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公措又气又急,结结巴巴道:“秦教主,你莫要开玩笑,我又不姓秦,我是蛮族……”

    秦牧大怒,喝道:“秦公措,你连你秦家的祖宗也不认了?你曾经说过自己是出身自无忧乡的……”

    “小贼,闭嘴!”

    班公措怒火滔天扑杀上来,秦牧立刻抵挡,两人一个施展巫尊楼罗经化作鸟首人身的怪人,一个施展九龙帝王功如同一尊威风凛凛的帝皇,龙吟鸟叫,龙形神通与鸟翼羽剑连续碰撞数次。

    他们二人看似年纪很小,但都是心狠手辣,出手歹毒,招招都想要对方性命,单论招式精妙,**境界的神通者几乎寻不出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的人物。

    只是因为刚才的战斗实在消耗太大,让他们的元气不如先前雄浑,但是招式威力依旧非同小可。

    他们打得虽然激烈,恨不得打死对方的样子,但是脚下却在向舱门移去。

    他们二人心有灵犀,一边打一边接近舱门,眼看便可以夺路而逃,突然宝船剧烈震动,舰桥外的那两只眼睛的主人有些动怒,撼动宝船,整艘船被震得晃抖不休。

    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传来,将他们裹得结结实实,拉到舷窗前,两人连忙住手,不敢反抗。这个神秘存在的实力实在高深莫测,即便是班公措也感觉到头皮发麻,自知即便是前世全盛时期也未必会是其对手。

    舰桥外那两只巨大的竖眼带着怒气,声音再度从下方传来,阴森森令人不寒而栗:“你们谁姓秦?”

    秦牧和班公措齐齐抬手指向对方:“他!”

    那个声音再度传来:“你们都姓秦?”

    班公措打个冷战,连忙高声道:“我不姓秦,我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前辈可以去打听打听……”

    那个声音很是诡异,像是在他们的灵魂上划过一般,刺耳得很,震得他们魂魄一阵酥麻:“不姓秦,那也就没有活下来的必要了?!?br />
    “事到如今,看来我是瞒不过前辈了?!?br />
    班公措正色道:“没错,我便是秦公措!我身边这厮便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尊,转世夺舍,叫做班牧的?;骨肭氨渤鍪?,立刻除掉这个无用之人!”

    秦牧冷笑道:“你刚才还叫我秦教主,莫非说话是放屁不成?”

    两人怒目而视,咬牙切齿,恨不得猛掏对方心窝子,把对方的那颗黑心掏出来啃两口。

    那个声音沉默片刻,道:“你们谁十六岁?”

    班公措与秦牧对视一眼,秦牧连忙道:“我十六岁!”

    班公措也慌忙道:“我恰巧也是十六岁!”

    秦牧虽然名义上是十五岁,但这个年纪是从司婆婆捡到时开始算起,村里人一直有争议,有的认为他十五,有的认为他十六,具体是多大,秦牧自己也不知道。

    而班公措只有十三岁,因为他是草原人,风吹日晒,显得比较老成,两人看起来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

    那双倒竖的瞳孔露出迷惑之色,面对目前的情况也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的情形与他猜想的不一样,他猜测中或者是无忧乡来人,或者是会有一个十六岁的秦姓少年来到这里,取走宝船回归无忧乡,而现在却有两个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少年一起来了,而且竟然都姓秦!

    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令人无法分辨。

    “你们催动这艘船,前往无忧乡!”

    那个声音继续道:“不管你们谁姓秦,只要能够催动这艘宝船前往无忧乡,便都可以不死?!?br />
    秦牧连忙将头上的银色头盔摘下,塞到班公措手中,诚挚万分道:“秦公措,你不是一直想要这顶头盔吗?现在你可以拿走了?!?br />
    班公措捧着头盔头大如斗,想要推辞秦牧却死活要塞给他,心里不禁将秦牧反复咒骂了不知多少遍,但还是硬着头皮将头盔戴上。

    他目光闪动,饶是他活了万年岁月,经历了历史中的不知多少大事件,见多识广,知道不知多少秘辛,但是对于无忧乡,他却是所知寥寥,至于无忧乡在什么地方那就更是一头雾水了。

    他只是从道门、大雷音寺和小玉京的记载中得知,那里是一个可以成神的地方,有神祇在那里活动,是开皇纪的残留。

    他这次来,也是希望能够靠这艘船前往那个神秘之地,藉此成神。现在他已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操控宝船的头盔,不过,该如何去那个所谓的无忧乡?

