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头异兽口中吐出是一枚珠子,散发出绿色光芒,将四周照耀得绿莹莹的,而发光的并非是珠子,而是珠子中的东西,像是一条青龙在珠子中游动,正是青龙的光芒将四周照亮。

    熊惜雨看到绿光,脸色微变,急忙转头:“我真天宫的青龙珠!”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那枚珠子已经变得方圆丈余大小,珠子中的青龙变得更加清晰,欢快的在珠子中游动,四周扑向玉博川等人的花中少女被绿光照耀,突然间木化,变成了一个个木雕,身躯僵硬,停在半空。

    啵啵啵的声音从她们身体中传来,这些被木化的女子身上很快冒出一个个绿色的嫩芽,接着抽出枝条,将她们打扮得绿油油的。

    而她们身后的那一根根触手是根妖的根须,也变成了硬木,动弹不得。

    玉博川率众向前奔去,那头头上长角的暴猿异兽双手高举珠子紧紧跟随众人,珠子的光芒照耀之处,一个个花中少女纷纷被定住,姿态各异,各种不同姿势,竟然无一相同。

    “青龙珠?”

    秦牧微微一怔,这种珠子竟然可以克制根妖这种怪物,的确是了不得的异宝!

    “我真天宫的圣宝也被他们夺了去!”

    熊惜雨冷哼一声,遥遥探手,那异兽只觉托在手上的青龙珠立刻飞起,不由大惊,急忙纵身跃起趴在青龙珠上,试图将这珠子压下。

    玉博川身边的几位天人境界强者也纷纷元气爆发,催动青龙珠,与熊惜雨争夺,那枚青龙珠飘在半空中,双方短暂僵持,都想将这件圣宝控制。

    两只白蝠立刻折向飞过去,身躯在半空中旋转,无数道毫毛射出,向玉博川等人射去,想要帮忙,夺取宝珠。

    眨眼间两只白蝠一身毛发脱得干干净净,他们的毫毛已经炼成异宝,毫毛如针,倘若被射中,毫毛便会变得异常柔软,钻入人体之中,顷刻间便会丧命!

    与此同时,龙麒麟摇动身躯,体表的一片片龙鳞如同一个个锋利无比的大盾牌,呼啸旋转,向玉博川等人切去!

    龙麒麟顿时身体清洁溜溜,光着膀子和屁股,只有龙尾的尾巴尖上和大脑袋还有些麒麟毛。

    熊惜雨花容失色,连忙道:“你们不要出手!”

    她话音未落,两只白蝠射出的毫毛被那青龙珠的绿光照耀,立刻木化,唰唰唰落了一地。

    两只白蝠想要收回毫毛,却失去了感应,哥俩目瞪口呆,抱着膀子不知所措。

    龙麒麟的龙鳞也在瞬息间木化,化作一个个木盾牌啪啪落地,这头胖龙傻眼,大肚子贴地,原本有龙鳞覆盖住他的肚子,还不至于肚皮垂下太狠,现在没了龙鳞,肚子上的赘肉不受控制的向下坠。

    “教主……”

    龙麒麟完全没了主意,连忙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背上的秦牧。

    秦牧原本打算催动八千剑杀过去,见状立刻收手。

    真天宫的青龙珠实在诡异莫测,龙麒麟的修为虽然不曾到天人境界,但是实力与天人境界相差无几,皮粗肉厚。

    当初天波城之战,都天魔王化身降临,与龙王大打出手,攻击余波擦中龙麒麟的屁股,只是击破龙鳞,龙麒麟的伤势不重,可见这身龙鳞防御之强。

    而两只白蝠的实力更强,绝对达到天人境界巅峰的水准,身上的毫毛也是轻易不会动用。

    没想到他们的宝物遇到这青龙珠的绿光,竟然纷纷木化,失去控制!

    倘若秦牧的八千剑飞过去,只怕能够不被木化的只有无忧剑,其他飞剑都会变成木头。

    熊惜雨闷哼一声,法力不敌玉博川等人,抢不过他们,青龙珠向玉博川他们飞去,就在此时,突然大地剧烈震动,无数根须从地底一涌而出,漫天飞舞,唰唰唰结成一个巨大的漆黑木茧,将青龙珠包围起来,然后拉入地底。

    熊惜雨与玉博川等人措手不及,双方都来不及收回青龙珠,那根妖便已经将青龙珠夺走!

    玉博川厉声道:“青龙珠是我真天宫的宝物,里面封印着青龙的真魂,这个老妖怪吞不下它!”

    突然,地底的抖动更加剧烈,众人脚步不稳,只见他们脚下的大地震动不停,竟还在不断向上隆起,仿佛地底有一个庞然大物在向上钻。

    轰隆——

    泥土和石头四下崩飞,一派绿意从地底涌出,将他们托起,让他们越来越高,龙麒麟连忙跳到一旁,一株大树的树冠笼罩方圆数十亩从地底涌了出来,从他们身旁拔地而起。

    两只白蝠连忙飞起,想到身上光洁溜溜,连忙双手遮住下体,随即栽了下来,一头栽入茂密的树丛中。

    两只白蝠微微一怔,只见这株大树竟然还在疯狂生长,树冠越来越大,树身越来越高,没多久便见到四周又皑皑白云从树冠旁边飘过。

    而空气也越来越凉,阳光越来越烈,两只白蝠不由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连忙飞起,从树冠中向下飞去。

    这一飞才觉得路途漫长,这树冠竟然无比庞大而且厚实,他们尽管速度很快,但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才从树冠中飞出。

    飞出树冠,下方却是令人眩晕的高空,一株无比粗大的树身比四周的山峦还要高出良多!

