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书友雁知归,转载请注意?;队嗟氖橛咽樾茨辽窦堑姆夂屯獯?,如果写得好,宅猪会放在牧神记的作品相关里,会有书友的作者署名,还可以连载哦。

    大墟的黑夜又降临了,无边的黑幕席卷整个大墟,黑浪滚滚,如漆如墨,如果是不熟悉大墟的人看来,这一切显得太过诡异而心悸。

    而在大墟的住民来说,这一切已经太正常不过了。

    天黑不出门,外面,是属于魔鬼的。

    在大墟的最东边,有一处奇特之地,从万里外看,这里群山环绕,群山之上,是无边无际的森林。这里的古木,最低也有十几丈高,最高的能达上百丈高。

    这里的群山围了一大片水域,水面混沌蒙蒙,水中星罗棋布的矗立着几座孤岛,参差错落,似乎一座天然而生的阵势,气度非凡。

    这片地域,极少有人来过,因为能来这里的,都是大有机缘之辈,否则,就算实力高绝,也不得其门而入。

    据大墟的一些古老遗迹的记载,这里被称之为太阳井,所谓太阳井,即日升之地,众人皆知太阳朝起暮落,以为是自然而然,却不知,大墟的天空,还有一轮太阳,随着一艘船从东往西,日复一日,就像个被放牧的动物,早上赶着出门,夜晚赶着回去。

    这一夜,和以往的夜里不同,太阳井的诸岛和水下,岛上各处,一株株放着火光都树明亮的照着亮了太阳井的水面,水下,一条条鱼衔着一个个灯笼,灯笼里面有一颗颗放射光明的珠子。

    太阳井中心的岛上,一片百来长方的广场上,一个个巨人站立广场旁的大殿门前,他们事牧日族管事者,诸多牧日者管事者聚在这里,神情肃穆,有期待,有担忧。

    “夜幕降临,不知能不能让我族神圣降临?”站在最前面的老牧日者说道。

    站在这里的许多人都已经很老了,不过因为牧日族的体质原因,他们的须发没有发白,只是形容很多枯败了。

    在老牧日者的后面一个牧日者回答道:“大长老就放心把,我牧日族御守太阳船,这么多年了,传承都没有断绝,想必,这一代,应该也能传承的下来?!?br />
    “希望如此吧!”大长老望着殿门,顿了一瞬接着说:“只是我族太阳守出生都会有异乡,炎旭你还记得你侄子炎承出生的时候吧,云霞殿发出圣光,持续三日,他能成为这一任太阳守,从他出生的那个时候就注定了的,这是我们牧日族的天职?!?br />
    “也是注定了的?!贝蟪だ戏路鹪谒咚底乓患爬隙袷サ男?。

    炎旭也是云霞殿十大长老之一,这十大长老由牧日族十姓组成,分别是炎、扶、乌,桑,炽、耀、显、旸、以及两个复姓羲和、东君,这十姓自牧日族被封为牧日者,执掌太阳船以来,便世代定居太阳井。

    无数年来,太阳守已经换了不知道几代,这些太阳守,出自各族,炎承之前,便是东君族的东君木。

    关于太阳守的历史,太过宏伟,渊长,这里不细说……

    太阳守有不同,而唯一相同的便是每个具有太阳守血脉的牧日者出生之时,都会带有各种不同的异象,而今炎承太阳守已经非常虚弱,所以牧日族对每一个新生的牧日者都很重视,之前的经验来看,太阳守的后代有太阳守的血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这次炎承夫人生孩子才会这么重大都场面。

    除太阳广场上的十姓长老在静静等待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在安静而忙碌着。

    云霞殿内室,是炎承及其夫人所居之地,今天,成了炎承夫人的生产之地。

    炎承夫人,是一名羲和姓的女子,嫁到炎姓之后就是羲和氏,名叫羲和云。

    为了怀现在这个孩子,夫妇俩以及牧日族都没少费心,自从炎承成为太阳守之后,便朝出太阳井,暮归星海,很少有时间和精力住云霞殿,年轻的时候,精力比较旺盛,而法力修为不够,成为太阳守,也是在诸多长老的帮助下才驾驭了太阳船,也因为这个原因,炎承和羲和云长久没有孩子。

    后来十年前终于怀上了,孩子却又久久不能降生,羲和云就这样大腹便便了十年??际贝蠹矣制诖?,又担心,期待的是,肚子里面的孩子在怀孕期间就有如此异象,不枉众人为了让羲和云怀上,四处搜寻太阳精魄帮助受孕和筑基,而担心的是,孩子久久不能降生,时间越来越长,大家总不免想到孩子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太阳守炎承,也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所幸,今天羲和云有感,即将分娩。炎承驾驶太阳船还在外面,羲和云便先通知十姓长老,十姓长老又吩咐各氏族,准备了一场重大的祭祀。

    太阳井内处处忙碌,云霞殿内室也在忙忙碌碌,不过众人却都没有言语,安安静静。只有一个侍女在羲和云身边替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并不停的询问道:“夫人觉得怎么样?……夫人要坚持住??!……夫人,我们已经给长老们说了,他们去星海通知老爷了,老爷很快就来了……”

    羲和云没有回答侍女的话,只是想强忍着腹中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此种细节,不堪描述!

