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船将那些幽都生灵远远抛在身后,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甲板上,班公措等人急忙抓住护栏,免得被甩飞出去:“难道是秦牧那小鬼用银盔开船了?”

    班公措看向秦牧,却见秦牧也在抓着护栏,并没有带着银盔,显然驾驭这艘宝船的并非是他。

    班公措微微一怔,不是秦牧开船,那么是谁在驾驭这艘宝船?

    难道船上还隐藏着一个可怕存在,或者船上有鬼不成?

    自从他们来到这艘怪船,便屡屡发生怪事,至今为止也不曾将这艘船完全探索一遍,反倒屡次遇到诡异事件,想一想倒是令人后怕不已。

    宝船在幽都世界中飞驰,幽都世界一片黑暗,无天无地,行驶在苍茫的黑暗中真是令人恐惧。

    如此行驶了不知多久,突然撞击声传来,几乎将众人掀翻出去,有几个将士和大巫没有站稳抓牢,顿时飞出船外,他们刚刚落入船外的黑暗中,便突然间骨肉消融,变成一堆白骨哗啦落下。

    “下面有陆地!”有人惊呼。

    秦牧向下看去,宝船撞击在一座山峰的山头上,将那山头撞出一个大洞,正是这次撞击才让那几个将士大巫被甩飞。

    这座山峰飞速远去,隐隐可见山峰下是成片成片的陆地,但是古怪的是陆地并不相连,像是一个个漂浮在黑暗中的岛屿。

    轰隆——

    两块巨大的陆地碰撞,场面异常激烈,陆地板块相互挤压,顿时数千座大火山在这些陆地上一起迸发,岩浆带着滚滚的黑烟冲上天空,高达二三百里,壮观无比。

    无数雷霆在浓云和岩浆间闪烁,撕裂天空,冷却的岩石如雨般落下,下起了恐怖的岩石雨,大石头砸下时威力惊人,像是彗星撞击一般,拖着长长的火尾。

    地动山摇,岩浆雨岩石雨和酸雨一起落下来,简直是灭世一般。

    宝船从大雨中穿过,船上众人立刻各自元气爆发,撑起一片片大盾,挡住这些怪雨,免得被砸死。

    突然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传来,这次下的不是岩浆雨,而是金刚石(钻石,古代称为金刚石),一颗颗拳头大小的金刚石如雨般从天而降,是雷霆暴击形成的产物,洒满整艘船。

    宝船倾斜,将满船熔岩和金刚石统统扫了出去,从一座大火山旁边绕过,驶向远处。

    火山上到处都是岩浆如同火龙从火山口流到山下,秦牧匆忙看去,突然吓了一跳,只见在那地动山摇毁天灭地的景象中,竟然还有着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行走,上山。

    这些人低着头,无声无息的走在这个灭世的景象中,行尸走肉般的走着,每一步似乎都极为艰难,但还是向前走去,似乎前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在最前方已经有不少人走到了山顶的火山口,然后毫无知觉的跳入火山中,随即被冲天而起的岩浆流淹没!

    除了这座大火山之外,这片大陆上还有其他数以千计的火山,而除了这片大陆外,还有数以千计的大陆。

    到底有多少人在灭世中艰难行走,投入火山中,只怕根本数不清!

    “这些人不是人,而是鬼魂!”

    秦牧心头大震,他看出来这些是死难的灵魂,没有肉身,而且并非全都是人的灵魂,还有各种异兽、妖族、龙凤,乃至天魔的魂魄。

    宝船侧身在一座座火山间穿过,数不清有多少灵魂在火山间行走。

    一座座火山爆发,火红色的岩浆冲天,声音震耳欲聋。

    班公措面色苍白,颤声喃喃道:“黄泉,黄泉……”

    秦牧微微一怔,不知道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什么黄泉?”

    “他们在下黄泉!”

    班公措突然声嘶力竭的吼道:“这是我们死后的世界!我们在土伯的角上!”

    秦牧突然打了个冷战,终于听明白了班公措的话,他们所在的这艘船,正在行驶在土伯的双角之间,这些大陆并非是大陆,而是土伯的双角的一个个截面!

    土伯九约,其中九约的意思是九曲,指的是土伯的双角像是河流一般九曲,弯了九道折。

    而土伯的双角,又叫九曲黄泉,是两条黄泉。

    秦牧不禁头皮发麻,黄泉,倒也挺形象,因为这些火山不断迸发,岩浆横空,将一层层大陆照亮,远远看去只怕像是黄色或红色的河流。

    只是这两只角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这还是一尊神吗?

