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过就下毒,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件令人不齿的事情,这也是当年玉面毒王惹了众怒的主要原因。

    不过这件事在秦牧看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心理负担了,打不过就下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毒死对方也是实力,我都打不过你了,你还来打我,那么我下毒毒死你,也就不成问题了。

    比如眼前这一幕,本来便不是对等的战斗?;苛鞘歉吒咴谏系纳喜陨竦o,他的鲜血所化的分身也是实力极高,别说打秦牧等四人,就算是天人境界的强者也未必会是他这尊鲜血之躯的对手。

    对方是神,所以下个毒也是正常的。

    秦牧用到的毒正是在大墟中与西土的毒师沐映雪用毒赌斗时所炼制的三破散,三破散这个名字还是沐映雪帮他取的,他有个好习惯,每炼成一种毒或者灵药,都要多炼一些,用掉一半,留下一半,说不定以后会用到。

    秦牧在帝碟上抹的毒便是三破散,三破散颠倒五行错乱阴阳,身破、神破、魂魄涣散,所以叫做三破,用大补滋润大毒,奇毒无比。

    这种毒是他专门用来对付枯寂岭根妖的神血魔血,将枯寂岭根妖毒杀,因此用来对付豢龙君的鲜血之躯,完全可以说是对症下药。

    当时枯寂岭根妖是被青龙珠定住,无法动弹,被他从容毒死,而豢龙君却行动自如,因此秦牧在帝碟上抹上三破散,只要豢龙君触碰帝碟便会中毒。

    地上许多袖珍小巧的血蛟在四处乱窜,避开帝碟和那些坏血,试图重新聚集起来。

    秦牧立刻飞速冲来,喝道:“不将这些神血磨灭干净,谁都活不了!”

    他的八千口飞剑插满了这座大殿,以他的修为实力无法将这些飞剑召回,秦牧元气成丝,卷起钉在柱子上的无忧剑,用力一扯,将无忧剑扯了下来。

    无忧剑乃是神剑,锋利无比,虽然深深插入柱子中,但却可以拔得出来,而其他飞剑却无法拔出。

    秦牧鼓荡残存元气,云剑式、劈剑式、绕剑式等各种基础剑法施展出来,向地上乱跑的血蛟杀去。

    地面上,龙瑜闷哼一声,他也拔不出插在自己胸口的飞剑,学着秦牧的样子,在地上重重一拍,飞剑透胸而过。

    龙瑜痛得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咬紧牙关,却在此时两个玉瓶飞来,却是秦牧扔来两瓶龙涎。

    龙瑜连忙抓在手中,顾不得打开瓶塞,用力将两个玉瓶捏碎,龙涎流出,随即被他元气卷起送入自己的伤口里。

    龙涎的功效发挥出来,他的胸口血肉滋生,又疼又痒。

    龙瑜顾不得胸前的剧痛,立刻扑上前去,向地上的那些四处乱跑的小血蛟杀去。

    与此同时,王沐然和慕青黛也如法施为,各自从墙上和柱子上强行脱落下来,被定住他们的飞剑带出一片血肉。

    秦牧也各自抛给他们两瓶龙涎,两人连忙倒入伤口。倘若是平时,为了免得留下暗疾,他们还需要催动元气拍出体内的淤血,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纷纷各自催动灵兵,杀向那些小巧血蛟。

    “不要踩到那些坏血了帝碟!”

    秦牧喝道:“我炼的毒太强,我自己也解不了!”

    三人悚然,立刻小心了许多,避开地上的坏血。

    四人兔起鹘落,将一条条小血蛟打碎,但是这些血蛟毕竟是神血组成,他们的实力还无法磨灭神血,这些血蛟被打碎之后便立刻重组,只有秦牧的无忧剑才能磨灭一部分神血。

    “你们借法力与我,一起催动这口剑!”

    王沐然三人连忙鼓荡法力,元气成丝,涌向无忧剑,无忧剑得到他们的法力灌入,顿时威能暴涨,秦牧控制无忧剑,剑法爆发,将一条条满地乱跑的蛟龙斩掉头颅,剑光突然又变成钻剑式,贴地而行,如同银龙游动,将一条条无头的血蛟搅得粉碎!

    突然几条小血蛟抱在一起,就地滚动,躲开剑光,待到这几条血蛟停下,小巧的蛟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一尺来高的豢龙君站在那里。

    “豢龙君,你也有今日?”

    四人又惊又喜,不由得哈哈大笑,突然那袖珍小巧的豢龙君脚步一动,身形陡然消失,龙瑜的左腿胫骨咔嚓一声断裂,被这个小巧的豢龙君一脚踢断了胫骨!

    “开眼!”

    王沐然爆喝,神眼开启,但也只能看到那个小巧的豢龙君在飞速移动,闪过一道道幻影,几乎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秦牧运转无忧剑连连刺去,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的刺在这个小不点的身后,根本无法击中他。

    “师姐当心!”

    王沐然的叫声刚刚响起,便见豢龙君鬼魅般出现在慕青黛身边,一拳向她轰去,慕青黛厉喝,飘带缠绕卷住这个小巧的豢龙君的手臂,一掌拍来。

    秦牧飞身而至,催动霸体三丹功,运转九转三证玄功,身躯急速缩小,变成尺长小人儿,无忧剑也变得只有三寸大小,御剑攻向豢龙君,喝道:“不要与他硬碰硬,他的力量极大!”

    嘭!

