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黛问道:“难道这里被大墟入侵了?否则为何天黑前必须要走?”

    秦牧摇了摇头,没有细说。

    众人在殿外等候片刻,突然天色昏暗下来,隐隐听到雷声,秦牧抬头看去,只见刚才还是大晴天,天上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了浓密的阴云。

    现在已经是入冬季节,天气寒冷,很少会有雷声,更不可有雷电,而这片突然出现的阴云却伴随着雷声。

    那阴云越来越浓,越来越重,遮住了天空,然后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众人急忙躲到殿檐下,大雨倾盆,雨水冰凉。

    这个季节即便降雨,雨水也不会很大,然而现在却是暴雨倾盆。

    十几条蛟龙也挤了起来,纷纷盘绕在铜柱上,躲避大雨。龙麒麟则躲在殿门口打盹,那里可以避开雨水。

    大鹿则跑到龙麒麟的身边,低头用鹿角将龙麒麟挑起来丢出殿外,自己则趴了下来。

    龙麒麟大怒,被雨水淋湿,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张开血盆大嘴,那头雄鹿跳起来,晃了晃巨大的鹿角,随时准备开打。

    突然地上冒着腾腾热气,龙瑜伸出手接了一捧雨水,惊讶道:“雨水是热的!”

    秦牧心中微动,探出手,天上降下的雨水果然是热的,像是烧开的水一般滚烫!

    他急忙走出殿檐,元气绽放,迫使雨水向两旁分开,不至于落在他的身上。

    他抬头看去,只见天色变得很是黑暗,漆黑的天空中时不时有雷电在乌云中滚动,轰鸣声从千里之外传来,以极快的速度滚动着奔向他们头顶,然后又到了另一侧,须臾间便滚动了两千多里路!

    这不像是雷霆爆发出的雷音!

    王沐然等人也纷纷殿檐下走出,仰头观望,但见天空黑暗的阴云中雷霆越来越多,一道道雷电交错,切开了漆黑的云彩,很是吓人。

    而天空中降落的雨水愈发热了。

    “天上好像出了什么事……龙胖,放下那头鹿!”

    秦牧回头喝了一声,龙麒麟松开大口,嘴里咬着那头雄鹿的脖子,那头雄鹿大怒,正要反扑,却被龙麒麟一屁股坐在身子下面,宛如被一座大山压住,动弹不得。

    天空中的雷声越发紧密,像是巨人擂动战鼓一般,而雷电则变成了团,一团团的雷电滚来滚去,将黑暗照亮。

    秦牧双眼中一层层诸天开启,向云层中看去,突然隐约看到一个个飞速闪动的身影,在云层上空腾挪纵跃,相互厮杀!

    另一边的王沐然、龙瑜和慕青黛来自小玉京,也学过天眼神眼之类的法术,纷纷催动法术向天上看去,不由发出一声声惊呼。

    突然,浓密厚重的阴云被撕得裂开,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黑暗的云层中,双手提着两口大刀,面目被雷霆照亮的一瞬显得倍加凶恶、兴奋、狰狞!

    “屠爷爷!”

    秦牧失声惊呼,他见过屠夫癫狂时的情形,在残老村时屠夫经常发疯,发起疯来连村长都砍,只有面对他时,屠夫才会露出几分温柔。

    他的惊呼声刚刚传出,又有几个身影出现在那阴云的裂缝中,向屠夫攻去!

    “刚才阴云裂开,是屠爷爷的刀切开的!”

    他想到这里,阴云闭合,雷霆不断,那滚动的雷声不是雷声,而是身影快速移动时发出的巨响!

    屠夫的刀切开天空,刀无比火热,将云层中的雨水烧得沸腾,所以天上落下来的雨水才会越来越热!

    正在此时,秦牧突然看到了一片巍峨大陆从天而降,穿过云层,那片大陆有山有水,层峦叠翠,但是与他们所在的地面正好相对,看起来像是要与延康国碰撞一般,场面骇人。

    “阿巴!”哑巴严肃道。

    “没错,是村长!”

    秦牧连连点头:“村长也在上面,他们在与谁交手?”

    天空中的大陆仿佛遇到了克星,呼啸而起,飞回云层中,接着山山水水突然间崩溃瓦解。

    秦牧呆了呆,村长的剑法被人破掉了!

    轰隆——

    天空剧烈震荡,一根方圆数十丈粗细的大柱子从天而降,捣穿了云层,像是一根擎天巨柱从天上落下。

    但那并非是柱子,而是疯狂旋转的水流,像是一头头巨大的水龙盘绕在一起形成的枪杆,有人在聚水为枪!

    “瞎爷爷的枪法!”

    秦牧脑中轰然,那杆粗大无比的水龙枪正是瞎子的枪,瞎子一向很少动用武器,即便是面对教主级的存在,他也是一根竹杖了事。

    一根竹杖,足以让他破掉一切法术神通。

    而现在,他聚水为枪,应该是遇到了难以应对的强敌!

    哑巴面色凝重,转身走回殿内,提出了木头箱子,指了指秦牧,道:“啊啊,啊啊??!”

