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从江中浮起,一头巨大的蛟龙从他旁边游过,扎入水中,正是那条蛟王神,秦牧停下来看了看,只见那条宝蓝色的蛟龙额头上插着一根竹竿,正在嘟嘟的往外冒着血泡。

    “瞎爷爷的竹杖!”

    秦牧浮出水面向岸边走去,龙麒麟则带着十多条蛟龙,背着灵毓秀、狐灵儿和司芸香小心翼翼的赶过来,应该是瞎子与蛟王神的战斗刚刚结束,他们避开战斗余波,因此慢了一些。

    狐灵儿终于从宿醉中醒来,正在好奇的东张西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小镇的喜宴上来到这里的,惊诧不已。

    秦牧四下看去,看到了瞎子。

    此刻瞎子狼狈不堪,身上到处都是泥泞,衣衫褴褛,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显然与那条蛟王神争斗极为吃力。

    蛟王神的实力极强,毕竟是蛟类成神,神通广大,而且是水系蛟龙,瞎子拼尽全力,让这头蛟王神也没有好过,但自己也受了伤。

    龙麒麟飞来,落在地上,狐灵儿从他背上跳下来,依旧是小狐狸形态,蹦蹦跳跳来到秦牧的肩头,这才注意到秦牧另一个肩头上的墨蛟,不由吓得全身毛发根根倒竖,几条尾巴也竖得笔直。

    ——她喝醉酒之后便会现出原形,此刻也忘记了变成人身。

    “灵儿别怕,这是我刚刚收的墨蛟,立了大功呢?!?br />
    秦牧安抚一下小狐狸,瞥了瞥瞎子,眨眨眼睛,笑眯眯道:“毓秀妹子,香圣女,我给你们看个大家伙?!?br />
    二女很是好奇,问道:“什么大家伙?”

    秦牧站在江边,高声道:“镇江龙王,还不出来?”

    江面陡然波涛汹涌,大浪滔天,豢龙君所化的巨龙从江中抬起头颅,高耸如山,长长的龙须垂下,晶莹剔透,随风飘荡。

    那龙须长达百余丈,很是漂亮。

    豢龙君垂头道:“主公有何吩咐?”

    二女看得呆了,瞎子也是震惊莫名。

    秦牧得意洋洋,四顾一眼,看到众人的表情很是满意,叉腰笑道:“没事,就是让你出来见见大家?!?br />
    豢龙君面容严肃,强忍着一巴掌拍死这个小不点儿的冲动,正要沉入水中,秦牧连忙道:“先别忙下去。你适才答应了我要传我如何收取龙脉,如何调动真龙之主的力量?!?br />
    豢龙君连忙停下身形,没有沉入水中。

    秦牧又得意洋洋道:“瞎爷爷,怎么样?”

    “牛上天了?!毕棺勇嫘θ?。

    秦牧目光闪动,悄悄取出金笛,立刻催动御龙诀,许多蛟龙飞来向瞎子缠去!

    这些蛟龙极为强大,只要将瞎子捆绑起来,瞎子便绝对无法挣脱!

    正在此时,瞎子突然弹指,秦牧闷哼一声,体内的三大神藏统统闭合,又被瞎子封印起来。笛声顿时止歇,一条条蛟龙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没有攻击瞎子。

    “牧儿可?;盗??!?br />
    瞎子又弹了弹指头,金绳飞出,将他手脚捆绑结实,唏嘘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后浪死在沙滩上。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你出手还是慢了点,想控制蛟龙将我绑起来?没那么容易?!?br />
    秦牧噗通倒地,面黑如炭,刚想下令让豢龙君将瞎子拿下,嘴巴里已经被瞎子塞上了布条,说不出话来。

    “这亲,还是要成的,这崽儿,也是要生的!”

    瞎子将他拎起,向豢龙君道:“你载着我们沿江去大墟,回村继续成亲!还有两场婚事呢,办得好,请你喝喜酒?!?br />
    豢龙君迟疑一下,看向秦牧,秦牧口中呜呜作响,还想挣扎,过了片刻,秦牧颓然的点了点头。

    豢龙君心中一阵暗爽:“这个憨厚小子如此阴险狡诈,原来也有吃亏的时候?;罡谩?br />
    他匍匐下来,露出长长的龙背,如同水中狭长的岛屿,叫道:“到我背上来!”

    瞎子拎着秦牧来到龙背上,龙麒麟连忙也跟了过去,许多蛟龙熙熙攘攘的跟过来,挤作一团。

    “这些都是我养大的蛟龙,一个个都是白眼龙……”

    豢龙君又是一阵肉疼,不过事已至此难能挽回,倘若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会在遇到秦牧的第一面时便立刻痛下杀手,将这个憨厚的童男一巴掌拍死。

    龙背上,秦牧似乎已经认命,既不挣扎,也不试图让豢龙君下手。瞎子将他嘴里的布条挑开,道:“让这条鳝鱼君教你罢?!?br />
    秦牧伸出双手,瞎子将他手上的金绳解开,但是两条腿上的金绳却还束缚着。

    秦牧目光闪烁:“瞎爷爷何必如此小心?我向豢龙君讨教收取龙脉,调动真龙之主的力量,须得用到法力才能学会。而且这些蛟龙也饿了,我还需要炼制灵丹喂他们。你解开我的封印,我还能跑了不成?就算我要跑,也能跑得出瞎爷爷的手掌心?封印我还不是你一弹指的事情?”

