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厉害!”秦牧运转造化天魔功,封住自己的神魂,心中凛然。

    楼兰黄金宫的功法极为邪门,是用魂魄练功,不论是人还是妖怪神兽的魂魄,都可以用来修炼。

    班公措的这个眼神并非是普普通通的看你一眼,而是在眼中藏有针对魂魄的神通,一眼看去,神通便已经作用在对方的魂魄上,若是没有防备,当真是要被他一眼瞪死!

    造化天魔功恰恰可以针对这类作用在魂魄上的神通,当然,这也是因为班公措的眼中神通威力并没有强大到造化天魔功也无法防御的境地。

    倘若他的眼中神通不是针对魂魄,而是针对肉身或者道心,造化天魔功便不能防得住了。

    “天刀的刀法?”

    班公措挑起来的眉头又舒展开来,道:“天录楼中有这等功法?”

    “天录楼中没有,我有?!鼻啬列Φ?,说罢抬起手掌握住杀猪刀的刀柄。

    他的手掌刚刚握住刀柄,这座**殿内的书本纸张哗啦啦翻动,像是有无形的巨人劈出一刀掀起了一股狂风!

    他的对面,班公措脸上的脸皮被吹得褶皱起来,几缕头发无声无息断开。

    沈万云、越青虹等人心头微震,心道:“秦教主的本事又提升了不少,他的刀已经炼出了刀意了!他也就是回家过年,怎么过罢年后,刀法提升了这么多?”

    他们都曾经跟随过秦牧前往南疆平叛历练,出生入死,知道秦牧的本事,那时秦牧的刀法虽然很是强横,但远不如现在强横。

    将刀法炼出刀意,那就是刀法有了质的飞跃,并非是几日苦修便可以办到的事情!

    他们却不知道,秦牧回家过年是何等的艰难,可以说九死一生,遭遇了十面埋伏,重重围追堵截,血战连天,千辛万苦才回到大墟残老村。

    而且在残老村中,他也不是安稳过年,年后天天与残老村的诸老对战,屠夫、马爷、瘸子、瞎子等人天天与他喂招,讲解自己的各种领悟,还有村长这个强者与他对练。

    这一次回家过年,对秦牧的提升之巨,相当于两三年的苦修。

    他不仅仅是刀法有了质的飞跃,剑法、身法、佛法、手法、眼力、道心统统有了质的飞跃!

    班公措眉头跳了一下,被他的刀意压在眉心,似乎秦牧这一刀随时可能出鞘,出鞘便会斩在他的眉心!

    他正欲有所反应,突然弘法师太横身拦在两人中间,秦牧的刀意被这位师太横空截断。

    “这里是**殿,修炼**,开辟神藏之所,不是你们打架斗殴的地方?!?br />
    弘法师太扫了两人一眼,淡然道:“太学院有太学院的规矩,在我**殿修行便是我的弟子,要守我**殿的规矩。你们都是刚刚破壁**神藏,神通者也不过是刚刚入门,根基尚未稳定,火气这么大做什么?”

    班公措露出笑容:“师太说得对。秦教主,改日再来领教你的天刀?!彼蛋障虻钔庾呷?。

    秦牧与他并肩而行,微笑道:“何须改日?现在不是下课了吗?现在便挺好。出了**殿,师太便管不了我们了?!?br />
    殿外,两位楼兰黄金宫的大巫一左一右上前,跟在班公措身后,其中一位大巫轻声道:“秦教主为何这么着急?若是手痒想打人的话,我们做随从的随时可以奉陪?!?br />
    **殿中,卫墉、沈万云、秦钰等人纷纷走了出来,秦钰皱眉道:“秦教主有些太咄咄逼人了。毕竟班公措是外国使节,来到我国求学,就算从前是敌人,也需要遵循礼数,不能怠慢了?!?br />
    云缺和尚点头,道:“是有些咄咄逼人。秦教主应该和他有恩怨吧?”

    秦牧瞥了这两个楼兰黄金宫的大巫一眼,悠然道:“楼兰黄金宫我去过,一鼎药,麻翻了黄金宫几乎所有大巫,吓得巫王也落荒而逃。你们两位也被我麻翻过吧?”

    那两位大巫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或者,你们是被我打过?”

    秦牧思索,自己并没有印象,摇头道:“大概因为我在楼兰黄金宫中杀人太多,不记得两位了。楼兰黄金宫的那条黄金道上,一具具尸体滚下去,血将黄金道染红,我两口刀,从黄金宫的外院弟子砍到内院弟子,再砍到巫尊的弟子,杀了多少巫士大巫?一百?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杀得黄金宫的巫士大巫心寒,无人敢动?!?br />
    那两位大巫脸色愈发阴沉,手掌在轻轻发抖,其中一个大巫体内渐渐散发出金光,头颅也在向鸟首转变,尖声道:“那是因为我不在黄金宫!我在外游历!倘若我在黄金宫里,十个你也被我杀了!”