    他戴上头盔,只觉头盔中自己的脑袋似乎又变大了几圈,不由闷哼一声。

    太坑了。

    被姓秦的坑了。

    难怪这厮一见面便叫自己为秦公措,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不过想让我折损在这里,那就太小觑我了!万年来无数天骄身死道消,什么道主如来仙人,还不是大限一到便一命呜呼?这万年来,惟独我存活下来,靠的不是我的资质悟性,靠的是我的非凡的本事!我能够活到现在,并非是浪得虚名!”

    班公措目光闪动,很快摸索出银色头盔的操控办法,试着点动头盔上的地理图,宝船震动一下,还是没能驶出蜂巢封印。

    “前辈?!?br />
    班公措连忙道:“这艘船被卡主了,动弹不得?!?br />
    突然宝船剧烈震动,将四周的蜂巢封印震得脱落,显然是船外那个恐怖存在出手将宝船从封印中震脱出来。

    蜂巢封印被震得松动,许许多多蜂巢状的封印出现一道道裂痕,然后如同琉璃般崩溃坍塌,幽都的魔气突然涌动,向大墟中涌去。

    与此同时,冥谷中那两尊如同山峦般的白蝠神像轰隆震动,山石扑索索的抖动,不断从千百丈高的雕像身上脱落。

    山石脱落处,那两尊白蝠神像竟然露出血肉之色,隐隐可以看到有血液在皮肤下奔流。

    咚!

    两尊雕塑体内突然传来心跳声,震耳欲聋。

    而宝船前方,那尊半个身子被深埋在地底的巨大雕像也在震动,身上的黑石被震得四下崩飞,砸在四周的峭壁上,将石壁砸得咔嚓咔嚓裂开,声势骇人!

    这雕像黑石脱落出竟然也浮现出血肉颜色,宛如一尊被石化的神祇要苏醒过来一般!

    班公措心中一喜,他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对于大墟,他也所知颇多,曾经有一世他在游历大墟时发现了一处宝地,在其中探险时遇到了一场匪夷所思的变故。

    当时宝地之中有一个封印,他以为里面必然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宝藏,没想到封印被他强行破解开后里面被封印的不是宝藏,而是一尊魔神!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放在那宝地中的一尊神兽雕像突然间从石头变化成肉身,宛如兽神复活,将那尊正要吃掉他的魔神打得半死,再度将其封印。

    之后,神兽又回到石台上,身躯渐渐石化,变成了石头雕塑。

    从那时起,班公措便很少踏足大墟,他知道大墟中埋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太多太多的危险和杀机,稍有不慎便会死得很莫名其妙。

    不过这一次,他是借助大墟的诡异来对抗这个神秘存在!

    宝船已经嵌在蜂巢封印中,倘若移动宝船,便会让封印被破,那么当年立下封印的那些神魔便会从石像状态中复苏!

    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化解面前的危局!

    从外面传来的剧烈震动来看,目前的状况如他预料般的进行,很快复苏的神像便会与控制他们的这尊恐怖存在交锋,从而无暇关注他!

    而他也可以得到这艘宝船,得到控制宝船的这顶银色头盔!

    果然,外面的震荡更加剧烈,虽然无法看到那幅情形,但是从这碰撞的波动来看,他可以想象得出这尊恐怖存在被复苏的雕像发现,正在与这尊恐怖存在交锋!

    “哈哈哈,这艘船终于归我所有了……”

    轰——

    他的笑声还未落下,一只拳头狠狠的轰击在他的胸口,然后头盔从他头上脱离,秦牧一手抓住银盔的红缨,一拳将班公措轰飞,哈哈大笑。

    班公措勃然大怒,一只只飞蝗嗡嗡振翅飞起向秦牧攻去。

    秦牧抬手,无忧剑带着其他飞剑硬挡飞蝗攻击,同时向舱门移去,班公措守住舱门,满脸煞气,痛下杀手。

    两人再度碰撞,瞬息间交锋千百记,突然宝船轻轻一顿,从破碎的蜂巢封印中滑脱出去,落入黑暗中的幽都世界。

    两人都是心中一惊,急忙向舰桥外看去,只见这艘船漂浮在幽暗之中,无声无息的漂流,而在船后,蜂巢封印正在瓦解之中,那些发出亮光的蜂巢在一个接着一个熄灭,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秦牧急忙戴上头盔,试图控制宝船驶回,蜂巢封印是他们离开幽都世界的门户,倘若飘入幽都世界,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凶险。

    不料他刚刚戴上银盔便遭到班公措的重击,将他狠狠击飞撞在舷窗上,而银盔也被班公措摘下,戴在自己头上。

    秦牧一剑飞出,将班公措挑起,下一瞬身形闪到班公措身边,将银盔摘下。

    两人落地,恶狠狠的看着对方,突然,最后一个蜂巢封印破碎,亮光消失,宝船移动,两人心中一片冰凉,谁也不知道通往现实世界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都怪你!”秦牧与班公措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