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休找到吕凤仙跟莫天临后,这两个人都差不多已经恢复完体力了。

    只不过吕凤仙之前因为动用了秘术冲出阵法,有些伤及到了元气,所以只是暂时恢复了一些真气,身体还需要等出去之后彻底调养才能够恢复到巅峰。

    看到楚休找来,莫天临诧异道:“楚兄,你没碰到那些奇形怪状的异兽吗?”

    楚休点点头道:“碰到了,不过都已经解决了,还得到一点收获?!?br />
    说着,楚休便将那半颗凶兽心脏拿出来给他们看了一眼,并且说了自己从进入通天塔之后所遇到的事情,反正都是自己人,除了那阵盘的事情,楚休也没有隐瞒其他的。

    莫天临听完之后也是一阵无语,人和人的差距果然是大。

    他们进入这里之后又是触动阵法,又是被异兽追杀,弄的狼狈无比,结果楚休那边竟然都有了不菲的收获了。

    莫天临也是给楚休讲了一遍他进入这里之后所遇到的事情,特别是着重讲了一遍吕凤仙帮楚休摆平了跟越女宫之间恩怨的事情。

    楚休听完之后对吕凤仙沉声道:“吕兄,谢了?!?br />
    他跟吕凤仙乃是并肩战斗过的,不需要那些虚伪的许诺感激等等,两个字便已经能够表达一切了。

    楚休也的确是没有看错,跟吕凤仙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他是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虽然说一个已经没落的越女宫楚休并没有放在眼中,不过正像吕凤仙所说的,楚休不在乎自己多一个敌人,但能少一个,自然也是更好的。

    莫天临在一旁嘿嘿笑道道:“都说越女宫的那帮女人有些不讲理,其他弟子倒还真是这样,不过那颜非烟也不愧是越女宫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门面人物,还是知道好歹的,吕兄一说,她便开口答应了下来?!?br />
    楚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莫兄,别小看那女人,那颜非烟绝对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她不是好说话,而是知道恒量利益得失。

    若非我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吕兄也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你以为她会那么轻易就松口?面子不是别人给的,还是要靠自己争来的?!?br />
    莫天临摇摇头道:“跟你们这帮人打交道就是复杂?!?br />
    闲扯了几句,楚休问道:“对了,谢兄呢?你们没看到他?”

    莫天临摇头道:“我们进来之后便没看到他,不过也不用担心,那家伙的实力比我强,身上也有陈盟主送给他的保命之物,轻易不会出事的?!?br />
    楚休点了点头,指着那阵法后面道:“这后面的东西你们有没有见到过?”

    莫天临和吕凤仙都是一愣,道:“后面?这后面有什么东西?”

    楚休道:“别忘了,这里可是通天塔,乃是上古通天武宗的弟子居住修行的地方,不是重要的地方,通天武宗的人会凭白无故的在这里摆一座阵法吗?”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莫天临和吕凤仙这才反应了过来。

    也只有一些极其重要的地方,才会摆放一些阵法陷阱之类的东西守护,他们刚刚被传送到这里,差点就忽略了这一点。

    眼前这座阵法无形无质,楚休三人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所以只能围绕着阵法开始搜寻。

    等到绕过阵法之后,一座不大的白玉石门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楚休一道掌力轰出,小心翼翼的轰开那石门,里面却是并没有什么?;?。

    等到楚休等人进入其中之后,才发现这里好像是一个人的居所,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一些东西。

    楚休等人仔细监察了一下,除了一些杂物之外,最多的便是一些典籍,不过却不是武功类的,而是有关于卜算、阵道甚至是一些楚休他们根本就看不懂的东西。

    莫天临摇摇头道:“这里应该是昔日通天武宗一位精研阵道或者是卜算之道的大师的居所,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怕是没有了?!?br />
    阵道卜算之类的东西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用不上,天下盟和关中刑堂没有精通卜算和阵道的人,所以这些东西都给了莫天临,让他带回到莫家去,莫家作为昔日的大族,家族中倒是供养着几名阵法师,可以用到这些东西。

    等到三人进入这居所的最深处,其中的场景却是让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之间这地方的最深处乃是一座圆盘形状的祭坛,一个佝偻的身形盘坐在中央。

    仔细一看,那佝偻的身形已经成了一具骸骨,他面前摆着一个白玉石板,手指还停留在那上面,用鲜血写下了一行字,不过此时字体已经是一片漆黑之色了。

    在场的三人面面相觑,这位通天武宗的卜算大师竟然死在了这里,他这是用生命来卜算推演吗?

