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脑中轰然,各种思绪纷沓而来,乱糟糟,耳边也嗡嗡作响。

    清幽山人吐露出的东西实在太惊人了,不仅如此,里面包含的讯息也令人震撼!

    小玉京、天圣教和人皇殿,竟然是同源所出,都是同一个时代,同一个地方走出来的人所创造,不仅如此,这三座圣地的竟然都是同一个地方的碎片!

    他转过身来看向村长,村长面色如常,情绪没有丝毫波动,似乎清幽山人的话尽管惊天动地,但依旧难以撼动他的心灵。

    抑或者说,他早已知道这三座圣地的联系,所以很难让他感到震惊。

    而老如来和老道主则是一脸震惊之色,显然这两大圣地的前主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

    这两大圣地的来历更为古老,但是有些历史并未记载下来。

    清幽山人从村长身上收回目光,看向秦牧,微微一怔,笑道:“看来老人皇并未告诉你内情。你也不曾去过人皇殿。年轻的人皇,你应该去一趟那里,会让你知道许多秘辛?!?br />
    秦牧定了定神,沉声道:“还请清幽仙明言!”

    清幽山人又看向村长,村长面色如古井无波。

    清幽山人笑道:“你不说,只好我来越俎代庖。人皇请随我来?!?br />
    他向山下走去,秦牧跟上,村长也悄然无息的漂浮起来,跟在两人身后。熊惜雨迟疑一下,拉住熊琪儿,摇头道:“中土的事情,我们不宜参与太深?!?br />
    熊琪儿颇为不解,熊惜雨却有着自己的顾虑,西土真天宫的事情已经足够她头疼了,而中土的事情更是可怕,她敏锐的觉察到有些秘密自己还是不要知道为妙。

    老道主和老如来对视一眼,老道主笑道:“无事一身轻,我们已经是小玉京的仙人了,还是不要去知道更多的秘密,免得坏了自己的心境?!?br />
    老如来看他一眼,道:“那本金书宝卷中记载的,是连接神桥的法门,道友不动心?”

    “那又如何?”

    老道主悠然道:“创造出连接神桥法门的人,而今何在?”

    老如来怔了怔,哈哈大笑,也没有了跟上去的打算:“历代人皇都败了,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凑这个热闹了?!?br />
    至于龙麒麟也没有跟上去,而是趴在一旁睡觉,鼾声如雷。

    “会被吃掉的?!毙茜鞫盏剿叩蜕盗艘痪?。

    龙麒麟连忙抬起脑袋,警觉地望了望四周,发现秦牧不在,向小女孩道:“我再睡一会儿就起来锻炼?!?br />
    熊琪儿信以为真。

    秦牧跟随着清幽山人走过长长的索桥,绕过几座仙山,来到一座漂浮在空中的仙山上。

    清幽山人引领着他们来到山顶的大殿,这座大殿极为古老,似乎因为年久失修,有些破败,断掉宫殿墙壁,还有几根柱子没有支撑殿顶,像是毁于战火。

    大殿叫做青史殿,匾额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但还可以看出书写着三个字的人在书法和画道上的造诣极高,青史殿几字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字里行间一股沧桑扑面而来。

    “开皇纪时期,青史殿是赫赫有名的地方?!?br />
    清幽山人走入殿中,这殿内已经没有了书籍,只剩下一排排古老的书架,内殿是原形的空间,很是广阔,秦牧看到许多书架竟然是放在圆穹状的墙壁上,需要行走在墙壁上才能去那里看书。

    只可惜的是这里的书籍都不见了。

    “此地的书籍很多毁于战火,残存的书籍被我们搬到其他的大殿保存??傩∮窬┑哪且慌扇嗽敬蛩悴鸬羟嗍返?,但是又觉得留下来很有意义,所以便没有动这座大殿?!?br />
    清幽山人走上墙壁,行走在一排排空荡荡的书架间,手掌抚摸着这些古老的书架。

    秦牧也跟着他走上墙壁,微微一怔,墙壁传来地磁元力,将他的身形吸住,让他们可以在墙壁上自由行走。

    “开辟小玉京的那一批仙人,他们在开皇时期,是负责记录历史的?!?br />
    清幽山人道:“不仅仅是记录开皇纪的历史,也是记录开皇之前的时代的历史。正是因为他们记录历史,所以看到历史上的一次次失败,深知凶险,所以在开皇纪毁灭之后,他们将青史殿搬来,创造出小玉京这个圣地。小玉京远离尘世,不参与尘世之争,只是静静的漂浮在尘世之外,记录世间兴衰。人皇知道青史殿原本处在开皇纪的什么地方吗?”

    秦牧摇头。

    清幽山人走到穹顶上,头下脚上,道:“那么人皇应该知道玉京这个词的意思吧?”

    “玉京,天帝所居的京城?!鼻啬恋?。

    清幽山人叹道:“是啊,天帝所居的京城。玉京,就是天庭。小玉京这个名字,本来就是纪念天帝所居的京城。青史殿记载的历史,其实是给天帝看的?!?br />
    秦牧心头大震,怔怔的看着他,喃喃道:“小玉京来自玉京?”

