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生花纳闷,道:“秦兄除了有人皇这个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是天圣教的教主,我自然是听说过的。秦兄为何有此一问?”

    秦牧笑眯眯道:“虚兄若是加入我天圣教,便不用还钱了。我虽然是人皇,但也是天圣教主,人皇殿与上苍有深仇大恨,但天圣教与上苍却没有多少仇恨吧?虚兄加入天圣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br />
    玉柳和京燕面色古怪,这位人皇做事还真是荒诞不经但又天马行空,明明上苍与人皇殿是死对头,不死不休,而他还偏偏邀请死对头加入他的天圣教!

    “这位人皇不会以为九碗面加上一次出诊,就可以让虚公子加入他的天圣教吧?不知该说他是生性单纯还是生性阴险?!本┭嘈牡?。

    虚生花沉默片刻,道:“秦兄莫开玩笑。你放心,我会尽快还钱?!?br />
    秦牧也没指望他能答应加入天圣教,虽说天圣教与上苍并非是死对头,但是天圣教的樵夫圣人与人皇殿的初代人皇都是来自开皇时代,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手段出现了不同。

    人皇殿是靠战斗来实现目标,天圣教则是靠百姓日用的理念来推动世俗进步,达到目标。

    两个圣地的终点,都是为了推翻神的统治,建立心目中的世界。

    而这一点,与上苍的理念天然敌对。

    督造厂内涌出许多神通者,催动元气,将一个个巨大的零件和部件托起,漂浮在半空中,秦牧则在空中走来走去,调度每一个零件部件的方位。

    虽然只是射日神炮的底座,但是阵纹也极为复杂,尤其是秦牧亲自设计的五十六口丹炉,每一口丹炉都很庞大,难以一次炼成,需要用一百余块零部件拼凑到一起,阵纹衔接必须要纤毫不差。

    秦牧用的是榫卯结构,拼接时无需用到任何铆钉,只需要扣在一起便会无比结实,可以承受极大的冲击力。

    而且,即便是射日神炮遭到了敌方的打击,被破坏了一部分,也可以将坏掉的部分取下来,迅速的替换上完整的零件部件,换好之后射日神炮依旧可以催动,没有任何威力衰减的情况。

    这次拼接神炮底盘,督造厂外来了许多官员,云集于此,延丰帝也来到这里,显然对射日神炮很是重视。

    “秦督造的这种榫卯结构,似乎可以用在战场的灵兵、楼船之上?!?br />
    延丰帝赞叹连连,向工部尚书道:“朕认为可以全军推广。倘若飞剑都是榫卯结构,楼船也是榫卯结构,战争时期便可以大大降低损失?!?br />
    工部尚书点头:“但是锻造起来很是难?!?br />
    “有秦督造重新设计的督造厂,炼制每一口飞剑的部件,并不困难?!?br />
    延丰帝思索道:“让各个督造厂生产大批部件,在战争中随时替换破掉的灵兵、楼船、云车的部件。这样即便是大规模的战役,战场损失也不会很大!你们工部应该去学习学习,尽快将这种督造厂推广开来?!?br />
    他正说着,秦牧已经下令拼接,随着数以百计的神通者将一个个中心零件扣在一起,一个方圆亩许大小的圆盘被拼接出来。

    接着,从北方雪原前线归来的霸山祭酒来到下方,双手托举,以雄浑法力托起这个巨大儿厚重的圆盘。

    又有数以百计的神通者鱼贯走出督造厂,旁边有人不断念着数号,每念到一个数号便有一个神通者上前,将一块零件或者部件拼到圆盘上。

    拼就的零件越来越多,圆盘底座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厚实,待到拼到近万零件部件,霸山祭酒这个雄壮的汉子也是双腿战战,被压得腰身几乎无法直起。

    顾离暖上前,两人以雄浑法力支撑起圆盘,圆盘已经方圆四百亩。

    待到数号念到两万七千,占地千亩的圆盘底座终于拼成,而圆盘下则是四位教主级的强者,以法力将这个巨大的神炮底座托在空中。

    圆盘上,秦牧和许多工部官员飞速游走,查看每个接缝间的阵纹符文,确认没有出问题之后,秦牧一声令下,又有巨兽拉着一辆辆大车驶来,车上许多药师纵身跳下,搬运药师来到圆盘上。

    “开炉?!鼻啬链畹?。

    “开炉——”

    五十六口丹炉被打开,药石投入其中,一个个药师各自催动元气,点燃丹炉,顿时炉中火光熊熊,火焰从红色变成白色,从白色变成青色,又从青色变成蓝色。

    无比可怕的能量在这个占地千亩的圆盘上的阵纹和符文间飞速流淌,将圆盘上的符文阵法彻底激活!

    圆盘下的四位教主级强者立刻感觉到压力一轻,这个巨大的炮台竟然无需他们托着,自己便漂浮在空中!