    江湖人精研卜算之道的人不算多,但也绝对不算少,只不过能称得上是大师的却没几个,原因很简单,精研卜算之道的人很少有活的长久的,有些寿元甚至都不如普通人。

    第一是卜算之道太过耗费精神和精血,这点弥补回来有些不容易。

    第二点便有些玄奥了,传说中卜算之道泄露天机,自然会遭到天妒的,所以凡是修炼卜算之道的人都会折寿,或者是死于非命。

    所以现在江湖上一些能称之为是卜算大师的存在,他们本身便是武道高手级别的人物,而且轻易不会出手卜算,一旦推演,所付出的便是自己的寿元。

    几人绕到那骸骨的身后,看着那白玉石板上的字。

    那字体歪歪扭扭,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好像是用最后一丝力气勉强写出来的一般。

    只有八个字:天命不败,魔主不死!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通天武宗的人写给魔教教主独孤唯我的批命卜算?

    现在一提到魔主,谁都会直接想到魔教教主独孤唯我。

    而且独孤唯我也的确没有败过一次,就算是昔日他跟宁玄机一场大战之后不知所踪,但这也证明不了独孤唯我败了。

    不过随后众人便反应了过来,貌似有些不对啊。

    通天武宗是上古时期的宗门,上古大劫之后,通天武宗已经彻底寂灭,而独孤唯我则是万年之后的魔教教主,通天武宗的卜算大师怎么可能去卜算推演万年之后的一个人?

    莫天临迟疑道:“卜算之道修炼到巅峰,当真是可以推演到万年之后的事情?”

    吕凤仙在一旁道:“卜算之道本来就是推演未来的事情,关于上古大劫便已经有人推演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了,要不然当初的那些上古宗门也不会制造秘匣用来保存功法等东西。

    只不过这个推演的时间能否达到万年,这点估计没人知道,但问题是眼前这位卜算大师用自己的性命去卜算万年之后的一个人干什么?这时候通天武宗都已经覆灭了,这完全没有意义啊。

    这名卜算大师所推演的会不会是上古时期的魔教?

    道佛魔三脉可是自上古便传承至今的,万一他推演的是上古时期的魔主呢?”

    莫天临摇摇头道:“上古时期的典籍虽然找到了不少,但缺失的却是更多,这其中还真没有关于魔教的记载。

    不过现在的历史当中,魔教从上古大劫之后便一直都是一盘散沙,各类魔道宗门层出不穷,但却谁都没有成为真正的主宰。

    直到千年多前独孤唯我执掌昆仑魔教,这才让天下群魔俯首,威扬天下,也是那时候才有魔主这个称呼。

    而且传说昆仑魔教之巅还燃烧着无根圣火,昆仑魔教三大魔兵便都是从无根圣火当中锻造出来的,昆仑魔教覆灭之后,一些魔教余孽也喊着什么圣火不灭,魔主不死的口号,倒是跟眼前这位卜算大师所推演天命不败,魔主不死有些类似。

    啧啧,不败天命,这命格可是一等一的霸气,估计古往今来,这天下间除了独孤唯我,应该也没人能担得起这个命格了?!?br />
    莫天临赞叹着,倒也没把这东西当作是一回事。

    他们都是江湖小辈,昆仑魔教也早就已经覆灭了,魔主死不死的跟他们也没有必然的联系,只不过他们倒是有些可惜这地方并没有什么好东西流传。

    不过这时候莫天临却是感觉有些不对,不是这地方不对,而是楚休有些不对。

    从看到那几个字开始,楚休便一言不发的盯着那八个字,好像是愣神了一般。

    莫天临推了推楚休,诧异道:“楚兄,你这是发现什么东西了?”

    被莫天临这么一碰,楚休好像才清醒了过来,他微微摇摇头道:“并没有,我只不过是想要看看这字迹有没有异常的地方而已?!?br />
    楚休撒了一个小谎,其实他忽然愣神是因为在他看向那八个字的一瞬间,他的神志都好像被拉扯进了那八个字当中,无法自拔。

    楚休好像看到了什么,又没看到什么,反正那是一种极其别扭的感觉,直到方才莫天临碰了他一下,这才让楚休从那种状态当中解脱出来。

    PS:宣传一下微信公众号fengqiyue321,名字就是:封七月,还有作者君的微博名字也是封七月,不过以前不怎么玩微博,人脉也少,所以没有认证,好多书友还在怀疑是不是本人,这下不用怀疑,那个总发菊花茶泡枸杞的就是我……