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太阳井的笼罩范围,被别人围攻,这绝对不是秦牧的风格,他的作风就是抓住任何机会,以雷霆手段施展致命一击。

    屠夫曾经对他说过,看到机会不难,看到机会抓住机会的才是英雄,看到机会却窝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是狗熊。

    许多比屠夫强的人,往往最终都败在屠夫的手中,便是因为屠夫精勇猛进,从不瞻前顾后,看到机会便会抓住机会!

    秦牧这次抓到的机会,就是趁着那尊魔神在利用自己尖尖的嘴巴输送重身魔族进入太阳井时,无暇脱身,而他则驾驭太阳船一举冲破太阳井形成的世界,抡起太阳将对方砸得粉碎!

    困守在太阳井中,抵挡对方的攻击,不是他的作风,而是跟着对方的节奏,只会遭到围攻,对方想怎么打便怎么打。

    而他,需要用自己的节奏来打,冲出去打,直接摧敌首脑,将首脑击杀。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打赢了你就死。

    就是这么简单。

    这就是屠夫的刀法精髓。

    牧日族长的身体还有些瘫软,看着秦牧哗啦啦的抽着锁链,将砸死那尊重身魔神的太阳拖回来,那轮太阳将四周烧焦,大地变成岩浆啵啵冒着一个个大气泡。

    突然,秦牧眼角跳了跳,老族长的眼角也跳了跳,他们同时听到那轮太阳中发出了嘭嘭的崩断声。

    秦牧眨眨眼睛,轻轻抖动锁链,将这轮太阳抖了起来,但是没有使出全力,像是唯恐把太阳抖裂。

    老族长颤巍巍的站起来,突然那轮刚刚浮在空中的太阳又发出咔嚓的崩裂声,老族长抬头看去,太阳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不禁又瘫软下来。

    “没事,没事?!?br />
    秦牧声音轰鸣,安慰道:“没有碎!大家安心!”

    重身魔神被他一击打碎,然而太阳船上数不清的重身魔族还在疯狂进攻,继续屠杀、同化牧日族的战士。

    与此同时,无数魔族在相互吞噬,大的吃小的,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大,修为实力越来越强,像是滚雪球一般渐渐地,三尊越来越庞大的重身魔族出现在太阳船上,还有更多的重身魔族不断向他们的口中涌去,主动投食。

    “我杀掉的不是重身魔神不是他的真身?”

    秦牧心中一惊,爆喝一声,顿时天空中的那轮太阳中迸发出无比强烈的真火,从上而下涌去,顷刻间便将太阳船烧了一遍!

    太阳真火熊熊燃烧,让整艘太阳船变成了一艘火焰神船,无数重身魔族被烧得吱吱作响,纷纷化作黑烟消融在火焰之中。

    他控制的是完整的太阳船,这艘船虽然是用来牵引太阳东升西落的宝物,但也拥有极为强大的攻击力。从前炎晶晶掌控太阳船时,因为太阳是熄灭的,无法将这艘船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而现在秦牧点燃了太阳,这艘船的凶威也顿时得以绽放!

    太阳真火虽然无比恐怖,但是对牧日者却没有多大的威力,牧日者自幼便生活在这艘船上,他们呼吸的都是这里的纯阳之气,对于真火有着极高的抵抗力。

    而狐灵儿、灵毓秀和司芸香则是与群蛟和龙麒麟一起,正在空中厮杀,太阳真火并未席卷那里,小狐狸站在墨蛟头上很是兴奋,大呼小叫,但是却出不了多少力。

    相比蛟群,她的实力微不足道。

    秦牧烧死无数重身魔族,船上那三尊异常庞大的重身魔族却没有被烧死,而是在烈火中飞速爬行,突然间纵身而起,背后骨翅震动,飞速向太阳船中央的秦牧冲去!

    其中一个重身魔族俯冲下来,探手将插在一座大殿中的那口魔神兵战戟拔起,顿时魔威大作!

    “不要用太阳砸!”

    老族长看到秦牧正要抡起太阳,连忙高声叫道:“再砸就真的砸坏了!我们这些老骨头来挡住他们便可!”

    “麻烦!”

    秦牧停手,看向四周,搜寻重身魔神的真身。

    老族长则高喝一声,唤来几位长老,迎战那三尊庞大的重身魔族,这三尊重身魔族体魄庞大无比,实力强横,即便对战老族长和几位长老也不落下风。

    老族长抓起一口铜钟,铜钟当当的不断轰击,这口钟不像是凡间宝物,钟壁上浮现出一层层的符文烙印,钟声一响便不断围绕着铜钟不断转动,钟壁上顿时有一轮轮太阳状的火球飞出,轰击敌人。

    但是那口断戟乃是魔神兵,能够轻易劈开铜钟迸发的一切神通,极为厉害。

    秦牧目光四下扫去,只见大墟的黑暗深重深沉,不知道重身魔神的真身藏在何处。

    突然,黑暗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咚咚作响,震得大地不断颤抖,那脚步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越来越快,突然间脚步声消失,变成了破空声。

    破空声极为尖锐,秦牧心中一沉,只见一头头体型庞大的重身魔族从黑暗中飞来,直奔太阳船!

    “果然不是真身!”

