,被他近身,也是在瞬息间便解决战斗。

    他虽然没有双眼,但心神眼比神眼更强,能够看破一切招式破绽,龙拓随心所欲,攻势凌厉无匹。

    然而他却遇到了更为可怕的存在,星犴的眼睛是他的神眼,只比心神眼逊色一筹,但是星犴的法力却是神一般的法力,每接下他一击,便震得龙拓不断颤抖,瞎子矮小的身躯也被震得颤抖,退后卸力,双手发麻。

    “哈!”

    瞎子眉须怒张,身后浮现玄武元神,倾尽一切力量,与此同时太后娘娘与诸女扑上来,霎时间整个山庄各种光芒迸发,神通浩荡澎湃。

    轰??!

    一声声惊呼传来,太后娘娘与诸女吐血倒飞而去,星犴笑道:“你们连让我收藏的兴趣都没有,还是没有必要出来献丑了!”

    “打朕老母?朕要杀你的头!哤——”

    延丰帝身躯大震,元气爆发,神藏轰鸣开启,一重重神藏中传来龙吟虎啸,探手便是九龙神火从天而降,向星犴轰去。

    星犴微微一笑,头顶突然天灵盖洞开,天灵盖飞出,如同一口大金钵,唰的一声将九龙神火收入金钵中,金钵又变成天灵盖,依旧盖在他的脑袋上。

    延丰帝吃了一惊,周身天龙缠绕,近身厮杀,与瞎子合力围攻星犴。

    与此同时聋子大笔如椽,用力一挑,刚刚画好的画呼啦啦从殿中飞出,聋子持笔,纵跳如飞,突然间身形一沉,没入一张画中,笔从画中刺出,在星犴身上一抹,星犴身不由己落入画中。

    一张张画竖在空中,哗啦啦飞舞,只见画中神魔万千,围攻画中的星犴。星犴身形在画中移动,将一尊尊神魔击杀,变成一滩滩墨水。

    突然聋子从画中跳出,大笔向所有的画抹去。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画向内部空间坍缩,接着猛然爆炸,威能恐怖无比!

    聋子松了口气,突然一只手掌从爆炸中心刺来,点在聋子的心口,瞎子连忙掷出龙拓,龙拓化作黑龙缠绕在这条手臂上,两人力量爆发,聋子吐血倒飞而去,仆倒在地!

    聋子爬起来,又吐了口血,四肢一软趴在地上,嘶声道:“他的法力和肉身都太强了,我伤不到他,但是他也被困在我画中,你们尽快,我困不住他多久……”

    延丰帝身形冲入爆炸中心,群龙飞舞,与星犴大战,同时瞎子龙拓黑枪不断向爆炸中心刺去,快如闪电,但是却没有伤到延丰帝,而是每一枪都精准的刺向星犴。

    “轮到我了!”

    厉天行长啸,飞身而来!

    ————本章多写了五百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