    瞎子抬了抬眉毛,伸手点在他的眉心,秦牧心中一喜,只听轰的一声,他的灵胎神藏开启,但是五曜和**神藏却依旧封闭。

    “灵胎神藏的元气,足以让你学会了?!毕棺永仙裨谠诘?。

    秦牧赞叹,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教导我长大成人的老江湖,就是如此小心!”

    瞎子心花怒放,笑道:“少拍我马屁!快去快去!”

    灵毓秀和司芸香面面相觑,放牛娃的家教好像与其他人家有些不太一样,怎么看都像是把孩子往歪门邪道上带。

    秦牧炼制灵丹,喂了群龙,龙麒麟也吃了几口,觉得口味有些不对,悄悄剥开一粒赤火灵丹,不由得脸色黑了,只见赤火灵丹中心夹了一颗火行神元丹,难怪会有些辣口!

    “教主,这灵丹不对!”龙麒麟叫道,说罢又剥开几粒灵丹,把火行神元丹丢入江水里,只吃外面的皮。

    秦牧吹动金笛,操控一条青蛟将龙麒麟打了一顿,龙麒麟嗷嗷惨叫,再也不敢挑食。

    豢龙君一边向大墟游动,一边教秦牧更深层次的御龙诀,他给秦牧的那本豢龙经还是藏私了,许多关键之处并未记载在豢龙经中。秦牧用心学习,没有耍什么花招。

    过了小半日,他将御龙诀学全,又询问如何调动真龙之主的力量,豢龙君道:“真龙之主不知被谁炼成宝物,已经变成了气运之宝,不可能成为真龙了。不过将这件宝物放入真龙巢之中便可以让真龙之主汲取真龙巢中的龙气,配合独到的功法,汲取真龙之主的气运,佩戴真龙之主的人修为便会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不过这种功法我并未学过,想来收取真龙之主的那个存在应该会将这种功法烙印在真龙之主中。夺运之后,你便是真龙之主!”

    “独到的功法?”

    秦牧微微一怔,连忙将自己从延丰帝那里学来的九龙帝王功说了一番,道:“这种功法是夺运功法吗?”

    豢龙君思索片刻,摇头道:“这种功法只是夺气功法,借助龙气来修炼,并非是夺运功法。我们龙族是天地所生,天生便继承宇宙的能量讯息,将其化作语言,叫做龙语。每一条龙出世之后,自然而然的便精通龙语,无需学习。真龙之主和龙巢上的文字符号便是我龙族的文字。我只看过真龙巢上的文字,并未看过真龙之主上的文字。不过从真龙巢上的文字来看,里面的确包含着一种夺运功法,但是不全?!?br />
    秦牧心中微动,完整的夺运功法应该是将帝碟和真龙巢凑到一起,才能学会。

    传闻中,有神赐给灵家的先祖帝碟,象征着皇帝的权威,灵家的九龙帝王功便是得自帝碟,从帝碟中参悟出的功法。

    而延丰帝天纵之才,将九龙帝王功完善,提升到足以与大育天魔经如来大乘经抗衡的程度!

    可想而知,帝碟和真龙巢双璧合并,其中的功法是何等的惊人!

    “龙君,将龙语传授给我!”秦牧突然道。

    豢龙君将自己所知的龙语传授给他,道:“我龙族的龙语藏在血脉之中,血脉越是纯净,懂得的龙语越多,我并非是真龙,有些龙语我也不知道含义?!?br />
    秦牧将龙语的音节和书写记下,脑袋胀胀的,龙语的比划奇特,像是由一条条龙组成,几乎没有规律可言。

    没有规律,便没有推测出其他不认识文字的含义的可能。

    而且龙族语言的发音方式也与人类不同,带着奇特的韵律,有些音节人的咽喉发不出,想用龙语与龙对话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秦牧将豢龙君所教的龙语记下,取出胸前的帝碟,这次看帝碟,他顿时能够看懂一些文字符号图案的意义,不过豢龙君所知道的龙语不全,帝碟上的文字秦牧也不能完全认出。

    帝碟上的龙语不断变化,让他看得头昏脑涨。

    秦牧闭上眼睛,晃了晃头,低声道:“只有真龙才能认出所有的龙族文字,到哪里去寻找真龙,让他教我全部龙语?”

    “大墟中,有真龙?!被苛蜕?。

    秦牧精神大振,突然抬头看去,只见前方密水关在望。

    豢龙君的速度着实快得惊人,仅仅小半日时间便带着他们来到大墟。

    密水关被延康国的军队建立了城寨封锁,豢龙君想要过去的话便必须要摧毁这座大城,秦牧立刻让豢龙君停下,众人从龙背上跳下来,进入密水关。

    丰秀云率众来迎,躬身道:“参见教主!”

    秦牧笑道:“不必多礼。天色将晚,我们先在这里歇息一晚,明天进入大墟。丰香主安排一下客房?!?br />
    瞎子笑眯眯道:“女娃子长得不坏……准备好酒宴,今晚你们教主梅开二度,拜堂成亲?!?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