    虽然很艰难,羲和云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恭喜夫人,是个女孩?!毙ψ鸥砻嗝嗵稍谠莆拼采系聂撕驮扑档?。然后就去擦拭刚刚诞生的婴儿,婴儿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羲和云用力转过身来,吩咐侍女说:“小雨,让我抱抱她?!?br />
    侍女将女婴抱到羲和云面前,羲和云轻轻接了过去,眼神中无限的温柔,轻轻说着:“孩子啊,幸亏你是一个女孩,幸亏你出生也没有异象,不像你父亲……”

    羲和云声音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没有继续说这个,转而说道:“母亲没能帮你做什么,这些年,长老们到处寻找的太阳精魄,还有一道精气在我这里,没有化入体内,现在你是一个女子,而且没有异象,娘也没有什么顾及了,现在我把这一道精气给你吧?!彼底?,她身体里的生死神藏突然亮起来,一道灵光从身体里飞出来,落到她都手心。

    羲和云似在自言自语:“孩子啊,你知道我多么不想你成为太阳守,太阳已经熄灭了,我知道当太阳守意味着什么,和你父亲成亲这五十年来,我亲眼看着你父亲,从一个阳光,健硕的牧日者,慢慢变成一个孱弱的男子,他一百岁不到啊,在牧日者都生命长度中,太短了,他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责任,我不想你也成为他,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有一个付出就行了?!?br />
    羲和云旁若无人,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和新生的婴儿,用好像这是一场诀别的语气和懵懂的婴儿诉说:“我亲爱的孩子,我知道你父亲不能支撑多久了。而今,你不是太阳守血脉,我也不用担心了?!彼底?,羲和云运转元气,准备将太阳灵光送入婴孩体内。

    突然,变故骤生,太阳灵光没等羲和云的控制,直接飞入婴儿的眉心,一瞬间,婴儿身上生出火焰,只在刹那间,婴儿就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团。

    羲和云大吃一惊,连忙施法,牧日族掌控太阳,对太阳和火的修为至高,羲和云不及细想,施法想要吸掉婴儿身上的火焰,这一吸,把火焰吸到了自己身上,这才感觉到着火焰不同寻常,凭自己近神的实力,居然无法扑灭这火焰。

    火焰迅速蔓延至羲和云周身,旁边的侍女之前在听到羲和云的自言自语时,已经目瞪口呆了,这下,更出乎意料,想到凭自己的实力无力解决什么问题,于是想要夺门而出,去殿外叫守在门外的长老门进来救人。

    正当她起来准备出去叫人的时候,羲和云,突然说道:“小雨,不要去叫他们,我能感觉到孩子没事,这火焰,会烧尽一切污浊之物,当初,我存了一丝私心,如今,火焰顺着我的私心而燃,你就算叫他们来也没有用。我死没有关系,本来我就打算在炎承死后随他而去的,如今只是提前了而已。只是可怜了我的孩子,她一出生,就注定了命运,我不忍啊,不忍??!天职?天职是天的职,与我儿何干???孩子,娘亲不能陪你长大了,能否以我之死,换你之生,换你顶天立地的生?既然躲不开做一个太阳守,那就要做一个至强至大的太阳守吧!”

    火焰顺着羲和云的身体燃烧,从衣服,到肌肤,到血肉,羲和云的身体,一块块正化作飞烟。

    “??!”羲和云口中发出一声大喝,法相天地,羲和云施展自己的法相天地,一瞬间身高十数丈,一轮轮“太阳”从身体里飞出,没入新生婴孩的身体里,不多久,就化成了一堆灰烬了。

    内室里的侍女早就被震惊的无以言表,眼睛里面是滚滚的泪水,口中却喊不出声音,他们忘了喊,也不忍心喊。

    随着羲和云成了飞灰,婴孩身上的火焰竟慢慢转变成为神光,小生命就像一个出身的太阳那样,温暖,明媚,柔和。而其身体里面似乎还有几轮太阳在若隐若现。

    侍女小雨第一个冷静下来,抱起小太阳般婴儿,擦干净眼泪,走出殿门,就在这瞬间,小婴儿光芒万丈,照亮了整个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