    “没错,小玉京就是来自玉京!”

    清幽山人转过身来,看着他和村长,沉声道:“小玉京来自开皇纪的京城玉京!人皇殿也是来自那里!圣临山也是来自那里!他们都是玉京的碎片!创造三大圣地的,无论是小玉京的仙人,还是人皇殿的初代人皇,亦或是天圣教的樵夫圣人,都是来自开皇纪的玉京!”

    村长眼中光芒闪动:“既然是同源所出,为何小玉京不能相助?秦人皇是天圣教的教主,人皇殿的当代人皇,于情于理,你们小玉京都应该鼎力相助!”

    清幽山人从穹顶上走下,摇头道:“老人皇,你还是壮志难消,也还是那么顽固,冥顽不灵,食古不化。我真想让你看看小玉京中记载的历史,真想让你见识一下历史的残酷,将你的执着执念信念统统击垮,看着你趴在地上痛哭无助的样子,看着你万念俱灰没有任何生机的样子!”

    他吐出一口浊气,淡淡道:“我无需这么做。因为我只需要让你看看这几座石像,便可以将你击垮?!?br />
    他走出青史殿,看向远方的一座仙山。

    秦牧与村长也离开青史殿,秦牧站在他的身后,村长飘在他的身边。

    远处的仙山云气袅袅,仙光涤荡如同长虹彩带,环绕着一尊尊高大巍峨的石像,这些石像气象万千,不知是哪位天工般的人物雕琢而成。

    清幽山人走下这座仙山,沿着索桥向那边走去。

    他们来到石像所在的仙山上,秦牧眼角突然跳了跳,他看到一个樵夫打扮的石像,手里拎着个石斧。

    石像很高大,像是巨人一般。

    这樵夫被雕琢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不像是手工雕琢而出,倒像是一个人石化了一般。

    “这位就是天圣教所尊的圣人。那个树下传道石上传经的樵夫?!?br />
    清幽山人仰望樵夫石像,道:“他传经传道之后,万念俱灰,来到了小玉京,选择与开创小玉京的仙人一样,变成这一尊化石。你看,他的目光是看向哪里?”

    秦牧心头一颤,声音沙哑道:“大墟?!?br />
    “他在看向大墟。那里曾经是他的故土,只是那时便已经变成了不毛之地。他改变不了什么,做不了任何事情?!?br />
    清幽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切入秦牧的内心,平淡的语言似乎化作了最可怕的神通要摧毁他的意志:“你们天圣教的历代教主,何其惊采绝艳,但是哪位教主的成就超越了樵夫?他是你们的圣人,然而又能如何?还不是心灰如石,变成了小玉京的一尊石雕?”

    他来到第二尊石像前,这尊石像是个书生模样,目光悲天悯人,手捧书卷,虽然书卷打开,但他的目光却不在书上。

    他也在看向大墟。

    “这位是开创小玉京的仙人之一,开荒时代负责青史殿的史官之一?!?br />
    清幽山人继续向前走去,来到第三尊石像前:“这位也是青史殿的史官?;褂兴?,还有她!”

    他走过一尊尊石像,然后来到一尊高大的石像前,这尊石像有一种神武不凡的气度,双手拄着一口剑,宝剑插在地上,他的目光却在远眺,还是大墟的方向。

    “故国故土,变成了废墟,即便是赳赳壮怀,激烈澎湃,也难免壮志消沉?!?br />
    清幽山人仰头,露出敬仰之色,道:“那位在上古时代,开皇纪毁灭之时,奋力救世,为人族挣扎求存的人物,也不免万念俱灰,身化为石。老人皇,你们人皇殿的历代人皇的尸身,少了一具罢?他就在这里?!?br />
    清幽山人黯然神伤,道:“他就在这里……”

    村长心中轰然,抬头望着这尊巍峨不凡的石像。

    人皇殿的开创者,第一代人皇,拯救了大大小小无数门派,为后世的文明留下种子,被各族各个宗派共尊为人族之皇的男子,开创了人皇殿这个圣地这个传承的神话中的人物,到头来心死了。

    他在小玉京化作了石像!

    村长心中传来轰鸣,那是所有的坚持崩塌的感觉。

    又像是回到了他的手脚被斩断的那一天,一切的坚持一切的信念,突然崩塌,他又变成了那个被砍断了手脚无助的老人,想要挣扎,却没有手去抓住任何东西,想要站起来却没有腿只能趴在地上!

    那是当时。

    秦牧来到残老村后,他才从那种无助与绝望中慢慢走出来。

    而现在,他内心中的那尊神祇轰然崩塌,又让他重温了那种无助与绝望的感觉!

    他的老眼朦胧,想要伸手去抓,却抓不到任何东西,他的身体跌倒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却站不起来。

    秦牧将这个白发苍苍的无助老人抱起来。

    “牧儿……”

    这个前代人皇哭了出来,祈求道:“我们回残老村吧,回去吧,不出来了……把人皇印给我,给我!我不能让你走我的老路,我把它带到坟墓里!你担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