    一众官员纷纷赞叹:“鬼斧神工,真是鬼斧神工!”

    延丰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秦牧这次主要是拼成神炮的底座,试一试丹炉和阵法运转,但只是试炉,便消耗了能够支撑一场中型战役的药石!

    “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

    延丰帝肉疼不已。

    秦牧检查完毕,从底座上纵身跃下,高声道:“熄灭丹炉,放下底座?!?br />
    丹炉渐渐熄灭,空中漂浮的巨大的底座也渐渐的落下,很是平缓,即便如此也掀动巨大的气流,狂风呼啸,将众人吹得衣衫哗啦啦作响,脸皮也被吹得都是褶子。

    气流平息。

    秦牧高声道:“众药师,备好药石,待到炮架和集光叉炼好之后,再启动一次丹炉?!?br />
    众多药石领命。

    延丰帝面色苍白,命人请来秦牧,和颜悦色道:“秦督造,为何还要启动丹炉?”

    秦牧道:“陛下,射日神炮的零件部件太多,难保有什么差错,炮架和集光叉炼好之后,必须要再启动,检查是否有差错?!?br />
    延丰帝笑眯眯道:“还需要启动几次?”

    “如果没有出差错的话,两三次足够了?!?br />
    秦牧盘算一下,道:“若是出差错,需要检查差错出在何处,那就不知道需要启动多少次了。尤其是神眼部位,采用的榫卯结构和立体齿轮悬接结构,因为太复杂,出错的几率就大。陛下放心,在场这么多术数高手,肯定能够最快检查出差错何在。微臣尽量控制在十次之内,不会花太多钱。陛下,下次开炉是在半月之后,还请陛下……”

    “那就好,那就好,朕不来了,你全权打理……尚书,扶朕回宫?!?br />
    秦牧目送皇帝被几个官员颤巍巍的搀扶走了,心中纳闷:“难道皇帝的伤还没好?不对啊,我和小毒王明明把他治愈了……”

    虚生花面色凝重,看着这个巨大的圆盘。

    秦牧走过来,笑道:“虚兄,你觉得这个炮台如何?”

    “天工造物,鬼斧神工?!?br />
    虚生花瞥他一眼,道:“秦兄的精力放在这种事情上,我倒觉得秦兄很快便会被我击败。你既是神医,又是天工,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修炼之上,时间一长,你的修为便会被我超过,一败涂地!”

    “虚兄懂得用心机了?!?br />
    秦牧微微一笑,道:“你不想让我制造出这口神炮,又打击我的信心。不过对我来说,无论是医道还是天工,都是一种修行,我都可以用在自己的实力上。其实,我若要胜你,毒死你,或者锻造利器轰杀你,都很简单,这也是我的实力?!?br />
    虚生花心中一沉,道:“那不是真正的手段?!?br />
    秦牧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头:“我们霸体,学啥会啥,你也不要只顾着修行。你知道你下次挑战我的时候,我是徒手打死你还是毒死你,又或者是用宝物轰死你?我出诊费一千大丰币,早点给我,别欠我的恩情,然后你我便可以再度交锋。我等你?!?br />
    虚生花愕然,突然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过来,身后三条白尾巴摇来晃去,飞速的写了一张欠条,脆生生道:“虚公子请画押!”

    虚生花迷迷糊糊的画了押,那小女孩郑重万分的将欠条收起,跟着秦牧走了。

    “我从上苍下来,没能杀掉人皇,反倒欠了他一千大丰币……”

    虚生花晃了晃头,心中感慨万千:“这让我如何回去?玉柳,京燕,怎么才能赚钱?”

    玉柳和京燕也是一筹莫展,赚钱的最快途径便是卖宝贝儿,他们从上苍带下来的宝物不少,卖掉几件还钱也是可以的。

    不过虚生花病倒时,能够卖的东西都被卖掉了,只剩下玉瓶和琵琶。

    但玉瓶和琵琶是乔星君的宝物,万万卖不得的。

    “我精通音律,能换钱吗?”虚生花问道。

    “公子要出去卖唱?”

    京燕失声道:“这如何使得?而且卖唱也不赚钱!”

    虚生花沉吟,道:“炼制灵兵我却也懂得一些,或许可以炼制几口灵兵换钱……”

    “公子要做打铁匠?”

    虚生花微笑道:“我是霸体,不学则已,要学,便一定会做到最好!你们放心,我做铁匠,也会做到最好,绝不会比秦人皇这个霸体差!”

    京燕和玉柳露出忧色,互视一眼,心道:“虚公子只怕是无法回到上苍了,他的心已经不是在上苍时的那颗心了……”

    一个月后,秦牧再遇到虚生花时,是在一个铁匠铺中,上苍最出色的弟子早已不是从前那种完美无瑕不染烟尘的形象,正在提着大锤锤炼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