    后面,**殿的士子们跟了上来,听到秦牧说起这件事,各自心头大震,有些骇然。

    他们虽然与秦牧是同学,但都不知道秦牧竟然还去塞外圣地楼兰黄金宫堵过门,甚至还杀了这么多的楼兰黄金宫的高手!

    “我知道了!”

    卫墉突然失声道:“我知道是谁击败了道子和佛子了!”

    秦钰、沈万云等人震惊万分,失声道:“你是说道子和佛子堵门时,是秦教主将他们打退了?”

    云缺和尚道:“难怪,真是难怪!我说是哪位高手击败了佛子和道子,连名字也不留下。竟是秦教主!”

    司芸香娥眉微蹙,心中有些不爽,嘀咕道:“佛子明明是被我击败的……”

    沈万云沉声道:“我听道上有消息说,佛子死了,就是被咱们这位秦教主杀的?!?br />
    越青虹低声道:“前不久太子谋害皇帝,企图登基称帝,听说便是秦教主率领了天圣……天魔教的强者杀入皇城天坛,秦教主将太子的头砍了下来!”

    众人交流一下自己听到的传闻,越说越是震惊,他们身边的这位秦同学竟然做过这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

    弘法师太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几个不要瞎议论!还有,以后离秦教主远一些,他毕竟是天魔教的魔教主。尤其是你芸香,你和他走得太近了,他把你拉入天魔教,你一辈子就完了!”

    司芸香颇为无奈,道:“知道了,我一定和他撇清关系?!?br />
    弘法师太高声道:“秦教主,这里是太学院,不是你们天魔教。太学院有太学院的规矩,延康国有延康国的王法,收敛一些!”

    ……

    “然后我洗劫了黄金宫的宝库?!?br />
    秦牧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面色淡漠,对弘法师太的话充耳不闻,继续道:“你们黄金宫积累了这么长时间的宝贝儿,各种天材地宝,各种灵宝奇兵,都被我拿走。不过你们黄金宫自己的宝物我倒是一个也没有取,都给你们扔在地上。贼不走空,盗亦有道,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br />
    班公措面色不变,但是身后那两个黄金宫大巫的却再也忍耐不住。

    突然那鸟首人身的大巫一声唳啸,尖锐至极,啸声仿佛一根根银针刺入人脑之中,刺入魂魄之内。

    啸声中,这位大巫身后金光灿灿的羽翼哗啦啦张开,双翼一震,无数金灿灿的金色羽剑激射而出,在空中汇聚成流,金光四面八方向秦牧刺来。

    与此同时,这位大巫抬脚,两条腿已经变成金色的鸟爪,锋利无比,开碑裂石,抓向秦牧首脑!

    “巫尊楼罗经中的变化,的确有意思,你是巫尊的弟子,已经修成神通?!?br />
    秦牧眼睛一亮,背后两口杀猪刀跳出,只听叮叮当当密集无比的碰撞声传来,如同暴雨梨花,一刹那间刀光爆发,冲破金色剑光!

    刀光如同匹练,长达三丈七尺,一横一竖,横竖茫茫一线天,将一条鸟爪斩落。

    下一刻,秦牧贴身近前,反手提刀。

    提刀出禁来。

    大刀提起,开膛破肚。

    那位大巫尸体尚未倒地,后方另一个大巫身躯一摇,化作象首人身的巨人,拳头如同小山丘,一拳轰来。

    秦牧弃刀转身,元气爆发,束发的带子啪的一声炸开,满头乌发被冲天的元气冲击得笔直竖起。

    轰??!

    两人拳头碰撞,全身肌肉蹦蹦跳跳,有的肌肉还像是蟒蛇在肌肤下转动盘绕。

    秦牧身体上元气如同青龙相盘,九龙帝王功与如来大乘经几乎同时催动,又像是有一尊大佛危坐,龙盘佛身,轰隆一声巨响,又是一拳轰出。

    那位大巫如同一尊黄金象神,力大无比,拳脚蕴藏无比强横的力量,一拳一脚如同开天辟地的巨人。

    嘭嘭嘭,两人拳头碰撞三次,秦牧收拳,散去骇人的气势,全身跳动的肌肉平复下来。而那位象首人身的大巫奋力怒吼,又是一拳向他面门轰去,大气磅礴,掀起一股狂风。

    这一拳还未落在秦牧身上,突然他的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霎时间全身骨骼尽断,肌肉瓦解,元气崩散,如同一滩烂泥倒在地上,口中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秦牧那三拳,拳力拳意直达他的身体,将他的骨骼、肌肉和元气统统打碎!

    后面,**殿的士子一个个看得瞠目结舌,木木的站在那里,弘法师太更是浑身冰凉,秦牧根本就是个无法无天的暴徒,三拳两刀将两位外国使节打死,而且是在太学院中出手!

    秦牧没有理会他们,转身看向班公措,面带微笑,浑然不像是一言不合便出手杀人的凶徒,道:“谁过来拖走尸体,洗一洗地面?小王子,我的本事还可以吧?有没有想出手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