    秦牧心头微动,无忧剑突然出鞘,静静地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太阳船上,大日高悬,牧日族的战士握紧了武器,紧张万分,抬头向上空看去,只见一只只巨大的魔怪遮住了大日的光辉,来到大船的上空,阴影之大之广,令人心悸。

    就在此时,突然剑光迸发,太阳船的中央仿佛多出了一轮银色的太阳,恐怖的剑意剑气如阳光般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这一瞬间,无忧剑的神威席卷了天空,天空中顿时下起一场黑雨,数不清的残肢断臂从空中啪啪啪的坠落,几乎将太阳船堆满!

    然而空中却有一头魔族避开了所有的剑光,直接飞到四根神柱旁,从两根柱子中间穿过,直奔秦牧而去。

    嗡——

    那重身魔族面部中央的大眼睛闪动着黑光,向秦牧的面目照去!

    他的四爪抓住秦牧胸膛,深深刺入秦牧的血肉之中,魔眼中黑光愈发黑暗,这光芒似乎可以吞噬一切,让人的神魂落在其中也会不断陷落进去。

    船上众人惊呼,老族长与一众长老脸色剧变,急忙舍弃那三尊重生魔族,向这边狂奔而来,不过那三尊魔族立刻又飞身赶上,将他们拖住,不让他们去营救秦牧。

    “你能过来,是我让你过来?!?br />
    秦牧双眼直视重身魔族的魔眼,目光闪动:“我要靠你的同化,来知道你的本体到底藏在何处!”

    那重身魔族的魔眼目光照在他的双眼上,秦牧脑海中顿时传来无数个声音,一瞬间仿佛看到了黑暗的森林中无数个出现了身影,一个个身影是一个个重身魔族。

    他眼中的一切统统消失,只剩下由一个个重身魔族的身影组成的森林,森林越来越广,笼罩范围越来越大,数以万计百万计的魔族身影涌现,向外蔓延!

    这些魔族的思维意识汇聚成滚滚的洪流,不断向他的脑海中涌去,要将他同化。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灵胎与魂魄相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日,环绕灵胎,守住灵台,将涌来的思维意识统统焚化成灰。

    黑暗中的身影越来越多,让他也不禁心悸,这么多的重身魔族,思维汇聚在一起,即将将他的灵台淹没。

    灵台被攻占,灵胎也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被重身魔族同化,他必须要在灵台被攻破之前寻到那尊魔神的真实方位!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似乎越过了层层叠叠的山川,看到了一尊匍匐在山河间的魔神身上。

    那是一尊重身魔神,身处于两座大山中央,四肢扣住两旁的山峦,山间是一条河川,河川奔流,而在他身后,则是一座门户。

    那座巨大的门户中重身魔族潮水般涌出,不断向这边涌来!

    数不清的重身魔族在河面上飞奔,在上空飞行,不断相互吞噬,变成了一尊尊体型庞大的魔族。

    秦牧“看到”这尊魔神的一瞬间,这尊魔神也“看到”了他,魔神仰起头,巨大的眼睛露出迷惑之色,似乎有些不解。

    随即,这尊横距在两山之间的魔神便看到黑暗中传来亮光,越来越亮,一团亮光正在向这边飞驰而来,那亮光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变成了一轮巨日,从上空斜斜滑落,出现在河道的上方!

    巨日所过之处,河水瞬间被蒸发,沿途一切重身魔族都被焚化成灰,气化蒸发!

    巨日扭曲了四周的空间,让群山剧烈晃动,像是变成了巨人,做出奇怪姿态的舞蹈。

    这尊重身魔神长长的嘴巴中传来魔语,通过波动的思维传递到秦牧的脑海中:“小孩子,只喜欢乱砸……”

    他的身躯剧烈震动,身后的骨翅哗啦啦作响,一根根骨翅从身体上飞离,骨翅是一杆杆魔神兵,形态与太阳船上的那根断戟仿佛,迎着大日激射而去!

    嗤嗤嗤。

    一杆杆战戟射入大日之中,大日的速度顿时减慢,越来越慢,终于,大日轰然坠落在河谷中,向前滑行了千百丈,这才止住。

    咔嚓。

    太阳船的这轮太阳裂开,分成两半,那魔神长长的脸上露出笑容,却在此时,只见那裂开的大日中滚出一轮太阳玉眼,玉眼高达数丈,滚动一圈,猛然眼瞳竖起,一道雪亮的光芒射出,切在那魔神的大眼珠子上。

    那魔神惨叫,声音惊天动地,急忙侧头躲开这一击,那道光芒从他眼瞳切过,切开他的脸颊,深可见骨。

    就在他躲避的一刹那,裂开太阳后方,无忧?;饕坏拦饷⒋铀谥写┤?,后脑穿出,接着转向从后脑穿入,前脑穿出。

    无忧剑如同穿针引线,密密缝织,霎时间在他的头颅上穿来穿去千百次之多,又如同一道寒光围绕他的脖子飞速旋转!

    剑光猛然一收,这尊魔神的脑袋变得千疮百孔,接着脖子晃了晃,如山般大小的脑袋从脖子上滑落下来,坠入他身后的门户中,骨碌碌滚动的声音传遍这片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