    慕青黛手掌中鲜血炸开,一只手血肉模糊。秦牧在空中飞速移动,以气御剑疯狂攻向豢龙君?;苛眵劝愕乃俣缺芸抻墙?,另一边王沐然也飞速冲来,聚气成网,向这个小巧的豢龙君一网兜下,却被豢龙君嘭的一声撞开。

    龙瑜单腿站起,纵身跳到慕青黛身边,与秦牧等人联手攻向豢龙君攻去。

    “他的身体太小,不易攻击,缩小体型!”秦牧喝道。

    慕青黛催动道奇迦严功中的玄功,身体顿时缩小下来,变成尺高拖着长长秀发的小女孩,另一边王沐然也缩小身体,变成小不点儿,只有龙瑜没有修炼过此类功法,只得单腿独立,小心防备。

    他的天眼剑心全力催动,目射剑光,随着四个小人儿的移动而移动,但剑眼虽快,但也难以捕捉到豢龙君的小巧身形,只能看到四个小不点儿在空中急速狂奔,闪遁来去。

    “太快了……不好!”

    龙瑜看到豢龙君攻向自己,急忙单腿跳起来,刚刚跳起来的一瞬,便听咔嚓一声脆响,他低头看到自己的另一条腿骨弯曲成不可思议的状态,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噗通。

    龙瑜跪坐在地,疼得几乎昏死过去,豢龙君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脑后,脚尖点向他的后脑,倘若点中,他的头颅势必被一脚踢爆!

    却在此时,三寸长短的无忧剑闪过,穿透豢龙君的脚面,这一脚便没有踢中。

    龙瑜松了口气,狠心脖子向后一转,脑袋直接绕到身后,两只眼睛中的剑光迸发,刺在豢龙君身上,剑光将豢龙君刺飞!

    “我尽力了!”龙瑜差点把脖子扭断,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豢龙君向后飞去,脚步连连在空中踩动,踏空而行,将他这两剑的威能卸去。他是鲜血之躯,没有法力,只能凭借强横的肉身来对抗秦牧等人,而且神血损耗也颇为惊人,不得不用肉身神通的招法取胜。

    突然,殿门口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浑身插满飞剑的大鹿爬了起来,摇头一晃,鹿角飞出,一个小枝狠狠插在豢龙君后心。

    豢龙君身躯炸开,猛然无数血球滚动,又变成了小巧的豢龙君,只是比刚才还要小一些,从鹿角上跃起,落在大鹿光秃秃的脑门上,一拳砸下,便要将这头大鹿砸得头脑开裂。

    秦牧纵剑刺来,豢龙君躲开这一剑,却见三个小小的人儿相继落在鹿头上。

    大鹿眨眨眼睛,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这四个小人儿在他身上窜来窜去,大打出手,将他震得骨骼噼里啪啦作响,几乎要断掉一般。

    “呦呦——”

    大鹿惊叫,连忙向趴在大殿角落里的龙麒麟冲去,试图将祸水引到龙麒麟身上。

    龙麒麟身上也插着十几口飞剑,但是他筋骨酸软,对豢龙君有着天然的畏惧,始终一动不动,其他蛟龙也趴在他身边,也有几条蛟龙中剑,但都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好在龙麒麟皮粗肉厚,浑身都是肥膘,虽然中了十几口飞剑但却没有大碍。

    “你别过来……”龙麒麟有气无力的呻吟道。

    大鹿快要冲到跟前,突然身体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这头雄鹿身体扭曲,四肢折断,扑倒在地向前滑去。

    龙麒麟竭尽所能调转过身子,奋力爬行,远离大鹿,其他蛟龙也纷纷贴在地面上艰难的向一旁爬去。

    豢龙君给他们的震慑感实在太强,让他们兴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突然,慕青黛喋血飞起,撞在正在奋力爬行中龙麒麟身上,昏死过去?;苛謇?,要取慕青黛性命,龙麒麟彻底酸软,瘫痪在地。

    秦牧爆喝,抓住无忧剑,厉声道:“沐然兄!”

    王沐然口吐鲜血,奋力将秦牧托起将他掷出,秦牧脚步连连点动,闪电般冲出,手中的三寸小剑剑光暴涨,一片小巧的青山绿水从剑光中涌现出来,后发先至,将豢龙君淹没!

    叮叮叮的爆响不断传来,剑履山河陡然崩溃瓦解,只剩下秦牧持剑合身扑来的身影。

    豢龙君的身体更加小了,脚下都是败血,或指或掌连连弹动拍动,打在无忧剑上,秦牧身躯大震,口中连连吐血,猛然化作一道黑影贴在地面上,贴地而行,却被豢龙君一拳轰在黑影上,将他从影子状态震出,仆倒在地。

    王沐然厉声大叫,头发飞舞冲至,两个小小的人儿大打出手,电光火石般便听得骨骼断裂的声响,王沐然倒跌飞去。

    秦牧趴在地上,奋尽最后的力量提剑插下,三指来高的豢龙君双手合并,夹住无忧剑,奋力对抗。

    秦牧这口剑顿时插不下去,怒吼道:“龙胖,还想不想吃饭了?我若是死了,你便等着饿死吧!”

    龙麒麟眼中充满了惊惧之色,呆呆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豢龙君,听到这话猛然大吼一声,抬起爪子用力向剑柄拍下。

    嗤。

    剑光将豢龙君刺穿,三指高的豢龙君裂成两半,鲜血还在蠕动,要流到一起,龙麒麟怒吼一声,法力爆发涌入剑身中,霎时间剑光暴涨,四面八方刺去,一片片败血凋零,落在地上。

    秦牧呆了呆,体内的力量潮水般退去,握住剑柄的手松开,躺倒下来。

    龙麒麟怒吼连连,抬起爪子还要再拍,秦牧有气无力道:“别拍……再拍连我也要被你拍死了……”

    他剧烈咳嗽,法力也耗尽了,肉身渐渐变大,想要爬起来疗伤,却动弹不得。

    龙麒麟爬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四周,只见自己身旁的那些强大无比的蛟龙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眼中充满畏惧,纷纷低下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