    “嘿嘿,嘿嘿……”

    班公措显然曾经遭到过深深的打击,此刻露出些疯狂癫狂,喃喃道:“这就是我曾经看到过的真相……我不能死,决不能死,谁爱死谁死,我一定要活着……”

    宝船终于穿过了大陆,驶离此地,秦牧回头看去,终于可以看到那两只角的全貌,岩浆从一座座大陆中喷出,将一座座大陆连在一起,上面一座大陆便是下面的大陆的天穹。

    这样连接在一起的无数大陆形成了九道扭曲,远看如同九曲黄泉。

    无数亡魂从不知多少世界被牵引进来,来到这些大陆上,跳入黄泉之中。

    然而这只是无比庞大的土伯的双角!

    他向下看去,这双角不知有多长,深深的插入黑暗之中,看不到尽头,双角下应该便是土伯的头,传闻中他是牛首,角是他的牛角,而凭秦牧目力根本无法看到他的头颅到底在何处。

    秦牧缩了缩脑袋,心中打定主意,土伯之约绝对不能乱签,胡乱签定土伯之约,若是生效,只怕永远无法翻盘!

    他心中黯然,可是他的父亲还是签了土伯之约。

    土伯之约,签了之后便难以取消。

    宝船行驶越来越快,又来到了一片陆地上空,这是一个崩溃死亡中的世界,被黑暗所笼罩,一艘艘纸船从黑暗中飘来,纸船上是那些死难的灵魂。

    不少纸船从宝船旁边滑过,飘向九约之地,船上的灵魂衣衫褴褛破败,他们是清一色的天魔众,天魔族,但是没有秦牧在大墟见到的那般凶神恶煞,反而愁老病死。

    数以千计的纸船飘来,显然死亡的天魔众数量极多。秦牧皱眉,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天魔众死亡,即便是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也不可能同时死亡这么多人。

    “魂归来兮——”

    黑暗的时空中传来隐隐的震荡,那是一尊魔神在隔着世界发出凄厉的叫喊声,用魔语在唱诵。秦牧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一尊八臂四首的魔神站在漆黑的星空中大哭,隔着一个世界看不分明,听不分明。

    “好像是都天魔王的哭声……”

    他微微一怔,站在另一个毁灭中的世界的身影,像是都天魔王,他的强大让破灭的都天世界也难以将他的身影和声音禁锢,他隔着都天世界在呼唤自己的族人的灵魂,试图将死掉的族人灵魂唤回来。

    “魂兮归来!

    君无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约,其角觺觺些。

    敦脄血拇,逐人伂駓駓些。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

    归来!恐自遗灾些。

    魂兮归来!入修门些。

    工祝招君,背行先些……”

    宝船行驶,渐渐的都天魔王的魔语越来越弱,听不清在哭诉些什么。宝船已经远离那个毁灭中的都天世界,正是因为都天世界处在毁灭之中,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都天天魔众不断死去。

    秦牧回头,看着无数从都天世界飘入幽都的纸船,心中恻然?;蛐碚饨撬撬诘氖澜绲奈蠢?。

    过了良久,他们来到另一片黑暗中的大陆,点点神光照亮黑暗,朦朦胧胧,还有些幽都中的生灵在黑暗中活动。

    宝船的速度渐渐变慢,船上众人终于可以看到那些神光是什么,那是一个个村庄的神像散发出的光芒,还有些是古老的遗迹迸发出的神光。

    他们来到了黑暗中的大墟。

    秦牧心中微动,大墟到了夜晚,在黑暗降临之后,竟然与幽都接壤了!

    大墟的一部分,与幽都重叠,对于大墟中的生灵来说,应该是两个世界叠加在一起,到了夜晚,会有幽都生灵出来活动,这时幽都世界占了主导,将现实世界压下,但是到了白天,现实世界便会盖过幽都世界。

    而黑暗中,光芒照耀之处,便是现实世界,每一点光芒都是现实的入口。

    也就是说,他们如果进入一片有着神像?;さ囊偶;蛘叽遄?,便可以离开幽都,回到现实!

    宝船行驶到这里,目的应该是把他们送回现实世界。

    宝船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可以看出这艘船的目的地,前方有一片古老的遗迹散发出惊人的光芒,将黑暗逼退,那里还有着巍峨的宫殿,只是已经破败不堪,只有一尊尊巍峨神像还散发出照亮黑暗的光。

    宝船徐徐停下,漂浮在遗迹的上空。下方,许多异兽安静的匍匐在遗迹中,还有些路过的行人,与异兽和平相处,在这里共同躲避黑暗侵袭。

    他们纷纷抬起头,好奇的仰望这艘突然间出现的船。

    秦牧唤来两只白蝠和龙麒麟,从船上纵身跳下,班公措也带着诸多随从从船上跃下。

    “大尊……”一尊巫王看向秦牧,目光闪动,露出询问之色。

    班公措摇了摇头:“我们身处大墟,按照大墟的规矩来,不要节外生枝?!?br />
    秦牧抬头看着那艘船,面色复杂,宝船徐徐转动,调转方向,终于驶离遗迹,进入黑暗之中。

    那个树中人应该驾驭着宝船重返幽都,寻找秦牧的家人去了。

    ————小区还没开暖气,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