    两只白蝠连忙向下飞去,又过了片刻这才看到地面。

    与此同时,大树不断发出轰隆的震动声,每隔一段距离便突然又无数枝条疯长,变成了第二重树冠,第三重树冠,第四重树冠。

    两只白蝠连连躲避,突然半空中又有雷霆交加,咔嚓咔嚓劈来劈去,接着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等到他们落地,两只白蝠连忙护住下身,扭头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秦牧等人,只看到如山般雄伟的树身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地面不断崩裂,出现一条条粗大如龙的根须,噼里啪啦作响,疯狂延展,向远处延伸而去,甚至远处的几座山头上都被根须缠绕得密不透风。

    而在上空,阳光已经被遮掩的干干净净,没有多少光亮。

    蝠家兄弟飞到树身上,贴着树飞速爬动,寻找秦牧等人。

    突然,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底层的树冠上传来,一条条须根从树冠中垂落下来,须根飘来荡去,挂着一个个大花苞。

    “这就应该是根妖的本体了吧?”

    秦牧的声音传来,福雨秋福玉春连忙快速从树上爬过去,看到秦牧和龙麒麟等人,这才松了口气,从树上纵身跃下,落地用肉翅护住身体,免得走光。

    秦牧抬头仰望根妖所化的巨木,心中震惊莫名,上前剥开一个垂下的大花苞。

    花苞被剥开,里面顿时垂下一个少女,一动不动,双手下垂。

    这少女有气无力的张开眼睛,看了秦牧一眼,气若游丝道:“天圣教主……”

    秦牧合上那少女的双眼,那少女又睁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

    秦牧又去打开其他花苞,里面也都是一个个倒挂下来的女孩,正是枯寂岭根妖结出的古怪东西,算不得独立的生命,这些女孩只是根妖身体的一部分。

    “根妖只是一团根须,吸收了神和魔的血成了一头大妖,它没有树身,而今吸收了青龙珠的能量,长出了树身,只怕更加恐怖了?!?br />
    秦牧忧心忡忡,道:“我们尽快离开此地!”

    白蝠兄弟看到地上有些自己的毛发,已经不再是木化状态,不由欢喜,连忙身躯一摇,将毛发收起。

    一旁的龙麒麟也晃动身子,将恢复如初的龙鳞收了起来。

    熊惜雨摇头:“青龙珠中的是青龙真魂,这头大妖吸收不了,它多半被青龙珠中的能量控制,动弹不得。只要寻到被它吞掉的青龙珠,我们便可以反败为胜,击杀玉博川这些叛逆!”

    熊琪儿好奇道:“娘,取出青龙珠之后,这头根妖还会不会活过来?”

    熊惜雨打个冷战,现在有青龙珠压制根妖,倘若取出青龙珠,根妖恢复行动能力,他们便又会危险了。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少主,青龙珠在这里!”

    秦牧脸色大变:“糟了!不能让他们挖出青龙珠!”

    他们连忙循声过去,却见玉博川等人真天宫的强者看着一块树身,那树身中绿光莹莹,如同翡翠一般,将方圆数亩大小的地方照亮。

    显然,枯寂岭根妖将青龙珠吞下,青龙珠中恐怖的力量瞬息间将它木化,以至于根须生长出树身,将它压在此地,根须也僵化,动弹不得。

    “不要取出青龙珠,取出来这头大妖精便会恢复自如,谁也活不了!”

    玉博川说完这话,向秦牧等人看来,微微皱眉,他身旁众人立刻严阵以待,守护在他身旁。

    秦牧微笑道:“诸位师兄,有礼了。在这里你们真天宫的神通还能动用吗?倘若不行的话,那么我们只好送诸位上路了?!?br />
    玉博川身形突然一闪,来到那绿光所在,探手抓入树身之中,冷笑道:“天圣教主,要死大家一起死……好香。什么味道?”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天旋地转,噗通倒了下来。

    “失迷香的味道?!鼻啬列γ忻械?。

    噗通,噗通,真天宫众人纷纷倒地,只剩下那三位天人境界的高手还能支撑,脸色涨红,但是他们的修为在压制失迷香,能够动用的法力不多。

    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笑道:“失迷香,是一种麻药罢?我闻闻!”

    熊惜雨脸色剧变,而那三位天人境界强者则是大喜。

    “毒师!”

    “沐映雪!”

    秦牧循声看去,却见一位黑衣女子身上挂着金银饰品头戴玉珠冠,从一道道须根下垂挂的女子身旁走来,她所过之处,那些花中女子纷纷枯萎,变成一把把灰烬落地。

    秦牧取出玉瓶,抛了过去,笑道:“是麻药,你闻闻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