    秦牧郑重点头,道:“哑巴爷爷放心,我绝不会乱跑。不过,我也可以帮忙,我手底下有很多厉害的蛟龙?!?br />
    哑巴挑了挑眉尖,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秦牧赧然,低声道:“好歹也很厉害的……”

    哑巴正欲腾空而起,刚刚跃起,突然顿在空中三丈处,身躯一动不动,静静地漂浮在那里。

    瓢泼大雨中,一条条血蛟龙冒着雨水从四面八方走来,将这片神仙圣地重重包围。

    咚!

    哑巴双脚落地,地面上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脚印四周噼里啪啦作响,一块块石板炸开,出现一道道裂痕。

    哑巴将箱子放在地上,箱子盖自动开启,露出满箱子指头大小的银丸。

    他的身后背着一口大炉子,那是他的打铁炉子,即便将箱子放下,这口圆筒状的大炉子也没有放下,依旧背着。

    炉子早已熄灭,乌黑乌黑的。

    哑巴双手握拳,元气爆发,突然背后的炉子冒出熊熊火光,燃烧起来。

    一条条血蛟龙停下脚步,有的攀在栏杆上,有的蹲在石狮子的脑袋上,有的停在石阶上,还有的出现在秦牧他们身后的大殿殿顶。

    四周一片昏暗,一个沉重无比的脚步声传来,还有粗重的呼吸声,沉稳中带着狂暴。

    哑巴脚下的箱子哗啦啦作响,不断震动,突然帝碟从中飞出,唰的一声落在秦牧手中。哑巴头也不回,抬起手,五指跳动,做出几个手势。

    秦牧将帝碟挂在胸前,沉声道:“哑巴爷爷让我们退回殿内!龙胖,赶快起来,不要将那头鹿坐死了!”

    龙麒麟连忙起身,大鹿四蹄趴地,呼呼喘着粗气,舌头伸得老长。

    “呸!”龙麒麟向大鹿吐出一口龙涎。

    “这夯货好生浪费,好几瓶龙涎喷出来!”秦牧大怒,一阵肉疼。

    黑暗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条巨大的蛟龙首先走入他们的视线,从庞大如同小山丘一般的龙首,到长长的脖子,锋利的龙爪,然后,一双抓住两条蛟龙龙背的脚出现在黑幕中。

    大雨弥漫,滚烫的雨水像是瀑布一般从天而降,浇在那个从黑幕中走出的伟岸身躯上,雨水将他身上的鳞片洗得铮亮,映照出一道道闪电雷霆。

    两条蛟龙停下脚步,一道闪电撕裂了黑暗,照亮了那个伟岸身影。

    豢龙君。

    头上只剩下几根毛发,面如黑炭的豢龙君!

    “你想挡我?”

    他的目光如电般撕裂黑暗,像是两道光照在背后熊熊炉火燃烧的哑巴身上,似乎将哑巴照耀得身体通透,声音像是雷霆一般炸响:“凭你也想挡我?把那个烧掉我头发的一脸憨厚的小子交出来,我赏你一个全尸!”

    哑巴怔然,挠了挠头。

    “哑巴爷爷,他说的是我!”

    秦牧从殿内探出头来,很是忠厚老实,诚恳道:“龙君,是我烧掉了你的头发。童子不是故意的,你让我喂龙,我喂得很好,他们就跟我走了,然后看到你的头发追上来,好丑,有损龙君的形象,于是童子便自作主张,帮你烧掉了三千烦恼丝?!?br />
    豢龙君眼角跳了跳,目光却没有从哑巴身上移开,他很想移开,但是发现自己移开目光的一刹那,很有可能遭到对方致命的打击。

    “原来是开皇纪的余孽?!?br />
    他的目光落在哑巴身后的炉火上,冷笑道:“你是开皇时代伪天庭的天工造物后人罢?伪天庭封神,封了你的先祖为天工造物,你们这些天工制造了无忧乡,又制造了前往无忧乡的彼岸方舟,但是却没能驶到无忧乡。呵呵,天神们将你们封印了起来,我们原本以为你们这些余孽会死在封印中,没想到还有余孽逃了出来!你为何不说话?”

    哑巴面无表情,做了个手势。

    秦牧从殿内探出头来,大声道:“龙君,他骂你是贱人。是他骂你,不是我!”

    豢龙君面色陡然一沉,耳朵上两条蛟龙悄悄舒展身躯,跳到他的肩头,沿着他的双臂滑下,渐渐地两条蛟龙身体越来越大,两条蛟龙的龙鳞像是精密无比的机关层层叠叠的滑动,覆盖在他的双臂上。

    而他的衣裳中,又有三条蛟龙慢慢长大,缠绕在他的腰间和双腿上。

    咚。

    豢龙君从龙背上跳下,两只粗壮的龙爪紧扣地面,原本在他脚下的两条蛟龙则突然间缩小身躯,化作两杆龙锏,被他抓在手中。

    “伪天庭天工部的余孽!”

    豢龙君爆喝,肉身狰狞,一身蛮龙怪力爆发,满口锋利龙齿紧紧咬在一起,挥起龙锏向哑巴砸下:“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